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4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6/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呸!”鲁达狠狠地朝着镇关西啐了一口,厉声道,“你爷爷好好的在喝酒,偏你这孙子不识好歹,在这大吵大闹搅了爷爷大好兴致,想是你皮痒了不是?”

  我霎时倒吸一口冷气,不想这大汉果然便是倒拔杨柳的鲁智深,水浒第一力士!

  再看镇关西,明显已经是怒不可遏,但愣是不敢动手,对鲁达很是忌惮的样子。

  咬牙切齿了半天,镇关西终于大手一挥道:“我们走!”

  待到镇关西走远,我才从镇惊中回过神来,一看鲁智深正准备回酒楼,忙招手叫道:“这位官爷请留步。”

  鲁达闻言转身,蹙着浓眉斥我道:“你这后生好不更事,带着这般漂亮两个小娘皮出来谋生,如何不教这伙人眼红垂涎?听咱的,马上卷铺盖走人,寻个无人的山野僻壤,才有你的安生日子过。”

  我心里又是感激又是好笑。

  但脸上却是满脸笑意道:“官爷教训得的,小人自当遵命!但刚才承蒙官爷帮忙,小的理应聊表谢意,若不嫌弃请入陋室小坐片刻如何?”

  “罢了!”鲁达摇了摇浦扇般的大手,嘿声道,“咱军中还有事,这事原不过举手之劳不必记挂心上,但那镇关西好色成性,定不会轻易放过你女眷,你还是快快去休,告辞了。”

  说完,鲁达径直而去,性格磊落直爽,一如他的外貌。

  这时候,才有邻居上前劝我道:“林掌柜,这位鲁提辖说得是呀,你还是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吧,免得遭了毒手追梅莫及呀,唉,这世道……”

  我脸上笑意相迎,心里却是冷笑连连,那镇关西竟如此可恶,实在该杀!他不来便罢,若敢对三娘或者如是有任何非分之想,便拼着完不成此行任务,我亦要将他格杀!但一想起此行目的,我便心里陡然一紧,有了这镇关西横加阻隔,只怕又要增加一道未知的因素了……

  时至今日,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刘高府上却是没有任何动静。莫非我和吴用预料有误,刘高小妾并不对刺绣十分感兴趣?如果今明两天再没有动静的话,我也只能选择先行离开清风寨,转而从桃花山上想办法了。

  正思量间,门外忽然走进一名清秀的丫环,脆声道:“请问林老板在吗?”

  我一看丫环的装扮,明显来自大户人家,霎时神色一震,迎上前连声道:“在,小的便是,请问姑娘有何贵干?”

  丫环掠了我正好,启齿说道:“我家奶奶听说镇上新来了一位刺绣大家,特地让小婢前来请去府里一试手艺。”

  我心里狂喜莫名,脸上却故意装作不明白道:“不知姑娘府上是?”

  丫环轻轻一笑,露出编贝似的两排细碎玉齿,说道:“这里的知寨大人便是我们家老爷。”

  我霎时一正神色,摆出凛然之色道:“原来竟是刘知寨夫人有请,如是,快快过来。”

  如是应声走到我身边,冰雪聪明的她早已经轻轻向刘府小丫环施礼道:“小妹如是,见过姐姐。”

  刘府小丫环似乎对初次见面的如是印象极好,当时便微笑着执住如是的小手,细声道:“姐姐无需客气,叫我小翠便是了,咱们这便走吧,奶奶已然等得急了。”

  我自然不放心如是孤身一人前往,便招呼三娘陪同前往。

  望着小翠领着三娘和如是逐渐远去,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计划终于成功了一半,接下来便全看如是随机应变的能力了,如果她能够和刘高的小妾攀上交情,那么小李广花荣纵有通天本领,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了,他只能乖乖地从梁山泊退兵。

  既然如是和三娘都走了,便再没有营业的必要,将一面今日休息的牌子竖在门外,我关上店门,以最快的速度易过容,然后以另一副完全陌生的面容从后门溜了出来,遥遥地缀在三娘她们后面,一直跟到了刘府的门外。

  这年头,毕竟不是在梁山地头,还是小心些的好。我可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若是三娘和如是有任何损伤我便是悔断肠子也难以挽回,所以绝对不给镇关西之流以任何可乘可机。这时候,我再次感谢祝朝奉,若非他传我易容之术,要想不露形迹地保护两女,当真是难事啊。

