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6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6/136

返回书籍页面

  再布置陷阱显然已经没有了用处,我根本就不可能再上当,更何况宋军的一举一动都在我军的监视之下!

  双方僵持了半日功夫,宋军只向北推进了不到二十里,我心下大定,终于完全达成了我的战略目的——最大限度地迟滞宋军北上的速度,静待吴用的援军!

  但薛涛显然也不是束手无策之辈!

  在经过一个上午居然只向北推进了二十里路之后,她毅然分出一支两万人左右的偏师,亦不知是由谁率领,分道向西准备绕行侧后!我亦依样学样,分出一队五百人的神机军,由一名勇力及智谋皆堪胜任的士兵率领,依然像牛皮糖一样粘住那支偏师,纵然一口咬不死他,也要一口一口地咬得他痛,让他不得安生……

  僵持了整整一天,黑夜终于降临。

  我吁了口气,相对于白天,我更加喜欢黑夜!因为对于来去如风的骑兵,黑夜更利于他们发挥出战力!腿短速度慢的步兵在黑夜里将更加不是骑兵的对手,而且在夜色的掩护下,大队的宋军将更加无法防范神机军草原狼群般的偷袭……

  薛涛显然是意识到了这种危险性,干脆扎营停止前进。

  我靠然叹息一声,面对宋军的大营倒也是无可奈何,我还没有蠢到以一千五百骑去突击宋军防守严密的大营。

  在我军的留恋和宋军的憎恨里,黑夜终于过去。

  我默然叹息一声,再度跨上马背,有些默然地打量着麾下的士兵,他们仍然斗志高昂,虽然皮甲破烂不堪浑身带伤流血,但眸子里仍旧是灼热的杀意!但是脸上的疲惫却是瞎子也看得出来,有一名士兵甚至刚刚攀上马背便睡着了,又颓然栽落下来……

  神机军已经快到了极限了!

  他们已经整整两天三夜未曾好好地休息过了!尤其是刚刚的一天一夜,连续经历了两场惨烈的厮杀,体力已经严重透支。

  得得的蹄声敲碎了小树林的宁静。

  我心神一震,极目北眺,一骑已经如飞而至,看装束果然是梁山士兵。

  “寨主!”士兵狠狠地鞭打着胯下的战马,恨不能再跑快些,遥遥地向我呼喊起来,“急报……”

  我吸了口气,终于有吴用的消息了吗?

  神情疲惫的士兵们也纷纷围了过来,聚集在我身后,眸子里露出振奋的神色。

  “怎样?”我一把扶住翻身下马的士兵,急声问道,“军师怎么说?”

  传令兵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凝声道:“军师说,让寨主无论如何再拖延宋军于青、烟两州边境线上,至少要三日之后才可以放任宋军北上!”

  “什么!?”我大喝一声,恨得几乎想一把将传令兵掐死!森然问道,“那援军呢?军师派来的援军呢?”

  “这……”传令兵惴惴地看了我一眼,细声道,“军师说大军已经北上进攻幽、灞两州,在获得胜利之前将再抽不出一兵一卒来增援寨主,而且为了保证进攻幽、灞两州必胜,军师还从青州及清风寨里各抽调了五千士兵。”

  “什么!?”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一刻心里只想狠狠地靠一靠吴用祖上十八代的所有女性!这厮如此不知死活,居然抽调了清风寨及青州各五千守军,那不是说留在青州及清风寨的所有梁山兵加起来也不到一万了么?这鸟人,莫非不知道薛涛的十万主力南在烟州吗?

  难道我派去的传令兵没有将情况讲清楚?

  但我很快便否弃了这白痴的想法,吴用定是知道了薛涛的十万主力南在烟州!但我更相信,这厮定是真的带着梁山的四万大军北上攻打幽、灞两州去了。

  我不能不承认,吴用的做法可能是对的,虽然我现在恨他恨得要死!如果他在这时候出现在我眼前,我一定会把他掐死!

  灞州是梁山控制区东面最后的朝庭州府,一旦被我攻占,梁山控制区从此可以免除东面之忧,再不用担心四面受敌的困境了!

