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5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7/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忍不住点头。

  事实确实如此,在封建势力最为强大的宋朝,要想彻底打倒地主阶层是不现实的!我现在所以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获得一片稳定的根据地而已,并非想以此模式逐鹿天下。

  “如此,寨主可曾有全盘策略?”萧让紧紧地盯着我,眸子里露出灼灼的逼人之意。

  我只能无奈地摇摇头道:“并无万全之策。”

  “如此,梁山若无根飘萍,败亡在即耳!”萧让极不客气地便给梁山下了断语。

  “放你娘屁!”一边的李逵闻言霎时大怒,拔出背后板斧架上了萧让的脖子,嗔目厉声道,“有种你再说一遍,俺铁牛砍了你先。”

  萧让面色如常,冷冷地掠了我一眼,竟是对李逵寒芒闪闪的板斧不屑一顾。

  我心中泛起一丝冷意,对这种视生死如草芥的硬骨头极是反感,有心想让李逵一斧子结果了他的性命,但眼下梁山危机四伏正是用人之机,更何况听吴用说,这萧让还是治理的能吏,越发需要借重他。

  只得断喝一声道:“李逵,你给我退下。”

  李逵闷哼一声,收起板斧闷闷地退了出去。

  我这才脸上浮起谦疚的笑意,假惺惺地问道:“让萧先生受惊了。”

  萧让冷冷一笑道:“在下一死原不足惜,寨主若是失败,可就苦了济、青州之民众,说不得要被那些去而复返的大户人家百倍迫害,势将生灵涂炭矣……”

  我心中叹息一声,知道是时候表示我的诚意了。

  我一撩长袍,托地在萧让面前跪了下来,凝声道:“如此,请萧先生救两州百姓于危难,西门庆感激不尽,替两州百姓跪请了!”

  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与娘亲的说法,对于我西门庆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只要能达成我的目的,便是跪毫不相干的人又有何妨?韩信连别人的胯下都能钻,却也没人说他没骨气!

  这本就是成王败寇的现实世界,只要我取终取得了天下,史书中自然会替我美化形象!

  萧让脸色终于大变,弹身从椅子上站起,激动地拉起我道:“寨主万万莫可如此,在下既已舍命来投,便已经是决定将此身献给两州百姓!”

  我大喜,顺势起身欢声道:“多谢萧先生。”

  萧让凝重地点点头,向我一伸手道:“如此,请寨主赐予任命跟令剑,在下要即刻上任!”

  我一愣,便马上便意会萧让要的是什么,反手从腰间解下佩剑递到萧让的手里,厉声道:“赠先生佩剑,当如本寨主亲临,谁若不服,先生尽可先斩后奏!从今天起,萧先生既为济、青两州之知州,统管一切政务。”

  “下官遵命!”萧让郑重地从我手中接过佩剑,赫然转身森森地掠了厅中众将一眼,状若示威,若鲁达般莽撞的顿时闷哼一声,不悦地拂袖离去。

  萧让的到来,虽然给梁山控制的两州带来不小的震动,但这家伙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短时间内便将整个控制区域治理得井井有条!便是两州之人口也被他计算得一清二楚,除去两座州城,在梁山控制下的人口合计共有二十七万九千三百零一人。

  看着萧让呈报上来的数字,我心里顿时一振。

  近三十万人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我可以征集一支至少五万的大军!

  民众的参军热情极其高涨,我从中挑选了四万人精壮青年,交由鲁达与李应训练,争取在短时间里将之训练成军!我虽然控制了济、青两州大部分地区,但州城并未攻下,屯积在城里的大批钱粮却是我所急需的。

  当控制区的局势逐渐稳定下来时,我开始聚集原来的精锐军队,除了让扈成率一千人在济州城外虚张声势之外,我将其余能派上战场的一万人悉数调到了青州城外!这一次,我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攻城战,因为,至少在我看来攻取青州的时机已经成熟。

  但当我率军开到青州城下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又犯了个错误。

  或者李应跟燕青说的对,当初就应该让他们试试的!虽然当时缺乏攻城器械,兵力也显得单薄,但那时候梁山军士气正盛,青州城内人心惶惶,斗志涣散,弄不好真的能够一举攻取!而现在嘛,望着城楼上那密密麻麻的士兵,我便知道,等待我的将会是一场恶仗了。

  粗略地估计了一下,驻守在城楼上的士兵都不会少于两千!

