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3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6/136

返回书籍页面

  若是大宋朝的民间都是李应这样的英雄豪杰,北方辽国要想击败北宋谈何容易?

  脑子里再度泛起白日厮杀时扈家庄的弓箭兵,如此密集的箭雨,如此距离的射程,绝非普通的弓箭兵,必然是属于长弓手之类的弓箭兵!

  “李家庄训练重甲骑兵,扈家庄训练长弓手,却不是祝家庄训练的又是什么兵种?”我思索着,不知不觉便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

  身边的三娘便冷然应道:“祝家训练的是重装步卒!而且数量也最为庞大,足有三千人!”

  步卒、骑兵、弓箭手……三个词汇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掠过,我隐隐抓住了什么,但仔细一想却又什么也不曾想到,只得叹了口气说道:“这重甲骑兵、重甲步卒还有长弓手,最是难以训练,想不到独龙岗上的小小人家却能办到,当真是令人钦佩啊。”

  三娘抿了抿小嘴道:“这有什么稀奇,栾大哥精通马战、步战和射术,他是三庄联盟的总教官,这些兵卒都是他一手训练的,栾大哥可厉害了!祝家三兄弟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三娘说起栾廷玉的时候,美目放光仿佛柳眉都顷刻间有了色彩,不禁令我心里酸意狂涌!看得出来,三娘对栾廷玉大有好感!不过若是三家的这些兵卒都是栾廷玉一手训练,那么这个栾廷玉还当真有些本事!

  转念一想又问三娘道:“不过你们独龙岗既非边塞要地,亦非州府要冲,官府如何应允训练许多兵卒?”

  三娘娇媚地白了我一眼道:“这有什么稀奇?独龙岗虽非边塞重地,亦州府要冲,却是扼守梁山的前沿要害!若想控制梁山泊贼势的漫延,不靠独龙岗怎么行?若不是独龙岗挡着,王伦那狗贼早带人打到济州府城去了。”

  我愕然,还真没想到官府训练如此强大的三支军队竟然只是为了控制梁山泊的扩大!再一想,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莫非王伦当真如此厉害,迫使官府训练了如此精良的三支军队才能与之相抗衡。

  边上的宋万顿时冷笑一声道:“纵然栾廷玉有上天入地的本事,训练了再精良的军队,也不可能是我家首领的敌手!打破独袭岗只是早我的事。”

  “我呸!”三娘如何肯嘴上服输,啐了一口道,“等到栾大哥训练完成,三军协同出击之时,便是王伦那狗贼授首之时!”

  ……

  然后是男人与女人无谓的争吵,我耸耸肩懒得介入其中。

  脑海里却是开始冷静地分析王伦的梁山军还有看到的扈家军以及李家军!无论是单兵素质还是整体行动素养,梁山兵都和看到的李扈两家差距不小,但王伦却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牢牢地占据优势,未尝一败,他靠边的是什么?

  想得头炸欲裂,我也仍然想不到答案!但我绝不相信,王伦是战神的说法,人终究是人,绝无可能在如此劣势之下保持如此之久的优势!

  谷道里面的扈家军忽然间骚乱起来,喊杀声遥遥地传了过来,隐隐的火光冲天而起照亮了半边天空……

  宋万立即站起身来,大砍刀已经被他紧紧地握在手里,厉声下令:“兄弟们都起来,听我号令,准备进攻,击破扈家庄!”

  我赫然回头望着三娘,三娘的粉脸上亦尽是茫然之色,望着通红的天空目光显得有些惊讶和呆滞,喃声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三娘的脸色令我心里莫名一沉,莫非当真是王伦采用奇袭之击,攻破了扈家庄?

  但谜底很快揭晓!

  扈家军的骚乱很快便平息下去,只是杀伐声却是向着我们这边而来,隐隐已经可以看到几道人影正在扈家军阵里左冲右突,只是身陷重围之中一时难以突得出去……

  三娘轻轻地松了口气,宋万却是吃惊地叫道:“那不是李逵头领还有刘唐头领么?他们怎么跑到扈家庄里去的?”

  “什么?”我闻言吃了一惊,果然看到手持利斧的李逵和刘唐拼命地往这边杀来,只是扈家兵人多势众,又以长枪遥遥攻击两人,两人虽然拼尽全力却也很难前进半分……

  “李逵!刘唐!”我倒吸一口冷气,如何肯坐视两人丧命,反手从背上卸下两截烈火神枪,拼成长枪,然后大喝一声便欲上前救人……

  但我还没来得及行动,前方突变陡生!

