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4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2/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赶紧推辞道:“燕头领此言差矣!燕头领无论是武功还是人望还是资历,皆远胜在下,这副寨主一职,理应由燕头领出任,西门庆断断不能胜任。”

  燕青回头,热烈地望着我道:“西门寨主休要推辞了,寨主英明神武江湖人尽皆知!青峰山上一番义举,花花太岁之名早已经盛传江湖之上!由恩公出任副寨主正所谓众望所归,四海豪杰必然望风前来,云集景从,如此则梁山幸甚!”

  “这……”我假装被燕青说得一窒,默然……

  吴用便趁机拜到在地,照着我和王笑语纳头便拜道:“吴用拜见王寨主及西门寨主!”

  燕青脸上露出欣然之色,同样拜倒尘埃,有了燕青和吴用的带头,一众大小头领早已经拜倒在地,嘴里高呼见过王寨主和西门寨主,至些,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一切都如我所料,王笑语做了正寨主,而我理所当然地当上了副寨主。

  非我不想当副寨主,而只是时机未至!

  至于王笑语,我心里早已经拟定了一个计划,这小妞迟早都是我枕边人,到时候连她都是我的,何况梁山乎?

  心情大悦之下,我转身望着王笑语,纳头拜倒,嘴里高呼:“西门庆见过寨主!”

  拜便拜吧,反正日后收了王笑语做那事时,“跪拜”她的时候还多着呢,也不争这一回。

  议定了新寨主人选,梁山寨便大举发丧,隆得安葬了王伦在后山之上,王笑语又命人将追杀晁盖的讣文刻在聚义厅的金匾之上,以示替兄报仇的决心!女人总是这样,对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耿耿于怀,也不想想,事过境迁,过得三两年,还有谁会记得王伦的好处呢?

  安葬了王伦,王笑语对大小事务又是一窍不通,我理所当然地接过一应大小事务,只是在做决定的时候,象征性地征求下王笑语的意见!聚义厅里的正面也放了两把金交椅,不过次序就被颠倒了,成了女左男右。

  第一件事自然是整顿军马。

  好家伙,栾廷玉和王伦真是大手笔!

  采用里应外合,逐次转移之计,通过累三百余战,居然将如此之多的战略物资转移到了梁山之上!而王伦都给予库存,仍维持着表面上那支装备落后,训练不足的乌合武装!走进梁山的武备库,我望着那小山一样堆满的重甲和兵哭长弓,只想仰天长笑三声……

  可怜王伦和栾廷玉机关算尽,最后却只替人做了嫁衣裳!让我白白捡了个大便宜。

  粗粗清点一下,共有骑兵重甲五千余套,步兵重甲近一万套,长弓六千把,箭支不计其数!骑兵用铁枪五千支,步兵用砍刀一万余把。另外后山马场里还有战马两千余匹,水寨里大小战船近五百艘!

  另外还有多达五千人的俘虏,这些都是上次栾廷玉跟王伦联手上演好戏里的牺牲品!这批人可是栾廷玉精心训练出来的精兵,一旦加入梁山将是一股可怕的力量!栾廷玉的本意想也是想给梁山军提供免费兵员的吧!

  山寨里叫得响名号的大头领共有吴用、燕青、阮小二、阮小七、张顺、张横、李逵、刘唐共八人,小头目数十人,喽罗五千余人!

  其中阮家兄弟和张家兄弟都是水军头领,燕青李逵刘唐都是步军头领,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一名马军头领,虽有骑兵重甲和战马两千匹,却不能组建一支重骑兵!我虽然对军事不是十分在行,但也知道重骑兵在冷兵器时代的重要性,就像坦克之于二次世界大战一样重要。

  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泛起林冲的影像,回想起飞马山庄演武场,他和李纲那场惊天动地的比武,若是由林冲这样的大将来替我训练一支重骑兵,可谓完美之极!可惜的是,林冲仍是朝庭命官,而我却已经沦落为梁山草寇,如何还能替我训练骑兵?

  可叹当时我一怒之下杀了高衙内,也断了林冲逼上梁山的因缘,现在回想起来当真追梅莫及!不过世事难料,当时我又怎能想到,我西门庆也会有被逼落草的一天呢?

  我当上梁山副寨主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独龙岗三家人的耳朵里。

  祝朝奉那老头会作何感想我不知道,不过他给我吞食的那粒清心丸始终是我的一块心病,找个时间我总得亲自见他一回!以我对祝朝奉的了解,这老头是个深明情势之人,不会看不到眼下三家联盟已经元气大伤,可谓随时都在我梁山兵锋的威胁之下,应该懂得取舍之道!

  那个李应是个好材料,尤其是他精通马战,虽然不可能比得上林冲那般了得,但暂时替我训练一支重骑兵应是绰绰有余了!所以,纵然用尽一切办法,都必须让让他加入梁山!

