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3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2/136

返回书籍页面

  但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我的如意算盘最终并未能够实施,突如其来的一件事将我的计划给全盘打乱了。

  我们刚欲分头行动,门外陡然传来了打斗声还有刘唐的喝叱声。

  李逵听闻打斗声陡然来了精神,提起板斧便往门外冲,边冲边厉声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竟敢找上门来!铁牛爷爷来也!”

  我霎时冷眼转向晁盖,表示我应有的冷意!毕竟在晁盖庄前有人截杀刘唐,他晁盖是无论如何脱不了干系的!

  晁盖脸上浮起一丝茫然之色,但很快便将疑惑抛在脑后,展现了一代枭雄应有的决断,沉声道:“走,两位与晁某前去瞧瞧,是何人敢在晁某庄上撒野!”

  我们转出院子,眼前的打斗场面顿时尽入眼底。

  居然便是那伙官差,在灵官殿被李逵一斧劈跑,不想又在这晁盖庄上阴差阳错地撞上!只见七八名捕快围住了刘唐群殴,那都头却伙同两名捕快堪堪敌住李逵,也是吃力得紧,眼看再有十数合便要落败。

  晁盖见了那都头脸色顿时一变,惊道:“雷都头!?”

  听见晁盖声音,那都头顿如见了救星一般,高声叫道:“晁保正救我!这伙毛贼厉害得紧,快快援手!”

  雷姓都头此话一出,吴用霎时以异样的眼神瞧着晁盖,显然在静观晁盖如何处置!

  我却是暗暗凝集战力,汇聚双臂,随时准备抵挡晁盖暴起伤人!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既然那都头和晁盖是熟识,就不得不防这一可能!

  在我和吴用的注视下,晁盖的脸色一变再变,似在进行剧烈的思想斗争。

  陡然间,一抹寒芒自晁盖的眸子深处掠过,他托地跳下了斗场,厉声道:“雷都头休慌,晁某来助你了!”

  吴用失声惊呼,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却神色镇定,冷冷地看着晁盖的一举一动,对他的心态已经然掌握得一清二楚!若晁盖有心助雷都头,所谓擒贼擒王,他怎可能舍我而去就李逵?晁盖此举必然另有深意,可怜那雷都头死到临头,兀自毫无知觉……

~第八章阮氏三雄~

 

  晁盖跳入场中,自雷都头身后作势直扑李逵。

  雷都头刚刚喘息一声,回头欲说晁保正来得正好,惊变陡生,晁盖突然伸手叉开五指闪电般掐住了雷都头的咽喉,可怜雷都头的一句谢谢尚未出口,便被晁盖生生捏碎了脖子,窒息而死!他至死也没有明白,晁盖何以竟然会杀他?

  晁盖一脚踢倒雷都头失去生命的尸体,转身扑向剩下的捕快,厉声道:“莫要放走一个!”

  可惜,在雷都头身死的瞬间,那些捕快便霎时作鸟兽散,尤其是是那两个站在庄门外警戒的更是撒腿便跑,瞬时远去……我正欲拔腿追杀,幕然间心里一动,停止了追击!若是现在逼迫晁盖一起上梁山落草,不教他发挥领导才能,或者我才有机会夺取头把交椅!

  最终还是走漏了七八个捕快,居然逃往七八个不同的方向,令晁盖莫可奈何,只能跺长叹。

  最后,晁盖收拾金银细软,一把火烧了庄院,大伙一起往碣石村方向而来。好在生辰纲远在八月中秋,还有足够的时间细细安排,现在还是趁早找个立足点才是。

  次日中午时分,我们一行人来到了碣石村,其中刘唐李逵和晁盖的形象委实过于碍眼,只得让三人在村口酒店暂且落脚,然后我和吴用两人径投阮小二家里而来。

  在水泊边的一棵老树下,吴用找到了阮小二家,可惜却是大门紧闭。

  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答应,好不容易从远处来了一位老大娘,两眼昏花,冲我们道:“你们找谁?”

