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6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4/136

返回书籍页面

  宋军还是沿袭古老的传统,是支清一色的步兵!

  除了领军的将领骑着战马之外,士兵们都是靠两条腿步行作战。我宽心大放,只要宋军没有骑兵护卫,那么我的这支三千人组成的神机军终将成为他们最为可怕的噩梦!骑兵的机动性永远是步兵所无法企及的。

  嘹亮的牛角号声沉沉响起,激昂的战鼓声亦震碎了天宇!

  肃杀的气氛在平原上弥漫,血腥的厮杀已经近在眼前!我倏然高举右手,止住魔下士兵的前进,然后冷眼盯着宋军的行动。

  宋军的将领显然不是乏乏之辈,他将一万人的大军排成了中间凹陷的圆弧形,向着我们压了过来,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将我军困在中间然后两翼合围包围歼灭!但我岂会如他所原?以步兵的速度要想包围骑兵,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宋军一直缓慢地向前推进,黑压压潮水般压了过来。

  已经近在数十米之内,我们甚至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宋兵狰狞紧张的神情!我再度举起右手,士兵们纷纷举起手里的火枪,静静地瞄准前面缓缓前进的宋兵!这支宋军显然还没有听说过牧马原惨烈的大败,对我们手里的火枪无动于衷!

  我决定给这些宋军以最震撼的杀伤。特意将二千九百人在密集的正面一字排开,等到宋军进入散射的射程,才填装细钢珠进行杀伤!届时二千九百支火枪将会把三万余粒钢珠倾洒在这一万可怜的官军阵中,将会是怎样一副惨烈的场面?

  官军无动于衷地继续前进,保持着一贯的冷静镇定,显然也是作战多年的老兵了!

  步兵线的后面,是一排弓箭手,显然还没有进入有效射程,弓箭手也在跟着继续前进!

  距离已经足够近了!

  我狠狠地斩落右手。

  震耳欲聋的爆响再度响彻云霄,然后刺鼻的硝烟味弥漫天地!

  连绵不绝的惨叫声在缓慢行进的官军阵中响起,神机军居高临下的射击给他们造成了惨重的杀伤!只披着布甲的宋军根本就无法抵御钢珠的射击,在第一轮的射击下,摆开密集阵形的官军便倒下了几近一半!无数的官军惨嚎着栽倒在地,双手使劲地掩着自己的脸面或者胸腹,污血从他们的指尖汩汩流出……

  我一挥手。

  神机军响应我的命令,潮水般后退,撤出了与官军的近距离接触!但这不到顿饭功夫的接触却已经给宋军造成了惨重的伤亡!至少有上千人在这次攻击中丧命,至少有将近五千人丧失战斗力……

  我不知道这支庞大宋军的统帅是谁,但他在看到这么出乎预料的战争结果后,定然会大吃一惊,然后命令他的军队停止前进的!在没有搞清楚我这支神机军的虚实之前,任何贸然的进攻都将给我以可趁之机。

  果然!

  缓慢开进的宋兵停了下来。

  然后一支两三千人的重甲步兵从中开了出来,向着我军缓缓靠近!宋军显然被刚才的惨烈场面吓破了胆,他们持着厚重的盾牌,小心地前进!在前进到一百米左右的时候,这支宋军也停了下来,遥遥地监视着我。

  宋军厚重的本阵从中分开,一队骑着高头大马的武将霍然冲了出来,护着中间一顶乌纱,遥遥望去竟然便是王安石那家伙!王安石马侧又是一顶敞开式绣轿,里面端端正正地坐着国色天香的薛涛。

  太意外了,真的是太意外了!居然在这里遇见王安石跟薛涛!他们不是远在北边的幽州吗?怎么会在烟州地面出现?

  不过很显然,他们对于我的突然出现也感到很意外!虽然薛涛仍能不动声色,但王安石跟一伙宋军武将却是将惊愕之色在脸上表露无遗……

  “西门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薛涛阻止不及,王安石已经失声指着我问了一句。

  我哈哈一笑,朗声道:“军师早就料到了你们的瞒天过海之计,表面上在幽州虚张声势暗地里却在烟州云集大军,如此雕虫小技也配班门弄斧?”

