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8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88/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刚欲起步,游目间看到神色清冷的薛涛,正如嫦娥仙子般凄清地立于一角,动也未动,顿时便收回了脚步。

  待到众人陆续去远,只留下皇陵监守兰梦泽和几名下属开始清理现场,我才轻轻地踱到薛涛身边,柔声道:“薛二小姐,有幸和你一起走走吗?”

  薛涛娇躯轻轻一颤,抬起螓首向我投来异样的一瞥,然后默然地点了点头。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走到寂静无人的角落,薛涛才幽幽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是的,奴家并非薛门唯一的遗孤,在奴家之上尚有一姐姐幸存于世。”

  我轻轻地执住薛涛的小手,柔声道:“薛涛小姐与薛可儿小姐本是先皇大将薛云贵一双宝贝女儿,于大难中侥幸逃生,令姐薛可儿忍辱负重,一心替令尊复仇,终于三年前于大相国寺一举成功杀害兰贵妃和司马皇太后,并替身假冒兰贵妃进宫,由此展开之后一系列的行动……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对我来说,这些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知道,我的薛涛宝贝终究还是喜欢我的。”

  薛涛娇躯再度轻轻一颤,抬起头来,深深地望着我。

  我亦深深地望着她美丽明亮至极的眸子,柔声道:“知道宝贝你的心意,我真的好高兴!西门庆何其幸运,竟能得到如斯佳人的垂青?”

  “但我分明是伤害了你?你不可能不知道。”薛涛有些凄怨地摇着头,痴痴地望着我,幽声道,“虽然宋江大人并不曾将奴家也一并说了出来,但奴家知晓,他对奴家的底细一清二楚,奴家分明也曾参与了陷害你的计划,其实从一开始的陷害李纲时起,奴……奴家便一直在利用你……”

  “我知道。”我探手一搂,搂过薛涛的柳腰,将她柔软的娇躯搂进了怀里,柔声道,“这些我都知道的。”

  “你……知道?”薛涛并未有丝毫挣扎,自然地靠进了我的怀里,只是疑惑地抬起美目望着我,眸子里尽是垂询之意……

  我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在山东的时候,你只知自己是湖南经略使王辅的义女,并不知自己乃是先皇大将薛云贵之遗孤。在你来到汴梁后,你的姐姐薛可儿偶然间找到了你,姐妹相认之后,你才知晓了自己的身世,不得已之间你才卷入了你姐姐的计划里,协助她颠覆大宋江山的宠伟计划,对么?”

  薛涛眨了眨美目,柔柔地望着我不语。

  我温柔地掂起她俏丽无俦的下颔,蜻蜓点水般在她的朱唇上轻轻一吻,接着说道:“其实那晚你来找我,我便已经有所感觉了,薛涛小姐神仙中人何等尊贵,却如此轻易便屈身在下,在下虽然向来自负,却也不敢如此臭美。”

  “驸马爷此言差矣。”薛涛眨了眨美目,忽然间回复了万种风情,柔声道,“奴家不得已才卷入家姐的计划不假,若说到勾引驸马爷,家姐却没有半分强迫,全是奴家自愿!说起来,驸马爷贪花好色,武艺智谋也仅属尚可,并非奴家良配。可叹造化弄人,世间男子仅皆碌碌,奴家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择其优者而以身相事了。”

  我心下一苦,薛涛如此直接当真让我尴尬不已,不过转念一想便即释然,欣然道:“能获薛涛小姐垂青,西门真是三生有幸了。”

  薛涛神色再变,化为万种柔情,脉脉地注视着我道:“但奴家现在才知道,自己居然看走了眼,竟差点当面错过天赐姻缘,相公并非奴家所想那般不堪,委实堪称天纵其才,魅力过人,麾下谋臣良将如云景集,必然成就辉煌霸业。幸好天可怜见,并不曾让奴家嗟怨一生。”

  我叹息一声,拥住薛涛柔声道:“但若非娘子相助,令姐大计只怕便要成功了!若如此,西门庆不过是替死冤魂而已,何谈辉煌霸业?”

