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5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0/136

返回书籍页面

  “史进兄弟且稍待。”我急忙扬手唤住史进道,“听这位兄弟讲,那女将颇有几番本事,大伙何不一同前去瞧瞧,也好有个照应。”

  史进点了点头道:“既寨主吩咐,小弟莫不答应。”

  我们一伙人拍马下了桃花山,果然看见黑压压的官军已经将桃花山正前面的路口给紧紧堵死,大约是看到了我们一行从山上下来,官军阵中便忽喇喇地冲出一标人马来,在路口前的平地上来回游走,耀武扬威,扬起斗大一面旌旗,上书一“花”字。

  我身边的李逵骤然吃了一惊,失声道:“莫非是花荣前来?”

  我心里也是一沉,凝眉下望,但见领头一员武将却并非当日梁山泊外险些取了我性命的花荣,却是一员英姿飒爽的女将,面如傅粉,体态娇娆,背插四柄柳叶飞刀,手持一杆雪花樱束长枪,白马如雪,奋蹄如飞……

  看她面容,似乎依稀跟花荣有些相似!

  我心里倏然一动,暗忖:莫非她便是花荣的妹妹?却不曾想花荣的妹妹竟也是这般英雌了得,真可谓是将门之后呀。

  “山上的贼寇听着!今番花蓉将军率了五千官军已经将你们团团围住,若是举手投降交将刘知寨夫人放回,便可放你们一条生路重新做人,如若不允,便打破山寨,鸡犬不留!”

  一名小校突然冲到阵前摇旗呐喊。

  史进吸了口气,骤然拍马冲下山去,沉声道:“看我取那女将!”

  我阻止不及,再看时,史进早已经一溜烟地冲下山去了。

~第十章遇伏~

 

  我虽然一下子没有唤住史进,心下倒也没有怎么担心,这史进在水浒之中怎么说也一员猛将,对付花荣妹妹应该是绰绰有余吧!花荣固然厉害,他的妹妹就不见得有多厉害了,况且大伙都不曾听说过。

  但我很快便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史进刚刚拍马冲到还没来及得摆开架势准备冲击,那花蓉便已经娇喝一声甩了扔了一柄飞刀过来,只见白光一闪,飞刀如电般向史进的咽喉袭来。史进果然了得,遭此猝然袭击险险地偏头,避了开去。

  遗憾的是,花蓉的飞刀是由一根很细很细的银丝连着的,去势一竭之后被细丝一扯便又弱了回来,直取史进背心!史进狂嚎一声,弯腰伏身,果然上他避过了背心要害,飞刀擦着他的脖子边飞了过去。

  我们刚刚替史进抹了一把冷汗,暗称一声侥幸,史进却已经惨叫一声,哦,应该是只惨叫了半声便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然后死死地虚虚地扯着他脖子上的什么东西,其实就是那根细丝,但史进很快不挣扎了,因为花蓉的雪花银枪已经指在他的咽喉上……

  我和李逵鲁达三人愕然地望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史进被清风兵捆成肉粽子也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史进就这样被擒了?几乎是没有出手便被擒了!这一仗,史进根本就没有赢的机会。

  得胜的清风兵疯狂地呐喊起来,纷纷将手里的武器刺向高空,竭斯底里地替他们的主将欢呼,反观山上的喽罗,则个个神情沮丧如丧考妣!显然,史进的被擒对他们信心的打击是巨大的。

  我深吸一口气,知道这时候应该有所作为了。

  虽然王英和史进决定加入梁山,追随我一起打天下,但他们的内心深处或者并未怎么信服于我?而他们麾下的喽罗只怕更加不服我!如果我在此时能够大奋神威,击败擒了史进的花蓉,我的威武形象无疑能够深刻地留在他们脑海里。

  我反手从背后抽下两截烈火神枪,缓缓地接好,一枪在手,莫名的气机在我体内翻滚升腾,霍然转头盯着李逵,厉声道:“擂鼓!”

