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3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5/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感到手里的烈火枪微微一颤,下落的方向稍稍偏离!竟是一支利箭射在我烈火枪的枪刃上!好强悍的一箭啊,竟能将我势大力沉的一枪生生射偏!

  但我心下却是狂喜,再不用拼着自己受伤去保全三娘性命了!我终究还是怜香惜玉之辈,长笑一声,我的身形如重物坠落,重重地坐落在三娘的背后,三娘的战马惨嘶一声,立时被我这重重一坐压断了脊梁骨,倒地而死。

  我探出健臂紧紧地环住三娘的小蛮腰,入手柔软温香,然后两人一起滚落尘埃纠缠成一团!

  三娘终于反应过来,惊叫着奋力挣扎,但女人先天上便力量不足,更何况我还吸食了烈阳果,她如何可能挣脱我的掌握?她的奋力挣扎不过是增加我的快感而已!我顺势以双腿紧紧地夹住她的玉腿,双手也牢牢地将她的玉臂控制在她的小腹部,我的手臂正好压在她鼓腾腾的酥胸上,我的胸腹亦紧紧地抵着她的背臀,两人虽然狼但保持的姿势却香艳诱人已极。

  战局已定,我心下大感痛快,忍不住起了轻薄之念,凑上双唇在三娘粉嫩的耳垂轻轻地吻了一下,三娘估计还是处女,娇躯霎时便有了反应变得燥热起来,便是粉脸亦红如晚霞,耳际似乎隐隐听到她的一声低哼:“贼子敢尔?”

  一百梁山喽罗在扈家重甲步卒之前围上来护住倒地的我和三娘,我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三娘的娇躯,令小喽罗将她捆绑起来!

  这时候两道杀人般的目光已经射在了我的脸上,我回头,正好看到一名英悍青年勒马傲立阵前,正冷冷地打量着我,手持一柄奇怪的兵刃,不是枪也不是斧反正我叫不出什么名字!他的背上负着一张沉重的铁背弓,想来方才那强劲的一箭便是些人射出。

  “放了我妹妹!”来将冷冷地盯着我,杀气从他的眸子里潮水般涌来,厉声道,“我任由尔等来去自由!若敢动我妹妹一根毫毛,我定杀上梁山,寸草不留!我扈成说到做到。”

  果然不出所料,这厮便是三娘的哥哥扈成。

  我心里嘿嘿一笑,扈成此时还向我横眉竖眼,只怕再过些时日便要当我的便宜大舅子喽!一股豪气在我心里升起,我西门庆想征服的女人她就是七仙女我也定要将她从天上抢下来。区区扈家庄又算得了什么?

  我嘿嘿一笑,不理会横眉竖眼的扈成,只是顺手掂起三娘的下颔,仔细地欣赏着三娘又羞又急又怒的娇媚神态,只是她的眸子里似乎隐隐还有丝异样的色彩,我心里暗喜,莫非这小妞在刚才那番肢体纠缠厮磨里动了春心?

  如果这样,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扈成!”

  我幕然回头,冷冷地瞪着扈成,伸手一指似有一股浩然之气从我指尖涌出。

  “暂借令妹,三天之内莫要轻举妄动,到时候令妹自然完璧归赵!如若不然,嘿嘿……”

  我注意到扈成的虎躯轻轻一颤,显然担忧他妹妹安危,我这才心满意足地押着三娘返回阵地,这妞儿从始至终都未发一言,只是撅着红艳艳的小嘴以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眸子里闪动着说不出的光芒,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宋万对我的战绩欣喜若狂,连称我立了大功了,替王首领抢了他最心爱的女人,王首领定然会大加褒奖!一面又吩附手下喽罗仔细看管三娘!

  “慢!”就在此时,三娘却冷冷地喝阻了两名喽罗触碰她的娇躯,厉声道,“让这两个毛贼拿开他们的脏手,否则本小姐立即咬舌自尽!”

  三娘说着作势咬住自己舌尖,意欲自尽。

  我向三娘眨了眨眼,自然不相信这妞居然舍得自尽,定是要演什么好戏,便有心看她如何演戏?

  宋万却是慌了手脚,若是让王伦最心爱的女人死在他的手下,王伦怕是会将他生吞活剥了!