  “喂,鬼鬼祟祟的你做什么呢?”一把洪亮的声音陡然从我身后传来,将毫无防备的我陡然吓了一跳,正想转头心里陡然一动,硬是对身后的声音理也不理。

  然后一只粗壮的胳膊便将我硬生生搬了过来,赫然入目的竟然便是镇关西。

  一个强烈的诱惑陡然掠过我的脑际,这真是个天赐的良机,看镇关西毫无防备的样子我只要倾力一击必然可以将他当场格杀!但我终究还是抵受住了这分诱惑,因为我想到了鲁达,如果我将镇关西给杀了,鲁达便没有人可以杀了。

  留着鲁智深这样的人在官军之中,对我西门庆这个梁山强盗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当初一怒之下杀了高衙内,错失逼迫林冲上梁山的机会,已经让我恨得不行了,我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嗨,问你话呢?”镇关西又推了我一把,我假装受力不住退开了好几步,然后直愣愣地望着镇关西发呆,足有好几秒钟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比着自己的耳朵依依哑哑地胡乱比划了一阵,至于究竟是什么意思,那可真的只有天知晓了。

  “原来是个哑巴!”镇关西啐了我一口,拂袖而去,竟是径直进了刘府里去了。

  我看得呆住,看镇关西大摇大摆的模样,看门的兵卒居然连半个屁都不敢放,莫非这镇关西竟还和刘高关系不浅?脑子里陡然想起鲁达和镇关西对峙时,镇关西曾说让他姐夫撤了鲁达的职,莫非……

  想到这里我顿时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果真如此,那三娘和如是岂非进了狼窝?

  我吸了一口气,暗忖绝不能束手待毙!打定了主意,我三步两步窜到了刘府围墙的一处僻静角落,看清左右无人便唆地纵进了刘府院子里。我便如一只大鸟般轻飘飘地落在刘府的院子里,连踩踏在青草上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刚转过身来,我惊得差点失声大叫,只见一名家丁和一名丫环正双双瞪圆了双目吃惊地望着我,两人的裤子刚刚提到腿弯处,似乎是又惊又惧的样子,想叫却不敢叫!我暗叫一声侥幸,出手如电一拳击中了家丁的下巴,家丁托的一声便倒了下去。然后在丫环尖叫之前将她也击晕过去。

  将这对野鸳鸯拖到僻静的角落,我再次草草将自己易容成那偷腥不成的家丁模样,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刘府的后院。

  走过一道长廊迎头撞上一名家丁,冲我嘿嘿笑道:“刘成,你是不是又去偷看小红洗澡了?嘿嘿,不过小红那对奶子真是又大又白又嫩,一掐肯定能掐得出水来……”

  我心里暗忖,那刘成岂止是偷看,怕是都已经偷上过了!偏你还不知道。

  念头一转,我便装作无意中问道:“对了,我刚刚又看见镇关西那厮了。”

  “嘘。”那家丁神色一变,冲我紧张地道,“你不要命了!这种事情,做下人的看见了都要装作没看见,更不可大着嘴巴到处乱说!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那家丁还比了比我的脖子,一副狰狞之色。

  “你刘成想找死,可别捎上我刘得宝啊。”

  “哪能啊。”我摸了摸头,脸上装出讪然的微笑道,“不过也奇怪,这事莫非我们老爷一点都不知道么?”

  “你懂个屁!”刘得宝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道,“老爷现在被七姨太迷得神昏颠倒,如何还会顾及另外六个女人?这镇关西贼胆恁大,谁敢胡说半句?不被七姨太灭口才怪!我跟你说啊,这七姨太进府之前便已经和镇关西有了一腿,听说七姨太还是带着身子进的府呢。”

  “啊?”我故作惊色道,“这么说来,少爷他……”

  刘得宝白了我一眼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若是老爷他行,为何其它六位姨太一点动静都没有?独独这个七姨太养了个儿子?这中间也太古怪了吧?”

  “我不跟你说了。”

  随便找个借口别了刘得宝,我是越想越心惊!

  敢情刘高新纳的小妾和镇关西还有一腿,那以她和镇关西的关系,三娘和如是的处境委实堪忧啊!