  王安石霎时倒吸一口冷气,转头冷冷地盯着薛涛不语。

  薛涛美丽的娥眉霎时蹙紧在一起,我心中嘿嘿一笑,暗忖你薛涛纵然智计绝世怕也不可能料到我竟会走这条路线,而误打误撞遇上了她南面的十万大军!倒要看看你究竟怎样向王安石解释?嘿嘿,最好是因此跟王安石那厮闹翻,呵呵,这样一来,我西门庆便有可趁之机了……

  但令我失望的是,薛涛娥媚只是轻轻一蹙便即舒展,冲我微笑如花道:“沙场用计,被识破侦知乃是兵家常事!吴用军师料到小女子将大军云集于烟州却也不足为奇,只是寨主若是想凭手里这三千神机军便阻住我十万大军的前进,却未免过于天真了吧?”

  我冷冷一笑,森然道:“如此,薛小姐何不驱动大军试上一试?”

  “当然要试!”薛涛微微一笑,柔声道,“寨主且回头看看。”

  我闻声回头,视线越过身后列阵的士兵望向远处,却只见平静的原静,没有任何动静!心中暗道一声不妙,一股森然的杀气已经带着尖锐的啸声刹那间袭至!我甚至还来不及发力躲避,凌厉的杀气已经顷刻间袭至我的脑后……

  “寨主小心!”最靠近我身边的一名士兵狂嚎着一个侧跃,堪堪挡在我身后。

  一声利器刺穿骨肉的闷响还有一声惨哼,我霍然回头,那名奋勇遮挡的士兵被一支金翎箭洞穿了脑门,已经气绝身死!箭支几乎已经穿透了他的头颅却被他死死地扯住尾翎,锋利的箭矢距离我的背心要害仅有一寸之遥。

  “花荣!”我心痛至极,森然厉喝一声紧紧地盯着宋军本阵,果见白袍白马的花荣从阵中闪了出来,手里的铁胎弓已经再度搭上了一支金翎箭,冷森森的瞄准了我……

  薛涛却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柔声道:“寨主竟能得麾下士兵如此拥戴,小女子心下敬佩不已!只是……却也更加坚定了小女子除你之心!留你在这世上,实是大宋朝一大祸害。”

  “是吗?”我凝重地将失去生命的士兵尸首在鞍前放好,霍然抬头森冷地盯着薛涛的眸子,冷声道,“西门庆项上人头便在此,就看你薛涛有无能耐取走了!”

  话落,我再度森然高举右手!

  获得命令的士兵纷纷举起手里的火枪,瞄准前面的官军……

~第十一章僵持~

 

  “且慢!”王安石忽然一伸手,阻止花荣放箭,花荣冷森森地盯我一眼,放下了手里的铁胎弓,我亦轻轻一松手,命令士兵暂缓放枪,但他们仍然将火枪平举胸前,直直地瞄准面前的官军一众高级将官。

  这简直就是一个强烈的诱惑,如果能够一举将宋军的高级将领悉数打死,无疑宋兵的攻势就将兵消瓦解了!

  但我很快便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且不说双方距离尚在百米之遥,火枪能否击穿坚实的盾牌还在未知之数!既便侥幸击穿了盾牌,怕也难以伤到他们分毫,以花荣、杨志之能,要想击杀他们估计也是难上加难。

  “西门庆,虽然你顽固不化但本官仍想给你最后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你降是不降?”

