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4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4/136

返回书籍页面

  水寨议事厅,气氛显得压抑而凝重,花荣的厉害以及折了李逵的沮丧,像两座沉重的大山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每一个人都显得垂头丧气。尤其是阮小七和张顺,更是满脸羞愧,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笑语有些失色地望着我,刚刚听了阮小七叙述,她的粉脸上也流露出惊骇的神色来,悚声道:“西门大哥,这花荣如此英雄,山寨无人能敌,这可如何是好?”

  我叹息一声,若要在正面战场上将花荣击败,可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一群武力超过他的武将同时向他发起攻击,这样一来,他纵然有百步穿杨的好身手,也难有充足的时间一一射杀,而只要有一人冲到了跟前,才有机会格杀花荣……

  但我知道这只能是想想而已,且不说梁山没有那么多武艺高强的将领,既便是有,花荣也不见得便会束手待毙!更何况,如此良将,我根本不想杀他,将之收伏才是上上之选。

  “花荣固然厉害。”我竭力在脸上摆出微笑的嘴脸,这个时候,身为主将的我就需要起到稳定军心、鼓舞斗志的作用了!故意以轻视的语气道,“却也不能够跨越浩瀚水面追击而来!我们虽然无法击退官军,官军却也无法攻打大寨,顶多是个不胜不败之局。”

  顺着我的语气,吴用也接着说道:“且两位寨主已经定下破敌妙计,不日即可付诸实施,到时候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令官军无功而返!唯有李逵头领失陷官军阵中,颇为遗憾。”

  “这也没什么!”我长身而起,极目隔湖望着对岸,凝声道,“王安石定会将李逵囚于济州府城,到时本寨主亲赴济州,救回李头领便是!”

  这一刻,所有的大小头领都向我投来异样的眼神。定是我自信而强大的语气令他们对我刮目相看。

  勒令阮小二、阮小七及张顺张横四人分守梁山四周水寨,扼守住大寨大门,燕青率两千轻骑扼守门前关隘,居中以为策应,然后我率领其余人马返回梁山大寨。

  一回后寨,王笑语终于耐不住心里的好奇,问我破敌之计。

  我深深地望了王笑语一眼,在脸上摆出犹豫之色,叹息道:“刚才因在众人面前,我不可泄了大家的斗志,所以才这么说。”

  “啊?”王笑语的脸上泛起明显的失望之色,怏怏不乐道,“这么说来,大哥和军师也并无破敌良策喽?笑语还真以为你们有办法了呢,唉……”

  我心里暗暗得意,饶是你王笑语古灵精怪,也中我的圈套!

  脸上却是焦虑之色越盛,目露烦躁之色道:“若说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难度太大且成功率极低!而且山寨里女眷本就不多,符合此条件者怕是更加稀罕,唉……不提也罢。”

  王笑语的美目亮了一下,粉脸上浮起惊喜之色,欣然道:“原来大哥你捉弄我,你好坏呀!快说,有什么办法?还有为什么跟女眷有关系?小妹可否胜任呢?”

  我在脸上摆出一副苦笑,无奈道:“听军师说,那花荣的上司刘高,为老不尊娶了个年轻的小妾,宠爱得不得了,真个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而这个小妾别无所好,最喜刺锈,所以经常将清风寨里一些妇人姑娘叫去切磋技艺。”

  “哦,小妹知道了,原来你是想派人接近刘高的小妾,然后劫持刘高小妾,逼迫刘高调花荣回去,我猜得对不对?”王笑语跳起身来,一枚玉指掂着自己的樱唇,微偏着小脑袋,那清纯憨厚的样子令我怦然心动!

  不过,王笑语的小脑袋确实聪明,竟能举一反三,虽然没有猜中全部,却也算是八九不离十了!不过笑语终究还是涉世未深,将我和吴用想得太也光明磊落了,实际上,我和吴用拟定的计策,要阴暗卑鄙得多。

  “这没什么难的呀。”笑语一偏小脑袋,横着美目望着我道,“山寨里虽然女眷不多,但燕大嫂、三娘嫂还有我嫂子都会刺绣呢,小妹虽然也会,但比起三位嫂嫂来就差得多了。”

  我故意装作没听到笑语的话,摇头叹息道:“难啊,听说刘高那小妾刺绣技艺已经相当高明,若没有十分出色的工艺,想必是难以引起她的注意的,唉……”

  说完这一句话,我便以眼角余光留意着笑语,笑语果然上当,立时不服地反驳我道:“若说刺绣,只怕再没有人能比我嫂子出色了!那可是燕大嫂见了嫂子绣的荷花图案后亲口说的,燕大嫂她在京师的时候,可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她的话总是不会错的吧?”

