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3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4/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和吴用对视一眼,王伦不将真相告诉我们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们才刚刚来投,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自然不可能将通盘计划相告。

  挨到席终人散,王伦将我们安排在两侧耳房之内,刚刚准备就寝,浪子燕青趁夜来访。

  “恩公。”燕青神色恭敬地望着我,说道,“贱内听说恩公前来,无论如何让燕青请恩公前往相见,以表谢意。”

  正好我也有许多话想和燕青说,便欣然前往。

  在大寨后院再次见到了李师师,这名满京畿令宋皇神昏颠倒的绝对名妓较上次相见时体态丰腴不少,风情亦更盛数分,眉梢眼角透出慵懒的春意,看来燕青在她身所耗精力委实不少!才将她滋润成这般妩媚。

  随便和李师师闲聊了几句,这妇人便会意地以借酒为名避了开去,留下我和燕青独处。

  “恩公请喝茶。”燕青端起茶壶替我倒上。

  我接过茶盏,深深地望着燕青道:“燕兄若是再开口恩公闭口恩公,小弟立马转身便走,从此与你再不认识。”

  “这个……”燕青眼神一凝,说道,“西门寨主活命之恩,燕青与贱内没齿难忘……”

  “燕兄错了!”我凝重地摇了摇头,说道,“救你夫妇的并非在下!”

  燕青眸子里露出一丝惑然,有些不解地望着我,一时不知我话里含义。

  我深深地望着燕青,一字一句地说道:“真正救你夫妇性命的,其实是燕兄那份重情重义的气节!武都头当日之所以不杀令夫妇,并非因为在下劝说,实是被燕兄之深情所打动,不忍下手耳!”

  燕青脸上露出深思之色,忽然说道:“但无论如何,燕青都深感西门兄之大恩!”

  燕青从恩公而西门寨主,再从西门寨主而西门兄,称谓的变化凸现他内心对我的看法亦在发生变化!比起刚相见时分,此时显得热络多了!我打铁趁热,探手拉住燕青的手沉声道:“当日清河道上一见,小弟便对燕兄仰慕有加,此番再在梁山相见,三生有幸!如兄不弃,小弟愿与燕兄结为金兰之交!”

  燕青眸子里泛起一股灼热,亦反手握紧我的双手,热烈地回应道:“如此当叙年庚!”

  两人叙了年庚,燕青长我六岁为兄做了大哥!

  “燕大哥!贤弟!”

  我深深地握住燕青,燕青亦用力反握着我的手,浓浓的兄弟情谊在我们之间流转。

  门外传来李师师银铃也似的一阵笑声,转过眼来,李师师已经提了一壶酒俏立门外,笑道:“两个大男人家,却像小孩子家,哭哭涕涕的,羞也不羞?”

  我这才惊觉自己眼眶居然是湿湿的,伸手一抹果然是泪水!

  两人尴尬一笑,屋内凝重气氛一扫而空,在桌边落座。

  我随意地问道:“王头领自信满满,想必明日借粮行动万无一失,我等前去不过是凑凑热闹罢了。”

  燕青脸上浮起叹服之色,说道:“王首领智计过人,每每有出人意料之举!祝家庄借粮在小兄看来委实危险至极,若是三家一齐兵发,我梁山兵顿然处于劣势,只是王首领既然如此自信,想必已经有安排,这安排究竟如何?到时便知!”

  我点应是,心下却不无失望。

  看来,燕青也并非王伦心腹,这重大行动的内幕王伦并不曾与燕青商议!而看那云里金刚宋万,只怕更加不像!我心里暗叹一声,脑海里浮起一道婀娜的倩影,若是想要获知王伦心中所想,唯一的突破口便是王笑语了!

  次日日上三竿,王伦才升帐点兵。

  来到聚义厅,王伦早已经端坐在金交椅上,全副披挂的王伦整个人的气势一变,再无昨日斯文之气,浑身透出淡淡的杀伐之气,傲然端坐在金案之后,颇有一股睥睨天下之慨!

  三通鼓罢,一众大小头领已经在聚义厅下济济一堂,肃穆的气氛下众人皆鸦雀无声。

  “西门庆!宋万!”王伦断喝一声,冷电似的眼神向我射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踏前一步,出列而站,凝声应道:“在!”