  “你都知道?”薛涛眨了眨美目,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我微微一笑,望着薛涛的眸子道:“纵观整个阴谋,其实娘子已经提醒了两次,第一次是娘子与我说李纲府里有秘道暗通双香阁,但伯爵搜查李府时,并未发现有任何暗道,以娘子才智,不可能想不到这么明显的漏洞,唯一的解释便是你故意露出破绽,藉此提配我对也不对?”

  薛涛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接着问道:“那么第二次呢?”

  “第二次便是当我和伯爵前去双香阁向赵佶汇报栖凤阁火焚一案调查结果时,赵佶正指挥他麾下的三队人马进行马球比赛,若非娘子刻意点醒,我几乎便要被令姐的障眼之术蒙蔽而毫无所觉了。”我微微一笑,接着说道,“那天晚上,当我听到赵佶说他苦心培养的人马已经可以派上用场,并且可以让原先的两队人马告老返乡时,我本能地认为他所说的话指的是朝政,故而对李纲的一举一动十分紧张,才在不知不觉中堕入了令姐的算计,又在娘子的引导下定下了嫁祸李纲的计谋,说来真是惭愧呀。”

  薛涛微微一笑道:“扳倒李纲不正是夫君梦寐以求的吗?”

  “果然是我梦寐以求的。”我微微一笑道,“不过为夫可不想当令姐达成阴谋的工具,更不想做她的过河小卒子!”

  我深深地搂住薛涛的柳腰,柔声道:“而且,我也知道娘子亦不愿我做一名小卒子,否则,你也不会在双香阁时提醒为夫,让为夫心有所疑并最终识破令姐的阴谋了!”

  薛涛叹息一声道:“奴家虽然那般做了,心里却委实没有把握夫君能够逃过此劫,不过奴家不解的是,夫君是如何与宋江大人搭上线的呢?在此之前,我们竟然没有任何线索,夫君你应该亦没有与宋江有任何接触罢?”

  我微笑道:“说来真是惭愧,为夫虽然猜中了娘子你和令姐另有阴谋,企图利用我成就大业,却万万没有料到令姐的雄心居然如此宏大,所以更没有事先想到任何破解之术!宋江大人纯粹是恰逢其会,碰巧救了我一难而已,说来真是侥幸之极也。”

  “原来如此,奴家当真以为驸马爷有通天彻地之能,居然能够未卜先知呢!”一把冷漠的娇音忽然从一侧响起,“如今看来,居然是舍妹帮了驸马爷大忙所致呀。”

  我心下陡然一跳,急忙搂着薛涛的柳腰暴退三丈开外,凝神戒备。

  一阵清风荡过,一道袅袅婷婷的倩影已经从淡淡的迷雾里显出身来,我入目之下不由一呆,此女非是别人,赫然便是假冒的兰贵妃,薛涛的姐姐薛可儿!

  薛可儿嫣然一笑,媚声道:“驸马爷无需紧张,小女子显身相见并无恶意。”

  我心下却是冰冷似水,对薛可儿已经有了更新的认识!

  这女人能够欺近我身边十丈之内而令我毫无所觉,其武艺之修为显然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可恨我之前与她无数度颠鸾倒凤,居然将她当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更因为栖凤阁被焚,兰梦身死而黯然神伤,现在想来,委实可笑之极。

  “姐姐。”薛涛娇靥微微色变,有些失神地望着薛可儿,脸上神色复杂至极。

  薛可儿微微一笑道:“妹妹无需自责,其实纵然你不透露破绽给西门庆,宋江一样会跳出来阻止我的计划!所谓强中更有强中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所努力的一切不过是宋江的算计之中的一环而已,宋江这厮阴险狡诈,他之所以精心潜伏三年整,等的便是今天而已……”

  说到这里,薛可儿忽然显得黯然神伤,叹息道:“现在想想,以宋江之能三年前便可以轻易地拆穿我的计划,可他却选择了隐忍不发而静观其变!可叹我居然以为宋江真的已经身死,侥幸逃过一劫……不过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为何要这样做呢?以他之能完全可以阻制赵佶及他八个儿子的身死之结局,但他却没有。”

  我听得心下一动,薛涛却是失声道:“如此说来,宋江大人岂非也是奸臣贼子,祸国殃民!?”