  我心里得意莫名,笑语终于开始顺着我铺好的路往套子里钻了。

  我再次摇了摇头道:“如是嫂固然刺绣技艺出色,奈何她体质文弱,不会武艺,这里前去清风寨,路途遥远,一个妇道人家孤身前往何等凶险?不妥,很是不妥!”

  “那我陪嫂子前往便了。”笑语天真地说道。

  “胡说!”我霎时摆出大义凛然的样子,厉声道,“妹子你身为梁山寨主,是整个山寨的主心骨,这等紧要关头,如何能够离开山寨?”

  笑语便嘟起小嘴道:“这也不是,那也不妥,那你说要怎么办?难道让官军把我们活活困死不成?”

  我叹息一声,默然不语。

  纵然我心里千百个想说,让我陪如是前往,但这话绝不应该由我自己来说,而应该是笑语自己提出来的,由我说和由她说,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果然,笑语沉思了片刻,便提议道:“要不这样吧,就由大哥你和三娘嫂陪我嫂子前往清风寨好了,反正这里只是固守,官军也很能攻到大寨里来,有军师在便可以了!而大哥你和三娘嫂子又武艺高强,有你们夫妻俩保护我嫂子,定然万无一失了。”

  “这个……”我假装神色一动,有些心动的样子。

  “怎么样?这个办法不错吧?”笑语粉脸上泛起得意之色,不过神色一转警告我道,“不过,小妹警告你哦,不准打我嫂子的主意!否则要你好看。”

  望着笑语一本正经的威胁模样,我几乎想笑出声来,这简直就是小白兔在威胁大灰狼说,你不听话我就打你屁股一样荒唐好笑,哈哈……

  但我终是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有了王笑语的“首肯”,计划很快便定了下来!身为王伦的未亡人,如是也算是梁山的一分子,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替梁山分扰的担子。我决定明天便取道后山出发前往清风寨,让如是收拾一下应带的针线器具。

  晚餐的时候,三娘忽然停下筷子有些出神地望着我。

  感到三娘的异样,我急忙上前扶住她的肩头柔声问道:“三娘,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乖乖,这种紧要关头,可别给我来个身体不舒服!扰乱了我计划,中断了我的泡妞大计,并最终影响到我的争霸大业,那可不好。

  三娘轻轻地摇了摇头,眉目间忽然浮起委屈之色,幽声道:“二郎,奴家是不是很没用?”

  “你说什么呢?”三娘没头没脑的话令我满头雾水,只好轻轻地将她的小脑袋搂入怀里,柔声道,“你是不是有些累了?乖,吃完饭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咱们可就要出趟远门了。”

  一抹异样的桃红在三娘的粉脸上浮起,她忽然从我的怀里抬起小脑袋,望着我鼓足了勇气说道:“二郎,不如你将笑语妹子给收了吧?我跟如是姐提起过,如是姐说笑语妹子也经常提起你,想来是喜欢你的,有了笑语妹子的帮衬,奴家也好……也好……”

  说到紧要之处,三娘忽然一阵害羞,再也说不出来。

  我心里暗笑,原来是三娘自感吃不消,难以承受我的宠爱,想找个伴替她“分忧解难”啊?看来我这些天的“辛勤劳动”并非全无成果,终于让三娘也承受不住,主动提出要替我再寻第二房女人了,呵呵。

  不过我心里的理想对象可不是笑语那个青涩的丫头片子。

  比起笑语的青涩,如是的成熟妩媚更令我心动,而且新寡的如是正是芳心寂寞、自哀自怜的时候,错过现在的最佳进机,以后再要想征服她势必加大难度了!至于笑语这个全无恋爱经验的小丫头嘛,呵呵,将来有了如是的帮助,还不是手到擒来?

