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6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8/136

返回书籍页面

  到了我军设伏的路段时,武将陡然高举右手,厉声道:“停止前进!”

  忙乱的宋军便纷纷停下脚步,开始散乱地弓身喘息起来,显然经过长时间的急行军他们已经疲累不堪了。

  “立即散开,到两侧寻找隐蔽之处藏起来!”武将一声令下,三千余名宋军顿时乱哄哄地散成了两半,分别向着我神机军隐身的竹林拥来。

  我冷冷一笑,果然是薛涛料到了我会从北路增援,才让人在此埋下伏兵!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居然被我抢先赶到一步,结局就被完全逆转了……

~第十三章山东王~

 

  我一声令下,早就埋伏在竹林里的神机军千枪齐射,密集的子弹如雨点般向着毫无准备的宋军罩去,只是一个回合,三千名宋兵就倒下了大半,死亡当场殒命,伤者哀嚎遍野,侥幸逃过一劫的面临的也是毫无悬念的屠杀。

  射完一枪之后,我即命令神机军策马冲出竹林,居高临下对步行的宋兵进行追杀。

  我则一马当先,向着宋军的领头大将扑去。

  宋将显然也没有从刚刚的突然打击中回过神来,望着自己倒毙在地的坐骑发呆,直到我策马冲到跟前,才骤然回过头来,试图挥刀抵挡我的斩杀,可惜已经晚了……我的斩马刀已经带着一抹寒芒,从他的脖子一划而过,血雨飞溅中,武将的人头冲天而起……

  整个战斗持续了不到一刻钟,便已经宣告结束,来自梁山大寨方向的三千宋军已经全军覆灭,仅有极少数人逃进了深山,落荒而逃。

  我绝不停留,亦懒得打扫战场,留下大片的宋军尸首,立即率领获胜的神机军赶赴清风寨!

  赶到清风寨,远远地看到大寨上空高高飘扬的替天行道旗,我才舒了口气,显然,薛涛的宋军并未占领清风寨,只要清风寨未曾陷落,薛涛的诡计就将彻底失败!这次,真的要让她来一次彻底的毫无悬念的失败。

  战斗正是最惨烈的时候,宋军甚至已经在某些地段攀上了清风寨的城墙,在城头上与梁山军进行殊死肉搏,局面十分危急!幸好我的神机军及时赶到,一阵齐射将宋军轰得屁滚尿流,败退了下去。

  看到我的神机军出现在清风寨墙上,薛涛再次展现出她罕见的决断。

  宋军很快便放弃了进攻,潮水般退去,转眼之间,拥挤在清风寨城墙下的宋军便已经撤得无影无踪!虽然我率领神机军冲出清风寨追击,但薛涛再次故技重施,派出散兵阵形进行殊死阻挡,有效地延迟了我军的追击,看到大队的宋军从崎岖的山道上消失,我浩叹一声只好放弃追击的念头。

  不能再往前追击了,不然反可能落入薛涛的埋伏被她杀个回马枪可就得不偿失了。

  好在我并不担心,在薛涛的退路上,朱武正率领五万民军严阵以待,既便不能杀她落花流水,令她损兵折将应该是绰绰有余!想来薛涛算无遗策、智计过人,也不会想到自己也有聪明反被聪明误,反而中了别人算计的一天吧?

  我一面让人前往独龙岗打扫战场,一面静守清风寨,等待各方消息。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吴用约定的坚守三天的任务我已经圆满地完成了,现在就看他的表现了,是否能够及时攻占北方两州,并南下支援?

  不过,既便没有吴用的南下支援,薛涛从烟州出发时的近十万大军,眼下也已经折损过半再不足为惧了。

  中午时分,我刚刚在知寨府用罢午餐,跟如是诸女寻欢作乐,一骑快马已经如飞般驰进了清风寨,该死的吴用终于有了消息了。

  劈手从传读兵手里夺过战报,我迫不及待地展了开来。

  “寨主阁下,属下费时两日,决汉水之流以水淹之计大破幽州,生擒幽州守将徐宁,获降卒万余、粮草物资无算,精铁十万斤!战马五千匹!幽州既破,又名鲁达、史进率两枝军马连夜东进,于成皋大破王安石增援灞州之大军,斩杀万余,俘获五千,敌将索造被阵前斩杀,索超被鲁达头领生擒活捉,山东经略使王安石在杨志保护下遁逃不知所踪,至此梁山北方已定,东边无忧,东北方挟幽州之险,威逼大名府,主动尽归我梁山之手!属下今已整师南下,誓与薛涛一决雌雄……”

  “好!”我大吼一声拍案而起,兴奋莫名。

  好一个吴用,真不辜负我在青州苦苦支撑,居然如此干脆利落地攻陷了幽、灞两州,获得了大批战俘物资,而且有了更广阔的战略纵深!从此局面果如他所说,主动尽已落入我梁山之手!要战要和再不是宋庭说了算了。