  同一时间,宋万也出列,落后我半个身位立于我身后。

  “你二人点齐五百兄弟,以迅雷不服掩耳之势抢占扈家庄村口要道,扈家庄三面环山唯有这条狭窄小道相通内外,虽然易守难攻,但若是被人堵住出口,同样束手无策!你二人但见东边火起,便可徐徐后退,到时自然会有人接应。”

  我和宋万答应一声,退下一步入列。

  “燕青、晁盖、李逵、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王伦再次大喝一声,被叫到的七人应声出列,在大堂中间挤了一团。

  “你七人以燕青为主将,点齐三千军马,杀奔祝家庄东门,到时自有人打开庄门,你等休顾其它直接杀将进去占了祝家庄,祝家庄兵少力寡必然退却!一俟祝家庄客退却不可恋战,搬了庄中粮草,即刻退返大寨。”

  七人暴喏一声,领命。

  王伦这才神色转缓,掠了我身边的吴用一眼,沉声道:“我和吴先生率一千兵马居中策应!”

  我森然将目光投向燕青和宋万,在这里只有他们曾经在王伦的指挥下征杀过,自然深知王伦的谋略!凭心而论,若王伦不是另有安排,这简直就是一个漏洞百出的作战部署!他竟然忽略了西面李庄的力量!燕青的主力很可能遭受两面夹击,一旦燕青的主力溃败,我和宋万的牵制偏师怕是立时被堵在扈家庄口的小道里,进退两难,死无葬身之地!

  但从两人脸上看不到任何怀疑之色,显然对王伦的安排深信不疑!

  我悚然回头望着吴用,吴用向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显然他也觉得这次行动过于凶险,提醒我多加小心!

  一时间,我心里开始打起鼓来。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不能不做好最坏的打算!或者这根本就是王伦借刀杀人之计,欲借祝、扈、李三家之联军,杀了我西门庆!

  王伦有杀我西门庆的理由吗?简直是太有理由了!

  首先,我是吴用晁盖等人当然的领袖,自从我们加入梁山寨之后,原本的实力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大有后来居上、以客欺主的实力!所谓一山难容二主,王伦要么选择拒绝我等入伙,要么就是接纳我们入伙,然后再设法除掉我,我西门庆一死,他就有很大的机会分化晁盖诸人,最终收归己用!

  如果是我,定然也会这样做!

  将心比心,我不相信王伦心胸居然能够宽广到甘愿出让寨主之位!面如果他在意寨主之位,则必然要防患于未然,消灭一切可能危及他寨主之位的因素!

  前往扈家庄,隐藏如此凶险!但我能够拒绝不去吗?

  不能!绝对不能!

  且不说我现在已经加入梁山寨,成为其中一员,自然需对王伦的命令绝对服从!便明知此是王伦借刀杀人之计,我亦须坦然前往!无论如何,揭发王伦险恶用心、阴毒诡计的人都不应该是我西门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西门庆并不惧怕任何挑战!如果连应付眼前难题的能力和魄力都没有,那我还谈什么争霸天下?干脆投降李纲回家抱女人得了。我就是要将自己投入最凶险的激流之中,以锤炼自己百折不挠的坚韧毅力!

~第十三章扈三娘~

 

  在我最不乐意的情况下,我见到了三娘!

  没有漫天彩霞,也没有桃花残叶落满地,有的只是肃杀的战场还有闪烁的刀光剑影!我和三娘就这样相遇在殊死的战场上,三娘杏眼圆睁,冷冷地瞪着我,眸子里透着浓浓的杀意,她手里的日月双刀闪烁着冰冷的杀意,她背后的那五口飞刀更是跳跃着死神的微笑。

  我绝对相信,如果有机会,三娘定然会将双刀毫不犹豫从我的脖子上抹过!就现在,我西门庆对她来说,不过是个上山落草的该死的毛贼而已!

