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2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4/136

返回书籍页面

  伯爵一把推开我的手,不悦地甩了甩自己的胳膊,闷哼一声道:“我还不都是为了你!?早知道你心慈手软,不会真的对武松下手,所以小弟我索性替你做了个这恶人,帮你结果了武家兄弟,让你能够和潘金莲成就好事,难道你竟然还不感激我?”

  我吃惊地望着伯爵,忽然间觉得有些陌生。

  难首一直以来,我对伯爵的认识仅仅是停留在一定的表面上?而我并未真正地了解过他?他居然可以毫不留情地结果了与他可谓毫无恩怨的武大郎性命,并且嫁祸武松,无论如何,武松对他也是有过恩惠的啊!

  “伯爵!”我忽然认真地望着应伯爵,凝声问,“你真的是为了我才杀设计杀死武大郎并且嫁祝武松的吗?你说!”

  伯爵的脸抽搐了一下,垂下了脑袋,但马上便昂起头来,狰狞地厉声道:“不错,我是喜欢潘金莲,做梦都想将她骑在身下!但我知道自己的分量,无论是武艺还是人才,都绝无可能得到她!但老大你自幼便讨女人喜欢,长大后更是风流倜傥!与其让武家兄弟占有潘金莲,那还不如让老大你来享用她!那还显得理所当然些。”

  我冷冷地盯着伯爵,心里震颤欲死。

  金莲的魅力之大,竟至如斯!同时我也在心里泛起丝丝的凉意,在美色的诱惑面前,兄弟情谊竟然这般不堪一击!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伯爵也会抵受不住心里对金莲的刻骨相思,而对我下手罢?

  伯爵脸色一变,竟是猜中了我心中所想,慌声道:“老大,你莫要胡思乱想,我和你还有希大结拜时可是发过毒誓的,如有背弃那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你该不会是怀疑小弟我将来有一天会谋害你吧?”

  我叹息一声,看来我的什么想法都是难过瞒过伯爵的法眼了。

~第二十章真相~

 

  结果真的很出人意料,整个案情很快水落石出,唐知县在随同带走的酒壶里发现了铁凿的证据,毒药就下在武松的酒壶里!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武松居然没有分辩,这明明不是他干的,但他居然承认了!

  案子很快就结了,唐知县念在武松往日的功劳,判了个发配沧州!已经上报刑部备案,一旦刑部的批文下来,武松便将开始他的充军生涯。

  至此我似乎应该松口气了,武大郎既已经身死,武松又被判充军,我和金莲之间的障碍已经全部消失,那么我和她的美好生活也就可以期待了,但我却是半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的疑惑却是一日重似一日。

  在武松锒铛入狱的第三天,我实在是受不了心里的煎熬,决定入狱探监。

  牢役平素也极敬重武松的为人,一听说我是来探监的,便非常配合地将我放进了大牢。

  我在大牢里见到武松的时候,武松正神色木然地对着墙上的小窗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西门你来了?”

  武松头也不回,却仿佛在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知道是我探监来了。

  转过头来,武松居然罕见地向我笑笑,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的,因为你心里有许多疑问要弄清楚,我说得对吗?”

  我默然点头,心里委实有疑团无数急待弄清楚,一日不弄清楚,便如骨梗喉令我寝食难安。

  “你问吧。”武松拂了拂披洒下来的乱发,身上那不怒自威的气势仍在,“我知无不言。”

  “都头,我——”我吸了口气,张口欲言却发现根本就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更不知道该如何启齿?难道直截了当地问武松,都头你可知我与你嫂嫂已经勾搭成奸?难道让我问他,都头你可知你大哥是死在我结义兄弟应伯爵手里?

  武松淡淡一笑,竟是猜中我的难处,淡然道:“既然你无从问起,那就让我先说吧。”

  “事情还得从年前你和应伯爵加入捕快营时说起,相信你也已经感觉到了,没错,在世人眼中你西门庆专门眠花宿柳,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可我却知道西门兄弟你还是个重情重义的情种!一日是你的女人,便一世是你的女人,你绝不会负心薄幸!那天我问你爱上一个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时,你的回答便令我确信这一点!有那样认知的男人,是绝不会做一个薄幸郎的,大哥我说得可对?”

  我颤然欲死,细细思量还当真如此!如果有一天金莲因争风吃醋居然要我放弃春梅或者瓶儿,我想我定然会痛苦欲死。

  武松接着说道:“所以我开始有意识地把你往家里带,没错,我唯一的目的便是让你和我嫂嫂相熟相知!嫂嫂她太苦了,她陪着我大哥守了十几年的活寡,也该有自己的幸福了!她终究是人,是人便应该有追求幸福的权力,这是我师傅时时教诲我的!我也想过,凭自己给嫂嫂幸福,但后来我才发现,我不能够,但兄弟你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如果非要找一个最适合娶我嫂嫂的男子,那定然非兄弟你莫属!”