  “夫君,为何如此开心?”如是端着一碗莲子汤从内室出来,正好遇上我拍案大叫,便目透喜意问我道,“说出来也让奴家姐妹开心开心。”

  我哈哈一笑,再不顾及房中还有小兵的存在,一把将如是丰腴的娇躯搂过来,大嘴贪婪地凑到她的樱唇上,肆意索吻,如是嘤咛一声挣扎不及只得任由我胡作非为,一方白玉也似的粉脸霎时羞成了两团红云,盈盈的美目微闭美启,盈盈欲滴……

  狠狠地吻了如是,我才将吴用送来的战报递到如是的手里,欢声道:“刚刚军师送来捷报,他在北面两战两捷,斩杀俘虏宋军无数,缴获马匹物资无算,嘿嘿,打了两个漂亮至极的大胜仗呀,了不起。”

  如是欢喜地瞥了我一眼,媚声道:“奴家祝贺军师获得大胜,更恭培夫君拥有如此出色的军师,夫君,你真是了不起,连吴用军师这么出色的人才都甘为你用。”

  我嘿嘿一笑,心下顿时热切起来。

  挥手示意传讯小兵退下,然后迫不及待将如是的娇躯一搂放到了圆桌上。

  如是娇靥上略显羞涩之色,轻轻地挣扎道:“夫君,这大白天的,你……”

  我嘿嘿一笑,说道:“大白天的又怎样?反正这里又没有外人,嘿嘿,宝贝儿,今儿个为夫我高兴,嘿嘿,你最好希望你的姐妹待会会过来,否则……哼哼……”

  如是媚媚地抛了我一个媚眼,昵声道:“知道夫君你荒唐,还真没想会这样荒唐。”

  我邪邪一笑,双手用力,嘶的一声裂帛声响起,早已经将如是的绣衣给硬生生撕碎,顿时露出内里腥红的肚兜儿来,丰满的酥胸将腥红的肚兜顶起鼓鼓的两团,绣花的肚兜边缘更是露出大片雪白光滑的肌肤,诱人之极。

  我咕嘟一声咽下一口唾沫,肉紧地抚住了如是胸前鼓鼓的两团,重重地揉搓起来……

  如是雪雪地呻吟了一声,媚媚地白了我一眼,嗔怪道:“瞧你猴急的,将好好儿的衣裳都给撕了,这可是奴家最漂亮的衣裳了呢。”

  我像狗一样将鼻子探到如是玉白的颈间,嘿声道:“回头我让萧让给你们姐妹找来梁山最好的裁缝,给你们做最漂亮的衣裳,嘿嘿……”

  如是轻轻地捧着我的脑袋,丰满的玉腿紧紧地盘住了我的熊腰,喘息着说道:“奴家不要别人作的衣裳,奴家只要夫君能够日日夜夜陪伴着姐妹们,便已经心满意足了,好么?”

  听着如是脉脉的柔声细语,我心中一颤,顿时涌起万般怜惜之念,抬起头捧着如是的小脑袋,深深地说道:“如是,我的爱人,我答应你,终有一天我会把梁山的大小事务交给军师打理,从此日日只与你们姐妹亲热,相信我,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夫君。”如是情动已极,主动地搂住我的脖子,奉上深情的一吻。

  我紧紧地搂住如是丰润的玉臀,然后臀部发力狠狠往前冲刺,深深地进入如是的体内,蚀骨的销魂从交合处潮水般袭来,我顿时喘息数声,浑身肌肉几乎一节节地融化,与自己心爱的女人造爱,原来竟然可以达到这般快美的境界……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

  大败已定,我整日盘桓清风寨,与四女日夜缠绵,静待吴用跟朱武的好消息。

  虽然现在朱武才刚刚暂露头角,但我却知道这厮一点也不输于吴用,只要给他足够的发挥空间,定然能够立下不输于吴用的功勋。

  不过,薛涛最终还是出乎了我的预料,她居然并未趁虚袭击青州,而是直接率军回返了烟州,苦苦等候在半路的朱武毅然率民军追击,却被花荣打了个反击,一箭射穿右肩,差点儿送了性命!

  不过这次青州之战,王安石的宋军还是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不过他的主力仍旧存在,仍然威胁着我梁山控制区的南面。但是,王安石再要想组织起一次能够威胁到梁山生存的进攻,却已经是力有不逮了……

  攻陷了幽、灞两州的吴用率师南返,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同样以浮排之计光复了梁山大寨,并且生擒了登州水军的统帅李俊,也找回了失踪已久的阮小二!阮小二果然是被李俊所俘虏,不过李俊并未亏空待阮小二,反是待之以上宾之礼。

  清风寨大寨,分开了不过几天的众头领,却将分开了经年一样,都显得亲热莫名!