  至于三娘,她的反应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在听到消息后的第三天,她便单人独骑出现在金沙滩上,要单独见我。

  我大喜过望,要想收伏李应,还得倚重三娘!对于说服三娘,我却是有很大的信心的,无论如何,我都已经成了她的男人,什么事情只要到了床上,三娘便只乖乖听我的份儿……

  我不带一兵一卒独自来到金沙滩。

  三娘就像一棵亭亭玉立的牡丹,俏立在金光灿灿的金沙滩上,落日的余辉将她的身影美化成一尊美丽的女神像,美丽至令人窒息!三娘就那样站在风中,楚楚的湖风将她的衣衫轻轻荡起,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雌此时竟在显出几分柔弱来……

  望着美丽凄艳的三娘,我的心里自然而然地泛起万般怜惜,不需要做作,我相信自己此时此刻的脸上,定然尽是令三娘迷醉的柔情!也许我生来便是玩弄女人感情的恶魔吧,迷惑女人敏锐的直觉,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

  “二郎……你不要奴家了么?”三娘痴痴地望着我,美目里露出令人心碎的凄迷之色,显示出她心里是多么的迷恋我,是多么的在乎我!短短的数月相处,这娇娇女竟然用情如此之深,对我竟然如此深情!

  “三娘。”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表情凝重而深情,然后张开怀抱,向三娘伸出了双臂,柔声道,“来……”

  三娘轻轻地摇了摇头,美目里凄迷之色越浓,凄凉地笑道:“你为什么要重新加入梁山?你难道不知道官兵和强盗是不能共存于世的么?二郎,奴家好爱你,可是奴家也恨你!恨你如此绝情,居然扔下奴再去当强盗……”

  “唉……”我长长地叹息一声,落寞地说道,“三娘,有些事并非你想的那样简单!我和高求隙恶太深,我杀了他唯一的儿子,他如何肯善罢干休?我若不当强盗,便只有被他凌辱至死的命运,可是我怎么能死呢?我是那样地爱你,三娘,我不能没有你,你也不能没有我,对吗?”

  三娘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我知道她的内心正在剧烈地挣扎!一方面她是如此地深爱着我,想要和我在一起,缠缠绵绵到永远,可一方面她却不能忘记我山贼的身份……我同样清楚,现在是我当机立断,替三娘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没有犹豫,我大步接近三娘,深深地将她搂进怀里。

  三娘没有挣扎,轻轻地畏入我的怀里,我低头,深深地吻住她的小嘴,同一时间我们两人的身体已经飘了起来,落下时不偏不倚落入一叶飘荡的扁舟,扁舟在冲力的作用下,缓缓地向着湖边的芦苇丛里荡去,而那里,就是我帮助三娘做出决定的地方……

  请继续期待《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续集

~第一章情挑如是~

 

  三娘终究没有逃过我的爱情攻势,在我的甜言蜜语加软硬兼施下终于留在了梁山,做了我的副寨主夫人,至于扈太公和扈成会怎么想,她也顾不上许多了!当然,我还是会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将来一定会设法将扈太公和扈成接上梁山,让她一家团聚,如此这般,三娘也就默认了现在的处境,一心一意做起我的押寨夫人来。

  在我的刻意安排下,我将后寨进行整修。

  把原来王伦与如是的寝居推倒重建,筑起了紧挨着的三栋小楼,中间的归王笑语和兰如是姑嫂居住,右边归我和三娘居住!左边的归燕青和李师师居住。梁山上所有的女眷不多,都集中在后寨居住,别人倒也不好说什么。

  但可是我花了不少心思的刻意安排。

  我这样安排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借助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情挑王笑语和兰如是姑嫂,争取早日将她们收入房中,而我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登上梁山寨主的宝座!那样一来,我便可以大展手脚,实施我争霸天下的大计了。

  但是现在,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先登上寨主宝府。

  经过仔细的分析和比较,我决定选择如是为突破口,原因如下。

  首先,如是为妇人,有过男欢女爱的经验,深知个中滋味!一旦受到挑逗,很难把持。

  其次,如是新寡,正是芳心寂寞愁苦之时,如果此时有一男子体贴入微趁虚而入,很容易俘虏她的芳心。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看得出来如是爱王伦极深,很难被另一个男人征服!正所谓越难得到的便是越好的,这却激起了我在如是这个战场上再次击败王伦的决心,无论如何我都要将如是夺过来,将王伦从如是的芳心里驱除出去。

  一切都按着我的计划在进行。

  这天夜里,天色已晚,山寨最近关起门来大练兵,我这个副寨主却反而闲了下来,便早早地返回了后寨。

  三娘虽然身心皆留在了梁山,但她并不愿介入梁山的事务,只想安心当我的女人,所以每日里只留在后寨习剑也和如是她们学些女红,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渐渐地三娘跟如是师师她们便成了闺中密友。

