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3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1/136

返回书籍页面

  女人失陷了,将来可以抢回来,基业失掉了,也大可以挣回来!只要留得一条命在,总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李逵和刘唐在我身后紧紧相随,方才我的那句“决意取天下”深深地打动了这两个莽汉!令他们起了誓死追随之心。

  既然已经失掉了青峰山,悔恨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为今之计还是趁早寻得一安身立命之所!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八百里水泊梁山!如按照时间来算,那里现在应该还是白衣秀士王伦做寨主吧?或者我可以干掉王伦,在晁盖到来之前坐稳梁山泊的头把交椅!

  如果梁山能够按着水浒小说里那样发展,我最终能够得到那一百单八汉的帮助,要想夺取天下那还不是易如探囊取物?

  计较已定,我再没有迟疑,带着李逵和刘唐连夜投奔济州府而来。

  三日后,我们便已经进入济州地界,这天我们来到一处破败的山间小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眼看天色又将晚,便决定在这里权竭一宿,明日再赶路不迟。

  也许是这几天走路走得累了,这晚睡重如死猪一般,一阵剧痛将我从睡梦中惊醒,睁眼一看却是三五名身穿皂服的粗壮公差正将我紧紧绑住,在破庙的梁上悬挂了起来!身边传来刘唐的喝叱声,原来这厮亦和我一样,被人在睡梦里绑了个正着。

  我心头暗恼,看看天色大约是将近天明时分,此时分明轮到李逵值夜!

  可恨这厮人影皆无,想是弃了我俩独自讨生活去了,不想却害得我和刘唐做了官府的俘虏!

  一名帽沿上插着雁翅的官差提着刀冷森森地站在我和刘唐面前,虎目威凌地打量着我们,厉声道:“大胆毛贼,竟然夜宿山神庙定然不安好心,还不快快招来,究竟做了何等亏心之事?才夜宿荒山野岭?”

  我心尖苦笑,妈的,爷爷我何止做了亏心之事,还是官府海捕的大盗呢!

  只是脸上却绝不露出半点痕迹,故作无辜道:“官爷,你怕是抓错好人了吧?在下本分生意人,雇得随身保镖刘二上济州做些卖买,如何敢做毛贼?官爷莫冤枉好人呀!”

  差官被我一番声情并茂的说辞说得将信将疑,忽然拿起我压在枕下的两截烈火神枪、厉声道:“此枪沉重异常且造形奇古,一看便知非是凡物!你一个普通走卒如何拥得这等神枪?显然非偷即枪!竟然还欲抵赖!?”

  我再度叫苦连天道:“官爷此言差矣,此枪名烈火神枪,乃家传祖物!前年兄长赠于我,只是转过年来,家境急转直下,万般无奈只得寻思上济州府变卖了家传神枪,备足盘缠上东京投奔我兄长去休。”

  “烈火神枪?”官差闻言眸子里精光一闪,凝声道,“敢问兄弟尊姓大名?”

  我念头一闪,急忙答道:“小可姓林,单名庆字,家兄林冲,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便是。”

  乖乖,情况紧急万不得已,只得冒充一回林冲大师兄的弟弟了,待留得性命日后向林大师兄赔罪便是。

  官差倒吸一口冷气,眸子里掠过一丝惊色,凝声道:“原来竟是林教头贤弟?真是……”

  眼看这官差神情语气大有缓和之势,就在此时,山神庙外陡在闯入一条形容惨厉的大汉,脸黑如漆,手里持两柄板斧不由分说照着那些官差便劈!

  我定睛看却正是李逵,这厮不知死哪里去到现在才回,差点害我和刘唐失陷官府之中!

  李逵扑的一声砍翻了最靠近门边的两名捕快,然后挥斧直扑领头的官差,黑暗里只见利斧的寒光闪闪,这厮竟是一声不吭闷头便杀,活似从森罗殿里逃出来的鬼神!

  “何方贼人?”领头官差大喝一声,军身气势骤然一涨,舞动朴刀向李逵迎上,睚眦欲死厉声道,“竟敢伤我官差!拿命来。”

  当!

  两人的兵器重重地撞在一起,李逵退下一小步,那领头官差却是收势不住暴退了三大步!