  我的目光逐一从鲁达、史进、李应、李逵、刘唐、扈成、阮小二、阮小七、张横、张顺、王英等人的脸上扫过,经过这次空前的梁山保卫战,这些亡命之徒似乎也获得了长足的成长,去了几分浮躁,多了几丝深沉。

  我的目光最终落在吴用的脸上,霎时在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我上前紧紧地握住吴用的双手用力摇了摇,然后骤然重重地击了吴用一拳,直痛得这老小子皱眉叫苦不迭!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非难道:“你爷爷的,自己带着大军大将北面大杀四方、风光无限,却将本寨主一人扔在南边受薛涛那娘们欺负,你说你是何居心?”

  吴用嘿嘿一笑,强辩道:“属下素知寨主喜好,故而留下如此美差与寨主,实希望寨主能够大发神威,征服薛涛小姐芳心,从此我梁山添一员智计绝世之女诸葛也,届时以寨主雄才大略,输以薛小姐天纵其才,嘿嘿,坐拥天下必矣……”

  我苦笑,不想吴用竟编出这番歪理!

  只得笑笑,拉过朱武道:“军师,这位朱武先生,于危险之际献计连环,令梁山转危为安,颇是了得,你们多多亲热。”

  然后又向朱武道:“朱武先生,这位便是梁山军师,吴用先生。”

  “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在下对先生之敬仰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岂敢,先生之名,才如晴天炸雷,世人莫不闻风叹服……”

  ……

  这两个家伙开始毫无廉耻地相互吹捧了半天,才想起我是梁山的真正老大,将话题扯回到我身上来。

  吴用亲热地拉着朱武的手道:“如此,你我刘心协力,共同辅佐寨主豪取天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方不辜负了世上走一遭。”

  朱武凝重地盯着我,托地跪倒在地,沉声道:“寨主雄才大略,魅力无人能及。宋皇昏庸,相去何止千里?锦绣天下唯有德者居之,属下愿尽心竭力,帮助寨主完成霸业。”

  “我等愿誓死追随寨主,完成霸业!”

  朱武话音方落,以鲁达为首的一众武将也纷纷跪倒在地,宣誓效忠,本来的一场庆功宴却像约好了似的成了众人的效忠宴了。

  望着跑倒一地的众人,我手忙脚乱地逐个扶起来,脸上早已经“自然而然”地热泪盈眶,凝声道:“承蒙诸位兄弟如此错爱,西门庆敢不杀身以报?没话说,宋皇老儿的江山我要定了,将来诸位兄弟皆出将入相,共享富贵。”

  大厅轰然一声,诸将纷纷热烈响应。

  吴用这老小子却是伸手势止住众人的哄闹,凝然道:“眼下我梁山已经控制了四州地界,整个山东府几乎尽入囊中,寨主之称谓似乎已经有些不合事宜,不如大伙替寨主再起一个响亮的名号如何?”

  诸人轰然应好,一时间纷纷绞尽脑汁替我想起响亮的名号来。

  一时间,五花八门的称谓纷至沓来,神武大将军有之、不可一世大寨主有之、上天入地翻江倒海客有之、更离谱的是王英这厮居然替我起了个“十分响亮”的称谓——蓄尽天下美女英明神武美寨主,当真让人哭笑不得……

  反倒是李逵这大字不识两个的莽汉瞪着两只牛眼,突然吼了一句:“俺大哥现在霸占了差不多整个山东,自然便是山东王了。”

  大厅里一时寂静无声,然后首先是吴用鼓掌叫好,然后众人也纷纷跟着叫起好来,李逵这厮便憨憨地笑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大脑袋。

  在吴用的执意下,我只好“勉为其难”地承认了山东王的称谓,并且“屈从”诸位头领的意思,拟表向宋皇讨封,并且威胁说如果不答应封我做山东王,便立时要大兴兵马威胁大名府,两边夹击宋庭抗击辽兵的边防重镇!

  原以为这只是一场表面文章,出乎预料的是一个月之后,宋皇赵佶居然真的派了宰相蔡京亲带批文前来山东,居然真的封我做了“山东王”,还封了吴用为山东相!敦促我跟吴用好好治理山东,整顿军马,准备讨伐辽兵收复失地云云……真他妈的够蠢够傻的!

  我不禁哑然,历史上的水浒最终接受了宋朝的招安,成为宋朝的官军!那我现在算不算也接受了宋朝的招安?是不是也真的要替他出兵攻打北面的辽国?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我可不是宋江,怎会哪自己的兄弟姓命替宋王朝卖命?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抢了宋皇老儿的皇帝宝座。落井下石的事情我愿意做,雪中送炭的蠢事我可是绝不做的。

  但好歹也讨了个王爷做,坐拥山东也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什么招兵买马,扩充武备也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更绝的还有呢!

