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5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6/136

返回书籍页面

  花蓉脸色微微一变,知道飞刀再难奏效便拨起鞍前雪花枪,舞枪来战三娘。

~第二章豪取两州~

 

  望着三娘和花蓉走马灯似地在战场上杀成一团,看起来虽然惊险万分但我知道其实两人实力相当,短时间里绝难分出胜负!说起来,花蓉其实并不比史进高明多少,但上次她竟能在一个照面之下便将史进擒下,完全是因为史进大意失荆州所致。

  我怕三娘有失,便假装拍马上前欲合战花蓉,花蓉便脸色一变狠狠一枪迫退三娘,拨马便退,三娘要趁机追杀却被我轻轻拉住。今天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没必要再冒着危险去追杀花蓉。

  夜,终于沉沉降临。

  吴用突然蹩进了我的帐里,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色彩,我挥了挥手,三娘便柔顺地退了出去,亲自承担起守卫我大帐的职责。

  “军师深夜来访,可是有什么妙计攻克清风寨?”

  吴用凝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攻占清风寨,当在今晚子时!”

  我心里一惊,霍然抬头望着吴用,凝声问道:“军师此话当真?有何妙策攻入清风寨?”

  吴用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道:“属下并无良策,不过料定刘高必会趁夜逃脱,子时之后清风寨将成空城一座!攻之不费吹灰之力。”

  我霎时来了精神,凝声道:“军师何不刘得详细些?”

  吴用微微一笑,说道:“今日白天一战,寨主夫人虽未能取胜,花蓉却也并未占得上风!而我梁山阵中,寨主并未亲自出马,刘高必然认为清风寨无人能抵敌寨主,此人又贪生怕死,一旦大难临头必然会选择逃跑,属下料定今晚子时,刘高定会率领所部兵马连夜出逃,二龙山则是其必经之路,因为除了被我大军扼守之大路,唯有二龙山小路可通青州城。”

  吴用一番话可谓将刘高的秉性分析得淋漓尽致,细细一想刘高果然极可能弃寨而走!比起城高墙厚的青州城,清风寨就要显得脆弱得多了!况且刘高虽然在清风寨为官,除了老小他的家财资产却尽在青州城里,率军逃回青州城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我赫然起身,紧紧地盯着吴用道:“一定不能让刘高逃回青州!如果让他率军逃回青州,那么青州城里将会有近五千官军驻守,我们将无力攻取!所以……一定要在半路设伏,歼灭刘高于二龙山!”

  我连夜将阮小七跟张顺叫来,命二人各带五百人,前往二龙山小路两侧埋伏。

  然后又命剩下的一千士兵全神戒备,一等确定刘高出城,便趁清风兵人心未稳之际,大举进攻清风寨。

  沉沉的黑夜里,我冷冷地跨坐在战马上,已经是深秋时节,天气渐渐显得格外地寒凉起来,惨淡的月光下,我回头,看见一片冷森森的铠甲还有一片冷森森的寒芒,一千名全副武装精神抖擞的士兵正列阵在我身后严阵以待……

  这就是铁与血的士兵?

  我的心里涌起强烈的豪情,直想引吭长啸一番来显示我心中的畅快,但我终是忍住了这股冲动,此时断断不宜打草惊蛇。

  一阵轻碎的脚步声从远处迅速接近,然后是一名士兵踏前清冷的月光匆匆而来。

  “寨主,刘高带着足有一千人马出北门去了!”

  “很好!”我冷冷地点了点头,将手里的长枪直举高空,在冷月的辉映下闪烁出异样的寒芒,自从失落了我的烈火神枪之后,我便只能换了柄以精钢铸就的笨矛来做兵器!清脆的兵器出鞘声在我身后连绵不绝地响起,一千步兵纷纷抽出了刀鞘里的钢刀,同样高高举起……

  “点火把!”我冷喝一声。

  上百支火把同时燃起,照亮了清风城下广阔的空间,霎时引起了城楼上守夜士兵的注意,刺耳的哨子声霎时直冲云霄,城楼上顿时乱成一团。

  “喊!”我用力一抖手里的长枪,厉声道,“刘高逃跑了!”