  加上轮换的,扼守城内要地的,整个青州城里的士兵估计绝不会少于五千人了!而且守城士兵的士气也发生了变化,再不似开始时那样显得神情惶惶,我的几次试探性的攻击都被很快击溃,除了损失了一百多名士兵之外,我只得出一个无奈的结论:青州兵已经恢复了战斗力。

  “青州,无论如何也要打下来!”望着大帐里一个个神色凝重的将领,我的语气显得斩钉截铁,“十天之内,大伙一定要在青州城内庆贺胜利!让镇三山黄信给大伙端尿壶。”

  我的最后一句霎时将众人逗乐,哈哈大笑起来,大帐里凝重的气氛霎时被笑声荡得一干二净,气氛重新变得热烈而轻松起来。

  吴用将他新绘制的青州城防图在案桌上摊开,语气轻松地说道:“王英头领冒着生命危险带回了青州城的布防图,镇三山黄信在知州黄安的支持下,大肆扩充兵卒,眼下青州城内已经拥有了七千大军,战力不容小觑。”

  燕青跟着点了点头道:“我军若是强攻,当然能够获胜,但定会付出惨重的伤亡。”

  李逵一如既往表示他的武勇,厉声道:“管他奶奶的,俺铁牛打头阵,杀光那些狗官军。”

  史进亦凑上来提议道:“最好的办法是将官军诱出城外进行野战!如此我方的重甲骑兵方能发挥应有的威力,一举将官军击溃。”

  刘唐便摇了摇头道:“那些怕死的官军早成了惊弓之鸟,见了我们跑都来不及,如何还敢出城野战?”

  看着众人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我心中极感欣慰。在我刻意的引导之下,这种良好的氛围正在逐渐形成,每战之前众将必会聚在一起,讨论行动计划。这就是所谓的众志成城了,人多终归能想出一个较好的办法来,集体的智慧总是要比个人的智慧来得出色些。

  当然,王安石那样的鬼才例外!虽然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相信那一系列恐怖的谋划真正出自他手。

  我和吴用交换了一下眼色,是啊,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官军引出城外野战,但如何才能将官军引诱出来呢?我有些失落地叹息了一声,若是那仅剩的半瓶易容膏还在的话,我便可以单独混进城里,将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官军引出城外,只是现在……我只能摇头。

  燕青却是发表不同意见道:“不能进行野战,如果可以偷偷打击城门,让重甲骑兵冲入城中进行混战也可以接受!燕青不自量力愿率精兵百人,趁夜攀上城墙,偷偷打开城门,寨主可亲率大军一举杀入。”

  “这样太冒险了。”我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万一官军在中间阻击,燕大哥跟百名兄弟将十分凶险,此计不妥。”

  燕青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显然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够在被发觉之前攀上城墙。

  大帐里一时间再度陷入沉寂。

  我亦苦苦地思索着自己有限的冷兵器战役记忆,搜索着攻城战的各种战法!记得三国演义里面,诸葛亮竟常能够兵不血刃地趁虚占领别人的城池,但如果是攻坚嘛,他好像就打过一回,却被那个魏国的郝昭打得落花流水。

  “寨主!”吴用忽然神色灼灼地向我望来,“属下倒有一计。”

  我心中一动,也刚刚想到了一个办法,却不知是否与吴用所想相同。

  吴用灼灼地望了我一眼,又掠了众头领一圈,才凝声道:“我军可派两支偏师,围定青州东、西两门,需围而不攻!又在南方以重兵设伏!复将所有重甲骑兵投放北门,猛攻城池,青州军不敌,必然从南门撤退,届时两侧伏兵便可突然杀出,杀他一个猝不及防,大事定矣!”

  燕青马上便疑问道:“军师计谋固然巧妙,可问题是我军难以攻进城中,青州军如何会弃城而走?”

  吴用捋胡呵呵笑道:“可于军中挑出五百力大之士,属下可在天天之内打开青州北门!到时候寨主亲率两千重甲骑兵从北门杀进城中,青州城必然崩溃。”

  我忍不住拍案而起,看来吴用竟是与我想到一块去了。

  挖地道!就是挖地道。

  我和吴用交换了一个眼色,相互了然,然后不顾其余众将满脸茫然,我已经下令:“刘唐,你于军中挑出两百嗓门宏亮的士兵,想方设法在青州北方呐喊搦战,需轮班前往昼夜不能停竭,叫得越响越好,如果青州城破,你们当记首功。”

  刘唐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领命去了。

  我又将目光投向李逵,厉声道:“李逵,你于军中挑选五百力士,待会随军师一起行动,军师让你们做什么你们便做什么,听明白了吗?”

  李逵闷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又向吴用点点头,吴用微微一笑带着李逵出帐而去。

  留下燕青、史进、阮小七还有张顺满脸疑惑地站在帐中,一副想问却又不敢问的样子。

  我微笑不语,并不解答他们的疑惑,这等机密总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时间在紧张而又缓慢中度过,这几日刘唐都昼夜不停地派出士兵到青州北门叫骂,为了引诱青州军出城交战,刘唐这厮真是费尽了心机,甚至让他的士兵对着青州城门尿尿,以示他们的不屑,不过镇三山果然沉重住气,五日来愣是未派出一兵一卒出城应战。

  看着刘唐每天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只是微笑安慰。

  现在,决定胜负的时刻终于到来!

  太阳再次沉入了地平线,茫茫的黑夜终于强奸了白天,将无尽的黑暗洒落大地。

  我全副武装,跨立马上,手里紧紧地握着沉重的铁矛,屏住呼吸紧紧地盯着前方,那里正是青州北方的方向。

  在我的身后,史进、燕青、阮小七还有张顺四人一字排开,各持兵器严阵以待,在他们身后,是整整两千的重甲骑兵,黑压压地一大片,除了偶尔有战马的嘶哑声,整个战场上肃静无声……

  我回头,身后的大军已经融入了沉沉的黑暗之中,既便是到了咫尺之遥也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青州城楼上的巡逻兵正在不停地来回走动,警惕地四下扫视!

