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4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1/136

返回书籍页面

  两人的身影很快便从隐藏处显出身来,同时以森冷的目光望着我。只要我一声令下,两人便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追击!

  但我并不打算追杀晁盖!晁盖武功高强,追杀成功的可能性极低,弄不好还会赔上李逵或者刘唐的性命,那才得不偿失!

  晁盖富有决断力,我西门庆也不差!

  如果能当场格杀晁盖固然最好,但若事败也就不必追杀了!谅他晁盖在梁山大寨无根无据,只能选择落荒而逃了,纵然与我作对暂时也再危胁不到我了!现在我还有比追杀晁盖更要的事情去做!

  现在王伦已经身死!晁盖也已经逃亡,正是我借机行事的最佳时机。

  我挥手示意李逵和刘唐两人守在门外,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然后很快将自己易容成晁盖的模样,大步向后堂而去。

  后堂便是王伦的寝居,在这里生活着一个举足轻重的女人。

  传说,栾廷玉便因为这个女人而和王伦反目成仇,王伦得到了美人却失掉了事业,被迫上山落山做了山大王!栾廷玉失掉了美人却得到了三家总教席的重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令两人如此倾倒?

  既便明知两人是在演戏,我也仍然对既将见到的女人充满了期待!

  不如她是否有我的金莲或者三娘那么漂亮?

  我便在这样匆促的情况下见到了如是,这个水一样的女人……

~第二十八章兰如是~

 

  见到兰如是,我才终于相信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

  寝居里水汽腾腾,带些淡淡的湿意,又飘散洒着幽幽的芬芳,一只巨大的浴桶被摆放在寝居的正中,背对着我,一截白玉似的女体正绽放在浮满桃花的水面上,濡湿了的黑发如缎子般贴在她光洁的背肌上,黑发玉肌相映成趣,强烈地冲激着我的视觉神经,几乎是在顷刻之间,我便有了男性最原始的冲动……

  而事实上,我还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的面容。

  我只看到她洁白的背部,腰部以下的臀线隐入洒满花瓣的水面下,难以看见。

  她的双手以无比妙曼优美的姿态举过头顶,洒下一勺热气腾腾的热水,寝居里响起清脆的水珠溅落声音,然后她的娇躯以美妙的姿势、富有节奏的韵律摆动起来,甩动的黑发脱离了她光洁的背肌,左右摆荡,溅起一串串晶莹的水珠,甚至有几滴落入我的脸上……

  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舔入嘴里,却是一股甘冽。

  “郎君,你归来了?”柔媚的声音响起,入浴的佳人头也不回,将我当成了返回大寨的王伦,“水快凉了呢,一起沐浴罢?”

  我倒吸一口冷气,感到腹肌一阵猛地抽紧,情欲已经如脱缰之野马般昂扬起来,再难以歇止!猛地踏前几步,我已经来到了浴桶的边缘,美妙的女体已经在我触手可及的距离,隔着光洁浑圆的香肩,我甚至看到了她的胸前,那两团饱满而尖挺的酥乳,那樱红的一粒,散发着异样的诱惑,我如遭雷噬,霎时情动如狂!

  探手大手,我从身后紧紧地攥住那两团玉乳,用力地揉搓起来……

  女人低低地呻吟一声,终于发现了不对,忽然转回头来,然后尖叫了一声,奋力挣脱了我的掌握,以玉臂紧紧地护住酥胸,张慌失措地道:“晁……晁头领,你……怎敢这样?快出去……再不出去,奴……奴家可要喊人了……”

  我嘿嘿一笑,心里开始剧烈地思想斗争起来!

  要不要强暴这女人呢?如果要强暴,是以晁盖的形象呢?还是以我本来的面目?或者再易容成王伦的样子,顺利成章地与她颠鸾倒凤一番再做计较?

  我正在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外面陡然起了吵杂的人声。

  我吃了一惊,突然一拳击在女人的下巴上,将她击晕,然后一脚窜到窗边,吃惊地看到通红的火光正从远处迅速接近,人声鼎沸的样子恐怕有许多人正在向这里接近!我脑海里念头一闪再闪,陡然吓出一身冷汗,妈的,倒没有想到晁盖这厮居然不会趁夜逃脱!居然还有能力纠集梁山喽罗来捉拿我这个“冒牌王伦”。

  以最快的速度窜到外厅,李逵和刘唐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就差闯进内堂了。

  “大哥,怎么办?”