  我冲着王安石淡淡一笑,说道:“要降却也未尝不可,只是在下有个小小的条件。”

  王安石脸色赫然一变,显然正强忍着心下的满腔怒火,凝声道:“说吧。”

  我邪邪一笑,伸手一指薛涛说道:“若你把薛涛献与我为妾,西门庆便投降又有何妨?哈哈……”

  “你!”王安石瞬时气得脸色铁青,干指我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薛涛却是嫣然一笑,美目流波,说道:“寨主如此器重小女子,倒让小女子芳心窃喜,若寨主果然有心,需先投降了朝庭才显出诚意。”

  “够了!”王安石铁青着脸厉声道,“西门庆!既然你如此顽固,本官也算仁至义尽了,再莫怪本官心狠手辣了。”

  说罢,王安石在杨志以及另一员大将的保护之下退回了本阵,滞后的大军却是缓缓压了上来,在凸出的重甲步兵方阵两翼逐渐展开,形成了宽阔而密集的正面,带着令人窒息的压力缓慢地扑了过来。

  宋兵整齐的步伐踩出世上最强烈的杀音,沉重地敲打在我的心头。

  薛涛在花荣的保护下仍然滞留前阵,冲我微笑道:“寨主的神机枪果然厉害,以区区三千骑兵居然近乎全歼索造将军率领的一万押粮官军!确实大大出乎小女子意料之外,战果不可为不辉煌,只是以小女子看来,神机枪却也并非无懈可击!寨主可信也不信?”

  我微微一笑道:“如此,薛小姐但可一试。”

  薛涛微笑如花,纤手一挥,伺立她身边的花荣早已经举起一面令旗,望空中一展,霎时间激昂的战鼓声大作,倏扬的牛角号声也沉沉响起……

  然后一队队的士兵便从官军的密集本阵里开了出来,我看得不禁一呆,心下对薛涛的智慧再度深深叹服!这女人,竟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想出这般有效的办法,确实是难为她了!在冷兵器时代,能有这样的远见已经是极其难得了。

  而且,最为可怕是,我以火枪击败索造才仅仅一天而已!

  但薛涛竟能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便找到如此有效的应对办法,确实让人吃惊。

  宋兵在薛涛的指挥下,舍弃了密集的方阵,而是以疏散的阵形前进!这样一来,便极大地减弱了火枪的威力!火枪虽然威力强大,钢珠弹一枪可以射出一片,但是准星太差,如果官军采用密集阵形,自然是威力强大,而一旦采取了疏散阵形,威力顿时便要大打折扣!

  如果再让士兵卸掉钢珠弹填装重铁弹,在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早让我恨得切齿的是出战的宋兵都是清一色的长枪兵,对我轻骑兵的威胁极大!可以想见,如果两军一旦发生正面肉搏,我的神机军定然会损伤惨重。对于薛涛来说,纵然以一万长枪兵换取我的三千神机兵,她也是划算的。

  官军人多势众,耗得起!

  而我的神机军却是损失一人便减少一人,要补充是极其困难的。

  我高举右手,然后重重斩落。

  这次射击的效果果然像我预想的那样,根本就没有对官军构成实质性的伤害,以疏散阵形前进的宋兵应声倒下者不及总数的十分之一!更多的士兵从宋兵大阵中分离出来,加入前进的长枪阵……

  转眼之间,双方的距离已经接近到了十米以内,宋兵开始舍弃严谨的阵形,疾步冲刺。

  “撤!”

  我冷喝一声,拨转马头,同时斩马刀回手狠狠一挥,斩碎了花荣偷冷射来的夺命一箭!

  遵从我号令的两千九百名神机军士兵纷纷拨转马头,潮水般退了开去,很快便和宋兵脱离了接触,远处传来宋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无数杂乱的声音逐渐汇成统一的高喊声:“西门庆!胆小鬼!西门庆,是懦夫!”

  士兵们脸上纷纷露出愤激之色,我心下却是夷然自若。

  被骂几声胆小鬼跟懦夫又算得了什么?关键是打胜仗。

  宋兵很快便被我们抛在身后,我们一路回到了青州境内,官道两旁的梁山百姓便逐渐多了起来,看见自己的军队大队开过都纷纷驻足观望,眸子里露出的尽是激昂之意!

  不对!

  我心里陡然对自己喝了一声,悄然勒住马缰,战马遂顺从地收住马步。

  若是这般一路撤回了青州,宋庭大军开来却让这些百姓如何活命?牛头集的例子摆在那里,想来官军已经把梁山控制区内的百姓与暴民划上了等号,一旦梁山控制区被宋军攻陷,控制区里的百姓下场也就可想而知……

  是不顾百姓死活直接后撤至青州保全这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神机军呢?