  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这天返回小楼,正好看见三娘坐在楼下发呆,面前的圆桌上放着绣了一半的鸳鸯戏水图。

  我从后面轻轻地靠近三娘,然后伸手突然搂住她的纤腰,将她紧紧地拥入怀里!三娘骤然一惊,娇躯本能地一僵,但很快便感觉到了是我,霎时柔软下来,回头瞪了我一眼,嗔声道:“你这无头鬼,想吓死奴家啊?走路也不带点儿声。”

  我双手兵分两路,左手上移攥住三娘肥硕难以把握的酥乳,右手下移探入三娘丰美的玉腿之间,嘴里却是叫屈道:“冤枉啊,我刚刚还叫唤你来着,只是某人不知想些什么想得出神,别人叫她也不理不睬,还以为生我气了呢?”

  三娘夹紧玉腿,将我作怪的右手夹在玉腿之间,同时柔荑也将我肆虐的左手压在她的酥胸上,虽然不曾将我移开,却也不再让我肆意活动轻薄,然后回头有些凄迷地望着我道:“二郎,今天如是姐又跟我说起以前的往事了,现在想想,王伦虽然做了许多对不起三家的事,但对如是姐却是真心实意呢,唉,可惜他死得如此早,撇下如是姐独自守寡,当真可怜……”

  我咋了咋嘴巴,叹息道:“那是王伦没福气,这样一个美人居然舍得短命先死,如果是我……”

  带着淡淡幽香的小手已经轻轻地掩在我唇上,三娘深情地望着我,细声道:“二郎,不许你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要答应奴家,永远也不能离开奴家,要陪奴家一辈子、两辈子、生生死死不离不弃……”

  我顺势搂紧三娘,眸子里露出脉脉的深情,深深地望进三娘的眸子,柔声道:“好,我答允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与你分开,时时刻刻都和你一起,无论来世何世,都与你永配夫妻……”

  迷醉的神色出现在三娘的眸子里,她痴痴地望着我,忽然间娇靥开始潮红起来,娇躯不自禁地贴上了我的雄躯,昵声道:“二郎,抱奴上楼……”

  纵然我和三娘已经欢好无数,耳听三娘如此情动的召唤,我仍然心弦勃然一震,男性最本能的反应霎时被激起,我长吸一口气,以右手搂住三娘腿弯左手扶住她的柳腰用力将她丰满的娇躯抱起,三娘嘤咛一声横躺在我怀里,莲藕也似的玉臂紧紧搂住我粗壮的脖子,她如花似玉的娇靥近在咫尺……

  望着三娘腥红的樱唇吐出如兰似幽的气息,我几乎感动得想要跪倒在地!感谢上苍,赐给我如此动人的尤物,令我享尽艳福……做为回报,我定不会辜负你的托负,一定大展宏图,缔造一个亘古绝今的宠大帝国,让后世子孙永远过上好日子……

  我抱着三娘来到楼上,直至寝居。

  将三娘柔软如绵又滚烫如火的娇躯轻轻地放在绣榻上,我直起腰来开始解自己的衣衫,眼角余光瞥见对面窗户后面人影一闪,似有倩影躲进了珠帘后面,但凭着本能,我仍然感到有两道明亮的目光正隔着珠帘向着这边偷窥。

  我心知肚明,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这定是如是无疑。

  这原不怪她,都是我刻意在挑逗她,因为如是的闺房本就紧挨着我们这一侧,两楼打开窗户便可面对聊天,虽有珠帘相隔却根本挡不住声音的渗透,每天晚上,我都将三娘弄得高潮迭起,欢愉之声竭斯底里,休说隔着两层薄薄珠帘的如是,便是最左侧小楼的燕青,亦每日见面,都以一种异样的暧昧神色看我……

  我的“刻苦”努力终于在数日前得到了回报。

  那天我再次将三娘送上连绵不绝的高潮,无意中抬头一看,对面帘后似有人影一闪,急急隐入暗中,如是她终于心动了,忍不住想看看我和三娘的“战况”。

  我心里得意至极。

  有了烈阳果和烈阳心法的相助,我在这方面的能力与日俱增,对于一个新寡的青春少妇,再没有比这床第之事更能令她芳心空虚,寂寞难熬的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半侧过身子直起腰来,让我强壮雄健的身躯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明亮的灯光之下!这个角度也是我刻意挑选的,既可保证床上的三娘迷醉的眼神能够对我一览无遗,亦可保证来自对窗帘后的眼睛能够年得清清楚楚!

  我故意抖动一下雄躯,展示我强壮的男性雄风,床上的三娘便雪雪呻吟一声,倒吸着凉气,眸子里的迷醉之色终于攀上了顶峰,望着我痴痴地说道:“二郎,二郎……”

  听着那一声缠绵似一声的呼唤,我知道三娘已经情动至极,一刻也再难忍受下去了!