  吴用向老人家行了一礼,恭声答道:“老嬷嬷,小哥寻找阮二哥,可曾在家?”

  “二郎啊,他带着女人孩子捕鱼去了,天晚方得回来。”

  “那五哥七哥呢?”

  “五郎那个不孝子,刚夺了我头上珠衩,怕是又去镇上赌钱去了,不输个精光定然不得回返。”

  吴用的眸子亮了一下,轻轻地一击掌向我道:“真是天助我也!阮小五爱赌,不愁他不入伙。”

  说完我们谢了老大妈,取道朝镇上而来。

  在镇口上,正撞上一条赤膊大汉骂骂咧咧出来,横眉竖眼,长得颇为凶恶!一身古胴色的肌肤,显然是长年在水上讨生活的,真是一条骠悍的汉子。

  “五郎!”看到大汉,吴用双目一亮,招手道,“还记得小可否?”

  大汉回过头来,先是冷冷地盯了我一眼,然后才将目光凝注在吴用身上,恍然道:“这可不是吴先生吗?一别经年,却在哪里讨生活?”

  吴用微笑不答,环顾左右一眼,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找家酒店,边说边聊。”

  阮小五便从泊边解了小船,我和吴用刚上船正好碰见又一名年青汉子摇着小船过来,那汉子模样与阮小五颇有几分相似,只是更显高瘦些、嚣张些!那汉子看见船上的我和吴用,掠过一丝异色,高声道:“五哥,有客人啊?这是往哪里去?”

  不等阮小五回答,吴用早已经向那年轻汉子招手道:“七郎,正找你呢!索性并你大哥也地块叫了来,我有事与你们商量。”

  阮小七也是双目一亮,喜形于色道:“原来是吴用先生,真是久违了!我大哥刚刚捕鱼回来,真是巧了,我这就去唤他过来,却在哪汇合?”

  阮小五一边划着小船,小船便如脱弦利箭般标出老远,然后才头也不抬道:“就在村东头小酒店里吧,我做东替吴先生还有这位兄弟洗尘。”

  “行。”阮小七答应一声,双手桨,驾着小船如飞而去,我不禁看得咋舌不已!这阮氏兄弟能将一条小船摇得如飞如驰且平稳如平地,这份技术和力量堪称强悍,这份经验更是令人心惊!

  吴用这才有时间将我介绍给阮小五。

  令我吃惊的是,阮小五居然也听过了我的名号!吴用刚刚介绍完,便向我投来赞赏的一瞥,沉声道:“原来竟是击败高求官军的西门寨主,是条汉子,我阮小五佩服。”

  我心里一动,这倒是个极好的收买人心的机会!

  便谦逊一笑道:“说来真是惭愧,在下亦是被迫无奈,才愤而杀官落草,倒让五郎兄弟见笑了。”

  阮小五便冷哼道:“这年头,当官的尽是些欺压百姓的狗官!除了会欺侮没本事的平民百姓,对那些强人草寇却是半点奈何不得!便说我们这梁水泊,自从前些年被一伙强人占了,附近州县那么多官军,竟然不见一个鬼影子来征讨,便是一些杂役也极少敢来打扰了,倒也省了我们不少孝敬。”

  我和吴用对视一眼,看来事情大有可为!听阮小五口气,对官府久已不满,而对那些肆无忌惮的草寇却是十分向往。

  正说间,阮小五已经叹息一声道:“这年景,正经生活眼见得是没法过喽……”

  吴用便开始以言语撩拔阮小五道:“五郎,既如此,何不索性上了梁山入了伙?倒也洒脱快活!”

  “你当我兄弟不想?”阮小五闷声道,“只是我兄弟与那伙强人不熟,无人引荐不敢造次!若论功夫,我兄弟何时肯服输于人?”