  而幽州的重要性更是无需多说!

  幽州,自古以来便为兵家必争之地,人杰地灵、物产丰富,若是能够一举攻占,梁山的势力顿时将成几何倍数增长!而且一旦攻占幽州,将直接威胁北宋北面的边防重府——大名府!从此大名府将处在梁山以及辽国的两面威胁之下,惶惶不可终日。

  但是,现在——我却得首先面对一个严酷的现实!

  如何凭借麾下疲累不堪的一千五百人,迟滞薛涛的六七万大军达三日之久!?

~第十二章青州攻略~

 

  黑夜终于退去,嘹亮的军号声再次呜呜地响起,宋军拔营再度开始不紧不慢地向北开进。吸取了昨日的教训之后,宋军的阵形严整密集多了,虽然速度更加缓慢,却有效和地减少了可能被我轻骑兵偷袭的破绽。

  我叹息一声,透过树丛看着平原上巨兽般蠕动的大队宋军,心中只有苦笑。

  此时此刻,我哪里还有能力偷袭他?我的一千五百士兵早已经疲累不堪,再经不起一场惨烈的战争了,如果再不让他们获得足够的休整,只怕疲倦便足以让这支百战之师瓦解!

  该死的吴用,我再次憎恨起这厮来。

  但恼怒和懊丧并没有任何用处,面对现实才是唯一的出路,无论如何,我都需要完成吴用“分派”的任务——拖住薛涛的南线官军至少三天!

  我有些失望地看了看传令兵,心有不甘地问了一句:“那军师真的什么也没有派来?”

  传令兵呃了一声道:“呃……对了,还有两马车弹药,军师说是寨主等着急用,正让人火速运来呢青州呢,想来此时差不多也已经抵达青州了罢。”

  “两马车弹药?”我闻言霎时狂喜,如果真是这样,阻住薛涛六万大军于青州城下根本就不成问题!弄不好,我还可以让她全军覆灭!嘿嘿,虽然我现在手上可以动用的全部正规军队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余人。

  策马登上一座低矮的小山坡,最后掠了一眼巨兽般蠕动的宋军,我打马北上,一千五百名骑兵风一般跟随在我身后,现在再没有什么好想的了,立即返回青州城,依托青州城坚厚的城墙,进行坚决的抵抗,将宋军挡在城下,直到三日后……吴用攻破北方的灞州还有幽州,回师南下……

  半路上遇见了圣手书生萧让。

  这个家伙看起来明显地消瘦了,估计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大量工作让他累得不行,不过这厮的精神却是出奇地好,老远便向我邀功道:“寨主,属下已经将青州城外方圆五十里内的所有百姓全部转移进了青州城,嘿嘿,这么了不起的功劳,你该怎么奖励我?”

  我愕然,这才想起一路北上,所到之处果然是村镇皆空,原来是被这家伙以极快的速度动员起来避进青州城里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心神一震,这避进青州城的数万百姓可不仅仅只是百姓,还是一支数量庞大的经过初步军事训练的民兵!

  若不是顾及萧让是个男的,怕别人误会我有不良性取向,我真的想抱着这厮狂亲一番。

  “那你自己说吧,想要什么奖励?我无一答应便是。”我心情愉悦,便随口答应,但马上便后悔了,若是这厮看上了我的女人的哪一个,那该怎么办?

  萧让嘿嘿了一声,有些诡秘地看着我,我心下不禁一跳,该不会是真的看上了我的某个女人吧?

  “嘿嘿,寨主,萧让并无别的爱好,就是……嘿嘿,喜欢管人!有朝一日,寨主如果真的坐拥了天下,这宰相之位定须留给属下来坐,如何?”

