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7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5/136

返回书籍页面

  回想起刚刚荒唐的一番淫乱大戏,我现在仍是余韵犹存。

  不过现在,里面的十几名宫女已经再没有一人能够站得起来了,都已经筋舒体软,躺在那里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心下嘿嘿一笑,目光倏然前看,所看之处正是“西宫”。

  虽然已经摆平了十几句宫女还有赵玲,但我的兴致正浓,我知道在皇宫里还有个更饥渴的女人正等待着我……

  “栖凤阁”的灯仍然亮着。

  我舒展轻功,轻轻一跃从阴暗的角落里便跃上了栖凤阁的二楼,以手指沾点口水往窗户上一捅,便捅穿了薄薄的窗户纸,然后凑上双目向里面观望……

  一看之下我不由怦然心动。

  好一个妖娆丰满的美娇娘啊,正在房里玩那“角先生”。

  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兰贵妃丰满得吓人的玉臀,比之刚刚的熟宫女犹要动人丰满得多,简直就是迄今为止我看见过的女人之中,最肥硕的女人!

  淡淡的灯光下,将她的臀沟蒙胧成阴影一片,不过仍能模糊地看到一段粗粗的角先生穿刺其间,动人心魄的呢喃呻吟声透过薄薄的窗户纸毫无阻碍地传了出来,兰贵妃似乎玩兴正浓……

  我吸了口气,轻轻地推开窗户,然后轻捷无声地进了闺房,再轻轻合上窗户。

  虽然是寒冬腊月,但我西门庆并非常人,纵然是光着身子亦不会感到丝毫寒冷,不过进了兰贵妃的闺房,仍是感到浑身一暧。

  刚关好窗户刚一回头,正好看到一名宫女惊愕地瞪大了美目向我望来,手里还捧着一瓶什么东西,看那模样我估计是“性”用品。

  “嘘……”我竖起中指在嘴唇之间,向宫女眨了眨眼,然后趁宫女刹那的失神之际轻轻地拂过她的昏睡穴,宫女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下,我则顺手接过她手里的蓝玉瓶,可千万别掉地上砸碎了,打扰了兰贵妃的好事儿。

  “小兰,是你吗?”

  但这轻微的响动还是惊动了迷乱中的兰贵妃,她虽然没有回头,玉臀的起伏亦并未减慢,只是能在这般迷乱的时候,仍然保留着一丝心智,不由得令我心下一颤,莫非这兰贵妃亦是身怀武技之人?

  我吸了一口气,默然不语,轻轻地蹩近了兰贵妃身后。

  兰贵妃刚刚感受到不对,我已经从后面一把将她的娇躯搂入了怀里,灼热的肌肤相触,还有浓烈的男人气味侵袭,令兰贵妃霎时一颤,娇躯刹那间从僵碍变得酥软下来,回头失神地望着我,美目里尽是愕然却骇然:“庆儿!?你……”

  我邪邪一笑,双手用力握紧兰贵妃胸前两团丰满柔软的玉乳,嘿声道:“庆儿心知母后闺中容虚,特来安慰母后。”

  “你……”兰贵妃被我双手一阵揉搓,霎时玉脸发红,娇喘吁吁起来,只是脑子里仍然残留着一丝理智,娇躯轻轻地挣扎了几下,勉强说道,“庆儿,别……别这样,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只怕你我都活不成。”

  我嘿嘿一笑,双手用力将兰贵妃的娇躯抱了起来,然后微微地蹲下身体以小腹紧紧地贴近了兰贵妃丰满的玉臀,搜索着目标……

  “不……不要这样……”兰贵妃嘴里仍然抗拒着,但她成熟的身体早已经将她出卖,非但不曾躲避我的进攻,反而主动地迎合着我的搜索,将目标主动地凑到我的攻击范围之内……

  “宝贝儿,我来了。”我低低地嘶吼一声,小腹用力前撞,兰贵忆霎时发出一声竭斯底里的尖叫,浑身像是抽筋般僵硬了起来,足有数秒之久始才软瘫下来,化为棉花一样柔软不堪,瘫在我的怀里……

  “呜呜……你不该这样的。”兰贵妃哀哀地望着我,幽声道,“庆儿,你这样真的会害了母后,害了你自己更害了珑儿!庆儿,哀家不希望玲儿变得跟妍儿一样,真的不希望……”

  “嗯?”从兰贵妃的话里,我听出弦外之音,看来赵妍之所以变得今天这般,还真是另有原因,便强迫兰贵妃面对着我,凝声问道,“像妍儿一样?母后,赵妍怎么样?莫非她已死的驸马也跟你有过一腿?”