  原本密密麻麻围住两人的扈家兵霎时退了开去,场里顿时空出一大片,松了口气正欲突围的李逵和刘唐两人抬头一看,顿时如坠冰窟再不敢有任何异动!数百支寒芒闪烁的利箭已经将两人紧紧瞄准……

  “扔掉武器,投降吧!”扈成的身影出现在我军阵前。

  “大哥!”李逵和刘唐双双惨叫一声,望着我怒目圆睁、脸上尽是悲愤……

~第十七章投降~

 

  “大哥,燕青全军溃败,兄弟们也被打散了!”李逵圆睁怒目,冲着我悲愤地嘶吼道,“晁庄主和阮家兄弟不知去向,俺铁牛和刘唐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来投奔大哥,不想大哥已被团团围住,我等冒死从两侧山崖攀越,又……大哥呀!”

  我倒吸一口冷气,情绪片刻翻涌后便平息下来,要想救两人已经绝无可能!除非以三娘的性命相威胁!

  “扈成!”我断喝一声,厉声道,“你若敢伤害我兄弟性命,在下定取你妹妹性命!”

  扈成闻声转身,森然望着我,厉声道:“说得好!你不伤我妹妹性命,我便不伤你兄弟性命!我妹妹若有任何闪失,这两个反贼顿时便要乱箭穿心。”

  “好!”我深深地吸一口气,断然道,“铁牛刘唐,立即扔掉兵器投降!”

  “大哥!”李逵用力紧了紧手里的板斧,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起,脸上的虬须都根根竖起。

  我霎时在眸子里逼起摄人的杀机,森然凝视着李逵还有刘唐:“若不投降,从今日起你们再不是我西门庆兄弟!”

  “大哥!”李逵和刘唐哀叫两声,当啷手里的兵器已经掉落在地。早就守候一侧的扈家兵一拥而上将两人摔推倒在尘埃之中捆了起来……

  我长吸一口气,将目光转向宋万,凛然道:“宋头领,眼下已然山穷水尽,燕头领的大军也已经溃败,你我该何去何从?”

  宋万的两道浓眉已经深深地蹙在一起,半晌才道:“事实究竟如何,还有待证实!且王首领算无遗策,既便燕头领全军溃败定然也在首领预料之中,西门头领何不静心等待消息?相信天明之时,必有分晓。”

  我默然,看来宋万对王伦的信任已经深入骨子里!怕是王伦山穷水尽时,宋万也会对王伦的东山再起深信不疑吧……

  但我毕竟不是宋万,我必须替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女人考虑!

  或者加入扈家军是个不错的选择!以我西门庆的魅力只需略施手腕,相信三娘定会对我迷醉不已!而且更重要的是,李逵和刘唐眼下失陷在扈家庄!这两人可是我西门庆的心腹,绝不能坐视不顾!

  宋万似乎预感到了我要投降一般,抢前一步隔在我与三娘之间,凝声道:“西门头领,你也累了,先到后面竭息片刻吧,这娘们就交由宋万来看押吧。”

  “不行!”三娘剧烈地挣扎起来,但两名喽罗紧紧地将她的娇躯摁住,令她难以动弹。

  我微微一笑,向宋万道:“那就有劳宋头领了。”

  宋万不料我如此好说话,神情一松道:“西门头领客气……”

  宋万的最后一个“了”字尚未吐出口,我便动了,一拳重重地砸在猝不及防的宋万脸上,宋万惨哼一声,顿时翻身栽倒在地!殷红的血丝已经从他的鼻孔里溢出,他的四肢轻轻地抽搐了几下便即寂然不动……

  旁边的小喽罗目瞪口呆地望着这突然的变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我轻轻推开不知所措的两名喽罗,三娘顺势靠到我跟前,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梁山喽罗,却是激动里透着兴奋,说道:“你终于想通了!”

  我一面护着三娘退向扈家庄,一面终于有了开玩笑的心情,笑道:“只不知先前所说的约定是否依然有效?”

  三娘的粉脸霎时变得通红,抬起头恨恨地瞪了我一眼。但我却分明从她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羞意!我心里忍不住畅快莫名!那个栾廷玉或者在三娘的心里占有不轻的分量,但现在,我西门庆后来居上,已经在三娘的心里占据了更重的分量……

  失去头领的梁山军很快便崩溃了,李应的铁甲骑兵趁势在后面掩杀,梁山军斗志全无悉数投降,由宋万和我率领的这支梁山偏师于是全军覆灭,来时的五百人,竟然只活下了我一个,除了死在我手里的宋万,其余的喽罗不是死在扈家的箭下,便是被李应屠杀殆尽!而我西门庆也成了不折不扣的叛贼,不过我对于这顶帽子却是全不戒意,韩信连胯下之辱都能够忍受,秦始皇更是曾经身为质子,我临阵变节又算了什么?