  基本上,王伦在东面的战略目的已经达成了。

  身处险要的扈家庄对出庄小路的把守显得极其单薄,当我和宋万率领五百喽罗杀到的时候,这些个懒汉甚至还聚在避风的拐角里大谈特谈三娘身上的哪一部位最诱人!当我以钢刀架在一个家伙脖子上的时候,这个家伙居然还不耐烦地一把将我的钢刀推开,头也不回骂道:“少烦我,爷们正说话呢。”

  所以,我和宋万很顺利地便扼住了扈家庄通往外面的咽喉。

  看着喽罗忙乱地将早就准备好的障碍物放置在大路中间,再在障碍物后面摆开强驽长弓,我不禁摇头叹息,看来扈家兄妹或者武勇过人,智谋上却绝对比白痴高不了多少!推而广之,这三家联盟里肯定也不会有什么高明之士!

  既便再白痴的人,也会想到在这狭窄小道的出口筑一关隘吧?莫非扈家根本不曾觉得,有一天居然有人胆敢捋他虎须?或者对另外两家深信不疑,一旦有人敢冲进小路进攻扈家,必然会被另外两家从外面围住,聚而歼之?

  等到我们严阵以待的时候,扈家终于反应了过来,从小路上冲出一彪人马来,一马当先的便是三娘!第一眼看到三娘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居然还有女人能够将妩媚和英气结合得如此完美?

  望着三娘,我觉得简直就在梦中!这一定是个梦。

  便是身边的宋万也忍不住赞叹道:“好一个尤物,难怪我们首领对她念念不忘!”

  我心里便忽然一动,原来王伦居然还对扈三娘抱有非份之想!?我或者可以针对王伦的这个弱点反制于他亦说不定!

  “杀不尽的贼寇,本小姐不带兵前去征剿尔等,居然反杀上门来送死了!来得好,本小姐就叫你们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一个也休想走脱!”三娘勒着马不停地在谷地中来回走动,向我们搦战,我和宋万自然不会傻到应战。

  我们扼守的地方宽仅二十米左右,约可并排十余人正面作战,扈家虽然人多势众但道路狭窄并不能发挥人多的优势!

  其实若按我意,本应该在谷口扼守,那里更窄仅能供五人并排通行!且那里地势得天独厚,进可扼紧扈家咽喉,退可轻易撤退,敌人便是从三面围困也不见得能堵住我们的退路!哪像现在,若是另外两家派一支偏师往谷口一堵,我和宋万便是插翅也难飞了,除非宋万能如他的绰号一样飞到云里去当金刚。

  遗憾的是,我虽然是名义上的主将,但手下这些喽罗只听宋万的,宋万对王伦的迷信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根本就听不进我的话。

  我心里隐隐的不安便越发地强烈起来。

  三娘终于耐不住性子,派人强攻我们简易的“要塞”,但都被我和宋万指挥山塞喽罗给击退了,我们的弓箭手虽然不多,但封锁二十米宽的正面却也是足够了!直到从扈家庄开出来一方队弓箭手,我们的噩梦才正式开始!

  我们全然不曾想到,杀机已经临近。

  当满天如飞蝗般的箭支疾射而下时,梁山喽罗纷纷惨叫倒地,前面的梁山弓箭手在第一波箭雨里便死得精光!我拼尽全力挥动手里的烈火神枪,以尽量格挡更多的利箭,多庇护一些喽罗,但事实是残酷的,我的烈火神枪纵然再长,也有够不着的地方,越来越多的喽罗都被箭支洞穿了身体,倒地死去!

  我们用尽一切可以防护的设备,但伤亡仍在继续!喽罗们有限的盾牌和轻皮甲根本就不可能抵挡得住精钢打造的箭矢!

  “西门头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宋万一边抵挡无所不至的箭支一边向我靠拢,沉声道,“麻烦你在此指挥,我带上一队精锐弟兄拼死前冲,毁了他们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太可怕了,不能再让他们嚣张下去。”

  “我去吧!”我吸了口气,深深地望着宋万,“不知宋头领能给在下多少兄弟?”

  宋万也不与我争执,估计压根就是希望我抢着出战吧!他想也不想地沉声道:“我给西门头领一百强壮弟兄,预祝头领马到功成。”

  一百,倒真是宋万能够派出的最大数目了。

  这或者是王伦预定的计谋,但我并不想躲避!