  “别多想了。”我轻轻地拍了拍三娘的粉颊,柔声道,“吃完饭,咱们早些休息。”

  “二郎。”三娘妩媚地望着我,委委缩缩地说道,“奴……奴家今晚……想去陪如是姐,好么?”

  我心里越发得意,伸手将三娘软绵绵的娇躯抱起,横在怀里,然后柔声道:“小傻瓜,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三娘你不愿意的事情,我就是绝不会强求的,你放心,今晚我一定不欺负你,好么?”

  三娘这才将螓首埋进我的怀里,幽幽地说了一句:“二郎,都是奴家没用……”

  我一口吹熄楼下的烛火,抱着三娘上了小楼,对窗的如是绣楼,依然亮着微微的烛光,如是清冷的身影孤坐阁楼窗口,美目漫无焦点地望着前方某处,正想得出神……笑语那丫头在她房里走来走去,手舞足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轻轻一笑,抱着三娘在床上躺了下来,嗅着幽幽的芳香,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次日,我将一切大小事实托于吴用,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有水军的相助,官军只能采取围困的战略,梁山虽没有进攻的实力,隔着水泊天险要想守住却是绰绰有余。王安石虽然率领后续大军陆续到来,与花荣汇合于独龙岗,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打扮成一名游历的青年武生,三娘自然扮成我的妻子,如是则成了“妹妹”,只是两女都是国色天香,虽然布衣裙衩也难以掩饰丽质天成,出了山寨必然引起天大麻烦!只怕还没到清风寨,便被路上强人给盯上了……

  我虽然不惧强人,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决心出了山寨之后给两人易容。

  三人从后寨的秘密小路出发,这条小路可以直通后山水寨,是王伦当初设下的逃生秘径。

  在水寨,阮小七早已经等候多时。小七常年在梁山泊打鱼为生,对这里的水道最是熟悉不过,在芦苇丛里游转了半天,将我们三人送到一处陆地上。

  “寨主,从这里往前,便是牛头镇,过了牛头镇便是直通清风寨的官道了。”阮小七指着蜿蜒而前的小路向我道,“寨主一路顺风啊!小七就送到这里了。”

  我拍拍小七的肩膀说道:“小七也一路保重!”

  正欲转身上路,阮小七忽然咦了一声,望着水边一处芦苇荡发起呆来。

  “怎么了?小七。”我心里一顿,莫非有什么不对?

  阮小七摇了摇头,道:“这里有一大片倒伏的芦苇,看情形倒像是不熟悉水道的船只穿过的模样,不过这里地处偏僻,应该没有这许多船只穿越才是?却是怎生一回事?”

  我微微一笑,这阮小七想得也太多了,便宽慰道:“也许不过是风刮到的呢,小七别想太多了,快快返回水寨把守吧,别让官军钻了空子。”

  阮小七答应一声,摇摇头驾着小船去了。

  终于只剩下了我们三人,可以正式实施我的泡妞大计了,心中的快美委实无法以言语形容。

  找了处干净的草地,我让二女先休息一番,然后向她们不无担忧地道:“三娘,如是,你们如此娇美,常人一看便知非是常人,只怕很难掩藏形迹呢,一旦身分败露,被官府俘虏事小,坏了梁山大事却是罪大恶极。”

  二女被我说得脸色发白,三娘更是忧声道:“那该怎生是好?”

  我微微一笑道:“却也不难,只需在你们脸上稍稍粉饰一下便可。”

  三娘的秀眉便轻轻地蹙起,嗯了一声道:“才不要往脸上抹泥巴呢,将奴家的脸弄得脏兮兮的,丑死了,不要啊。”

  不单三娘如此,如是的粉脸上亦露出不悦之色,看来女人的爱美之心真是深入骨髓了,稍微掩藏她们美貌的举止都会招致她们本能的反感。

  我笑道:“当然不是往你们脸上抹泥巴了,这等大煞风景之事,为夫如何出得出来?”