  我愕然,倒不曾料到萧让居然会提出这么个请求来。

  但落得开张空头支票给他,便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萧让,萧让霎时神色振奋地道:“那么属下先告辞了,清风寨还需要转移大量的百姓呢!寨主,记得你的千金一诺,还有凌振正在青州城里等你,说是有好东西等你去鉴赏。”

  望着萧让在十数名士兵的护送下拍马远去,我心下凝然。

  凌振?这厮也来青州了吗,莫非给我带来了更多的火枪?如果是这样倒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从出发时的三千支火枪,到现在已经损失得只剩下两千支了,正急需补充呢。

  在我激励下,神机军奋起最后的余勇,一番疾驰终于在傍晚返回了青州城,被通知到的另一队五百名士兵也几乎同时抵达青州城。

  这些勇敢的士兵几乎是刚进了青州城的城门,便随便找了个地方倒地呼呼大睡,他们实在是累坏了,急需休息!知趣的青州守军立时派了一队卫兵,将神机军休息的地方严密地封锁起来,严禁一切闲人打扰。

  我有些心痛地看着这些疲惫到了极点的士兵,转头看着王英,这厮被吴用派来驻守青州,也真是难为他了!

  “王英兄弟,多准备一些热酒热牛肉,等兄弟们醒了,让他们饱餐痛饮一顿。”

  王英的脸上亦露出痛惜之色,认真地应了一声,说道:“属下理会得,寨主,凌振头领已经在州衙等候多时了,你快去见见他吧。”

  我点点头,最后吩咐道:“马匹也要照料好。”

  王英答应一声,带着一伙士兵领命去了,我便径直向州衙而来。

  刚刚走近州衙,便听到里面轰的一声巨响,然后便是碎碎沙沙的碎石泥土溅落的声音,这声音,莫非是?

  我心中陡然一动,急步走进州衙大门,只见院子里白茫茫一片,两名灰头土脸的士兵正扑打着自己的衣衫忙不迭地距了出来,迎头撞见我,顿时一正神色,收住脚步凛然道:“寨主!”

  “这是怎么回事?”我伸手一指烟雾迷弥的院子,神色急切地问两名士兵。

  两名士兵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应道:“刚刚凌头领在试验他的什么……火雷,好大的威力,将一整座假山都炸碎轰飞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火雷!?”我心下陡然一跳,伸手排开两名心惊胆战的士兵,大步走进院子里。

  一阵清风适时荡过,将满院子的烟尘荡得精光,然后我便看到了凌振正像根木棍一样直直贴在院子角落的墙壁上,头发上衣服上都是泥土仿佛刚从地下钻出来似的,脸上也是花花一团,只是两只眸子却是明亮异常,露出惊心动魄的激动之色来……

  “成功了!呵呵,真的成功了……成功了……”

  我有些担忧地望着凌振,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这厮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妈的,该不会是高兴过度疯了吧?

  使劲地捉住凌振肩膀,用力一援道:“凌振!”

  “呃……”凌振猛地呃了一声,陡然回过神来,然后使劲地扯着我鬼叫道,“寨主!寨主,我成功了,哈哈,火雷真的造出来了!嘿嘿嘿……呜呜呜,这真是太好了,太他妈的好了……”

  这瘦削的汉子狂笑,然后又痛哭起来。

  我也不禁在心里替他感到高兴,这是喜悦,疯狂的喜悦才会让人喜极而泣。

  凌振的发明实在是划时代的!

  我不知道这厮是怎么想到的,但真的对他佩服得不得了。

  老实说我虽然看惯了现代人使用地雷、手雷的战争场面,但从未真正地了解过它们制作的原理,好像都是靠火药爆炸来完成的吧?

  凌振也是将大量火药装在一个密封的罐子里,然后以一根引线引出来,点燃引线引爆火药,火药罐爆作便会产生巨大的威力。

  “凌振!”我一把攥住凌振的肩膀,深深地望着他的眸子,凝声问道,“你制作了几个这样的火药罐?”

  “五个!”凌振灼灼地盯着我,说道,“方才我实在是等不及寨主前来,已经试爆了一个了,还剩下四个,在里面放着呢,寨主要不要亲自看看它们的威力?嘿嘿,绝对是威力惊人呀。”

  “要试!”我凝重地点了点头道,“当然要试!但再不是拿假山假石来试,而是要以宋军的鲜血来试验它们的威力,凌振,你可敢随我前往,拿宋军来试验你的火雷之威力?”