  李逵嘿了一声,从马背上跃起跳上了架在山岗上的鼓台,一脚将小喽罗踢开夺了鼓槌,奋力擂起来,霎时间急促的鼓声如雨点般响起,莫名地激荡着山上所有人的心胸,神情沮丧的喽罗们顿时神情一震,重新升起斗志。

  我轻轻一夹马腹,战马会意奋起四蹄疾冲下山,在我身后,重新涣发斗志的喽罗们开始疯狂地呐喊,替我加油助威,仿佛要将刚才的憋气统统发泄在这番叫喊里,竟是将山下清风兵的呐喊声生生地压制了下去。

  冲下山,我并不急于进攻,而是顺势一勒马缰,战刀顿时人立而起。我借机潇洒之极地一挥烈火神枪,在空中划下一道乌黑的轨迹,然后气定神闲地峙立在花蓉跟前百步之遥,这一刻,我相信自己威武潇洒的形象已经深深地震撼了前面的那些清风兵,这能够从他们的眸子里看出来,甚至在花蓉的美眸里,我亦看到了一丝丝的激赏。

  我微微一笑,心里了然。

  自古以来,英雄爱美人,美人又何尝不喜欢帅哥呢?我俊逸潇洒的外形还有雄壮的气势已经帮我不费吹灰之力地赢了第一仗!至少在花蓉的芳心里,已经承认了我是个不多见的英俊少年,这便有个显而易见的好处,不到万一得已,她便不会对我痛下杀手。

  古人云,好男不和女斗,其实那根本就是屁话。

  试问,天下男儿,哪个不在晚上跟这个或者那个女人“缠斗不休”?唯一的区别便是彼战非此战罢了,不过严格说起来,那都是一样的战争,统而言之,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

  我西门庆最喜欢的便是和女人之间的战争,那会让我格有成就感!

  征服了一员男性属下,好处不过是多了个得力的部属,如果征服了一名美女战将,嘿嘿,好处可就不只有那么一点点了。

  我缓缓举起烈火枪,枪尖直指虚空,一缕阳光正好照在玄黑的枪刃上,腾起乌黑的异芒……以为我要进攻,山上的喽罗更加疯狂地呐喊起来,李逵的鼓声亦更加急促激昂。还真没看出来,李逵竟然有如此天赋,击鼓的造诣竟如此高超!将来我定要制一面特大的行军战鼓,让他专职击鼓,替我的军队加油助威。

  “花蓉!”我朗喝一声,目光紧紧地盯住花蓉明亮的双眸,凝声道,“十招之内,我必生擒你于马上!”

  我的豪言壮语立时引来身后喽罗的疯狂响应。

  反观阵前的清风兵则个个神情激愤,一个个都跃跃欲试的模样,想替他们的美女主将消灭我这大言不惭的家伙!便是花蓉的眸子里,亦露出一丝愤怒更有三分冷厉。

  我心中暗自得意,先声夺人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既打击了清风兵因为生擒史进而高昂的士气,又勾起了花蓉的怒焰,令她心绪丧失平静,如此,我将可以更轻松地将她击败。

  随意地挥舞了一下烈火枪,强大的自信在我胸中升起。

  我忽然有了一种顿悟,这时候既便是天神挡在我面前,我亦有十分的信心将之击败!

  我不知道,这是否便是绝顶高手的心态,但至少证明,我已经再无所惧,既便我面对的是李纲和武松这样的高手,我亦不会未战先怯。我长啸一声,心中的战意终于突破了最后的顶峰,如长江大浪般倾泄而下,策马前冲,我的杀意喷涌而起……

  花蓉的俏影迅速在我面前扩大,这勇悍的女人竟策马朝我对冲而来,雪花枪绰在鞍前,双手亦掩在身后,不用想都知道她正在准备飞马暗器!

  我夷然无惧,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任何暗器都是徒劳的。我或者算不上真正的高手,但我至少正在接近这样的高度。

  咻!一声锐响,一点银芒朝我面门飞来。

  我冷冷一笑,烈火枪轻轻一引,一股黑焰已经从枪刃上腾起,如燃烧的实质火焰般挡在那点银芒之上,当的一声轻响,向我激射而至的柳叶飞刀便改变了方向,远远地射了开去,枪刃上的黑焰已经将飞刀后面的银丝给生生灼断。

  花蓉的眸子霎时缩紧。

  她再欲伸手去拨鞍前的雪花枪时,为时已晚。对冲而至的战马霎时间便将我们两人的身躯拉近,已经到了触手可及的距离!

  这便是花蓉心绪失宁的后果!也是我刚刚先声夺人的丰硕战果。如果花蓉不是失去了平静,在射出飞刀之前是不会主动策马向我奔袭的!