  一见我出来,两人立时将止步我投向我,等候我的决定。

  我懊恼的叹息一声,真是牵一发而动全局,只能先撤了!本来还打算将晁盖逮住,然后将干掉王伦的祸水嫁到晁盖身上,这样一来死无对证,此事可谓天衣无缝了!连带着还可以趁机享受一把屋里那娘们的美妙肉体,现在看来,却是没机会了。

  向李逵和刘唐挥了挥手,两人早已经将王伦的尸体从暗处搬了过来。

  今晚趁着大寨大摆宴席的时候,我早已经命令易容的李逵和刘唐两人将“西门庆”的尸体从厚棺里弄了出来,藏在王伦的内寨之中。

  “脱光衣服,把他扔到寝居去!”我冷冷地下令,现在没时间布置了,只能将王伦的尸体随便扔到他的寝居了事,至于他究竟死于何因,那就让他们自己猜测去吧,反正我西门庆是不陪他们玩了。

  匆匆布置完这些,外面鼎沸的人声已经近在内寨之外了,我甚至可以听到晁盖那厮的叫喊声:“大家快啊,莫要放跑了西门庆那个逆贼!”

  我冷冷一笑,向李逵刘唐两人一挥手,翻过围墙陷入寨后的树林里。

  “嫂嫂,开门!大哥,开门呀,我是笑语!”内寨外响起王笑语焦急的声音,我恍然大悟,原来晁盖居然搬动了王笑语这个丫头,真是失策!我虽然想到了将王笑语灌醉留在前寨,以便行事,却没有料到晁盖居然会找到王笑语,利用她来揭穿我。

  然后是沉重的一声踢门声,以及大门被踢倒时发出的一声巨响,然后喧哗的人声便涌进了内寨,我心里一动决心留下来看热闹,便令李逵两人绕着寨墙潜返前寨,自己却爬上了一棵大树,在树荫的掩护下向内寨张望。

  举着火把的喽罗已经将整个内寨堵得水汇不通,再阴暗的角落都派了人把守!

  寝居里也灯火通明,想来王笑语已经带着人冲进了王伦寝居。

  一阵竭斯底里的女人尖叫声响起,我相信定是王笑语已经发现了王伦的尸体,然后果然传来王笑语的哭声。

  晁盖愤怒的声音在寝居里响起:“定是西门庆那淫贼见色起心,欲强暴寨主夫人,寨主阻拦,西门庆便动手杀了寨主,来人呀,与我全寨戒严……”

  “晃头领且慢!”寝居里响起另一把冷冽的声音,却是燕青的声音,凝声道,“在事实未澄清前,且不可乱下断语!刚刚尚看见首领好端端的,现在却立刻惨死寝居,其中古怪不可不察!笑语姑娘,麻烦你弄酒寨主夫人,且听她有何话说?”

  我听得心下一意,无意中居然误打误撞布下一个巧局!

  晁盖啊晁盖,这回你便是跳进黄河也难以洗得清了!这见色起意,杀害王伦的罪名你是无论如何也得背一辈子了!嘿嘿……

  我几乎可以想象出等会寝居里将会发生的一幕!

  王伦的女人从昏迷中醒来,然后在火光下看到晁盖,顿时尖叫一声“淫贼”再次昏死过去,再然后王笑语和燕青立时以戒备的神色望着晁盖,晁盖满头雾水,不知所措……

  不多时,寝居里果然响起一声尖锐的惊叫声,正是王伦女人的声音:“啊,淫贼啊,快抓住他呀!抓住他!”

  晁盖惊慌失措的声音在寝居里响起:“晁某没有,燕头领,你听我说,晁某不是那种见色起意的小人,绝对不是,这中间定是有了什么误会!”

  “你这个淫贼,便是烧成灰我也认得!啊……夫君!?夫君你怎么了?”寝居里再次起了一阵骚乱,显然是王伦女人发现了王伦的尸体,哭天抢地一阵又昏死过去了。

  兵器出鞘的尖锐声在寝居里响起,然后是王笑语带着刻骨寒意的声音:“晁盖!你这头披着人皮的狼,你垂涎我嫂嫂美色,被我大哥及时阻止,你这贼子便起了歹心,居然杀了我大哥,你竟敢还有胆骗我们是西门庆欲不利我大哥!?”