  “啊……”兰贵妃娇躯一颤,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闭目不语。

  我嘿嘿一笑,给了兰贵妃大力地几下,淫笑道:“母后你还真是淫荡啊,连自己的女婿都要勾引,嘿嘿……”

  “嘶……啊……”兰贵妃呻吟了一声,说道,“不,不是我勾引他的,他也跟你一样,是个色中饿鬼……天哪……”

  我嘿嘿一笑,继续用力攻击着兰贵妃的深处,开始全身心地投入与这熟女的欢好之中,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令人激动的偷情!我他妈的居然正在奸淫皇帝的贵妃,嘿嘿,堂堂的大宋贵妃被我像母狗一样奸淫……

  ……

  还真没想到,兰贵妃的承受力真是惊人!

  居然能跟三娘不相上下,能够承受住我整整三个时辰的鞑伐,当我忍不住在软瘫如泥的兰贵妃体内一泄如注时,时间已经差不多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兰贵妃勉强援起一点精神,想坐起身来却没有成功。

  我便嘿嘿一笑,得意地捏住她的丰乳。

  兰贵妃粉脸通红,眸子里已经没有了昨日的那丝哀怨,向我有些担忧地说道:“庆儿,你还是设法快些离去吧,皇上也许快要回宫了。”

  “母后放心吧。”我嘿嘿一笑,说道,“今天不是上朝的日子,父皇他绝不会回宫的。”

  “唉……”兰贵妃有些惆怅地叹息了一声。

  “母后不用叹气。”我将兰贵妃丰满诱人的娇躯搂入怀里,以胸腹紧紧地贴着她的背臀曲线,感受受着她成熟娇躯的光滑诱人,柔声道,“从今天起,庆儿来慰藉你,一定比赵佶那老东西管用多了吧?”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父皇?”兰贵妃粉脸一线,美目里却是露出柔媚的神色来。

  我嘿嘿一笑,大手轻轻地撩拔着兰贵妃的敏感带,忽然问道:“母后,跟我说说赵妍驸马的事。”

  兰贵妃的娇躯明显地僵了一下,有些不悦地说道:“都过去的事了,有什么好说的。”

  我闷哼一声,用力挤开兰贵妃紧闭的一双玉腿,撞入了她的臀沟,威胁道:“当真不说?”

  “不说!”兰贵妃闭紧美目,一副任君欺凌的可怜模样。

  我再哼一声,身躯用力往前一撞,再次深深地撞入兰贵妃体内,兰贵妃霎时呻吟一声,娇躯抽紧,肉紧地反手搂住了我的熊腰,媚声道:“庆儿,不要了……你饶了母后罢……好么?”

  我嘿嘿一笑,再度威胁道:“那你说说赵妍驸马的事。”

  “真上个冤家!”兰贵妃幽幽地叹息了一声,用力搂紧我不让我擅动,才幽声道,“我兰梦前辈子念错了那篇经,这辈子竟然遇上苏灿跟你这两个冤家,唉……”

  “苏灿!?”我搂紧兰贵妃,享受着她的湿热柔软,愕然问道,“这名字子好像挺熟啊。”

  “那是当然。”兰贵妃点点头道,“八年前的新科武状元,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武状元?”我愕然,马上问道,“然后呢?你接着说。”

  原来,在八年前,来自广东的苏灿一鸣惊人勇夺殿试武状元。

  赵宋王朝虽然轻文轻武,文试每隔三年一次,武试却要隔二十年才一回!所以,苏灿的武状元得来由为不易,恰蓬当时北辽进犯,赵佶便对苏灿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够挑起重任,成为大宋朝的栋梁之才。

  但遗憾的是,苏灿跟我西门庆一样,也是色中饿鬼。

  在陪赵妍回宫省亲之际,对兰赵妍的母亲梦一见倾心,便借机留了下来,当晚便摸上了兰梦的绣楼将兰梦奸淫!

