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5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8/136

返回书籍页面

  两天后,大军开拔到青州跟济州间的一个小镇。

  镇上的民众纷纷涌到官道两侧,热烈欢迎梁山大军的开过。热情的老人将煮熟的鸡蛋塞进士兵的手里,年轻的姑娘不停地招呼憨厚的士兵前往路边喝口水,但在严酷的纪律约束下,没有一名士兵敢于接受老人的鸡蛋,更没有一名士兵敢接受年轻姑娘的好意。

  我极满意士兵的表现,要在古代培养出这样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是十分不容易的!但我确实做到了,我用几次胜仗确立了自己在士兵心目中天神一般的存在,对于我的话,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执行。

  纪律是战斗力的保证!

  我记得后世好像有位伟人说过这句话,对于这一点我始终深信不疑。尤其是当一支军队面临绝境的时候,严明的纪律将发挥难以想象的作用。

  但是,就在形势一片大好之时,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却在这天的午时陡然传来,几乎震得我两耳发聋,双眼发黑!我急令大军就地驻扎,然后召集所有将领大帐议事。

  浑身浴血的阮小二向大家讲述了三天前发生在梁山泊的惨烈战事。

  在三天前,也就是我军刚刚攻占青州之时,失踪多时的李俊登州水师突然出现在梁山泊,随同而来的还有五千官军!

  狡猾的王安石,果然建造了数百座浮排,在他从独龙岗撤走的时候居然沉进了湖底!难怪我们搜遍了所有可能藏匿的地点都没有找到可能存在的浮排,当时我跟吴用甚至怀疑自己的猜测错了,官军根本就没有建造浮排。

  在浮排上的官军跟水军的双重夹击之下,仓促应战的梁山水师遭到了重创。

  张横身受重伤下落不明,阮小二拼死杀出重围,才一路逃到这里。

  听完阮小二的报告,我倒吸一口冷气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低!震惊的是王安石居然如此狡猾,在前方吃紧的情况下居然还留有余力来算计我梁山大寨!唯一欣慰的是我已经将如是从大寨转移支了清风寨,两千弓弩手被调防清风寨,梁山大寨除了象征性的意义之外,已经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王安石纵然英明神武,也没有料到我竟然会主动放弃梁山天险,转而经营清风寨!他原本想给我来一记掏心战术,结果却掏了个空!嘿嘿,现在该轮到我反过来掏他的心了。

  既然在梁山泊出现五千官军,必然是来自济州城!想来此时,济州城内定然空虚无兵,正是趁虚袭取的大好机会。我让吴用率领八千步兵以急行军的速度扑往济州,自己则带着李逵燕青亲率两千骑兵以最快速度杀奔济州,定要杀王安石一个措手不及,夺了济州城。

  将一些随军物资交给吴用的步兵,我的两千重骑只带一天干粮直扑济州。

  经过半天的急行军,济州城终于遥遥在望。

  庞大的济州城就像是盘踞在远处地平线上的巨大的怪兽,显示着狰狞而丑陋的躯壳,从这距离看过去,济州城一片安静,全然没有意识到巨大的危险已经降临!

  我心中冷冷一笑,暗忖此时此刻,只怕王安石那厮可能坐在自己的府中喝小酒吧?待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我的心脏空前地热切起来,狠狠一夹马腹,胯下战马如利箭般冲了出去,雷声般的蹄声在我身后连绵而来,骑兵们疯狂地策马狂奔,嘴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喊叫起以壮声威,如狼嚎又似鬼叫……

  一旦人们的神经被绷紧,总是会做出些出人意料的举止来。

  黑大绵长的城墙迅速在我面前扩大延长,我突然发现了异常之处!

  不对啊,怎么整座城楼上空无一人?从正对我们的门楼到两侧目力可及的城墙上,居然没有哪怕一名官军驻守!整座城池安静得可怕,除了我身后雷声般的蹄声之外,这个世界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最让我吃惊的是,济州城的东门居然是洞开的,仿佛欢迎我们的进入一般,大开着!几名老头正在若无其事地打扫街上的落叶,对近在一箭之遥的数千骑兵居然恍如未见!

  太奇怪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妈的,难道玩的是空城计么?