  “正是!”燕青冷冽的声音响起,“西门寨主为了梁山不幸生死,尸首由寨主亲自带回,莫非竟然会从棺材里跑出来杀人不成?”

  晁盖的声音越发慌张:“燕头领,王姑娘,你们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燕头领!”王笑语刻骨的寒音响起,“与我将晁盖这贼子拿下!”

  激烈的打斗声在寝居里响起,然后是疯狂的呐喊杀伐声,最后却是一道人影再次撞碎木制的墙壁遁入寨后的树林里,落荒而逃!我躲在树上,几乎笑出声来,晁盖居然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天意难违了,呵呵……

~第二十九章借尸还魂~

 

  “好闷啊!”我长啸一声,撞开棺盖,从厚棺里翻身坐起,顿时吓呆了所有在场的人!

  当时的场面,隆重而又肃穆,我的棺材还有王伦的棺材都被并排放在聚义厅正中,所有的梁山泊大小头目都身披重孝逐一拜祭!

  看着所有人目瞪口呆,亡魂皆冒的模样,我心里几乎想笑出声来!但我自然知道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强忍着满腔的笑意,我假装头痛地蹙紧眉头,双手也不自禁地抱住了自己的头颅,吃声道:“好痛,我的头好痛,啊……”

  几乎所有的人在我喊痛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退出了聚义厅,只有一些胆大的才敢一脚跨在门槛上,胆战心惊地望着我,阮小七从地上拣起不知是谁掉落的一柄钢刀,虚虚地比着我,吃声道:“西……西门寨……寨主,你是人是鬼?”

  “鬼!?”我佯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蹙眉道,“难道我死了吗?”

  “可不是么?”阮小七接着说道,“西门寨主你死了都好几天了,大伙都晓得你是诈降,帮助山寨击败三家联军立下了大功,但人死也就死了,别再留恋阳间了,这里也没什么好的,您还是早去早投胎……嘿嘿……”

  我差点笑得肚子痛!

  最后只能靠狠狠地掐住自己,以剧烈的疼痛才能止住自己的笑意!

  “不对呀,我感觉只是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见了好多奇怪的人,不过这些人都能够飞,在云里飞来飞去的,倒还真的潇洒!哦对了,我还看见了一座盖在云层里的高楼,前面有一栋气象万千的门牌阁楼,上面好像写着什么‘南天门’的,煞是壮观……”

  既然是演戏,就索性将戏演得逼真些!

  所有的人都目露骇然之色,吃惊地望着我。

  早就等候在旁的吴用便“适时”失声道:“莫非寨主身死之时竟是上了天庭!?却又奉玉皇旨意回返阳间,却不知是奉了何等旨意?”

  吴用真可谓是个见机之人,当我昨晚以真面目找到他的时候,他便将我的用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让我心惊之余又暗感庆幸,这样的厉害人物,倘若是我的敌人,那当真是睡觉都不得安生啊。

  “这个……”我假装深思状,半晌才摇了摇头道,“也是想不起来了……”

  “诸位!”吴用这才松了一口气般向大家宣布道,“先前西门寨主果然是死了,不过却是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了!这当真是奇迹呀!”

  “直的吗?”燕青首先表现出惊喜之色,“恩公真的起死回生了吗?”

  “咦,这不是燕大哥么?”我假装现在才发现燕青浑身重孝的燕青,失声道,“燕大哥何故浑身戴孝?莫非……”

  燕青神色一黯,脸上的欣喜之色陡然消沉下去,嘿了一声别开头去!

  目睹了一切的王笑语和另外一个重孝的女人便失落至极地再次哀泣起来,王伦的女人更是痛哭着以头撞击王伦的棺木,泣声道:“郎君呀,别人可以复活,为何你便复活不得?没有了你,奴家可怎么活呀……”

  我心下恻然,亦是怜惜无比。

  看着王伦女人哭得梨花带雨的凄惨模样,我简直觉得就是个刽子手,居然生生毁了她毕生的幸福!也罢,既然是我一手毁了她的幸福,便需由我来替她找回失掉的幸福,我西门庆一定会让她过得比以前更好……

  我假装失声,向燕青道:“燕头领,王伦首领他……他?”

  燕青嘿了一声,脸上露出切齿之恨色,厉声道:“可恨晁盖那贼子,竟然暗藏祸心!若让燕青将之逮住,定然千刀万剐,以报首领知遇之恩!”