  我小小地占了如是的一点便宜,自称为夫,不禁让如是微微地羞红了粉脸,美目里掠过一丝异彩,我心里暗道一声有戏了!看来,之前的苦心设局、刻意勾引并非毫无建树啊。

  “那你还有什么好办法?”三娘美目明亮如星,直直地盯着我,那娇美可爱的模样,当真令人垂涎欲滴,忍不住想要与她狠狠地亲热一番。

  忍住心猿意马,我转身背对着二女,然后伸手在自己脸上处理了一下,再转身对着二女的时候,二女望着我的神色明显地有些发呆,三娘愣愣地望着我,眸子里露出一丝陌生和惶惑,凝声道:“二郎,这……是你么?”

  我再转身,又回复原来的样子。

  三娘这才喘息一下道:“二郎,刚……刚才是怎么回事?”

  “化妆术!”我微微一笑道,“通过对人脸部进行细微的修整,就可以获得完全不同的效果,变得让人几乎不相认!刚才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陌生?”

  三娘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如是的美目里掠过一丝慧色,忽然问道:“这化妆术和易容术是否有相通之处?”

  我心下凛然,泛起一丝警觉!我之所以只敢对脸部进行稍微的修改,诈称化妆术而不是彻底的进行易容,便是怕引起如是的警觉!一旦让她知晓我会易容术,只怕便有事情败露的可能,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容许发生的。

  我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道:“当然不一样!易容术只是传说中的技艺,这世上是否真有流传,还有待考究,便是这化妆术,也是我家费了好大努力从一云游和尚那里学来的。”

~第四章清风寨~

 

  我不敢将两女的形容作大的改变,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稍稍进行修饰,让三娘看起来显得男儿般英气,让如是也掩住几分诱人的妩媚,两人虽然看起来仍然靓丽,但至少已经没有本来面目那么显眼了。

  三娘对自己的新面目很是满意,对着随身携带的铜镜左照右照,高兴得不得了。

  如是却是微微一笑,对我的手艺不置一词。

  很快便到了牛头镇,这是一个官道边的小镇,顶多三五百人家,官道边开着一家茶楼,一面斗大的茶字旌旗迎风招展,在黄土飞扬的空气里令人神情一震。

  看看如是娇喘吁吁的模样,我适时地献殷勤道:“如是已经累了,我们在前面的茶馆先竭息一番再走也不迟。”

  “我没事。”如是却是蹙紧柳眉摇了摇头,轻声道,“我还坚持得住,莫要担搁时间误了……”

  “嘘。”我向如是摇了摇头,三娘冰雪聪明顿时止住了话头,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目光灼灼地从三娘和如是身上掠过,趁机大饱眼福,低声道:“记住,现在你们是我林庆的娘子和妹子,我们一家是从北方逃难来的,到这里讨碗饭吃,仅此而已,嗯?都记住了。”

  三娘和如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便咳嗽一声,向三娘道:“娘子,妹子怕是累了,咱们到前面茶馆竭息一阵再走吧。”

  然后尽量将步伐变得笨重和呆滞,大步向茶馆走去,三娘扶着如是在我身后紧紧相随。当走进茶馆的时候,还是有很多道目光霎时向我们射来,几乎每一道眼神都无一例外露出色授魂予的迷醉,我叹息一声,暗忖三娘的如是的丰姿,终究是难以完全掩盖啊,既便是在掩住了最动人的秀色,也仍然让人怦然心动。

  “这小子,倒真有艳福,居然左拥右抱。”

  角落里,响起一声低低的声音,语气里颇是艳羡。

  “何老二,你羡慕就去抢呀?”

  另一把破锣似的声音取笑道。

  我霎时将目光向出声处望去,只见茶馆一角坐着两名短装打扮的走卒,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估计也有几分力气,所以说话显得无所顾忌。看见我向他们望去,面对着我的那人便别开视线,嘿声道:“俺可是良民,不干这些强抢民女的勾当。”

  回头招呼三娘和如是落座,茶馆里的小二似乎刚从迷醉里惊醒,忙不迭地迎上来,哈腰笑道:“这位客官,要来点什么?”

  我想也不想便说道:“一壶清茶,再来一些糕点便是。”

  不一会,清茶糕点上齐,我替二女满上一盏清茶,然后开始留意茶馆里的闲言碎语,以前常看武侠小说,知道这类地方贩夫走卒,最是鱼龙混杂,经常可以听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信息,或者能对我的任务有所帮助也说不定。

  茶馆里的人已经从刚才的惊艳和失神里回过神来,又恢复了海侃大山的热闹。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