  说话间,小船早已经到了村口酒店。

  吴用要了十斤牛肉,一只肥鸡,阮小五又从船舱里捞了几尾鲤鱼,在灶下炖了。

  这时分阮小七已经和阮小二到了,众人分别见过,在桌边坐定。

  吴用吩附酒家出去,然后才将来意告知阮氏三兄。

  阮氏三兄反应各自不同,已经知道的阮小五默不作声只是埋头饮酒,阮小七却是眉飞色舞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阮小二却是浓眉深锁,拿起一盏小酒半点饮不进半滴!我心里便对三兄弟的心态有了大概的认知。

  这阮小五怕是铁了心要参与这桩富贵了,阮小七也极想一试身手,唯有这阮小二颇有些顾虑,根据水浒记载阮小二已经有了家小,这般犹豫倒也在情理之中。

  “与其守着这平淡的日子,倒不如拼他娘的一拼!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阮小二一口喝干了杯中酒,平的一声将酒杯压在桌上,疾言厉色,状极骇人。

  阮小二仍然愁眉不展,犹豫道:“不知先生还约了些什么人?若是只我等五人,怕是风险太大,与官军相抗成功可能极低!”

  吴用微微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说道:“实不相瞒,小可和西门寨主已经定下万全之计,梁师成定然派千百官军加以护送,我等也可不费吹灰之力取之!不过,既然二哥提起,那小可也便据实相告,除了小可与西门寨主,入伙的还有西门寨主麾下两员猛将,便是赤发鬼刘唐还有黑旋风李逵!另有东溪村托塔天王晁盖!”

  阮小五猛地抬头,目露奋色,作色道:“这三位可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汉,有他们三人加入,此事定然万无一失!二哥你便应了吧?”

  阮小二滋的一声干了杯中酒,猛地拍案而起,厉声道:“干他娘的!干了。”

  我大喜过望,率先起身伸出手来,吴用见机也伸出手来,然后阮氏三雄也依次伸出手来,五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隐隐间,我已经成了这五人的首领!

  李逵和刘唐自然唯我马首是瞻,若是阮氏三雄再被我收伏,那么晁盖将再掀不起丝毫风浪。

~第九章志在天下~

 

  将晁盖三人接来,一伙八人连夜在阮小二家中聚众商议。

  “诸位。”吴用伸手捋了捋额下胡须,清了清嗓子道,“所谓蛇无头不行,咱们既然要合伙干大事,必须先推举出一位首领发号施令,有了号令做事才有了仗恃,大家以为如何?”

  晁盖神色凝重,灼灼地朝我望来,阮氏三雄也是凝重地点头,表示赞同。

  黑旋风李逵却是想也不想便说道:“既是推举大哥,自然非俺大哥莫属!”

  刘唐立时便附合道:“正是,俺大哥智计武艺过人一等,才做得大哥!”

  “你们都给我闭嘴!”我断喝一声,令李逵刘唐二人噤如寒蝉,然后才神色转缓,谦恭地说道,“论武艺,在下远不如晁庄主!论智计,在下远逊于吴先生!所谓智计武功,皆不属入流,窍以为这首领之位……”

  我故意拉住话头不说,成功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身上。这才转身望着晁盖,凝声道:“这首领之位,定然非晁庄主莫属!大家以为如何?”

  晁盖的眸子霎时一亮。

  吴用却是向我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竟似隐隐猜知了我的心思。

  真说起来,我推举晁盖出任首领,虽没安什么坏心,但绝对也没安什么好心!这对晁盖来说,绝对是个两难的选择!

  如果答应,便会在众人面前落个重名轻义的恶劣形象!毕竟他只是孤身一人,而我却是带了李逵和刘唐这两个得力属下的!实力上不成比例!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我曾经统率青峰盗与官军交战并且杀败了高求的官军,这在江湖上已经被传为神话!

  而晁盖如果不答应,他总得找个推脱的理由!那么唯一推脱的理由便是我比他更适合出任首领!