  我快意地长啸一声,探臂如电直趋花蓉的小蛮腰。

  花蓉脸色一变,疾演蹬里藏身娇躯一歪便想藏到马腹的另一侧,以避过我的掳劫。但占尽先机的我如何还会如她所愿?在花蓉避开之前,我的指尖已经穿进了她的束腰,然后指尖发力,战马带着强大的惯性,我毫无困难地将花蓉的娇躯轻轻地掳了过来!骤然的方向转换令花蓉刹那间一怔,当她镇定下来想要挣扎时,我早已经将她的娇躯死死地按在我战马的鞍前,手指有意无意地按着她肋间要害……

  花蓉只是轻轻地挣扎了一下,便不再反抗。

  山上喽罗的欢呼终于洪然一声如雷声般炸了开来,然后呼喇喇如潮水般冲了下来,鲁达和李逵两人一马当先,挥动兵刃直奔那些可怜的清风兵。骤然失去主将的清风兵刹那间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等他们反应过来,鲁达跟李逵早已经率人杀到。

  至此,战事再没有悬念。清风兵虽然久经训练战力超群,但主将被擒的事实令他们的士气降到了最低点,几乎是一接触便全线崩溃,上千的清风兵竟然被区区数百的乌合之众杀得落花流水,大败而归!刘高知道了只怕会吐血而亡。

  我心中暗暗得意。

  因为这正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我虽然没有完成和吴用商定的既定计策,但阴差阳错地又造成了现在这般的局面,其效果竟是比原先估计的还要好!真可谓天助我西门庆,想不赢都难啊……

  战事很快结束。

  鲁达和李逵只发动了一个冲锋,便将清风兵彻底击溃,还抢回了史进。

  我将花蓉轻轻地掷于马下,早有如狼似虎的喽罗蜂拥而上将她捆了起来,捆好花蓉后,那些草莽大汉却一个个望着花蓉发起呆来。我看了一眼,也不由得咽一唾沫暗道一声乖乖,真是诱人的尤物啊。

  为了防止花蓉挣脱绳索,喽们捆得非常之紧,还将她的双腿大字分开从后面绑住,将女儿家隐私之处尽情地展露出来,虽然隔着紧身劲装,但那情状委实够诱人!尤其是她胸前的峰峦在绳索的挤兑之下更形突起,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波涛汹涌……

  还真没看出来,战马上英姿飒爽的花蓉还是如此丰腴的一个美人儿!

  我暗吸了一口气,反手脱下身上的青袍甩手披在花蓉的身上,掩去她诱人犯罪的娇躯,花蓉抬起羞色娇靥,向我投来感激的一瞥!真是个不知因果缘由的少女啊,莫非她忘了刚刚是我将她擒住的吗?竟会因为这点小小的帮助便开始感激于我,呵呵……

  “回寨!”我翻手将花蓉的娇躯提起,再次覆于鞍前,挥枪一引首先策上上山,喽罗们在我身后蜂拥而来。

  经此一战,我西门庆在桃花山喽罗心中成了天神一般的存在,史进望着我的眼神里也再无丝毫的隔阂,完全将我当成了理所当然的大哥大!

  晚上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王英这淫贼,由于连日的“厮杀”,这厮显得神情疲惫、但心情却是好极,见了我更是欢喜到不得了。连连感谢是我带给了他好运,名利美人双丰收。就差跪下来叫我干爹了。

  当晚,我派了李逵连夜潜往独龙岗,探听王安石官军消息。

  第二天的时候,李逵返了回来,带来了我所希望的消息,独龙岗的官军果然走空了大半,只留下了稀稀落落的不到一半人,许多营帐都已经空了!李逵还特意抓了一名官军逼问,果然是花荣接到知寨刘高的告急书信,连夜率领他的五千清风兵返回清风寨了。

  二龙山的喽罗也传来消息,越发证实了花荣的回归,昨夜有大队官军趁夜从二龙山经过,陆续返回清风寨。

  我大喜过望,连忙吩咐史进整顿军马,一面又命李逵从小路潜返梁山,通知梁山上的吴用和燕青,约定时间前后两面夹击王安石!定要叫王安石的官军有来无回,消灭了王安石的三千官军,从此济州境内就再没有可以抗衡我梁山军的官兵了。

  点齐了鲁达、史进和桃花山及二龙山的五百喽罗,我准备连夜开拔!留下王英率领一千喽罗镇守桃花山,有了柳红梅这张王牌,以及刘高的牵制,花荣他纵有通天的本事,也难以攻破桃花山。

  我们到了距离独龙岗十里地的一处险要山谷时,天色正好放亮。

  望着两晨曦里两侧险峻的山势,我心中陡然一惊,若是花荣在两侧各伏一支军马,再命人堵死前后出口,那我立时便成了瓮中之鳖插翅也难飞了!

  “史进兄弟,让大伙加快脚步早些离开这危险之地!”我吸了口气,意识到这样的地方不宜久留,这时候我才汗颜无地想起,大军行动是必须派出斥候开路的,而我却居然冒冒失失带着一队人马像瞎子一样撞向独龙岗。

  若是李逵跟二龙山传来的消息有假,岂非误了大事?