  我不再折磨三娘,将强壮的雄躯压着三娘柔软丰满的娇躯缓缓压了下去,感受着三娘娇躯灼人的热力和惊心魂魄的曲线魅力,一股难以言喻的销魂感受从我的四肢百脉里潮水般汹涌而起,再没有比跟自己心爱的美女造爱更让人愉悦享受的了……

  “三娘……”我低低地呻吟着,不停地亲吻着三娘粉嫩的耳垂,三娘雪雪地呻吟应,娇躯蛇一般蠕动着、需素着,回应着我的召唤。

  “我来了……”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雄躯重重压下,强而有力地进入三娘的体内!三娘的娇躯霎时起了一阵剧烈的痉挛,那急剧的收缩令我如登仙境,霎时抽紧了腹肌,男女之事之销魂,竟可以达到这般完美绝伦的境界!

  三娘高亢地嘶叫起来,再不顾她激昂的呻吟声能够传出多远,能被多少人听见,尽情地呻吟起来,她已经迷失在我的雄风之下,再不知今夕何夕?我亦没有吻住三娘的小嘴,任由她的呻吟声随风飘散,因为这根本就是我所需要的,这根本就是我刻意制造的……

  我要将我雄壮的身姿深深地印进对窗帘后那美人的脑海里!

  我要让她每晚造梦都梦见我的身姿,然后终有一天将王伦的身姿彻底替代!爱情是甜密的,肉欲却是邪恶的!再伟大再忠贞的爱情,都挡不住邪恶的肉欲的冲击!尤其是当爱情和情欲得到完美结合的时候,便是观音再世,也不可能抵挡得住……

  征服如是,我充满自信!

  次日。

  三娘虽然显得慵懒不堪,但仍然能够挣扎着起床,青春的女体展现出超强的恢复能力。

  望着三娘略显憔悴的娇靥,我心里泛起难以言喻的怜惜。我西门庆或者风流多情,但绝不负情薄幸,对我喜欢的女人,我定然会付出同样的真情!春梅也好,瓶儿也罢,金莲亦如此,她们都是我心爱的女人,我绝不可能辜负她们的。

  “唉呀。”下楼梯的时候,三娘玉腿一软,几乎从楼梯上摔下来,幸好我眼疾手快将她的娇躯整个搂入怀里,才让佳人免于出丑。

  三娘娇媚地瞪了我一眼,粉脸上露出又羞又喜又满足又迷醉的多彩多姿的表情,嗔声道:“都怪你了,昨晚那么凶……哼,你这个狠心鬼,一点都不怜惜奴家。”

  我心下的三分怜惜终于化为十分,深深地在三娘的唇上一吻,柔声道:“三娘,你真是太美太动人了,西门庆何其幸运,竟能蒙你垂青,真可谓三生有幸。”

  迷醉的神色再次浮现在三娘的眸子里,每次我说甜言蜜语的时候,她便总会这样痴痴地望着我,似乎她永远都对这些甜言蜜语没有任何免疫了!我终于相信一句名言,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她们总会不厌其烦地想听到一些她们喜欢听的甜言蜜语,而且,她们仅仅是喜欢听而已,并不会追究你讲这些话时是真心或者违心……

  不过,我西门庆说这些话时,绝对是出自真心!此心苍天可鉴!

  三娘回了我甜蜜的一吻,柔声道:“二郎,能够遇见你,才是三娘的福分!”

  小楼的门忽然吱哑一声被推了开来,一道窈窕的倩影忽然走了进来。

  我和三娘转头而望,两人紧紧拥在一起的身躯并未立时分开。

  来人却是如是!

  如果看到我和三娘亲热地粘在一起,眸子里浮过一丝复杂幽怨的神色,脸上的神情却是霎时变得尴尬之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啊呀,原来西门寨主还在呀,奴家以为……以为……已经去前寨了呢?”

  我松开三娘的怀抱,潇洒地呵呵一笑道:“昨晚……那个……所以贪睡了片刻,倒让如是见笑了,也罢,三娘你和如是先聊着,我这便去前寨了。”

  我注意到当我故意闪烁其辞说到昨晚怎样的时候,如是的眸子里掠过一令人心悸的色彩,我便知道她已经心动了!这位美丽的青春寡妇,在我刻意的挑逗之下,终于忍不住要芳心绽放了吗?

  “你快去吧你。”三娘在我身后玉臂乏力地推搡着我,将我往门外推,边推边说道,“别打拢我和如是姐说体己话儿。”

  如是的娇靥上泛起一丝羞色,说道:“那个,还是奴家先告退吧,待会再来也不迟。”

  我呵呵一笑,顺势拉住如是的小手,我感到如是的小手在顷刻间莫名寺颤抖了一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