  既决意豪取天下,又何惧凶险?

  我长啸一声,奋力一挥手里烈火神枪,顺着喽罗移开的障碍霎时冲到了阵前,在我身后,一百名梁山小喽罗紧紧相随!他们人人奋勇向前,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向前才可能活命!如果一味退缩保全自己,将只能被扈家兵乱箭射死。

  不过,令人恼火的是,在我们与扈家弓箭手之间,还隔着厚厚的一层扈家步卒,全副武装的步卒,身披重甲手执大砍刀,仿佛一堵钢铁的坚墙,冷冷地等待着我们前去撞击。当然,这些重甲步卒并不是最惹眼的,最惹眼的是步卒之前的那员女将——扈三娘!

  凭着我身后那一百梁山小喽罗突破训练有素的扈家重甲步卒?开玩笑,我可不是白痴!

  望着阵前那员女将,我忍不住微微一笑,这扈三娘便是我破敌的唯一希望!

  严阵以待的三娘看到我率众而出,不禁精神一振拍马向我冲来,将日月双刀往马背上一绰,她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支纯钢打造的长矛,随便挽了个枪花直直地向来胸口要害刺来!我不禁赞叹一声,看来三娘并非战阵邹儿,而是深谙战场厮杀的高手!

  这一枪虽然毫无花巧,更无什么蓄意的后续杀着变化,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和角度,都堪称完美之极!深合沙场搏杀简单之道!在沙场上,你面对为数众多的敌人,招数再不需复杂精妙,而是越简单越惨烈越好,最好是每一击都能拼尽全力,隐藏惨烈杀气……

  我缩紧目光紧紧地盯着三娘疾刺而来的长矛,我唯一的优势便是三娘不知我的虚实!当然,反过来这也就是我的劣势,我同样也不知三娘的虚实!这就是所谓的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若是在遭遇战中技高一筹,谁便能获得最终的胜利,而输的一方则会输得很惨!

  我在心里激起狂猛的杀意,若能一击奏效生擒三娘,自然是最理想的结果!

  我大喝一声,身形已经冲天跃起,霎时越过马背上三娘的高度,虚空狠狠一踏,我的身形再次拔高少许,而手里的烈火神枪早已经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照着三娘的顶门重重砸落!战阵搏杀,我弃烈杀刀而就烈火枪,悍然使出李纲烈火枪法里最后一式“踏碎虚空”。

  最近我的烈火心法突飞猛进,大有一日千里之势!

  经过刻苦的练习,我已经学会了李纲的烈火枪法,只是其中精要不得李纲指点并未贯通,使唤起来,其威力与李纲比相去何止千里?

  但是,对付猝不及防的三娘,我相信应是绰绰有余!

  很显然,我超强的弹跃高度已经超过了三娘的预料,她原本势大力沉的一记直刺竟是刺了个空,惊急间我的烈火神枪已经带着呼啸之声砸至她头顶!这一砸蓄尽我全身力量,带着有去无回的决然气势,定要在心理上将三娘击溃,令她从此再不敢兴与我相抗争之念头!

~第十四章俘获芳心~

 

  三娘就像傻了一样,直直地望着我砸落的烈火枪,整个人还保持着绰枪前刺的姿势,但动作已经停顿,便是她胯下的战马也停住了战步,僵在原地一动未动!

  未曾料到我这势大力沉的一枪会造成这般效果!

  更未料到,三娘居然会如此不济!怎么看三娘都不像是个徒有其表的美女啊?

  但眼下已成骑虎难下之势,要么我不顾一切地将烈火枪砸落下去将这巾帼美女砸成肉泥,要么强行收枪旁砸,但后果也是严重的!非但我将立刻身受重伤,更要命的是如果三娘在此时突然醒转出手袭击我,我很可能将陷于死地!

  危急时刻……

  “休伤我妹妹!”

  一声断喝从远处陡然裂空传来,有如实质的箭支般刺入我的耳鼓,在千百人的喊叫杀伐声里竟然如此清晰!同时间,一道冰冷的杀意已经迅疾向我袭来,不,确切地说是向我的烈火枪袭来。

  当!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