  一丝振奋的神色自凌振的眸子里露出来,这厮森然道:“有何不敢?”

  “好!”我点点头,森然道,“你找四名士兵带上火雷,我们立即骑马出发,争取明天早上给宋军一个大大的惊喜。”

  是夜,我和凌振带着四名士兵,趁着夜色来再度南下。

  然后在宋军的必经之路上挖了四个间距五米的坑,将火雷埋下,再将引线铺于薄薄的土层之下,从火雷引出一直拉到路边的一处凹坑,我、凌振及四名士兵便隐伏其中,但等我一声令下,便举火引燃引线,引爆地雷。

  天亮的时候,一切准备妥当。

  我冷然端立战马之上,淡淡地望着前方平静的地平线,静静地等待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黑压压的宋军终于踏碎了冬晨的平静,踩着整齐的步伐前来。

  没有了我的神机军骚扰,薛涛的宋军行军速度明显地加快了,一天一夜之间居然向北挺进了将近百里!望着宋军气喘吁吁地急步前进,我相信薛涛定是已经接到了北面幽州跟灞州的告急传书了。

  这样最好,嘿嘿。

  待宋军终于以密集的阵形踏上我们事先埋下的地雷时,我心下陡然一动,翻身上马从凹坑里冲了出来,单人独骑,威风凛凛地拦在宋军前进的大路中间!

  我的突然出现显然令埋头急赶的宋军吃了一惊,领头的宋军将领更是举手一招,止住了宋军的前进步伐,沉闷的军号声里,宋军的步伐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从开进时的长蛇阵缓缓地前拥形成了密集的方阵,我心下越发狂喜……

  领头的宋军武将与昨日被我阵前斩杀的武将长得十分相似,同样高壮如山、威猛无匹,仿佛拥有山一般的力量。

  宋将把满嘴钢牙咬得咯咯作响,用力一挥手里的长柄大刀,森然道:“西门庆,昨日你杀了我兄长,今日我牛高定要为兄报仇,誓斩你于阵前!”

  我冷冷地盯了牛高一眼,心动不屑之极。

  这牛高心浮气躁、虽空有一身蛮力却并无丝毫内力!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莽夫,只怕在我刀下走不出十招,如何还敢妄言替兄报仇?不过是送死罢了!

  我冷冷一笑,森然道:“牛高,你不是我对手,回去让薛涛说,让她将宋军中最厉害的武将都聚集起来,我西门庆以一人之力单挑他们,定然杀得你们片甲不留。”

  “是吗?”一声冷森森的闷声从宋军阵中传来,我霍然一震抬头前往,然后看到白袍白甲的花荣跃马而出,凛然道,“何需合战?要斩杀你西门庆,花荣一人足矣!”

  我心下震怒,伸手一指花荣厉声道:“花荣,你数次斩杀我梁山士卒,若非瞧在你是我大舅子分上,在下早已经斩你于两军阵前!休要将在下的忍让当成侥幸,若有心杀你,纵然十个花荣也早死在我的刀下了!”

  “你说什么?”花荣眸子森然一冷,狠狠地盯着我,厉声道,“谁是你的大舅子?西门庆!你将我妹妹怎样了?”

  “哈哈哈……”我心下一动,得意地大笑起来,朗声道,“花荣妻兄,好教你知晓,令妹花蓉已于前年前与在下结为夫妇,只可惜妻兄征战在外,未曾返家讨得一杯喜酒喝。”

  “西门庆!”花荣厉喝一声,玉白的俊脸已经气得通红,剧烈地喘息着道,“你……我妹妹若有三长两短,花荣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冷冷一笑,森然道:“若你杀了我西门庆,你妹妹才会将你碎尸万段呢!宋皇昏庸、重文轻武,又滥用贪官污吏,天下百姓疲累不堪、连年挣扎于生死线上!西北夏辽屡屡叩关,堂堂华夏每每割地赔款,屈辱求和!你花荣身为习武之人,空负救世济民之美誉,却行那为虎作伥之逆举,做那缩头畏战之懦夫,岂不羞煞、愧煞?”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