  我的脑海里幕然掠过这个念头,但我的手却是已经下意识地举了起来,狂乱的蹄声便在我身后逐渐平息下来,两千骑兵蜂拥而至勉强列成了战斗队列,挤在我身后。

  “大哥,怎么不趁机冲进城里,杀他娘的痛快?”李逵策马靠上前来。

  我凝重地摇了摇头,心里已经涌起一股莫名的寒意,济州城如此反常一定是有埋伏,绝不可轻举妄动!虽然历史上有著名的空城计,但我绝不相信,王安石那烂官也能玩出这么大的手笔,若是盲目冲进了城里中了他的圈套那才叫冤呢。

  “全军退后一箭之地!不可轻举妄动。”我冷然下令,大军后退一箭之地,待看个究竟再做决定。

  一阵清脆倏扬的清音骤然从门楼上传来,我倏然抬头,然后感到自己的灵魂剧然一颤,死死地盯着门楼上的某处,再难移开自己的视线。当时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所有的一切都消散淡去,只有一个念头却变得越发清晰……

  惊艳!

  太他妈的震撼了!在肃杀的战场上,一名白衣飘飘的女人神态自若地端坐门楼之上,玉指轻挑间便有倏扬清脆的声音如天籁般响起,仿佛空谷幽涧的小溪,又似童年玩伴的嬉戏,仿佛恋人私语缠绵又似夫妻魂断诀别……

  倏扬的琴音骤然间一转,化为激烈杀伐之音,铿锵而起直冲云霄。

  我霎时感到热血沸腾,一股强烈的杀意在我胸际回荡蒸腾,大有一刀在手天下我手的豪情壮志!突然间回过头来,身后的两千士兵亦嗔目厉色,脸容冷森凄厉,一个个直欲择人而噬,尤其是李逵,腮边胡须如钢针般根根竖起,状如一头暴怒的雄狮……

  我骤然倒吸一口冷气,一股冷意毒草般在心里滋生,浑身的热血霎时冷却。

  有些失神地望着门楼上玉臂飞舞的白衣女人,心中暗感惊悚!且不说她的古筝之音竟隐含如此激烈之音,这般能够拨动战士心弦,便是她能够面对数千铁血骑兵而安如泰山的镇定,便可以断定此女必非常人。

  她究竟是谁?

  “铮……”

  一声响彻云霄的激烈之音后,激昂的琴音终于消停。

  白衣女子倏然垂目向我望来,幕然间我感到如遭锤击,胸口一闷差点当场吐出血来。妖女,这绝对是妖女,试问凡间女子谁人能够拥有这般让人怦然心动的眸子?论容貌,此女比之三娘如是仅是春兰秋菊,比起金莲更是稍有不及,只是她眸子里的那分丰姿,却是远非金莲诸女可以比拟……

  望着她的眸子,你仿佛望见了生命的诞生、日月星辰的转换、大潮涨落、战士血战沙场……我从未见过如此玄妙而又迷人的眸子,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到震撼、颤动。

  连绵不绝的叹息声自我身后响起,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我的士兵已经被此女的琴音所征服。

  我突然泛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此时我命令他们冲上城楼去杀了那女人,那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他们是听从命令杀了那女人呢?还是掉转枪头刺死我?

  遗憾的是这只是一种假设,因为我根本就下不了这样的命令。

  但我终究是西门庆,纵然下不了决心杀她,亦不能这样束手无策地败在她的魅力之下。

  我奋起余勇收缩心神森森地回望着门楼上的女人,向她灿然一笑,这一笑凝聚了我最浓烈的男性魅力,还包含了我豪取天下的豪情,定要令她失神迷醉……

  女人的眸子里刹那间腾起了灿烂的光辉,深深地盯着我直欲望进我的内心!我从未见过如此犀利的眼神,竟然能够看透我的内心世界一般让人难受至极。

  “敢问小姐尊姓芳名?”我终于按捺不住,主动出声询问,如果再和她对视下去,我怕自己会最终抵敌不住,迷失在她灿烂诱惑的眼神里……

  女人的粉脸上腾起倾国倾城的微笑,好似百花竞放,璀璨夺目。

  “小女子薛涛,于此恭迎寨主大驾多时了。”

  “薛涛!?”我霎时倒吸一口冷气,她不是唐朝时的著名才女么?怎么竟然跑到宋朝来了?他奶奶的,这岂非天下大乱了么?