  我心下凛然,不想燕青对王伦竟然忠心如斯!

  脸上却是浮起难以置信的神色道:“晁庄主!?这不可能啊,晁庄主为人豪侠仗义,如何会这等奸险小人?”

  “如何不是?”一角的阮小二哼道,“初时我兄弟三人也是拼死不信,还想担保下来替他伸冤,不想这厮竟然偷袭五弟,五弟不防竟被他击成重伤又掳为人质!现在都生死未卜,嘿……”

  阮小二说着,竟是眼眶一红,滴下几滴英雄泪来,我亦看得心下恻然,不禁被阮氏三雄的兄弟情深所深深感动。

  “真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吴用适时在一边感慨道,“也是王首领有此劫难,天意难违!身为首领部属,我等自当拼死以缉拿凶手晁盖,誓将之割首以报首领在天之灵!诸位以为如何?”

  正安慰王伦女人的王笑语突然转身面对着梁山大小头目,目透刻骨的恨意,冷声道:“谁杀了晁盖,替前任寨主报仇雪恨,谁就是梁山新任的寨主!”

  “誓杀晁盖,替首领报仇!”几乎所有的梁山头目都嘶声呐喊。

  我亦跟着呐喊,暗地里却偷偷地向吴用使了个眼色。

  吴用会意,挥手示意大家停止叫喊,提议道:“各位,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我梁山虽然不是一国,但自成一体,也不能长时间没有自己的首领!小可提议,王笑语小姐本是首领亲妹,武艺过人,品德服众,理应推举她出任新任的首领,各位可有异议?”

  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我首先表示赞同道:“笑语姑娘出任梁山首领,可谓众望所归!西门庆定当效死以报梁山,不敢有丝毫异心!”

  王笑语向我投来感激的神色,有些痴痴地望着我,显然是对我类似于雪中送炭的表态大是感激!我报以微微一笑,向她点了点头,王笑语竟是娇靥微微一红,别开了视线,再不敢正视我的目光。

  有了我的带头,其余的大小头目纷纷跟着表态附合,便是心里有些不愿的碍于情势也只能违心地表示顺从了……

  我将目光从王笑语身上移到她嫂嫂的身上,身着孝衣的女人更加俏丽无俦,几乎让我魂不守舍,望着这对出色的美人儿,我不禁浮想连翩,若是能够将她们兼收并蓄,再加上三娘宛转承欢,定然销魂得紧!

  待来日,再将金莲夺回,复将瓶儿春梅从李纲手里救回来……我不禁想得有些出神。

  “诸位!”王笑语激动的声音终于响起,感激地望着聚义厅里所有的大小头目,说道,“小妹艺浅智疏,且又是女儿身,实在难堪重任!但吴先生说得也是道理,大家理应推举一位新的首领,领导大伙共襄义举,小妹唯一的希望便是新任的首领莫要忘记家兄的血仇便是!”

  王笑语的回应虽然和我预料中有些不一样,但也还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

  我再次不失时机地表明自己坚决的态度:“诸位,窃以为整个梁山大寨,再没有比笑语小姐更适合担任首领一职之人!在下坚决拥护笑语小姐!”

  王笑语脸上浮起犹豫之色,吴用便再度适时提议道:“诸位,小可倒有一不入流的建议,笑语小姐虽然武艺智慧皆不输男儿,但终究还是女儿身,处理山寨大小事务有时可能会有些不便,不如大伙来一个折中的建议,在推举笑语小姐出任寨主的同时,再推举一位武功智谋人望皆可服众的头领任山寨的副寨主,全力协助王笑语寨主处理山寨事务,如何?”

  “此议甚好!”燕青首先表示赞同,霎时以目光向我望来,我心下一喜,知道大功告成!

~第三十章副寨主~

 

  作为王伦时期最得力的部属,燕青一旦表态,事情几乎已经尘埃落定。

  果然不出我所料,燕青灼灼地望着我,凝视了足有数秒之久,这才霍然转身向梁山泊大小头领厉声道:“王首领英魂归天,我等悲痛欲绝,实为山寨莫大损失!然西门寨主大难不死,奉玉帝旨意回返世间,可谓天赐我梁山以英武首领!窃以为,副寨主一职非西门寨主莫属!”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