  薛可儿微微一笑道:“对赵宋王朝来说,宋江是最最阴险的乱臣贼子,但对于天下百姓来说却未必便是!其实赵宋江山传至赵佶一代,已然腐败不堪,早该有德之人起而代之了,但那宋江,却分明不欲自己篡位登基,当真是令人不解呀……”

  薛涛忽然回头看了我一眼,低声道:“其中原因或者小妹略知一二……”

  薛可儿嫣然一笑,柔声道:“现在姐姐也已经然尽知其中奥妙!宋江如此静心潜伏,其实都是为了等候你身边这位如意郎君的到来,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替他铺垫好登上九五之尊的基础而已……唉,宋江真神人也,居然能够将每一个环节算得如此精确,连西门庆会在三年之后接受招安前来汴梁都计算得一清二楚,他简直似乎有未卜先知之能,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败在这样的高人手下,我也是心服口服了。”

  一声朗朗的长笑忽然从远处传来,然后宋江的清瘦身影施施然地出现在不远处。

  “哈哈哈,可儿小姐谬赞了,宋江其实并无小姐所说那般神机妙算,在下一不曾料到驸马爷能够从一个纨绔子弟摇身一变而成为天下英雄敬仰的豪杰之士,更不曾料到驸马爷能在两年之间于山东一隅成就如此大业,又受朝庭招安贵为驸马之尊!之于可儿小姐所说三年之潜伏,在下更是汗颜难当,其实裴如海统领受小姐之命虽然不曾将在下击毙,却也令在下身受重伤,每日缠绵病榻至不久前始才治好,撞破可儿小姐的计谋也算是机缘巧合,真是什么事都撞到一块了,真可谓得来全不费功夫,哈哈哈……”

  薛可儿娇靥微微泛白,有些失神地看了宋江一眼,叹息道:“如此说来,此岂非天意使然?”

  “正是天意!”宋江微微一笑道,“这也正好符合可儿小姐故国之利益,所谓天下无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不如你我双方舍弃偏见合作如何?”

  薛可儿神色一凝,深深地望着宋江沉声道:“宋大人,此话何意?”

  宋江捋须呵呵一笑道:“其实宋皇虽然昏庸,朝中众臣却并非个个都是蠢才!二十年前,薛云贵将军获满门抄斩之罪岂是真的冤枉?既便是当今左右丞相蔡京大人及司马光大人,亦略知其中真相,薛云贵分明是当今西夏皇帝拓拔元昊之胞弟拓拔元都所乔装打扮而已。”

~第十二章权力之路~

 

  密室里,我和宋江静坐相对。

  “宋大哥……”我犹豫再三,张嘴唤了一声,到现在才忽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宋江才好?

  宋江摆了摆手,淡然道:“我和令兄分属同门,且怀同样志气,可惜令兄天不假年英年早逝,当真令人扼腕叹息呀……”

  我亦低低地叹息一声,想起大哥西门青临死前的苦心,不由心下黯然。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你大哥临死之前的托付我是定然要照办的。”宋江叹息道,“眼下赵宋江山已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随时都有倾覆可能,如果你能以凤岐公主驸马之尊登高一呼,以强势拥护赵玲身登女皇之位,则你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夫权臣,将可以堂而皇之地将天下兵马大权紧抓手中,成就帝王之业将易如反掌……”

  宋江顿了一顿,忽然深深地望着我沉声问道:“但我还是要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在你心中,美人和江山,究竟熟重熟轻?”

  我闻言一颤,在心中细细权衡,委实难有决断,只得叹息道:“在小弟心中,委实难分轻重。”

  宋江的眸子里露出一丝微弱的失望,但马上便隐匿不见,轻声道:“唉,贤弟天生情种,我与你大哥早已经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事已至此再无回退之余地,究竟将来如何,只有看你自己的能力了,宋江也只能送你送到这一程了……”

  我听出宋话语之间隐隐有诀别之意,不由心下一震问道:“宋大哥何出此言?”