  不等李逵调整姿势,那领头官差已经暴喝一声挥刀而起,作势攻击,李逵闷哼一声眸子里流露出森然之色,不料领头官差竟如此强悍,虽处下风却仍敢抢攻,不由凝神戒备!但下一刻,那领头官差竟是发一声喊一脚踢碎山神庙的破窗户,纵身一跃便窜了出去,瞬息间隐入暗中不见,见领头的跑了,其余幸存的官差早发一声喊,作鸟兽散。

  “李逵!”危险既除,刘唐顿时来了气,骂道,“你这贼厮鸟,死哪去了?差点害死大哥和我!还不快放我们下来。”

~第六章托塔天王~

 

  逃过一场无妄之灾,刘唐将李逵好生一通埋怨,出得山神庙我偶然抬头,赫然发现庙楣上写着三个字“灵官殿”。虽然我对水浒传不是十分了解,但好歹也还记得一些电视剧上的情节,这灵官殿可不就是赤发鬼刘唐被插翅虎雷横捆绑之处?

  霎时间我心里莫名一颤,莫非我们已经来到郓城县东溪村?这里却正是晁盖的老巢!

  “刘唐!”我吸了口气,将目光投向赤发鬼刘唐,问道,“你可知这里到了何处地界了?”

  刘唐神色恭敬地回答道:“大哥,这里已经是郓城县地界了,转过这道山梁前面便是东溪村境内,这村里保正姓晁名盖,一身武艺十分了得!人称托塔天王!听说为人十分仗义疏财专门结交四方豪杰!我们何不前去盘桓些时日再讨些盘缠?”

  “托塔天王晁盖!”我几乎是失声惊呼,真没想到误打误撞真的让我撞到了东溪村晁盖的地界,便是冲着水浒传里晁盖的英勇,我亦要去拜会一番!在我看来,水浒里最冤的英雄除了林冲便数这个晁盖了,本来贵为梁山泊的当家大哥,如果梁山英雄由他来统率,当然不可能接受招安,说不定将来居然推翻宋皇自己做了皇帝亦说不定!

  可惜,在曾头市居然被史文恭暗箭射死,英年早逝,当真可悲可叹!

  “大哥,你怎么了?”李逵和刘唐同时向我投来惊疑的一瞥,现在我已经失掉了山寨,自然再不是什么寨主,这两个家伙便以大哥唤我,尽管我的年龄比他们要整整小上一大截!

  我吸一口气,平息心下的思绪淡然一笑道:“既然晁保正如此英雄了得、仗义疏财,我们理当登门拜访!刘唐,你在前面带路!”

  转过山梁一路下来,天色已然大亮!果见群山丛中一小村,依山傍水十分秀丽!

  我对风水之说根本就一窍不通,心里也从来不曾相信过,但眼前看到的景色,我也是忍不住失声赞叹道:“好一处藏龙卧虎之地,真可谓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啊!”

  这本是我狗屁不通的一番感慨,不想竟然惹来路边一位书生的疑问:“壮士何故有此说法?”

  我转过头来,只见路边发话之书生眉清目秀,颔下已经长须飘飘显系岁数已经不轻,只是举止之间气宇甚是不凡,颇有一股举世滔滔我自闲庭信步之概。

  我不禁侧目相看,心里一动忍不住问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那书生谦恭地回答道:“小可姓吴名用,还不曾请问壮士高姓大名。”

  “原来是吴先生!”我心里已经翻江倒海,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淡然道,“在下林庆!因带两位伙计做些卖买,路过此地见风景秀丽故乱发感慨,倒让先生见笑了。”

  吴用朝我若有深意地微微一笑,转眼瞥见我身边的李逵和刘唐,幕然间神色一呆,颇有些惊讶地问道:“林壮士这两位伴当,莫不是江湖人称黑旋风的李逵和赤发鬼的刘唐?听闻两位英雄栖居清河李老庄主门下,嘶……这位林壮士莫非?”

  我心里暗道一声苦也,不想这李逵和刘唐竟是声名在外,远在数百里之外的郓城县都有人知道这两个混蛋的大名!转念间,便决定实言相告:“实不相瞒吴先生,在下系李纲老庄主门下小徒西门庆,因触犯了庄中规矩被逐出门墙,蒙李逵和刘唐两位大哥不弃,结伴遍游江湖,倒也快活!”

  吴用霍然色变道:“壮士莫非青峰山挫败高求之西门庆西门寨主?”

  我闻言大羞,不想这丑事居然传得如此之快,心知再也无法隐瞒,便只得连连摇手道:“往事不提也罢,在下业已经败在家师手下,山寨兄弟赔个精光,便是愧也愧煞了!”

  “此话不然!”吴用一整神色,肃然道,“西门寨主虽败在李纲之手,正所谓虽败犹荣!经此一战,天下有志之士莫不幡然醒悟,欲振奋我大汉天威者,惟有效法西门寨主揭竿而起!若是西门寨主能够登高一呼东山再起,天下英雄定然云集景从!”