  “别别别,扈小姐有话好说,一切好商量,好商量!千万不要自寻短见。”

  三娘恨恨地瞪了我一眼,厉声道:“本小姐是被这淫贼所擒,便是他的俘虏,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碰本小姐,也只有他才配关押本小姐!若是派其他人看守本小姐,本小姐宁愿去死!”

  “这个……”宋万看了我一眼,面有难色。

  我便凑到宋万耳边道:“宋头领,此事你不说我不说,王首领怕是便无从知晓!再说小弟守着礼数不碰这妞便了,没说的就由小弟看押她吧。”

  我倒想知道,三娘是出于什么原因,居然要我单独看押她?我不是花痴,自然不认为自己的魅力到了令女人一见倾心的程度!这小妞,莫不是想策反我,反过来投靠扈家庄吧?不过这也好玩,就跟她玩玩。

  因为手里有了重要的人质,和扈家庄的战事彻底沉寂了下来,扈成再没有做任何刺激我方的事!宋万也破天荒地同意了我的建议,让我带领五十名喽罗至谷口扎营,负责看押三娘及扼守谷口要地。

  只等中路军马攻下祝家庄,点火为号便收兵退回。

  我跨战马之上,三娘紧紧地贴着我坐在前面,我的胸腹和她的背臀已经紧紧地抵在一起!这是宋万的提议,以便事情突变时,我能以最快的速度突围,将最有分量的战利品带会山寨献给王伦。

  三娘也罕见地对我的举措没有任何异议,她一直便以那种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看,很少和我说话,我说得多了,她便冷冷崩出一句:“狗贼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但三娘的语气里实在是缺乏些杀气,对我这样的亡命之徒更是没有任何威慑力。

  我越来越放肆起来,手臂已经探过三娘的腋下紧紧地环住了她的小蛮腰,将三娘的娇躯整个环在怀里,我的脸甚至已经抵着她粉嫩的脖子!幽幽的处女芬芳不断地传入我的鼻际,我渐渐地有了男人本能的反应。

  三娘很快便感受到了我的反应,紧紧贴着我的香臀便轻轻地挪了挪,但在我的控制下如何逃脱?不过是更给了我几分厮磨的快感而已!感到没有作用的三娘很快便停止了挣扎,任由我肆意轻薄。

  三娘的喘息渐渐地粗重起来,她忽然回过头来,如明月般美丽的美目紧紧地正视着我的双眸,认真地说道:“如果……你愿意弃暗投明,反出山寨加入扈家庄,我便嫁你为妻!”

~第十五章陷入重围~

 

  我嘿嘿一笑,搂着三娘的手臂加重了力道,笑道:“娶你为妻我自然愿意,只是我可不想弃暗投明,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应该是你跟我上梁山才对!”

  三娘不料我如此无赖,愕然半晌才说道:“你何苦替王伦那个狗贼卖命?”

  我微微一笑,心里暗忖,我西门庆可从未曾打算替王伦卖命!我效忠的对象只能是我自己!但我并没有将内心的想法告诉三娘,只是涎着脸笑道:“听说王首领对姑娘念念难忘,做梦都想着你做他的压塞夫人。”

  “他是痴心妄想!”三娘闷哼道,“自打第一眼瞧见他,便知这狗贼没安好心!后来果然上山落草做了强盗!”

  我一怔,听三娘语气,她和王伦竟然还是旧识!?

  “怎么?姑娘和王首领竟然认识?”

  “王伦那个狗贼!”三娘美目里掠过一丝杀机,厉声道,“烧成灰我也认得他!”

  我心下一沉,看三娘咬牙切齿的模样,莫非她已经被王伦染指了不成?若果真如此,那我岂非晚到一步,让王伦占了先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先机!心有不甘之下,我决心将问题弄清楚,这可是直接关系到我今后对待三娘的策略!

  而三娘,更是我今后设计夺取梁山寨主之位的最得力的砝码,岂能不慎之又慎?

  “姑娘如此憎恨王首领,莫非与王首领有过节?”

  “岂止是过节!”三娘恨声道,“这狗贼抢走了本小姐未过门的大嫂,还编了一套阴谋诡计蒙骗我那可怜的大嫂,居然跟他上了梁山落草,如何叫人不恨?”