  兰梦是个不折不扣的荡妇,她的意志跟肉体是完全分离的。

  她的意志虽然是抵制这般不伦之情的,但她的肉体已经完全将她出卖,逐渐开始沉迷于和苏灿的偷情之中……

  不幸的是,苏灿比起我西门庆还有个天大的弱点。

  他为人过于高傲,对于像童贯这样的太监从不以正眼相看,有时候还要打骂!久而久之便令这些太监对他怀恨在心!终于将兰贵妃与苏灿通奸的风声隐隐地传进了赵佶的耳朵里。

  赵佶对兰梦是既迷恋又恐惧。

  一方面他非常迷恋兰梦迷人的肉本,但另一方面赵佶只是个平凡人,根本就满足不了兰梦的情欲需求!兰梦身怀十大名器之中的千环套月,赵佶往往是一触即溃,从未在兰梦面前展示过一回雄风……

  这让贵这皇帝之尊的他十分恼火!心情郁闷之下,这才有了勾栏妓院之行,结下与李师师的一段情缘。

  当听说兰梦居然与女婿苏灿有梁之后,赵佶自然十分震怒。

  于是有一晚,赵佶假意跟兰梦说他要外出,然后从暗中潜回躲在兰梦的“栖凤阁”之中,是夜,兰梦果然邀苏灿前来幽会,两人全然不知赵佶躲在楼上,竟当着皇帝的眼颠鸾倒凤,肆意交欢……

  赵佶气得急怒攻心,第二天便借口将苏灿送上了战场,最终在和辽人的交战中战死!

  这事被赵妍知道,心里便怨恨赵佶的借刀杀人。

  赵佶因为只杀了苏灿却没有动兰梦一根毫发,所以心里对赵妍过意不去,才事事忍让,才有了现在赵妍的跋扈嚣张……

  听完兰梦的叙述,我忽然道:“不对!你没有说实话,如果仅仅因为杀了苏灿,赵佶绝不会对赵妍如此忍让,一定还另有原因,你没有说出来,对不对?”

  兰梦的神色一变,我越发认定其中另有隐情!

  我心中冷冷一笑,这样的皇家秘辛我是知道得越多越好,知道得越多,将来要挟兰梦甚至是赵佶的资本就越多,我也就可以谋得越多的利益。

  我再度蠢蠢欲动,兰梦拗不过,只好如实相告。

  原来,在看了兰梦跟苏灿两人的激情表演之后,赵佶怀恨在心,居然迷奸了自己的亲身女儿赵妍,以此来报复兰梦跟苏灿两人!赵妍当时虽然反抗无力,神智却是清醒,其中最属无辜的她却承受了最凄惨的遭遇……

  从此之后,赵妍性情大变,对每个人都变得冷漠绝情,而暗地里却是放荡成性,公主府时的男宠更是换了一批又一批,与京师里的许多公子哥都有过床第之好……

  赵佶由是对赵妍又愧又疚,以为是自己造就了赵妍的这般性情,所以才会对她处处忍让,事事迁就……

  听完兰梦的叙述,我暗叹一声原来如此!

  看来皇宫之中最是藏污纳垢,此许真的不假,什么乱伦、断袖、磨境等等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在这禁宫大院之内上演啊……

  听完了赵妍的故事,我开始将话转入正题,问兰梦道:“兰梦宝贝,皇宫中以前可曾有过一个常公公?”

  “常公公?”兰梦想了会,点头道,“好像有一个,宫里姓常的太监不多,他在三年前可一直是赵佶的亲信,只是好像在三年前便得了一场病死了,你问他做什么?莫非你认识他吗?”

  “呵呵,不认识,只是曾经在清河时见过一面,并不曾认识。”我赶紧否认道,“宝贝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不是很清楚。”兰梦摇了摇头道,“让你一说哀家才想起来,似乎是去了清河一趟之后便突然间死了。”

  我心下一颤,去了清河一趟之后便死了?莫非这是宋江为了隐匿金莲的下落而杀人灭口?如此说来,常太监只是被宋江利用替他转移金莲的下落,而宋江并未按大哥所吩咐的那样把金莲送入皇宫?

  一时间我感到心烦意乱,该死的宋江妈的,怎么死得那么早?