  正担忧之际,隔墙忽然传来银铃似的笑声。

  心里一动,攀上墙头一看,只见一大群莺莺燕燕正在后花园里赏花观摩。待看清三娘和如是也好端端地在其中之后,我才舒了一口气宽心大放。看来,她们目前至少还是安全的,并没有被镇关西怎样。

  “妹妹,真不知你的巧手是怎么长的,竟能绣出这等绝美的图案出来,姐姐真是羡慕死了。”一把柔媚的鹂音传来,我看到一名身穿大红绫罗的美妇人正缓缓地向着我这边走来,一边还亲热地挽着如是,因为正面相对,我将她的娇靥看得一清二楚,果然是颇有九分姿色,与如是站在一起,竟也是不多让。

  “姐姐谬赞了。”如是轻轻地应了一句,不轻不重地戴了刘高小妾一顶高帽子,“姐姐的巧手才令小妹佩服呢。”

  我吁了口气,看来如是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和刘高小妾的相处很是融洽。

  不过,当务之急,是怎生想个办法,消除镇关西的威胁,最好是能让鲁达将他打死!!

~第六章抱得美人~

 

  很想易容成鲁达的模样将镇关西干掉,然后嫁祸给鲁达,但我马上便将这个想法给摒弃了。先不说我和鲁达身材的差异,以鲁达的性格要想和他做兄弟,你必须动之以义!如果这般阴谋诡计陷害他,一旦将来被他知道,肯定是危险之极。

  正思虑间,忽然有小丫环前来禀报道:“奶奶,舅老爷前来探望,正在厢房等候。”

  冰雪聪明的如是便趁机提出告辞,刘高小妾也并未刻意挽留。

  我正欲随三娘和如是返回,忽然间心里一动,决定跟踪刘高小妾看看她和镇关西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能够掌握他们的隐私,或者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刘高虽然身为清风寨知寨,府里的守卫不可谓不严密,都被我一一躲开,最后终于成功地藏进刘高小妾的阁楼檐下,从这里正好可以将阁楼里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刘高小妾刚进门便将小丫环给打发出去,早已经候在房里的镇关西便马上迎了上来,一把将刘高小妾搂入怀里,嘴里直喊:“亲亲,可想死我了。”

  刘高小妾假意推搡着镇关西,粉脸上却是露出愉悦的笑意,嗔怪道:“你这贼坯,现在大白天的倒来我房里做什么?谁给你的恁大贼胆?”

  镇关西便嘿嘿笑道:“那老东西今天被青州知府请去赴宴,一时三刻如何得回?嘿嘿,正好给我们幽会的机会,我如何不来?娘子,可想煞俺老郑了。”

  “呸。”刘高小妾便轻轻地啐了一口道,“郑大官人在外面风流快活,如何还记得奴家这独守空房的可怜人呀?”

  “真是冤枉啊。”镇关西举起手叫屈道,“俺老郑可是做梦都想跟娘子在一块,可恨那老东西实在看你太紧,不得其门而入啊。”

  刘高小妾便哼了一声道:“既如此爱奴家,那当初你如何将奴家献与刘高那不中用的老东西?”

  “这个……”镇关西不由得僵住,默然不语。

  刘高小妾这才神色一缓,主动圈住镇关西脖子道:“好了,奴家与你开玩笑呢,奴跟你说,你猜今天奴遇到谁了?”

  “遇到谁了?”镇关西迫不及待地将刘高小妾抱到房里的圆桌上,大手已经从女人背后探了过去,捏着女人的两团酥乳揉搓起来,喘息着问道,“奶奶的,真是爽啊,我的好梅儿,俺老郑真是爱煞你了。”

  刘高小妾任由镇关西在自己娇躯上轻薄,粉脸逐渐潮红起来,美目里几乎能滴出水来,扭转脖子轻轻地吻着镇关西满是虬须的脸庞,吃声道:“我遇见了以前的姐妹兰如是,想当年兰如是跟柳红梅可是秦淮风月的绝代双娇,可后来兰如是嫁了一名仕子,脱籍从良了,不想今日又在这儿见到了她,真是缘分啊。”

  镇关西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问道:“这么说来,那个兰如是定然也和我的红梅娘子一般,如花似玉喽?咦,莫非便是刚刚从刘府离去的那两位女眷中的其中一位?”

  柳红梅便马上以异样的眼神盯着镇关西,莫名地问道:“怎么?你可是心痒了?”