  我立时有些傻眼,不曾想王伦与扈家居然还有这层渊源!王伦居然抢了扈成的老婆!有些傻傻地看看怀里的三娘,我不禁满头雾水,莫非扈成那娘子比三娘尤要出色三分?奶奶的,王伦竟然还有这么美貌的娘子?昨日在山寨如何不得见?

  三娘娇哼了一声接着说道:“王伦狗贼,总有一天我要砍下他的狗头,替大哥夺回嫂嫂!”

  我心里暗喜,三娘有此想法那是再好不过,我正愁无法除掉王伦呢!

  正欲以言语撩拔她,谷外的平地上忽然腾起浓浓的烟尘,扶摇直上,似有大队军马正朝着扈家庄的方向开来,稍顷,便是脚下的大地也在微微地颤抖起来,好似千军万马正在敲击着地面,发出沉重的声音……

  五十名喽罗霎时警觉起来,自动在我身后列成队形。

  我亦提高警觉,这队来势汹汹的军马似乎不太像是燕青的梁山大军!看情形倒像是一支骑兵,而梁山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骑兵的。

  “是官军!官军的骑兵杀来了!”突然有眼尖的喽罗厉声吼叫起来,声音里透着莫名的恐惧,仿佛看见了厉鬼一般!莫名的慌乱开始瘟疫一般在我身后的喽罗之间漫延开来,这些胆小的家伙开始游目四顾,大有趁机扔掉武器落荒而逃之势……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莫非燕青的梁山大军行动失败了?

  我心里亦是不停地打鼓!但绝不能坐视麾下的喽罗影响军心,便厉声喝道:“怕什么,都给我退回谷里去,张箭手严阵以待!”

  我的厉喝和镇定稍稍感染了这些胆小的喽罗,胆战心惊地退回谷口,十名弓箭手张弓搭箭,将箭头瞄准前方,严阵以待。而我,则一手搂紧三娘一手执着烈火神枪,跃马横立阵前,挡住路口……

  “你们跑不掉了!”怀里的三娘忽然欣喜起来,说道,“那是李大哥的铁甲骑兵!凭你们这几百号人根本就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给我闭嘴!”我冷冷地断喝一声,阻止三娘的话,我也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现在逃命的可能性已经为零,在骑兵的追杀下,凭着双腿是无论如何跑不掉的!

  出发点将时,我便曾疑虑,王伦何以独独漏掉了西边的李家庄?但他既然敢不顾李家庄而悍然攻打祝扈两家,他必然已经有了万全安排!但我断断没有想到的是,李应居然发兵救援,而更令我吃惊的是李应不救祝家庄却反而前来救援扈家庄!?

  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莫非李应已经暗地里和王伦达成了某成默契?但我绝不相信王伦有未卜先知的本领,既便达成了某种默契,也绝不可能冲着我西门庆而来!毕竟在王伦拟定这分计划之前,我西门庆还根本没有上梁山!我上梁山只是加速了王伦的计划而已。

  思索间,大队铁甲骑兵已经风卷残云般冲到了谷口,在距离谷口一箭之地处停了下来!我看得有些胆战心惊,这近千的骑兵勒马停步就像是一个人一匹马一样,动作整齐划一,这需要多久的训练?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虎狼之师!

  我的目光倏然前望,然后与两道冷冷的目光碰撞在一起,霎时溅起激烈的火花!

  扑天雕李应!

  我本能地感到这名全身裹在黑色重甲里的武将定是扑天雕李应!只是没想到,名不见经传的扑天雕居然拥有这么凝重的杀意!身材高大的李应黑盔黑甲,跨坐高大黑马之上,手持纯黑色镔铁长枪,仿佛一尊来自地狱的魔将,散发着恐怖的杀意!

  我清楚地听到牙齿胆战声从身后传来,随风更是送来一阵尿臊味,不知是哪个胆小的喽罗被李应吓得尿了裤子。

  刷刷——

  三五支箭支从我身后冲天射起,带着完美的弧线划过天际,势竭之下掉落在李应的铁甲方阵,在士兵的铁甲上弹了一下便掉落在地!竟是不能带给对方任何损伤。

  我突然有了股强烈的感觉,李应如此英雄,身为朝庭命官的他绝不可能被梁山贼首王伦收伏!但他究竟为何不救祝家庄却反救扈家庄呢?其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呢?