  现在便是想问他些问题也是无从问起了,唉。

  回想起伯爵那天说起宋江死讯时斩钉截铁的神情,此事似乎不像有假?而且现在的伯爵似乎已经再没有骗我的理由!除非……他已经不再当我是兄弟,但我本能地拒绝这么想!

~第五章兼收并蓄~

 

  在皇宫里度过了极其荒唐的一晚,第二天撇下赵玲我先回驸马府,我有些急迫地找到朱武,寻找潘金莲的线索又一次断了,她的下落似乎已经成了一个谜案,但她的倩影却在我的心里越发清晰……

  如果金莲再不在皇宫,我来汴梁的目的顿时落空。

  当我向朱武提及返回山东的想法时,遭到了朱武的极力反对,他认为目前的宋,李纲很可能已经得到了赵佶的信任,且左相跟右相两派相互倾辄,无暇顾及李纲,极可能导致李纲的势力坐大,一旦李纲坐大,掌握了大宋的天下兵马,无疑对山东是极其不利的。

  所以,朱武坚决要我留在汴梁,彻底扰乱政局,最后是能再度将李纲撸倒!抽去了大宋最后的脊梁,梁山才可能最终控制整个神州……

  我便有些不耐烦道:“既是要扰乱朝政,最好的办法那还不如直接将赵佶干掉!皇帝一死,新君未立,朝政自然大乱,到时候再设法弄一些波折阴谋在里面,让朝中的两派斗得死去活来,不就什么都结了?”

  “不然。”朱武摇了摇头道,“赵佶必须死,但却不是现在!如果赵佶现在猝死,没有遗诏也没有太子,固然可能引起朝纲大乱,但左右两派为了扶持自己一派的皇子继位,必然会讨好李纲,届时李纲极可能借机控制举国兵权,到时候他天下兵权在握,成为实际的掌控者,势必对梁山构成极大的威胁,不妥。”

  我默然。

  如果赵佶猝死,事情真可能会演变为朱武推测的这样,无疑是极不符合梁山的利益的。

  望着朱武,我有些懊恼地问道:“那便如何是好?如果不尽快干掉赵佶,我怕薛涛总会有遭到不测的一天!莫非当真要我戴绿帽不成?”

  朱武尴尬地笑笑道:“这个自然是不会的,只是在除掉赵佶之前,必须先除掉李纲、分化林冲!毫不夸张地说,眼下大宋朝虽然将才济济,帅才却是凤毛麟角,李纲与林冲师徒可谓是硕果权存了!将他们比作大宋朝的脊梁骨也一点不过分。不过为防万一,王爷还是先去双香阁与薛涛小姐商议一番罢,也算是有备无患!能不在现在除掉赵佶自然是最好,如果实在无法避免,说不得只好让赵佶先死,这样一来梁山便要与李纲、林冲师徒沙场决胜了,倒也未必便输了他们。”

  我点点头,带了史文恭直奔双香阁。

  百花院乃是京城最大的风月场所,尤其是刚刚筑起的双香阁,更是因为其中的两名绝色女子而名噪京师,比之三年前凤去楼去的李师师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谓双香阁,便是薛涛以及苏小小栖居的居所别称。

  在薛涛到来之前,苏小小已经在百花院闯出了不小的名声,只是薛涛强势介入,在极短的时间里便跟苏小小并驾齐驱,争奇斗艳,一时间被京师的寻花问柳客所津津乐道,不过这些登徒子很快便开始失望透顶,因为双香阁很快便几乎不再对外开放,被某为“神秘”的朝中大员长期包了下来。

  风言风语在街坊间流传,有赵佶与李师师的风流佳话在前,市井百姓便也不难猜到其中的内情了……

  刚刚走进百花院,便有浓妆艳抹的嬷嬷扭腰摆臀地迎了上来,这嬷嬷看起来风韵犹存,只是年华不再眼角也已经有了不浅的鱼尾纹,不过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那股子烟视媚行的浪荡味,却不是一般的青涩女子所能拥有的。

  “哟,这不是西门王爷么?是什么风将王爷您给吹到这来了?”嬷嬷笑得比蜜还甜,挨着我的身边昵声道,“你这是来看薛涛小姐的吧?只是她现在有些不便,可能要扫王爷的兴致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