  我悚然色变,倒不曾料到吴用竟是如此性情直爽之人!初次见面便直言他心中所想,高谈阔论谋逆造反之言论!但又一想便也释然,他既知我是朝庭钦犯,心下便再无顾虑!既便我有心告发他,一个钦犯之言论又有谁会信?

  我极力在脸上装出叹服之表情,慨然道:“吴兄快人快语,在下感激至极!只是在下粗陋不堪重用委实难当吴兄如此谬赞,羞煞!羞煞了。”

  吴用微微一笑,再度深深地瞥我一眼,说道:“此间东溪村保正晁盖庄主,为人仗义疏财,英雄了得,西门寨主何不偕同小可一同前往拜会?”

  我朗声长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吴用与我相视一笑,然后欣然前行,我和李逵刘唐在其后紧紧相随。

  真所谓世事如梦,我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突然与梁山泊头号军师智多星吴用相遇,且会是这般相遇情景!纵然是再乐观的预言家,也想不到这么美好的见面方式吧?吴用几乎是一见面便对我抱有良好的印象,这当真让人始料未及!

  半晌之后,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托塔天王晁盖。

  果然是传说中的人物,长得仪表堂堂,身材高壮如山,宛有千百斤力气!尤其是他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那股鹰视猿顾的气势,令人忍不住从内心深处泛起拜服之念!如此英雄人物,果然堪称梁山头号英雄。

  但另一把强烈的声音同时在我心底响起!

  如此英雄人物,倘若能够将之击败甚至将之收服,岂非更显我英雄本色?强烈的信念在我脑际回荡,我情不自禁收缩心神深深地打量着晁盖,绝不放过他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面幻。

  晁盖的眼神霎时凝重起来,深深地打量着我,然后回顾吴用:“先生,这位兄弟是?”

  吴用清了清嗓子,这才肃然道:“晁庄主,这位便是青峰山挫败官军,令都指挥使高求仅以身免的西门庆寨主!”

  绝对真诚的惊喜之情在晁盖的脸上浮起,他深深地执着我双手用力摇晃着,朗声道:“原来竟是西门寨主!如此英雄人物,居然如此年轻,当真后生可畏!”

  我心里暗叹一声,果然是英雄人物,坦荡的风范仿佛与生俱来,别人便是有心想装亦是装不出来!不消说我身边的李逵和刘唐眸子里露出赞赏欣然之色,便是我亦要忍不住拜服在晁盖的恢宏气度之下了……

  “见过晁庄主!小弟久仰庄主大名!”我深深地弯腰一缉,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又被晁盖一句后生可畏抢了年长的便宜,只能叹息一声,自称小弟!

  “里面请!”晁盖用力握紧我的右手,将我往山庄里拉,巨大的力量从手臂上传来,我禁不住霍然色变,这晁盖果然力大无穷,光从力量来判断,纵然我吸食了烈阳果怕也是稍有不及!只不是他的九环大砍刀是否亦有专说中厉害?

  一行人分宾主坐定,晁盖定要我坐了上座!

  这时候,吴用才长身而起,清了清嗓子说道:“实不相瞒,此番小弟前来寻找晁庄主,实是捎来一桩富贵!小弟已然探得,大名府梁师成替他岳丈蔡京祝寿,搜刮得民脂民膏十万贯!将于八月十五运过黄泥岗,此等不义之财我们何不趁机夺之?”

~第七章生辰纲~

 

  晁盖闻言双眸霎时一亮,但旋即摇头叹息道:“十万贯生辰纲,梁师成必然派大量人手护送,我等势孤力单,怕是力不从心。”

  说完,晁盖忽然神色灼灼地向我望来,凝声道:“若是能得西门寨主和两位好汉相助,再邀上三五人众,便大事可图!”

  我微笑不语,心里却委实犹豫不决,答应他吧,经过这生辰纲一案,晁盖的首领地位将再法动摇,将来既便上了梁山也只能充当他的二把手!这回鬼知道他是否还会被史文恭给射杀?可若是不答应吧,立时便要显得我胆小怕死,甚至被晁盖以为不屑与他为伍也是有可能的。

  正犹豫间,李逵早嘿了一声答道:“既是不义之财,俺大哥绝无不允之理!晁庄主只消告诉俺那十万贯何时经过何地?俺铁牛只消一人两斧,径去夺来便是,何需如此麻烦?”