  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转眼间原来的死对头王安石便成了我的属下,他这个山东经略使转眼间便被我贬为了烟州知州,我一声令下,他便只能乖乖地将燕青给放了回来,连带着将我被花荣擒住时失落的烈火枪及枪法都送了回来,花荣也被迫回到了清风寨,继续做他的武知寨。

  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结果王安石出人意料地屈服了!

  不过,当我蛮横无理地提出要将薛涛“借用”的时候,却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这倒委实是出人意料的事,原来有了朝庭的支持,许多事情居然可以变得如此简单?

  我干脆将梁山新军的训练直接交给花荣跟李应共同打理,至于他是怎么想的我便懒得去管他了!结果没几天,花荣便跟鲁达、史进一伙混得烂熟,估计也有花蓉那小妮子在他耳边天天灌输我的好处,加上我对他的武知寨府未动一草一木,这厮的心态很快便发生了转变,我知道花荣的彻底投诚只是迟早的事了。

  本来嘛,花荣这样的武将,并非不懂形势之粗人!他对眼下的大势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对宋朝的弊端自然也是看得明明白白,两相一权衡做出决定也就不足为怪了。

  但见王爷的威力如此之大,我这心里却反而升起了异样的诱惑。

  这王爷在地方上简直就是一手遮天,到了汴梁是否也一样权倾朝野呢?若是能够获得宋皇的信任,上汴梁也风光一番,嘿嘿,说不定还能够救回金莲跟瓶儿她们呢?金莲此时想来已入皇宫,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屈从于宋皇老儿的淫威之下了!

  妈的,老实说,我已经准备好了戴帽子的思想准备,但无论如何,金莲我都是要抢回来的,绝不会让她一直呆在皇宫里受苦!既便要呆在皇宫里,也只能是呆在我西门庆的皇宫里,而不是宋皇老儿的皇宫。

  我立刻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吴用跟朱武,这两个家伙便仔细地盘算起此行可能存在的风险跟收益来。

  吴用说:“如王爷当真欲上汴梁,能获得的好处委实多多!首先,将获得宋皇最大限度的信任,争取多拔军马钱粮,还可以在宋朝高官之间挑起是非,令他们内斗不息,扰战朝纲,让整个宋庭不得安宁,我梁山便可以借机发展壮大,等实力足够时,便可一举横扫天下。”

  朱武反对道:“但王爷亲犯险境,过于冒险!若宋皇听信忠臣之言,将王爷一刀斩杀,岂不悔之晚矣?”

  吴用道:“这确实是个问题,但如果能够巧妙地处理宋庭高官间盘根错节的利害关系,王爷虽处险境却是安如泰山!况且,王爷背后还有强大的山东府作后盾,宋皇若想动王爷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朱武点头道:“军师所言果然有理,以属下看来,眼下宋庭政界当以蔡京、童贯、高求一伙把持汴梁朝政,在外则有梁师成、王辅、苏轼三大权臣割据北西南自成体系!司马光、韩忠彦、李纲等忠臣虽然势力盘根错节,且皆怀不世之才,但不得宋皇赵佶宠信,空负满腔报国之志而不得施展!如果王爷进京,能够多多巴结宦官童贯,交好宰相蔡京,果然安如泰山!司马光之流奈何不得。”

  吴用亦点头道:“主要是宋皇赵佶昏庸,整日只沉迷书法,偏信蔡京片面之言,全然不听司马光等忠臣之言!且宋朝历代皇帝,素来心慈,非万不得已从不斩杀朝庭重臣!此亦为王爷可利用之优势。唯需小心枢密院都指挥使高求,王爷与他有杀子之仇,不可不防。”

  朱武最后补充道:“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为防万一,王爷前赴汴梁,需大将护卫!此非鲁达、花荣将军莫属!山东由军师坐镇即可,属下将追随前往汴梁,便宜行事。”

  吴用点头道:“山东自有属下打理,王爷汴梁之行由副军师相佐必然马到功成。”

  这两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不待我说一句话便已经替我做出了决定,倒也省去我一番脑筋。

  本来我对可能的汴梁之行心里没底,只是想听听两人的意见,但让这两个家伙这样一分析,居然罕见地得出结论,汴梁之行非但不会有危险,还有莫大的好处,如何还有不去之理?且有朱武、鲁达、花荣相伴,虽不能说万无一失,但真若要逃跑,既便是李纲亲至,怕也难以挡得住吧?

  请继续期待《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续集

~第一章无限风光~

 

  我满足地长叹一声,从沉睡中醒来,温暖柔软的触感从周身传来,让我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当真是连动一动小指头也懒得动。我低下目光,如是美如仙子的芳容便近在眼前,幽幽的如兰气息轻轻地喷在我脸上,芬芳四溢,既便是春梦方醒,她的气息也如此清香诱人。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