  宋江苦苦一笑,长叹道:“宋江这条命早在三年前便该没了,只是天可怜见借了我三年阳寿,居然等到贤弟从山东杀回汴梁,机缘凑巧破去薛可儿之覆国阴谋,真可谓不幸中的万幸……只是近日,痼疾再度发作,自知不久于人世也……”

  我心中忽然涌起强烈的不舍,凝声道:“所谓佛度有缘人,药医不死病!小弟定然遍寻名医,誓欲替宋大哥治好身上痼疾。”

  有些淡漠地摇了摇头,宋江喟然道:“不必了,自家病自己清楚,还有多少天可以活宋江心里一清二楚。”

  “宋大哥……”我心中一颤,有些痛楚地望着宋江,黯然。

  宋江淡淡一笑摆了摆手,忽然说道:“你一定很想知道潘金莲的下落,对吧?”

  我闻言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心头不可遏止地泛起思念之情,不过也有些害怕从宋江嘴里听到金莲的消息,唯恐他会说出一个令我魂飞胆丧的噩耗来……

  “你无需担心。”宋江淡然道,“看来你大哥说得没错,果然只有女人才可能将你逼上争霸之路,嘿,但你短时间里还是见不到潘金莲了,她已经被一位世外高人收为记名弟子,此时此刻正在潜心修习技艺。”

  我心下一颤,下意识地问道:“修习什么技艺?”

  宋江微微一笑道:“媚惑男人的技艺,这也是你大哥生前想出来的绝招,在他看来只要潘金莲学会了媚惑男人的诸般技艺,将你的一颗心牢牢地拴在她一人身上,便可以避免你因为儿女情长而堕入敌方女子的陷阱之中,比如那个薛可儿……”

  “什么?”我有些失神地望着宋江,真没想到金莲居然还有这样的际遇。

  宋江神色一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大哥虽然智计过人,算无遗策,但现在看来也是错了,以我看来,纵然你身边有了三千后宫,见了别的美丽女人一样会心软动情,这既是你过人之处,却也是你致命的弱点!你的性格既能为你带来意想不到的际遇收获,却也可能给你招来杀身之祸。”

  我默然,心知肚明宋江所说尽皆属实。

  宋江语锋一转,忽然问道:“吴用和萧让两人表现如何?”

  我心中一松,一直想不通的问题赫然贯通!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在怀疑吴用对我的忠心,这次汴梁之行有意将他留在山东而只带了朱武,亦是为了考验他的忠诚度!眼下从宋江嘴里获悉,他居然是宋江指派而来帮助我的,顿时心下释然。

  宋江似乎猜中了我心中所想,淡然摇头道:“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我和吴用亦只是泛泛之交,虽然将你介绍给他,却并未能影响他对你的效忠,贤弟能够折服吴用全力替你用命,那是你的魅力所在,萧让想来也是如此。”

  我闻言并无任何得意,心中却是开始深思。

  似乎自从我决定豪取天下以来,便一直有人不断地宣誓向我效忠,文有吴用、朱武和萧让,武有花荣、史文恭和鲁达等人,皆是智谋绝世之士或者武勇过人之辈!我从不怀疑他们对我的忠心,但我真的一直没有找到我有什么优点,值得他们如此效忠?

  我知道,这是个极其深奥的难题,一旦哪一天我赫然想通了,我的驭人之术也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宋江已经接着说道:“与薛可儿的结盟只是权宜之计,眼下赵宋天下危机四伏,西夏王拓拔元昊绝不会甘于雌伏西陲,必然会率大军东进逐鹿天下,此亦属万不得已之兵行险处!贤弟当抓紧时机,一举夺过天下马兵大权,一旦天下兵马在握,与薛可儿的同盟亦告结束,到时候便是你与她兵刃相见之时了。”