  晁盖微微一笑,说道:“黑旋风李逵武勇过人,江湖人人皆知!晁某也是深信不疑。只是梁师成驻守北疆常年与辽人对峙,麾下猛将如云,也是小觑不得!这十万生辰纲他必然派大将重兵押运,轻慢不得。”

  李逵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但神色间却是颇为受用。

  我不禁心下凛然,晁盖这番话可谓深谙驭人之道,竟将李逵这莽汉也说得服服帖帖。

  吴用也点点头道:“晁庄主所言甚是,小可已经探听得这次押运乃梁师成麾下头号勇将,人称青面兽杨志,乃是杨业子孙,一手杨家枪法使得出神入化,与辽人交战十数年来毁在他枪下的敌将可谓数不胜数!十年前宋皇金殿大演武,此人与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并列第一,被宋皇谥为柱国二枪!十分英雄了得。”

  吴用说完若有深意地看了看我。

  李逵便吐了吐舌头,闷声道:“居然与林冲一般厉害,俺铁牛断断不是对手。”

  晁盖也失色道:“这杨志如此了得,若再辅以铁甲军兵,怕是更难对付!”

  我心里一动,心知机会来了,便微笑道:“晁庄主何须担忧?量那杨志也不过一介武夫,要对付他那还不是易如反掌?所谓避敌锋芒,击故之短,杨志武艺过人我等偏不与他动武,来个文取又当如何?”

  我感到两道目光霎时向我射来,明亮之极,我回头正好迎上吴用激赏的眼神!这智多星显然已经猜中了我的想法,一股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在我们之间玄妙地流转……我暗道一声惭愧,这蒙汗药的计谋本是吴用所想,此时不过是盗用而已。

  晁盖闻言也是迫不及待问我道:“敢问西门寨主,如何个文取法?”

  我微微一笑道:“只须一桶美酒一勺蒙汗药即可!至于具细安排,在下就不献丑了,自有吴先生安排!唯有一点,文取固然好,但也不能不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文取失败,到时就须兵刃相见了。”

  吴用也点了点头道:“西门寨主之意与小可不谋而合,详尽事宜日后再议,唯有这人手是越多越好,距此不远百里便是梁山泊,泊边有一碣石村,村里有三兄弟,水陆功夫颇为了得,何不前去邀请入伙以壮声威?”

  我心里一震,看来这些草莽英豪都开始陆续登场了!由于我的出现又不知会给梁山带来怎样的变化?

  “事不宜迟!”我接着吴用的话说道,“刘唐你火速前往大名府监视梁师成虚实,李逵你陪同吴先生即刻前往碣石村,邀请阮氏三雄入伙!”

  “那大哥你呢?”李逵和刘唐闻言一齐色变,颇有顾虑地望着我。

  我微微一笑,将目光转向晁盖说道:“一旦劫取了生辰纲,大伙顿时便为重犯,必为官府所不容,小弟且先去寻找安身立命之所,教日后大伙能在一起喝酒吃肉,快意平生,岂不美哉?”

  我虽说得冠冕堂皇,心里却另有打算。

  若是等晁兽夺了生辰纲,成了事实上的首领,再去梁山火并王伦,那我就再休想坐上头把交椅了!若是我现在便先去夺了梁山泊,做了寨主,到时候晁盖来投,纵然我假意相让他也不敢接受了。

  此所为先下手为强,古之至理也!

  李逵便哼一声道:“恁地俺铁牛须护着大哥,才得放心!”

  刘唐也作色道:“正是,我发过誓,誓死追随大哥,绝不离开半步便是!”

  我顿时将脸冷了下来,冷冷地瞪着李逵和刘唐,寒声道:“怎么?你们可是不听我的话?”

  在我凝重的气势压迫下,两人立时噤若寒蝉,再不敢有半点异议!晁盖和吴用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定是在心里惊叹我在李逵和刘唐两人身上表现出的绝对权威!

  我长身而起,凝声道:“就这么定了,大伙分头行动如何?”

  刘唐首先起身,领命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显示他对我号令不容质疑的信服。

  须知我这一起身喝话大有深意,隐隐将自己摆在了发号施令的位置,然后留心察看晁盖和吴用的反应!吴用欣然起身,准备出发。晁盖却是浓眉一蹙,颇有些不悦地问我道:“西门寨主,大伙都有忙活,为何晁某无所事事?”

  我微微一笑,将一顶大帽子扣到晁盖头上。

  “晁庄主是我等中流砥柱岂可轻举妄动?自当居中接纳四方豪杰以为策应!”

  吴用也点头附和道:“西门寨主所言甚是,晁庄主莫要推辞,若小可劝得阮氏三兄前来,不数日便可前来庄中相聚!”

  “如此,晁某恭候各位佳音了。”晁盖神色转缓。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