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7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4/136

返回书籍页面

  宋皇赵佶在御花园接见我们,一起的还有赵玲的母亲兰贵妃以及赵玲的亲姐姐长平公主,我还真没看出来,性格如此截然不同的赵玲跟长平公主赵妍居然会是同父同母的姐妹!真可谓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了。

  不过赵玲的母亲兰贵却是令我颇为惊艳。

  如果不是赵玲亲口跟我说,我绝对想不到兰贵妃居然会是赵玲跟赵妍的生母!看她们三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分明就像是三姐妹,争奇斗艳、美艳绝伦……

  “贤婿,最近住在汴梁可还习惯?”赵佶仍是那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过挺随和的。

  “多谢父皇关心,儿臣对汴梁极是欢喜。”不等赵玲提醒我,我已经会意地答道,“这京师之地,繁华似锦,绝非地方堪比,真当令人叹为观止。”

  兰贵妃便在旁边半提醒半劝说道:“那庆儿你便不要回山东了,呆在京师做你的安乐王好了,再让你父皇给你谋一分差使,岂不正好?”

  我还会不知兰贵妃言外之意?赶紧表态道:“京师好,再不回山东矣。”

  赵佶点了点头,说道:“既是贤媚喜欢京师,那就呆在京师好了,至于山东封地,便由得山东丞吴用打理罢,对了,上次在宫里,你赋的两首词意境十分凄美,令人叹为观止,贤婿可否再即兴填一首?”

  “这个……”我闻言顿时一窒,要知道我可是个准文盲,能够记得两首词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眼下再让我即兴背诵一首,这不是难为我吗?急中生智之下,我撒谎道,“父皇,填词普曲,最是讲究心情。庆儿虽然擅长凄美词曲,但需赶上惨遭大变、心情凄惨之时才能谱出好曲,至于眼下么,庆儿刚刚大婚心情愉悦,怕是难以办到。”

  我这话一说,所有的皇家成员都露出失望之色。

  赵佶倒是点了点头道:“庆儿所言极是,深谙填词谱曲之精要!如此说来,这凄美之词美则美矣,对于填词之人却是太也不公平了……”

  “这纯粹是一派胡言!”一直未说话只是冷漠地盯着我看的赵妍却忽然冷不丁地插了一句,“所谓词曲尽是无病呻吟之作,皆属庸人扭捏作态而作,何来心情时境之分?且你所著之词,意境粗俗不堪、文理不通,简直不值一提。”

  我愕然,看了看赵佶顿时感到尴尬无比,一时间反击不是,不反击却更不是。

  这赵妍似乎过于蛮横了吧?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推翻赵佶的论断,全然不顾及他皇上的威严?想起蔡京跟我说过,连赵佶亦要让赵妍三分的话,我不由心下一颤,这赵妍究意捏住了赵佶什么把柄,让他如此顾忌?

  看赵佶脸色,我便知道他并非出于溺爱女儿才对赵妍如此纵容。

  莫非是因为赵佶死了丈夫,赵佶才愧疚在心?不对,既便这样也不太中能如此迁就赵妍。

  “行了,妍儿。”兰贵妃适时圆场道,“庆儿说得也有道理,你就别鸡蛋里挑骨头了,唉呀,天色不早了,该用午餐了,皇上,是不是安排庆儿在宫中用餐?”

  “行啊。”赵佶答应一声,有地懒散地站起身来,随口向身边的太监下旨道,“传旨御膳房,驸马爷在宫中用餐。”

  说完这一句,赵佶又向赵玲道:“玲儿,午餐就让你母后陪你们吃吧,父皇有事就先走了。”

  赵佶说完这一句,也不跟兰贵妃打个招呼,顾自去了。

  我刻意地留意着兰贵妃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极其难堪!心中便暗暗一喜,看来兰贵妃并不得赵佶宠爱啊,嘿嘿,这个赵佶真是暴殄天物啊……

  冲着赵佶远去的背影,赵玲轻轻地跺了跺脚,嗔怪道:“父皇也真是的,女儿好不容易才……”

  兰贵妃的心情也大爱影响,有些怏怏地说道:“行了,玲儿你该知足了,你父皇已经陪了你夫妻一上午了!也该忙国事去了。当年你姐姐返宫时,他只是露了一下面而已。”