  “李应!”我大喝一声,朗声长笑起来,“你中计了!”

  李应冷冷地瞪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听着全不相干的屁话。

  恰在此时,西边终于升起了王伦事先所说的浓烟,意味着燕青的梁山大军已经攻破了祝家庄,而我和宋万也可以逐次后撤了!但遗憾的是我匀已被救援而来的李应铁甲团团围定,如何还撤得出去?

  面临绝境,我不慌反笑,大声道:“此时此刻,我梁山大军已经打破祝家庄,尽劫钱粮军马而去了,哈哈哈……”

  李应冷冷一笑,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厉声道:“尔等业已身陷绝境插翅难飞,还不快快投降!”

  “还不投降!”李应断喝一声,身后近千铁甲军齐声厉喝起来,声如金铁裂空、声势骇人!

  身后梁山喽罗的士气再度下降,再任由李应的攻心计延续下去必将不战而溃!

  我再次运劲长笑,宏亮的笑声将李应铁甲军喝声带来的冰寒杀意激荡一尽,这才神色转冷,厉声道:“梁山泊只有战死的兵,没有投降的人!撤!”

  我押着三娘,勒马断后,指挥逐渐镇定下来的梁山喽罗退入谷地,与宋万的两百残兵汇合一处,李应尾随而进,与扈成前后将我们前后围困在长不过一里的狭长谷道里!至此,呼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我们彻底身陷绝地……

  请继续期待《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续集

~第十六章未尝一败~

 

  李应和扈成并未立即发动进攻,也许在他们看来,我们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在这样的绝境下,宋万仍然表现出对王伦罕见的迷信,他始终坚持王伦必然另有安排!既便牺牲了这五百兄弟,定然也是值得的。

  我当即予以反驳道:“真正的首领,是绝不会以牺牲自己的下属为代价的。”

  宋万也冷然回应道:“首领绝不会坐视不顾的,他必然有办法解救我们的。自从首领入主梁山泊以来,带着大伙大小数百余战,首领从来都是算无遗策,从没有败过一次!好几次身陷绝境,最终都力挽狂澜化险为夷。”

  “你说什么?”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宋万,吃声道,“王首领大小数百战,从未尝一败!?”

  我不能不感到吃惊,如果宋万所说的是真的,那实在是太可怕了!既便是诸葛亮,也有失街亭的时候,莫非这个王伦竟然比诸葛亮还要厉害不成?倘若如此,那我凭什么和他斗?只怕我还没有出招,便已经死在他的计谋之下了……

  宋万闷哼道:“难道我还骗你不成?王首领四年前入主梁山,四年来带着兄弟们出生入死,整整三百余战,击退了官军数十次围剿,从未尝一败。”

  我倒吸一口冷气,心里绝不愿相信宋万所说是真的。

  但我相信,宋万所说十有八九是真的,王伦或者真的四年三百余战未尝一败!但我绝不相信这都是王伦的功劳,这世上绝没有人能够企及完美的程度!

  我叹了口气道:“但眼下围困重重,虽然俘虏了重要人质又如何护送出去?”

  宋万冷哼一声,脸上露出玉石俱焚的森然,冷声道:“逼急了,玉石俱焚!”

  显然是顾虑到了玉石俱焚的可能,扈成和李应只是围而不攻,但既便如此我们也支撑不了多久!谷道里并无粮食泉水,我们又只带了一日干粮,挨过今天便要挨饿了!

  黑夜终于降临。

  前面的扈家兵还有后面的李家骑兵,纷纷升起炉灶造饭煮肉,诱人的香味飘进啃着硬馒头的梁山兵鼻子里,梁山兵的士气再次下降!有几个喽罗干脆眼一闭靠着山崖一躺,眼不见心不烦。

  三娘被我绑着双手,紧紧地挨着我坐在地上。

  这美娇娥再次劝我投降:“投降吧,顽抗是没有出路的。”

  我懒得回答,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宋万的话:王伦四年来大小三百余战,未尝一败!这当真是人力可为吗?

  唏唏……

  战马的嘶鸣声从谷道外传来,将我从沉思中惊醒,脑海里顿时泛起扑天雕李应冷峻雄壮的英姿,凭着我第一眼的判断,这李应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单凭他能够将一支重甲骑兵训练得如臂使指,便称得上是一名优秀的将领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