  但他们的视力是有限的,除了城墙下有限的距离,根本就看不到我们聚集的这里,若是让他们知道在距离青州北门不到一里的地方聚集了如此庞大的一支骑兵,城楼上怕是再也不会如此安静了吧?

  我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激动人心的那一刻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又仿佛才过了一息而已。

  隐隐的喊杀声陡然从青州城的北门里面响了起来,然后喊杀声很快便高亢激烈起来,声浪穿透了城墙一直传进了我们的耳朵里!

  我冷森森地断喝一声,霎时将手里的铁矛高高举起!沉重的兵器和铠甲磨擦声在我身后连绵响起,两千名骑兵已经高高地举起了他们的武器,冰冷的杀意在天地间回荡……

  伴随着喊杀声,通红的火光也开始在城楼内升了起来,然后紧闭的城门打开了一道缝,高高悬空的吊桥也缓缓地垂了下来,带着沉重的嘎嘎声……透过打开一道缝隙的城门,我看到李逵杀神一般的身影,正在城门之内左砍右杀,状若厉鬼……他身边的官军便像稻草般一片接着一片地倒下……

  “杀!”

  我冷叫一声,策马前冲。

  两千名士兵紧跟而上,霎时间两千人的铁骑便汇成了一股浩浩荡荡的钢铁洪流……

~第四章美女空城~

 

  我到的正是时候!

  李逵的双板斧已经被一黄脸精壮汉子死死以双刀架住,眼看着另一名武将挺枪刺来,李逵亦无能闪避,只能怪吼连连,仿佛想学张飞以断喝声生生吓死对方!

  但那员武将显然不是能被吓死的!

  锋利的长枪眨眼间便刺到了李逵的背心一寸之遥处……

  但这已经是那员武将能够刺出的最远距离,无论他如何努力,他的长枪都已经无法再前进哪怕是一寸之遥!因为我的铁枪已经重重地刺穿了他的咽喉,随着鲜血从他的脖子上激溅而起,所有的力量都在霎息之间消散……

  武将失去生命的尸体软绵绵地一头栽落在马下,我向李逵微微点头。

  解除了后顾之忧的李逵顿时虎吼一声,撞开黄脸汉子的双刀,双斧舞弄得泼风一般向着黄脸汉子当头罩落,黄脸汉子的情绪明显受到了武将身亡的干扰,惊魂未定间竟是未能挡住李逵全力一击,顿时被李逵一斧劈成两半,鲜血内脏洒了一地……

  我收住马步,极力地搜寻着官军的武将。

  身后的两千重甲骑兵却已经潮水般冲了进来,仿佛强大的洪流狠狠地撞击在试图阻挡的官军步卒身上,然后官军的阻挡便像松软的泥土般霎时跨了下来,失去了高墙掩护的官军,成了被屠杀的可怜儿……四处狼狈逃窜却怎么也无法躲过骑兵的追杀。

  天亮的时候,我率领两千骑兵已经杀透了整座青州城。

  青州都统制镇三山黄信被李逵当场斩杀,知州黄安率领三千残兵果然不出吴用所料,仓皇从南方逃走!我并未率兵追击,因为我知道,等待黄安的将是更加凄惨的命运,我的四千重甲步卒早已经在逃亡路上严阵以待了。

  青州一役,山东震动。

  梁山军在短短的五天时间内以极微小的代价便攻占了有官军重兵把守的坚城,这残酷的事实就像一股飓风迅速地刮遍了整个山东路!在我们攻克青州生擒青州知州黄安的次日,灞州的两县居然主动前来投降,开创我梁山兵不血刃的先河。

  一时间,整个山东草木皆兵,风声鹤戾。

  而在我梁山的控制区内,军心民心却极大地振奋起来,平民的参军欲望越发强烈!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相信只要再打几个大胜仗,占领整个山东路将没有任何问题。

  正当我坐镇青州,踌躇满志地俯瞰整个山东时,我的右眼皮却忽然间跳个不停。

  古云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莫非有什么祸事?

  可是不太像啊,眼下我梁山兵锋正盛,官军望风遁逃,如何还会有祸事?

  派出去的探子也已经证实,北方与辽人的战事短时间里并无罢兵的迹象,那么王安石带走的山东官军也不可能在近期回返山东!可除了王安石这厮的五万山东军,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威胁我梁山的?

  也许这不过是偶然现象呢,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攻占青州当日,我一面急令萧让派人前来接管青州,一面又令李应调拨一万经过初步训练的新兵前来青州,除了将其中的一千名精兵补充到我的常备军里,其余的九千人悉数归属史进指挥,留守青州。

  经过三天短斩的休整之后,我率领一万大军再次出征,目标直指济州。

  既然青州已经占领,那么控制区内唯一的孤城济州也绝不能放过,一旦攻下了济州,我便可以全力经营已控制区域,力争在最短的时间里训练出一支百战雄师!军队,始终是争霸天下的根本。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