  我心中一颤,忆起在皇陵时与薛可儿结盟的一幕。

  面对共同的利益,我和薛可儿决定协力合作,令西夏王拓拔元昊出兵东进,再给浑乱中的宋王朝沉重一击,搅乱这锅大浑水,以便我从中渔利。

  薛可儿很爽快地答应了宋江的提议,毕竟这们一来,她的故国西夏也可以攥取极大的利益,甚至有可能一举占据中原万里江山亦未可知!面对如此诱惑,绝少有人能够抵御得了……

  但当我要求将卢俊义及赵妍两人移交给我时,却遭到了薛可儿的严辞拒绝。这妖女,无论如何都不肯将卢俊义及赵妍移交给我,令我心中大好算计落空!如果我能够将卢俊义和赵妍一举“擒获”,替先皇赵佶及屈死的诸位皇子报仇雪耻,立时便可以获得诸位大臣极大的心理认同,几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大宋朝的功臣。

  宋江再度轻叹一声道:“薛涛虽同属西夏皇族,却与乃姐不同。此女智计过人,乃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但贤弟需谨记切不可令她正面对垒故国西夏,否则怕有不测。”

  我点头记下。

  薛涛对我的深情,我已经尽知,错非如此她也不会宁可破坏薛可儿的大计也要将破绽故意暴露给我……

  “李纲被贬江苏,府中食客门徒已经冰消瓦解,五虎将中董平、秦明及呼延灼追随林冲北征晁盖,关胜及张清滞留汴梁暂时统领禁军,贤弟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加紧时间收服关胜及张清这两员骁将,一旦控制了关胜及张清,便控制了京畿二十万大军,汴梁大势顿时便握在掌心。”

  我听得神往不已,可恨对于如何收服关胜及张清却仍是一筹莫展。

  再看宋江虽然侃侃而谈,语气平静,却似在交待后事一般,不由得心下一酸,几欲掉下泪来……

  宋江的眸子最后亮了一下,忽然问我道:“我听说贤弟在山东创立了三千神机军,发明了一种火器十分厉害,居然以区区三千之众便击溃了山东经略使王安石之一万运粮大军,此事可曾属实?”

  我凝重地点了点头。

  宋江的脸上霎时露出欣慰的神色,长叹一声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宋江的语气渐渐地寂静下来,直至最终沓无声息,我心下一颤探手一摸他的鼻息,已然呼息全无,一代袅雄居然如此无声无息地逝去,当真令人扼腕叹息……

  裴如海和武松两人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秘室里。

  “属下见过主公!”

  两人的脸上尽是黯然之色,显然对宋江的逝去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我心中一痛,长叹道:“宋……大人,已然去了。”

  裴如海和武松两人对视一眼,忽然托地跪落尘埃,泣声道:“宋大人一路走好……”

  我深吸一口气,目光凛然地望着裴如海及武松,凝声道:“两位将军节哀,且随小王前往禁军大营,即刻面前禁军都统制关胜将军及张清将军。”

  裴如海及武松翻身而起,目露森然之色,双双向我抱拳道:“末将遵命。”

  带上裴如海、武松、花荣、史文恭和鲁达,六人全副武装打马直奔禁军大营。禁军大营共分五处,分别驻守号称的百万禁军!除了东南西北每门之外各驻守二十万之外,其中汴梁城里驻守着禁军中的精锐二十万,便是我此次前往的目标——西山大营。

  眼下整个汴梁都因为突然的变故而变得一团乱糟,以蔡京为首的左丞相一派和以右丞相司马光为首的右丞相一派,各执己见,在朝堂上吵成一团,都无法答应对方的提议,庙堂之上尚且如此,更别提民间的慌乱了……

  在民间,各种各样的流言早已经四起,已经开始有胆小的百姓扶老携幼,逃出汴梁城!而汴梁城里的守卫禁军也因为上面的混乱,应变乏力……

  一时间,汴梁里盗贼横行、鸡飞狗跳,一番乱世来临的灾难境像……

  我领着五员大将风卷残云般冲进了西山大营,守门的禁军将领刚欲上前阻拦便被我一个森冷的眼神给瞪了回去,眼下正是非常之时,当行非常手段!凭着当今驸马及安乐王的尊贵身分,我轻而易举地便冲进了禁军都统领关胜的营帐之中。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