  做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最终能够得到些什么!

  李应的铁甲骑兵并不曾进入扈家庄,剿灭了梁山兵之后马上便掉头去了,蹄声得得霎时间走得无影无踪,扈家庄出口谷道也恢复了宁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但我却摇身一边成了扈家的座上宾。

  扈成虽然对我神态冷淡却也并不曾因为我的阵前变节而轻视我,三娘却是截然相反热情地带我游玩扈家庄。我却是越看越心惊,虽然我对军事常识一窍不通,但本能地觉得扈家庄的防守无懈可击,无论是巡逻队还是明桩暗卡,皆布置合理,令潜入者无从遁行。

  我假想自己成为潜入者,结果非常悲惨,还没有渗入扈家庄的外围便被至少发现了三次!

  如此厉害的防范阵势,莫非亦出自栾廷玉之手?

  三娘给了我肯定的答案,我心惊之余也忍不住热切起来,这个栾廷玉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如此厉害!

  当诳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时,我再按捺不住将三娘摁在假山后面,三娘只是轻轻地挣扎了几下便不再挣扎,任由我的大手在她的娇躯上游走,整人娇躯便渐渐地燥热起来,呼息也逐渐热烈起来。

  我暗叹一声,真是上天助我,没想到三娘如此容易便被我俘获,现在想来,我也是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哪方面令她倾心?仪表、武功?还是其它什么的?

  三娘低低地呻吟一声,紧紧地按住了我的大手,回头望着我,美目里几乎能滴出水来。而我的大手只差一步没能攀上她鼓腾腾的酥乳。

  “你呀,真是个流氓儿。”三娘低低地嗔了我一声,却令我恍然大悟!所谓男不坏女不爱,定然是我身上的那股匪气令三娘心动莫名,当我展现出令她无从抗拒的武力时,她便轻而易举地拜倒在了我的雄风之下……

  如此看来,那个栾廷玉定然是个正经人儿!我紧紧地拥着三娘的娇躯,闻着她幽幽的处女体香,心里忍不住暗忖:他纵然再怎么厉害,在三娘的爱情战场上却是败了与我,而且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完败!

  最后,三娘将我带到了扈家的大牢。

  李逵这笨蛋黑着脸对我睬也不睬,倒是刘唐神色恭敬地唤了我一声大哥。

  我让三娘将狱卒轰了出去,最后又将她也请了出去,偌大的大牢里便只剩下了我和李逵刘唐三人。

  我冷冷地瞪了李逵一眼,冷声道:“我知道你们想不通,男子汉大丈夫立世,怎可背节投敌?是也不是?”

  李逵哼了一声不答。刘唐却是凝声道:“我刘唐只听大哥的,大哥让我向东我便向东,大哥让我去死,刘唐便立刻去死。”

  我忍不住心里一热!自从伯爵离开我之后,这种热乎乎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便叹息一声道:“我怎会要你们死?我要你们活着,而且是好好地活着!有道是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一个人,若是要实现自己的理想,他必须得活着!为了最终理想的实现,受些委屈、吃点苦又算了什么?便是被人戳着脊梁骂又当如何?”

  “大哥!”刘唐顿时神色激动起来,望着我凝声道,“你是说,你并非真心投降而是另有……”

  我伸指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示意刘唐噤声,回过神来的李逵霍然转头,深深地盯着我,眸子里掠起一丝难以言喻的惊喜……

~第十八章栾廷玉~

 

  在我的说服下,李逵和刘唐恍然大悟,顺理成章地投降了扈家庄。扈成对两人的投降大表欢迎,连夜在摆下了酒席,欢迎我们三人弃暗投明加入正义的阵营。只是席开一半,祝家庄便派来了庄丁,声称祝朝奉设宴庆贺大胜,请扈家及李家一应大小将领全体出席,其中还特意提到了我这员降将,定要一齐出席。

  扈家兄妹在我以及李逵刘唐的陪同下,立即乘马赶赴祝家庄。

  路上扈成对我说,此番梁山军遭受史无前例的大败,主力在攻打祝家庄一役之中溃散殆尽!数年来,三家联军苦苦防御之势有望一战逆战,从此将可以腾出手来主动攻击梁山泊了。

  从扈家兄妹的嘴里,我对三家联军与梁山泊之间的恩怨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原来那王伦本是祝家一文案教席,与祝家武艺教习栾廷玉均是年轻风流之俊杰,并称祝家文武双骄,二人也是惺惺相惜,交称莫逆!而扈家兄妹、祝家三子以及李应六人皆追随二人学习文武技艺,十分融洽。