  坐在我对面的赵妍便冷冷地瞪了我一眼,冷然道:“他哪里是去忙国事?分明是寻花问柳去了!听说新驸马的义父也就是我们在宋的左丞相,新近替父皇搜寻了两位绝代名妓,眼下正供养在百花院的双香阁里。”

  兰贵妃瞬时以垂询的目光向我望来。

  我尴尬至极,只得顾左右而言他道:“庆儿并不知悉此事。”

  心下却是得意,看来薛涛并未让义父失望,已经将赵佶的心牢牢地拴在了双香阁!想起薛涛在临行前跟我所说的话,我不禁又是感慨又是庆幸!感慨的是,薛涛如此重情重义,庆幸的是,这般智计过人的女子终于没有做成我的敌人……

  “行了。”兰贵妃神色一黯,叹息道,“哀家也没心情陪你们用餐了,妍儿,你陪你妹妹和妹夫去用餐吧,吃完了再来西宫见我,我有东西送我与庆儿。”

  赵玲和我忙恭敬地应了声是。

  赵妍却是冷然不语。

  直到兰贵妃走远,赵玲才撅着小嘴,嗔声道:“什么嘛,说是团圆饭,结果还不是我们夫妻两人吃?那跟在驸马府用餐有什么区别嘛?”

  边上的一位太监忽然说道:“公主,那可大不一样了。首先这是我们大宋朝的皇家礼仪,然后呢,更是圣上跟贵妃娘娘的一片心意,公主跟驸马爷在驸马府固然恩爱缠绵,却也不能不体谅二老的一片心意不是?”

  我心中一惊,有些骇然地望着这说话的太监。

  要知道,在古代太监是没有任何地位的,这太监能够如此放肆地说话,莫非便是深得赵佶宠信的童贯?

  “童公公就会替父皇母后说话。”赵玲的话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

  我赶紧在脸上摆出最真诚的笑容,凑到童贯跟前,笑道:“原来是童公公当面,真是失礼,仓促之间在下并未备得大礼,这点小玩意还请公公笑纳,待日后再重新谢过。”

  说着我将随身携带的一只在山东得来的珍惜小玉马赛进了童贯的手里。

  童贯的胖脸立时笑得只剩下了两道细缝,望着我连声赞道:“哎呀,公主殿下真有福气了,能嫁得像驸马爷这般英俊郎君,最可意的是驸马爷竟还是如此通情达理,真可谓天下仅此一人也。”

  我顿时老脸一红,妈的,这童贯为了表示对我的好意也不用说得这么肉麻吧?

  边上的赵妍却是冷冷地瞪了我一眼,不语。

  我知道她也不能说什么,反正驸马陪公主回宫,是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可以随意以小礼物赂宫中太监。至于我送给童贯的小玉马,相信以童贯的精明,一入手便可以感受到那是一块珍贵的暧玉。

  有了小玉马的帮助,童贯便开始热心地忙前忙后,在宫中张罗起来,还找准机会偷偷地告诉了我几个小秘密。

  其中之一就是兰贵妃不喜好任何珍稀宝物,她只喜欢一样,那就是赵佶的临幸!可惜的是宫中妃嫔如此之多,兰贵妃虽然姿色出众,却也顶多只能每月轮上一回。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童贯的嘴里,我基本可以判断出兰贵妃必然是情欲旺盛之人,所以赵佶才会怕她如虎,每月仅临幸一回!

  若以兰贵妃之姿色,我相信赵佶绝不可能如此冷落她的,唯一的解释便是如此了。

  用餐的时候,赵妍每每与我作对,尽拿我不懂得皇家礼仪来嘲笑我,好不令人恼火!幸好有童贯在后面帮着我,才没有出什么大的洋相。看着童贯如经殷勤地替我跑前跑后,我心中暗自得意,看来童贯这“高枝”我是攀定了。

  真所谓臭味相投,想来定是童贯觉得我跟他是同一类人,所以才会一见相投。

  对于赵妍的故意刁难,我亦不以为意。

  从她的角度来说,这样的表现是难免的,本来嘛看到自己的妹妹夫妻恩爱,缠绵和谐,她如何能不想起已故的驸马?心里的不平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这样一想,我便对赵妍有些同情起来,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儿……

  有时间一定让赵玲跟我说说赵妍的往事,这冷若冰山的公主,我总觉得可能藏有很多故事,如果能够敲碎她冰冷的外壳,相信收获也会很多!尤其是赵佶居然对她如此忍让,颇为耐人寻味……