  “怎么,寨主可曾听过小女子名号?”薛涛再度灿然一笑,几乎令我魂为之夺。

  我长吸一口冷气,陡然厉喝一声:“李逵!”

  “呃……在!”迷醉不已的李逵被我一声断喝,森然惊醒,拍马上前向我凝声道,“大哥。”

  我掠了门楼一眼,森然道:“我命你立即冲上门楼,将那女子生擒活捉!”

  “这……”李逵顿时面有难色,作难道,“俺铁牛……”

  “怎么?”我冷冷地瞪着李逵,激将道,“你竟然还怕了一个女人不成?”

  “当然不是!”李逵受激,脸色厉变,大声道,“看俺铁牛去捉那女人。”

  话音方落,李逵已经拍马冲向济州城东门,眨眼间便冲过吊桥,进入了门洞。

  我心中叹息一声,此亦属无奈之举,比起让两千大军去冒险,那还不如让李逵一人冒险!如果我的两千大军冒险失败了,我将再无扳本的机会,而如果李逵失败了,我还可以设法将他救回来!李逵屡次失败屡次安全返回,足见他是员福将。

  我紧张地盯着李逵一路冲进城门,心里忐忑不安。

  抬头观望门楼上的薛涛,已经飘然起身,身姿妙曼恍似天界仙姬。

  回眸间向我微微一笑,对冲进城门的李逵竟是毫不放在心上,仿佛她弥定了李逵不会捉她一般,又或者她早已经成足在胸……

  “啊呀,不好,李头领他……情况不妙。”身边的燕青忽然惊叫起来。

  我急忙低头下望,刚好看见李逵的身躯在马上轻轻地晃了晃,便颓然栽落马下,像团烂泥般瘫倒在街道上,两名正在扫地的老头便上前拖死猪般将李逵拖起,转眼间隐入门后不复再见……

  我看得魂胆俱裂。

  竟是没有看见李逵究竟中了何种暗算?更不知他是生是死?

  再抬头,妖女薛涛纤手轻扬,两名婢女已经在她面前迅速摆下一桌酒席,薛涛展眉冲我嫣然一笑,百媚俱生,说道:“小女子特摆下薄酒一席,欲替寨主接风洗尘,寨主何故裹足不前?莫非嫌小女子薄柳之姿,难入君之法眼?”

  我深吸一口冷气,暗感气血浮动,如果让我长此面对这样的诱惑,我很难肯定自己是否把持得住!再回头看身后的两千士兵,个个目露迷醉之色,痴痴地望着门楼上的薛涛,再难移开视线……

  “撤!”我大喝一声,调转马头策马便退!如果再不退走,只是这薛涛一个人便可以瓦解我两千铁骑的军心了!到时候,埋伏在济州城里的官军无需战斗,只需拿着绳子来捆绑俘虏便是了……

~第五章千古才女~

 

  我跟薛涛的第一次见面便在突如其来的情况下发生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女人果然是对我使用了空城计!当我率领大军齐聚济州城东方楼下百步之遥时,她调拨前来的援军还远在百里之外!而原本驻守济州的官军,已经被她派往梁山大寨,实行掏心行动。

  本来我西门庆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容易中她的空城计。

  但是一来前面的时候我实在是被王安石算计怕了,我很怕这也是王安石的阴谋。我的手里只有这点兵,拼掉了就再没有了,不像宋王朝,有的是百万雄兵!二来,我也曾派李逵前往试探,但他却在门楼下不明不白地坠马被擒。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明白李逵究竟是中了何种暗算!

  可恨的是,现在的我却是绝然不知的,如果知道了,只怕我就会早上好几年完成我的天下霸业。

  我做出了当时自认为最正确的决定,撤兵十里下寨,遥遥监视住济州城。然后等待吴用率领大军上来后再作打算。

  当吴用率领八千步兵追上来时,济州城头也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官军。

  到现在都没有扈成和他两千士兵的消息,我和吴用判断他已经是凶多吉少。

  我大致将情况跟吴用讲了一下,然后等待他的意见。虽然一直到现在,吴用都没有表现出令人信服的智谋,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连我都不如!我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某种原因,但我仍然决定义无反顾地信任他。

  我深知一句古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吴用凝眉思索片刻,跺足叹息道:“寨主中那女人空城之计矣!”