  镇关西嘿嘿一笑,说道:“哪里,老郑有了红梅娘子垂青,自觉艳福无穷,此生再无他想!嘿嘿,再无他想了。”

  柳红梅轻轻地啐了镇关西一口,嗔道:“算你识趣!这女人可不许你碰。哼,当年在秦淮河兰如是便跟我是死对头,虽然我们表面上姐妹相称,暗地里她不知有多恨我呢!哼,今日再见,不由得我不想起旧仇怨恨,定要好好地报复她一番,方消我心头之恨。”

  我心头凛然,不想这娘们心机如此深沉!若非我误打误撞,识破她和镇关西的奸情,只怕如是当真会着了她的道亦未可知。

  “那你打算怎么对付那兰如是呀?”镇关西大手从柳红梅敞开的衣襟里探了进去,呼息逐渐粗重起来,柳红梅也呻吟一声,媚眼如丝软瘫在镇关西怀里。

  “奴家还没想好呢。”

  镇关西深吸一口气,将柳红梅的娇躯平放在桌板上,然后将女人丰满的两条玉腿分开,再撩起自己的衣衫下摆,整个强壮的身躯已然压了上去,顺势狠狠地突,压得整张桌子都嘎吱作响,柳红柳便霎时竭斯底里的呻吟一声,玉腿收拢紧紧地盘住了镇关西的熊腰……

  不用想,我都知道这对狗男女已经干上了,不过无可否认的是,偷窥别人干那玩意真的很刺激,如果三娘在身边,我定也会忍不住兽性大发了。

  镇关西一面攻击着柳红梅,一边喘息着说道:“娘子,我与你说件事情。”

  柳红梅逢迎着镇关西猛烈的攻击,呻吟道:“什么事呀?”

  “就是让刘高那老狗找个借口将鲁达那厮轰出清风寨喽,那厮专与我作对,我已经忍他很久了。”镇关西说完,又是重重一挺腰胯,直轰得柳红梅美目泛白。

  “啊呀……”柳红梅呻吟了一声,喘息道,“老狗今天返回,我与他提一提便了,心肝,哎唷……”

  我霎时便把握了镇关西的想法,这厮定是怕鲁害阻挠他强抢如是与三娘的好事,想让刘高早一步将鲁害轰出清风寨去。既然镇关西如此想法,正好被我借机利用来拉拢鲁达。

  镇关西再不发一语,开始埋头干起活来,我知道再探听不到有价值的隐私,便轻轻地退出了柳红梅的阁楼,顺着原路一直出了刘府,直奔自己店铺而来。

  快到店铺时,匆匆卸掉脸上易容,然后从后门而进。

  三娘和如是正焦急地等候在内房,看见我回来,三娘早已经惊喜以迎了上来,向我道:“二郎你上哪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可担心死奴家了。”

  我先冲如是微微笑,如是便微微地红了粉脸,我这才低头吻了三娘一下,掂着她的下颔笑道:“你夫君我的本事你又不是没领教过,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莫非你还怕别人抢了我不成?”

  我一语双关的话霎时令三娘羞红了娇靥,美目轻轻一扫一侧的如是,也是语带双关地回答道:“恩,奴家正担心郎君你被野狐狸给抢走了呢。”

  听得真切的如是越发地羞红了粉脸。

  我干咳一声,不忍如是过分尴尬,引开话题道:“如是,今天见到刘高的小妾了吗?”

  “见着了呢。”如是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喜悦,欢声道,“真没想到,知寨夫人居然还是奴家当年的大姐呢,好多年没见了,想起往事当真恍如隔世呀。不过红梅姐有了这等好归宿,我这做妹妹的也是替她高兴。”

  我心里暗道一声如是终究善意良可人,哪里曾料到柳红梅暗藏祸心,欲对她不利?

  三娘也在一边说道:“二郎,你可能不知道,如是姐与那知寨夫人当年可是秦淮风月里的二娇呢,不知倾倒了多少才子公子呢。”

  我淡淡一笑,心忖最终还不是一样成为我的女人?

  “三娘,如是,你们留在家中,我先出去一回,我要去见见白天帮我们的那位鲁达!无论怎样人家都帮了我们,我一定要表示一下谢意吧。”

  三娘和如是对视了一眼,都向我投来关切的一瞥,叮嘱道:“那二郎你要小心。”

  我开心之极,忍不住向如是眨了眨眼睛,这美娇娥,终于也开始对我关切起来了,这可是个良好的开端。

  别了三娘和如是,天色已经夜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