  然后一勒马缰,直冲城门。

  “刘高逃跑了,大事不好了!快投降啊……”

  我身后的一千步兵霎时齐声呐喊起来,喊杀声铺天盖地般向清风寨罩了过去,按照预先的布置,吴用早已经率领一百名士兵打着火把向刘高的逃跑方向大张旗鼓地追去,被双方火把照亮的夜空里,人马乱成一团,城楼上的清风兵很快便发现了刘高的逃跑,慌乱成了一团乱糟……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我奋力一夹马腹,战马吃痛奋开四蹄疯狂地前冲,带着强大的冲劲仿佛要一头撞在坚实的城门上将自己撞得粉碎!我将沉重的铁枪平平地压在马前,双手用力攥紧,随着战马的狂奔,铁枪带着巨大的惯性狠狠地刺中了厚实的城门……

  巨大的反震之力从铁枪上传来,几乎硬生生将我的铁枪给震飞!

  胯下的战马同时惨嘶起来,脚步趔趄,摇摇欲倒……

  沉重的城门却是纹丝不动!

  我狂嚎一声,双臂用尽全力奋力一挑,胯下战马终于支撑不住惨嘶一声栽倒在地气绝身亡,但沉重的城门终于嘎吱一声,四散炸裂,散成了无数碎片!我重重地侧摔在城门洞里,狠狠地撞着青砖砌就的城墙,痛得几乎晕死过去,但城门终于被我硬生生挑碎……

  跟时的一千士兵发出疯狂的呐喊,受到我神威的鼓励,像潮水般冲进了清风寨!

  至此,胜负已经分,我梁山兵战领清风寨的结局已经不可逆转,既便是花荣返回怕也无力改变这种结局了。

  我深吸一口气,翻身爬起,双臂仍然酸软欲死!士兵们呐喊着从我身边冲过,纷纷向我投来崇拜的灼热眼神,这一刻我明白,我的形象在他们的心中已经与天神等同!

  天色大亮的时候,战事终于结束,梁山军获得了完胜。

  刘高的无耻逃跑,让清风寨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便全线崩溃,花蓉虽然组织了部分官军以花府为屏障顽抗,但仍未能阻挡官军覆灭的命运!在王笑语和三娘的合力夹击之下,花蓉亦束手就擒。

  除了刘高带走的军队,被他抛弃的近千清风兵悉数被歼,其中的六百人做了俘虏。

  当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我已经双脚踏上了清风寨的城门楼,这次我西门庆又回来了,但与上次前来的境况相去何止千里?

  向着朝阳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冷冷地掠过抱头蹲在城楼下的战俘,他们目光涣散,神情疲惫,眸子里的战意早已经消散殆尽!纵然是训练有素的清风精兵,在遭遇失败的时候,也同样显得脆弱不堪。

  反观我的梁山士兵,一个个挺胸昂首,精神饱满!

  吴用满头大汗地从楼梯上跑了上来,一直冲到我面前才抹着汗满脸兴奋地说道:“刚刚快马来报,阮小七跟张顺已经全歼刘高所部,除了逃走少数残兵之外,包括刘高及他七个老婆在内的一应人员,悉数被擒。”

  “好!”我用力抑制心下的兴奋,竭力不在脸上显出得意的神色,冷声道,“立即让人清点清风寨中的军马钱粮,清点我方战损士兵人数!另外需张贴安民告示,表示我梁山军从此将是这里新的主人,但绝不扰乱他们的生活。”

  “是!”吴用领命兴冲冲地去了。

  我深吸一口早晨清凉的空气,现在是时候去看看我们那娇美的女战俘了。

  当我看到花蓉的时候,她正气鼓鼓地蜷缩在自己的闺房里,看见我出现,三娘跟笑语马上便将迎了上来,脸上露出喜意向我邀功。

  “干得好!”我趁机将两女同时搂入怀里,笑语娇躯一颤像彩蝶般滑了开去,虽然这娇娇女明显已经对我有了爱意,但我这样众目睽睽之下与她亲热,她总是显得有些抹不开。三娘则不然,大大方方地任由我搂住小蛮腰,甚至凑上香唇索吻。

  “不要脸。”花蓉白了我和三娘一眼,别开了视线。

  我微微一笑,心下泛起捉弄花蓉的念头,这类娇小姐看起来似乎高傲难以训伏,其实要想对付她们最是简单至极!对付这种大家小姐,用流氓无赖的手段来应付是最有效不过的。就像三娘,在我的流氓攻势之下,三两下便防线崩溃。

  我大马金刀地在距离花蓉咫尺之遥处坐了下来,然后微笑着向笑语招手道:“笑语,你过来。”

  似乎是意识到了我的居心,笑语的娇靥霎时变得通红,犹豫着不肯上前,我便向三娘使了个颜色。三娘娇媚地白了我一眼,走过去轻轻地搂住笑语的纤腰,将笑语推到了我的跟前,我探手搂住笑语的纤腰,将她拉坐在我的腿上。

  “你这坏蛋。”笑语被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再无处躲藏,只能睁着明亮的美眸,似嗔似怒地瞪着我,玉手却是紧紧地按着我的两只大手,不让它们在她娇躯上肆意游走。但我西门庆是花丛老手,笑语这般未开苞的处女如何会是我的对手?