  我心中一颤,暗忖果然中计!但忍不住还是问道:“何以见得?”

  吴用叹息道:“如果那薛涛确在济州城内设下埋伏阴谋,那么既便是到了现在,只怕整座城池依然四门大开空无一人!而现在的城楼上却是官军密布,足见当时城内并无一兵一卒,薛涛只是枯座城楼虚张声势耳。”

  我心中一震,暗忖这话倒也有道理,但一想起李逵落马被擒的事实,我便再度反问道:“但李逵头领莫名被擒却不知是为何?”

  吴用一击双掌道:“李逵头领之被擒,看起来虽然古怪之极令人惊悚,但细细一分析却也稀松平常!只需一名暗器高手隐于暗中突施暗算,或者以毒烟熏之皆可令李逵头领中计就擒。唉,寨主错失占领济州大好时机啊,眼下济州城里大军云集、未知虚实,背后又有夺我大寨五千官军伺机而动,我军局面危矣。”

  我心头懊恼之极,一时谨慎居然引来如此危局!只得失声叹息道:“如此,该如何是好?”

  “得仔细分析军军将可能采取的下一步行动!”吴用两道剑眉紧紧蹙起,沉声道,“如果属下是官军的统帅,眼下正处北方战事吃紧之时,应付内乱不宜久拖,当以雷霆万钧快刀斩乱麻为上策!而要令梁山迅速崩溃,只需将寨主擒拿便可!所以,以属下看来,官军定然会不遗余力集中优势兵力围捕寨主,前次梁山大寨掏心行动便是如此,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对方怎也没有料到,寨主并不曾坐镇大寨,而是率兵亲监沙场搏杀,是以令对方功亏一篑。”

  我听得暗自点头,吴用的分析果然极有道理。

  眼下宋王朝大敌当前,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后方有人造反而造成腹背受敌之局了罢?

  吴用吸了口气,接着分析道:“所以,严格来说只需寨主聚集力量,将原有的一万精兵以及刚刚训练的五万新军重点防守青州及清风寨两处要寨,则官军自然会因为北方战事吃紧而被抽调回去,到时仍可将周边县镇再度攻占回来,如此我军可不战而胜。”

  但吴用的这番话我却是不敢赞同。

  首先,我已经在占领区内的民众之间树立了极高的威信,如果一打一仗便将他们再度交还给官府,无疑背信弃义,将来再要想获得他们的鼎力支持自然会难上加难!这与我经营铁桶一般的根据地思想背道而驰。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不希望这次宋王朝能够抵挡住辽兵。最好的局面就是这次辽兵能在北方狠狠地挫败宋兵,然后大宋王朝需要集举国之力才能抵挡辽兵的南侵,如此我的梁山才会有发展的契机!

  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在济州战场拖住这支火线调回的宋兵,甚至要尽全力将之歼灭!这样一来才可能搅乱天下大势,我才会有混水摸鱼的机会。

  “不行!”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吴用的建议,冷声道,“军师这话再也休提!和官军的这一仗必须打,而且必须赢!所以,军师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打赢这一仗!”

  吴用眸子里露出莫名的神色深深地望着我,良久才凝声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寨主果真决心跟官军硬拼一仗,只有静等城里的王英头领传来消息!等探听了官军虚实之后,才可以相机行事。”

  我点点头,忽然问道:“李俊的两千登州水师还有那五千官军呢?是否还逗留在梁山大寨?”

  吴用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道:“我水师已经全军覆灭,整个梁山泊都已经在李俊的控制之下,再无能力派人进入其中探听消息了!所以,那五千官军是否仍在大寨,不得而知。不过属下已经令人在梁山泊周围区域,多置岗哨,一旦附近有大军开动,必然会有信息传来。”

  “很好!”我忍不住向吴用投以赞赏铁一瞥,看来经过几次战阵的磨练,吴用也正在变得成熟起来,渐渐地抹去了一些纸上谈兵的空泛。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