  而这才是我真正的用意!

  我真正的用意就是借推举晁盖出任首领,迫使晁盖反过来推举我出任首领!

  晁盖终究不是莽夫,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眼下已成骑虎难下之势,只得起身推辞道:“各位,晁某有一句话不得不说!在我等之间,西门寨主虽然年轻,但他是唯一一位曾经统率上千兄弟与官军抗争的真正首领!这一点,晁某拍马也难以企及!晁某衷心拥戴西门寨主出任我等首领,领导大伙同舟共济,共谋富贵。”

  阮氏三雄也跟着起身,灼热地望着我凝声道:“我兄弟也衷心推举西门寨主做我等首领!”

  吴用最后起身,一锤定音道:“西门寨主,正所谓大势所趋!兄弟们都作此想,你就不要推辞了,再推辞怕是就冷了众兄弟的心!”

  我心狂喜莫名,脸上却仍然装出为难之色。

  “大哥!”李逵已经急得黑脸发紫,厉声道,“你若不答应,俺铁牛便……便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我冷冷地从众人面上掠过,轻叹道:“也罢,既如此在下也就不再推辞了!只是与众兄弟约法三章,若是来日有更适合做大伙首领的,我西门庆必当立即让闲!大伙若是不允,西门庆宁愿转身便走。”

  李逵便嘿嘿一笑道:“大哥天纵其才,哪还有人能比大哥更适合做首领的?”

  我冷冷地瞪了李逵一眼,阻止他继续胡言乱语,然后示意大家落座。

  吴用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既然推举了首领,眼下头号要紧之事便是寻找一安身立命之地!这碣石村终究不是久留之地。”

  阮小五便喝道:“以我之见,大伙一块杀上梁山泊去,夺了他的寨抢了他的地盘,这梁山泊可是安身立命的绝佳所在!”

  我趁机说道:“五郎所说甚是,这梁水泊方圆近千里,水草丰茂,纵然万千大军掩藏其间也是无从察觉!且这里水陆纵横,湖泊星罗棋布,地形极其复杂,纵然大队官军杀来,也是狮子咬刺猬,无从着手!”

  “狮子咬刺猬!?”吴用眸子里掠过一丝激赏,由衷地说道,“当真是形象的比喻!让寨主如此一说,这梁山泊倒当真是安身立命的绝佳所在!只是人家先来是主,我们后到还需以礼相见,毕竟大家也是同道中人嘛。”

  我点头附合道:“所谓天下兄弟是一家,只要兄弟们有好日子过,谁来当这个寨主都无所谓!”

  计议已定,决定次日便上梁山泊,众人散去竭下不提。

  我却是心绪激荡,难以入睡,借着星光来到水泊边上观赏夜间风景!明天,便要上梁山泊了,也不知等待我们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我西门庆终究是否能够成功夺取天下呢?我最终能够夺回我心爱的女人吗?

  轻轻的脚步声从我身后传来,我幕然回头,吴用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来到我身后。

  “寨主是在赏月?”吴用仰头望着天上幽幽星空,语气里有一股莫名的深沉。

  “星空暗暗,何来明月?”我闻言一怔,应道,“先生说笑了。”

  吴用微笑道:“寨主胸中自有日月!”

  我心里咚的一跳,莫非这吴用双目如电,已经窥知我心中所想?

  不待我回话,吴用已经接着说道:“不知寨主于今天下大势,有何看法?”

  我想也不想便答道:“宋皇重文轻武,虽工商业十分发达,但武备废弛,而北方辽人厉兵秣马、发奋图强,不出意外,三五年之内必然兴兵大举南侵,汉人危矣!”

  吴用深深地吸了口气,凝声道:“寨主当真字字珠玑,一语点破宋庭要害!可恨昏官庸吏,兀自沉醉歌舞升平之中,不图发奋图强,死无当日耳!”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