  我探首轻轻吻住笑语粉嫩的耳垂,只一下,笑语便嘶嘶地呻吟起来,娇躯开始在我怀里扭动起来,仿佛正在忍耐钻心的痒痒……

  我心下得意之极,趁着笑语玉臂酥软浑身无力之际,双手用力一分已经将笑语的玉腿分开,令她以极香艳的姿势跨坐在我的腰上,我的大手更是从她的腰侧探过去,紧紧地搂住了她的两瓣香臀,重重地揉搓起来……

  笑语很快便迷失在我的挑情之中,呻吟着扭动着娇躯,浑忘所以……

  花蓉却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想捂住耳朵偏双手难以动弹,粉脸上早已经升起了两团红云,有心想转过头来骂我几句,但一回头便看见我和笑语如此香艳的姿势,顿时便猝然掉头,再不敢多看一眼……

  我越发得意,这正是我刻意追求的。

  我就是要将自己好色成性的形象深深地印在花蓉的芳心深处,让她明白,我西门庆是多么地讨女人喜欢,为了讨好我,我的三娘还有怀里的笑语妹子,她们可以任我为所欲为、肆意轻薄……

  我点三娘眨了眨眼,三娘会意迈着春风俏步缓缓地走了过来,然后轻轻地跪倒在我的太师椅边,我一面以大手尽情地轻薄笑语,一面探头与三娘激情地缠吻起来,似乎是不堪大厅中逐渐灼热的温度,三娘开始轻轻地替自己宽衣解带……

  我的大手从笑语的裙带里探了进去,摸索着着向前,我已经决定了,就在今天就在这里,将笑语妹子正法,以无比香艳的激情场面来挑逗花蓉!花蓉,相信从今天之后,你将再不会看上任何别的男人,你只能是我西门庆的女人……

  ……

  有时候想想,我西门庆真的很禽兽!

  原本只想收了笑语,然后挑逗花蓉,毕竟收花蓉的时机还不成熟,万一弄巧成拙,让花蓉恨我入骨便得不偿失了!但最终我却仍然没能抵御住花蓉的诱惑,尤其是当看到她急剧起伏的酥胸时,我再忍耐不住心中的欲火,一把将花蓉骑在身下。

  本来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无奈的是那天我因为打了胜仗,兴致实在是太高了,方尝云雨的笑语跟三娘两人根本就满足不了我的需索,在我最需要发泄的时候,却看到软绵绵地瘫在面前的花蓉,娇靥灿若桃花,酥胸起伏有致……我想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在那样的情况下都是无法拒绝这种诱惑的。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将花蓉也奸了。

  那时候我绝对精虫上脑,再顾不上其它了,那时候的我是个典型的以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但有时候,世事就是这般奇妙,好心有时候会做错事!歹心有时候却偏偏会办成美事,这句话用在花蓉的身上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虽然这小妮子仍然噘着嘴对我不理不睬,但眉梢眼角露出来的羞意却是瞎子出看得出来!她既没有大哭大叫,也没有闹着要上吊,似乎是很害羞地接受了现实,那情形,我真怀疑她早就对我有了情意。

  对着铜镜我不停地摸着自己英俊的脸庞,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叹道:这年头,长得帅就是没办法,哪个女孩子见了都喜欢呀,唉,更何况我还有那么厉害的本事,女孩子想不拜倒都不行了……

  打了清风寨之后,我将抓回来的刘高当场五马分尸,然后将他的头颅悬在寨子前的旗杆上示众,然后在旗杆下的告示张贴栏上贴出我亲自写的告示:替天行道,杀尽贪官!均分田地,共享富贵。

  然后我打开了清风寨的粮仓,开仓放粮。又杀了附近的几个大地主,将土地平均分配给那些没地缺地的平民佃农。

  此举很快就获得了清风寨数万平民的热烈响应,在每家每户领到了粮食分到田地之后,许多老大娘老大爷都哭着将他们的娃送到我梁山军的征兵处来,壮怀激烈地表示,要尽他们所有保护来之不易的土地。