  一餐饭吃到一半,赵妍便中途走了。

  赵玲向我耸了耸肩,嫣然一笑道:“夫君,现在只剩下我们夫妻了。”

  “这样也好。”我微微一笑道,“有父皇跟母后在,总是有些放不开,再说有童公公他们陪着你我夫妻,也是热闹。”

  说着我拿出一叠银票冲童贯笑道:“童公公,这里有一千两银子,权当给各位公公喝口茶钱罢了。”

  “哎哟,驸马爷这可使不得。”童贯虽然嘴里说着使不得,眼珠子却是乌溜溜地盯着我手里的银票,我心下了然,便将银票碍塞进童贯的手里,童贯便“笑纳”了。

  对于童贯的投资,我是绝对不会吝啬任何资本的!

  从义父蔡京的嘴里,我隐隐知道童贯是赵佶面前的红人,赵佶宠信他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任何一位大臣!宫里有个流传的笑话,说赵佶在处理公文的时候,必须童贯在一边侍候着,如果童贯一走开,赵佶便一封公文也处理不了。

  这笑话的真假无从考证,但童贯对赵佶的重要程度却是昭然若揭了。

  赵玲满有兴趣地望着我的表演,直到我回头望她才向我嫣然一笑道:“夫君,玲儿已经吃饱了。”

  “好的,那我们就去向问候母后吧。”我站起身来,笑道,“再盘桓一回也该出宫回府了。”

  “驸马爷。”童贯忽然凑了上来,向我眨了眨眼道,“按照惯例,公主回宫省亲,这一夜是必须留在宫中的,不过……”

  我会意地将耳朵凑到童贯的嘴边,童贯理压低了声音道:“驸马爷难得如此知趣,咱家便替驸马爷担待一回,让驸马爷也逗留宫中过夜,不致新夫妇拆散如何?”

  我闻言大喜道:“如此多谢公公了。”

  兰贵妃是后宫的唯一贵妃,除了东宫的皇后,这后宫的三千佳丽便数她最大了!

  赵玲在宫中也有专门的寝宫,在她未出阁之前便一直居住在西宫旁边的凤岐宫里。此次她回宫小住一晚,自然也在凤岐宫里住,在童贯的帮助之下,我也在凤岐宫偷偷地住了下来,一直以来,我都想进皇宫问清一件事。

  那就是潘金莲究竟有没有被送进皇宫!

  伯爵的话我已经不太相信。

  我也不会现在就贸然问童贯此事,童贯是一项长期投资,需要慢慢建立互信的基础!眼下正是打基础的时候,还远未到他发挥作用的时候,如果现在便使用他这颗棋子,无疑于拔苗助长,颗粒无收……

  幸好,我已经选好了一个极佳的突破口——兰贵妃!

  首先,兰贵妃够重要,在后宫她仅次于皇后,定然知道宫中的所有大小秘密,如果金莲真的被送进了皇宫,绝对无支逃过她的耳目!

  其次,兰贵妃容易突破。

  看兰贵妃的长相便知道她是上情欲旺盛的女人,蜂腰肥臀,丰乳厚唇!她身上的一切因子都在向着身边的男人发出最强烈的暗示:我需要男人!

  可以说,兰贵妃是那种最通撩起男人情欲的女人,就跟金莲一样!我相信赵佶一定也迷恋她的肉体,但定然也每每在兰贵妃身上吃败仗,久而久之心里便有了压力,轻易不敢上她这儿来了……

  我西门庆生平最喜欢跟这样的漂亮女人打交道,这过程相信一定会很美妙!

  我静静地躺在温暖的皇家浴池里,这是一处庞大的天然温泉浴池,据说这温泉是从百里之外的白马山引来的,茫茫的水汽将整个浴室朦胧成仙境一样的存在,空气里流荡着暧暧的气味,也流荡着浓浓的淫秽味道,皇家的淫秽味道!