  我一马当先冲向谷口,就差百步之遥时,从谷口的巨石下忽然转出一骑,白袍白甲,雄姿英发,宛如传说中的三国赵云!肩负铁胎弓,手持银枪,不是花荣还有谁来!?

  “西门寨主!花荣在此等候多时了!”

  看见我,花荣居然微微一笑,脸上尽是自信的微笑,微微的气机在他身上流转,整个人仿佛一尊全无破绽的战神,让人兴起难击败之撼!

  我悚然一惊,急转头仰望两侧险峻山坡,只见黑压压的官兵已经蚂蚁一样从巨石后树丛里钻了出来,刀剑出鞘,弓箭拉满……

  我心中剧烈一颤如遭雷击,居然真的中了花荣的算计!

  “花荣,你不是被刘高调回清风寨了吗?”面对如此窘境,我唯有苦笑着问花荣,“莫非你敢抗命不遵?”

  花荣微微一笑道:“待擒了西门寨主,花荣目的已然达成,自然返回清风寨。”

  我叹息一声,千方百计设计了花荣的回归,不想竟被花荣将计就计反将了一军!这可真是要命啊。

  “西门寨主,投降吧,反抗是没有用的!”花荣缓缓举起手里的银枪,杀机盈天而起,应他之势,山上的官兵纷纷举起了弓箭,准备射击……

  “拼了吧,大哥!”史进的脸上露出凶悍之色,厉声道,“拼一个算一个,娘的!人死不过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有些苦笑着摇摇头。

  虽然看不清山上官军的确切数目,但至少应二千以上!以二千训练有素的官军对付我这五百乌合之众,结局不言可知!况且,前面还有花荣这员悍将挡道,我并非没有信心冲过花荣的阻拦,但要想冲过花荣这一关,不付出鲜血是绝无可能的!而无论是鲁达还是史进,我都不愿意看到他们身死,更重要的是,我不愿意如是和三娘受到一点伤害。

  反抗只有死路一条!

  投降才有扳本的机会!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当啷,我手里的烈火枪掉落在地,黯然叹息一声道:“所有兄弟扔下武器,投降!”

  “大哥!”史进霍然向我望来,形神凄厉,便是鲁达亦向我投来冷森森的目光,显然我的投降让两人难以理解,手面的五百喽罗也没有一人愿意扔下武器!

  我心下暗暗感动,真是些热血的汉子,那我更不能让他们作无谓的牺牲了!

  反手从一名喽罗手里抢过钢刀,架上自己的脖子,我冲着所有人厉声道:“有谁不肯扔掉武器投降,我西门庆立时自吻于此!”

  声如金石,深深地震撼着所有的喽罗,史进神色一黯,手上的青筋暴起却仍然没有扔掉兵器,我心中一凛,正欲作势割喉,如是忽然幽幽地叹息了一声,轻声道:“二郎,奴家知晓你是为了我们姐妹着想,不忍舍下我们姐妹不顾,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只要你冲了出去,梁山便还有希望,大伙的血也就不会白流。”

  听了如是这般一说,史进跟鲁达霎时脸色一变,眸子里露出深深的表情,手一枪兵刃终于落地,我心中狂喜,真想抱着如是狂亲一番,这水一般的女人,真是深知我心呀……这番话若是我自己说出来,效果便要大打折扣,而由她嘴里说出来,轻易地便被史进他们所接受……

~第十一章算计~

 

  “花荣,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一俟所有人都放下武器,我才回头向花荣朗声道,“我们已经放下兵器表明了我们的诚意,如何?”

  花荣冷冷地盯着我,突然问道:“你认为你还有与我交易的资格吗?”

  我微微一笑,早料到花荣有此一说,便淡然回答道:“不错,表面上看起来,我们已经陷入重围,突围无望!但我要提醒花将军的是,如果我们舍死一拼,同样会给官军靠成极大的损失,是也不是?”

  我调动浑身的内力,将强横的战意逼起。

  花荣霎时收缩眸子深深地盯紧了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道:“寨主武艺高强,此言不假!”

  我淡淡一笑,浑身战力越发升腾,深深地盯着花荣厉声道:“如果我率领拼死突围,以将军武勇,有足够信心阻挡在下否?”

  花荣神色一凛,凝重地回答道:“没有十分把握!”

  “好!所谓擒贼擒王,我西门庆甘愿束手就缚,但花将军必须放了我的一众属下及女人!否则,西门庆便是拼着玉石俱碎,亦决不投降!”我大喝一声,心中极赞赏花荣的光明磊落,有一说一,便是面对敌人也不隐瞒心中所想,真可谓好汉子!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