  唉,土地啊,中国古代的农民从来都是如此悲惨,为了小小的一块土地他们通常都能不惜性命来捍卫!柔弱的时候他们是任人欺凌的绵羊,可一旦被组织起来,他们就是最强大最凶猛的力量,世上最强大的军队都无法挡住他们的力量。

  从一个后世伟人的嘴里,我深深地知道这个事实。

  捷报不断地从前线传来。

  官兵被抽调一空的青州境和济州境,李应跟燕青的两支大军一路打下去势如破竹!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便攻占了我分派给他们的十一个县府,他们也严格地执行了我的命令,大军所过之处,大地主大恶霸斩尽杀绝,所有的贫苦农工都得到了大翻身,整个梁山军占领区内,掀起了一股浩大的均田运动。

  在波澜壮阔的均田浪潮下,济州城和青州城就像是惊涛骇浪里的两叶枯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从各地败退回去的官军躲藏在州城之内惶惶不可终日,尤其是那些侥幸逃脱的大地主大土豪,更是感叹世界末日已经来临。

  从这一天起,我被这些吸食民脂民膏的贪官恶霸冠之“屠夫”的美名,以纪念我斩杀了上千恶霸的伟绩。

  李应跟燕青强烈要求趁胜攻取两座州城,但都被我严令拒绝,并勒令他们就地驻守,不得贸进!

  一来我并不急于进攻,因为我的占领区内局势并不稳定!我虽然实现了占领,也得了广大最低层民众的强烈拥护,但我帐下缺乏治理地方政府的人才!在未将地方完全控制之前,不宜再大规模出击。我并不急于大规模扩大自己的地盘,有济青两州就目前来说已经足够了,也是我所能达到的极限。

  要想攻占济州跟青州,可不是说说那么容易。以王安石之鬼才,或许没有料到我会如此大规模地攻掠两州的县镇,但他定能料到我会趁虚袭占州城!

  那里,一定设下了陷阱!

~第三章圣手书生~

 

  在攻占青、济两州除州城之外全境之后,我便将梁山的大寨搬到了清风寨!这里正好处在两州的中间位置,三山相环地势险要,通则能一日之内回返梁山,进则可以两面接应青、济二州,委实是再理想不过的行政中心了。

  吴用从乡间的落第秀才间挑了几个才能出色的,又将他以前的一些好友招来,总算在短时间里组建了一个属于梁山的政府,也颁布了一些法令法规。但吴用在行政方面的才能实在是不敢恭维,像今天,居然两老农因为一条老牛之争,居然便闹到我西门头的官衙前面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正在焦头烂额之际,吴用这厮又兴冲冲地跑来向我报告。

  一进门,这厮便举着手高喊道:“寨主,好消息呀好消息,嘿嘿,这下我梁山有能人替寨主管理这两州地界了!”

  我闻言大喜道:“是吗,此人是谁?”

  “圣手书生萧让!”吴用兴奋地以手指地,凝声道,“寨主可曾听说过?”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委实不曾听说过!或许也是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一员,但除了那几员武功特别出色的之外,其余的我却是无从记起了。

  吴用嘿声道:“萧仁可是有名的能吏啊,可惜宋皇老儿无眼,竟将如此干吏闲置民间不闻不问,嘿嘿,合该我梁山检个大便宜!此人听说寨主起事,竟从百里之外慕名前来投奔来了。”

  我闻言大喜,赶紧道:“那还不快快有请。”

  稍顷,圣手书生萧让便已经站在了我面前,其实也就个普通的白面书生,瘦瘦的,身体明显缺乏锻炼,不过一双眼睛显得炯炯有神,盯着我的眸子竟是不避不让!足见此人定力之深。萧让只穿着一身破旧的秀才服,衣衫已经洗得发白,却相当整洁。

  “在下萧让,见过寨主。”萧让向我抱拳为礼,神色不亢不卑。

  我点点头,看样子这萧让便是个清官,便肃手道:“萧先生请坐。”

  小喽罗便急忙搬过椅子,萧让老实不客气地坐下,然后开门见山地向我道:“萧让来此路上,已经然得见寨主手笔!杀地主、均田地,果然是高瞻远见,能够极大地调动底层贫苦民众的积极性,拼死保卫梁山政权,高!确实高明。”

  我悚然,委实未曾料到在宋代居然有人能够这般远见,能够看到底层的民众力量,确实让人感到胆战心惊。

  但萧让话锋一转说道:“但寨主此举只能维持一时,并不能长久!梁山政权若想壮大与宋朝分庭抗礼并最终取而代之,非得借力各地富豪不可!不知寨主以为然否?”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