  我所躺的闰置正在好在浴池的中央,人形的凹陷天好将我的身躯嵌进去,舒适无比,除了脑袋露出水面之外,泉水正好将全身浸没。

  两名美丽的宫女正在以玉质的器皿盛起温汤不停地浇洒在我身上,她们半身浸在水里,溅起的温汤已经濡湿了身上薄薄的罗衣,在薄薄的罗衣里,她们什么也没有穿,胸前粉红的两点还有小腹诱人的倒三角、隐隐的黑色丛林,诱人遐想……

  我很想伸手去抚摸那诱人的红点,可惜他们现在没有空闲。

  我的双手正停留在两瓣丰硕的肥臀上,那是一名成熟的宫女,玉体早已经被男人开发完毕,其玉臀之丰满肥硕绝非旁边的清涩宫女能够比较……

  这熟女正赤裸着她的下体,下体上沾满了乳液不停地在我身上研磨,将滑滑的乳夜擦在我身上,我亦赤裸全身,两人的肌肤毫无阻碍地相接触,蚀骨的销魂在我们的肌肤之间流转,从熟女低低的呻吟声里,我相信她亦同样已经情动……

  不远处,两名宫女正在替赵玲宽衣解带。

  赵玲媚媚的美目向着我这边望来,并未因为我身上的熟女而稍有不愤。在皇家,这样的荒淫场面她早已经司空见惯了,也早已经在心里默许了男人是有权这样放荡的……

  在宫女熟练的动作之下,赵玲很快便变得一丝不挂。

  虽然娇躯还远未开发完毕,但赵玲的身材已经足够傲人了,这从旁边宫女望着她时,眸子里露出的羡慕神色可以看得出来。

  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绘赵玲身材的完美,如果非要找出一句话来形容,那便是“此女天生就!”

  又是两名宫女从后面贴近了赵玲,然后在四名宫女的协力之下,将赵玲抬到了我的身边,一直流连在我身上的熟女使劲地厮磨了我几下,然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的胸腹,翻身跨入水中,我便再次看到了她的丽容。

  很美的一个女人,五官虽然没有赵玲精致,但眉目口鼻配合在一起,便有了一股异样的风韵,令人怦然心动。她正向我投来媚媚的眼神,美目如丝,似乎意犹未尽……但她深知自己宫女的命运,在赵玲未曾“满足”之前,是绝对轮不到她的……

  在宫女的扶持下,赵玲的娇躯被高高地抬了起来,抬到我的身上,她的玉腿已经被宫女大字打了开来,女人的隐秘之地毫无保留地在我面前展露开来,我有些失神地望着其间的山川幽谷,小溪清泉,看来赵玲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我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喘出一口气,伸出双手端住了赵玲挺翘的香臀,虽没有旁边熟女那般肥美,但挺翘的肉感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赵玲不堪我大手的抚摸,低低地呻吟一声,玉靥潮红,美目如丝,剧烈地痉挛一下便即软瘫在宫女的怀里……

  我点点头。

  四名宫女便美目如丝,贪婪地盯着我高昂的男性象征,将赵玲的娇躯缓缓地放了下来,当温暧的紧锢紧紧地将我包围时,我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然后闭上了双目,尽情地享受这荒淫的皇家浴池淫宴……

  ……

  赵玲终于尖亢地娇叫着昏死过去,我知道她再承受不起我的鞑伐。

  我将目光转向旁边的熟女,她已经背对着我跪在了我旁边的另一具玉凳上,丰满肥美的玉臀正对着我,款款地摇摆着,内里的山峦丘豁一览无遗……我甚至还能闻到那浓浓的情欲味道……

  我嘶嘶地吸口冷气,再经受不住如此的诱惑,从玉躺椅上翻身坐起,然后来到熟女的身后,皇家的浴池设计得恰到好处,我站在水中的池底,正好够得上高度,我甚至能以我的某个部位感受到这熟宫女饥渴的诱惑……

  吸一口气,我伸出双手用力捏住熟宫女两片无比丰满的玉臀,一挺小腹已经深深地进入了熟宫女的体内,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和她都不堪地用力仰起头来,嘶嘶地吸着冷气,异样的酥美快感从某处潮水般袭来……

  ……

  (有兴起的读者自己将省略号的内容补上,然后再欣赏吧,嘎嘎)

  我一踏出玉兰院,长长地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清新空气,顿时感到神智一清,因为情欲而有些激昂的思维也清晰了起来。

  在皇家专用的玉兰院里荒淫,居然还奸了皇宫的宫女,若是被赵佶知道了,绝对是杀头的大罪!不过我却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个。那些尝到甜头的宫女自然不会将我供出来,而童贯收了我赂贿,也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古以来,皇宫里这样的淫乱亦是司空见惯,有几个野男人藏在宫里亦是毫不稀奇。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