  还是不惜一切代价都必须迟滞宋军的前进步伐,然后静待吴用率军来援?

  我该怎么办?

  在心里艰难地问了自己一句,这委实是个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我霍然转身,回头望着身后两千九百名士兵,士兵静悄悄地勒马端立官道之上,森然的双眸灼灼地凝视着我,眸子里除了信任,便只有凶悍的决然……

  我又将目光转身官道两侧,无数过往的百姓正挥手欢呼,他们或扛农锄或驱耕牛,安然自得,行动间充满对我们的信任!在他们的眼里,仿佛我们就是苍天派来的守护神,是他们一切生活的保障……

  我吸了口气,感到仍然难以决断!

  一阵清脆的童音忽然从官道另一端传来,我霍然回头,却正好看见一群顽童厮闹着从前方疾步而来,并且大胆至极地一路冲到了我的马前,领头的小孩药模十三、四岁,已经长得像牛犊般壮实,瞪着大大的眼珠子问我道:“你是这里的将军吗?”

  我心中不禁一乐,忍不住点了点头。

  “太好了。”小孩霎时目露喜色,欣然道,“那你能不能帮我捎一句话给西门庆寨主,就是俺岳飞想参军,杀官兵替死去的爹爹报仇,俺娘常跟俺说,俺爹死在一个叫王安石的狗官手里,让俺长大了一定要爹报仇,还要替天行道,替天下苍生造福,俺岳飞将来一定要做最厉害最出色的将军。”

  “吓!?”我闻言几乎大吃一惊,凝声道,“你叫做岳飞?”

  “是啊。”小孩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以手扶额,这真是哪跟哪?岳飞不是到了南宋赵构偏安长江以南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吗?怎么居然跑到北宋政和年间的山东来了?莫非后世的那些所谓史学家编写的宋史纯粹就是狗屁?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

  唐朝的薛涛还有明末的如是不是照样在北宋出现了?还有王安石跟蔡京,似乎也颠倒了年代?看来所谓的历史根本就是人云亦云之说,不可不信不可全信!这样一想也便释然,但我心里却马上便有了隐隐的喜悦。

  这岳飞可是历史上难得一见的帅才!

  虽然我从不相信所谓的历史知识,对其中记载的许多史实深表怀疑,不过既然岳飞能在历史上这么有名,想来应该不是个草包吧?眼下他居然在我的控制区内长大?恩,改天一定让吴用好好教教他,让他早一点学些韬略,早一天替我上阵杀敌。

  这领兵打仗的事实在不是那么讨人喜欢!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呆在家里守着我的女人也不愿意劳心劳力,带着这些士兵在外面流血拼命,一个不慎还极可能送了性命,那岂非可惜之极?便是想想家里留下那么多漂亮女人却要给别的男人享用,都得把自己的肠子给悔青了……

  我向幼年的岳飞认真地点了点头,凝声道:“岳飞,你回去跟你娘说,就说梁山的神机将军让她带着你即刻启和前往清风寨,西门庆寨主要在那里见你。”

  “真的呀?西门寨主要见我啦!”岳飞的小脸上霎时露出欢喜无限的神色,一溜小跑着去了,留下其余一脸艳羡的小孩,失魂落魄地呆立在官道上,显然是有心想学岳飞,却又没岳飞那个胆量……

  我微微一笑,岳飞的突然出现,却替我很好地做出了决定!

  无论如何,我的神机军拼光了还可以再训练,如果控制区都沦陷了,梁山也就不存在了!更别提隐藏在控制区内,像岳飞这样的幼年帅才了……

  “策马……”我高举左手,用力一曲一伸,奋然道,“回头!”

  两千九百名士兵响应我的命令,霎时调转马头向着来时的方向。每一名士兵都对我的命令深信不疑,这一刻我相信,即便我是让他们去自杀,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做!他们对我的信任已经融入了骨子里……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