  只是后来,由于某种原因王伦和栾廷玉反目成仇,最终王伦在祝家庄失去立锥之地愤而投靠了当时的小寨梁山泊,王伦略施小计又坐上了梁山泊寨主之位,天纵奇材的王伦开始展现他在军事方面的惊人天赋。

  凭着不到三百号人的梁山喽罗,王伦远交近攻,劫掠过往客商,附近豪强逐渐望风云集,先后有云里金刚宋万以及朱贵前去相投,虽然没有十分出色的猛将,但势力却是逐渐坐大,很快便成为附近一霸。

  手里有了实力,王伦便将旧恨提上心头,终于率领梁山喽罗来犯祝家庄,猝不及防的祝家庄被杀了个落花流水,栾廷玉都差点死在王伦手里!不过,最后还是在扈家和李家的帮助下,逼退了王伦,但双方的仇恨已然结下。

  为了抵挡王伦日益强大的梁山军,独龙岗三家结成战略同盟共同对付王伦。吸取教训的栾廷玉更是下大力气训练三家庄兵,建立起长弓手、重甲骑兵、重甲步卒三个兵种的协同作战方案,虽然人数不多,但远比梁山兵精锐。

  只是王伦天纵其才,算无遗策,三家联军虽然在兵力上占了绝对的优势却总不能在和王伦的交锋中占据上风,每次都会被王伦抓住要害一击得手!连绵交战四年余,大小三百余战,虽然造就了一支铁甲精锐之师,却仍然不能奈何王伦的梁山军。

  所以,每每说起王伦,扈家兄妹都是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但我心里却总觉得事情有些非同寻常,双方交战三百余次,王伦居然一次也没有败过?便是瞎猫也会偶尔逮住死耗子罢,莫非那个栾廷玉如此草包竟连瞎猫都不如?但草包又怎么训练得出如此精锐的精兵?我却是越想越迷糊……

  “哎,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三娘策马轻轻地靠了上来,随风荡来一阵幽幽的清香令我神志一清。

  我淡然一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问道:“没想什么,只是在想,三家与梁山泊交战这么多年,定然死了不少人吧?唉,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那些战死的士兵,他的亲人定然要悲伤欲绝了。”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好忧伤的诗句啊……”三娘轻轻地重复了一遍,以莫名的眼神望着我,忽然间嫣然一笑说道,“不过,王伦虽然厉害,但他的士兵太差,虽然每次交战他们都占上风,我们真正战死的人倒也不多,几年来累加起来,也就几百个人吧。”

  “你说什么!?”我愕然望着三娘,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四年交战,大小三百余战,总共阵亡的士兵加起来却只有几百人!平均每战阵亡一名士兵!?这是什么概念的战争?莫非是零伤亡战争模式?

  “这并不奇怪。”扈成淡淡地掠了我一眼,解释道,“王伦虽然智谋过人,但梁山兵的单兵战斗力太差,要想杀伤栾教席亲自训练的精兵方阵,难比登天!只是可恨的是,梁山兵一直以来都是来去如风,无从捉摸,我们虽不怕交战却也无法将他们聚而歼之!说起来,这次王伦可能是鬼迷心窍,居然以他的散兵攻打防守坚固的祝家庄,真可谓自寻死路。”

  三娘轻轻一笑,横了我一眼道:“这不是鬼迷心窍,而是骄兵必败!王伦以前赢得太多了,赢得都有些忘乎所以了,所以才会招致今天的大败。”

  我笑笑,并不参与扈家兄妹的争论,只是心里的疑惑却是越来越盛,无论怎么看,这中间都有许多不符合常理之处啊。但一时间,我也难以理出个头绪来。

  说话间,祝家庄已经遥遥在望。

  望着夜色里的祝家庄,我轻轻一颤,好一座雄壮的坚城!与其说是一座山庄倒不如说是一座要塞更加贴切些!祝家庄依山面水而筑,北面靠山,三面环水,占尽地理!城墙虽然不是十分高厚,但却紧临河道,令攻城方没有半寸落脚之处,可谓匠心独具。

  望着城楼上星星点点的火把,如火龙飞舞,我忍不住击手叹道:“好一座雄城!”

  三娘闻言白了我一眼,扈成却是冷笑道:“这就是所谓的自搬石头砸己脚了,这城池本就是王伦所设计,现在却让他的梁山大军在城下大败而归。”

  在祝家庄门口,终于见到了企盼已久的栾廷玉。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