  “什么!?”我愕然欲死!这武松当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令人吃惊的话语就像是惊涛骇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我的神经,令我难以喘息!爱一个人,便是爱她的全部!什么事情都要替对方考虑!看来武松之爱金莲,当真已经进入一种入骨的境界,为了金莲的幸福,他什么都可以牺牲,什么都可以不顾!

  可笑我和伯爵,居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将武松的用心想得如此不堪!

  武松莫名一笑,接着说道:“你一定很奇怪,也许还会不齿,这世上居然还有人会找别的男人来偷自己的亲嫂!但我并不后悔,更不会感到羞耻,因为金莲是个温柔善良又美丽的女子,她不应该受到任何伤害,她理应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武松的脸上渐渐浮起一丝凄然,声音也开始变得低沉:“说起来你也许不相信,其实我大哥也是此事的极力促成者!”

  说到这里,武松以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叹息道:“我大哥虽然人长得丑陋,可脑袋并不笨,其实他早就知道了你和嫂嫂的事,但他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之于我大哥为何极力促成你和嫂嫂的美事,个中缘由你也就不需要知道了。”

  我如遭雷击,巨大的震惊让我失去了任何思考的能力,武松今天跟我讲的,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都要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痛入骨髓,根本就不在梦中——

  “为了金莲的幸福,我大哥执意在五十岁寿辰时结束自己的生命,他说他已经耽搁金莲太久的青春了,再不能苟活下去连累她了!前次我陪大哥返回阳谷,便是完成他的愿望在父母的坟边筑了他的墓地,以便他身后回葬故土。”

  “可是——可是——”我张大嘴巴,再说不出半句完整的话来。

  武松淡淡一笑,说道:“至于酒席上的那点插曲,我已经根本不在乎!大哥他一心求死,我也无力劝阻,做兄弟的唯一能做的便是刑满之后披发入山,以一生的时光替他念经颂佛,替他超生罢了!至于充军发配,原也不值一提。”

  我惊愕欲死,原来武松什么都知道,只是他已经懒得计较。

  “西门,这样的结局挺好,真的挺好!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千万莫要辜负金莲,她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娶了她你绝不会后悔的!”

  深深地凝视着我,武松转颜忽然一笑,自嘲道,“其实兄弟你是如此多情又深情,又哪里用得着大哥我多说,在这里先祝你和金莲一生恩爱,白头偕老了。”

  我如痴如醉,眼眶一热不觉已经流下两行热泪来!

  此情此景,当真让我说什么好?可笑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此之前居然将武松想得如此不堪,万万没有想到,武松非但是个顶天立地的磊落汉子,更是个一往情深的痴情种子!如此男儿,真可谓世间罕有!与之相对,不由得不令人自惭形愧!

  “不!”我跪倒尘埃,执住武松手臂,真挚地道,“大哥你才是真正的好男儿,你才是真正爱着金莲愿意为金莲付出一切的好男人!比起大哥你来,小弟我一无是处!大哥你才是金莲的良配——”

  武松神色突然一厉,用力抓紧我的肩头沉声道:“可金莲她喜欢的是你!”

  我一颤,肚子里的话再吐不出半个字来。

  武松叹息一声,神色缓和下来,和声道:“若是金莲爱我,我武松又何须忍痛割爱!?可情之一字,最是离奇,半点亦强求不得!想那京畿名妓李师师,锦衣玉食,更深受宋皇宠爱,万千宠爱集一身,何等荣华富贵!?但她偏偏爱上了浪子燕青,宁愿跟着燕青餐风露宿,受尽颠簸之苦,也无怨无梅!那天放走燕青的时候,我便明白了一个道理,真爱,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的!所以,我才决心退出,因为金莲她望着兄弟你时的眼神,跟李师师望着燕青的时候一模一样!”

  轻轻地叹息一声,武松闭上了虎目,但我看到两滴清泪已经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

  “大哥!”我呜咽一声,心绪再难以平息。武松他是如此地爱着金莲,可当他发现金莲爱的是我时,竟然挥剑斩丝,壮士断腕,那该需要多大的勇气?他竟然能战胜人的本性!委实堪称天下第一奇男子。

  武松凝重地点了点头,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凝声道:“当心应伯爵,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说完这一句,武松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我。

  正好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果然是牢役前来催促。

  我默默地擦去眼角的泪水,瞥了武松最后一眼,毅然离开了大牢!心里却是对天暗暗发誓,纵然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我也绝不辜负了金莲的垂青,我定要让她做天下最最幸福的女人!

~第二十一章衙内夺爱~

 

  五天后,武松以待罪之身护送长兄灵柩返回阳谷下葬!然后便直接被押送上沧州,开始他的配军生涯!

  七天后,剿寇指挥使高求连同先锋大将陆谦进驻清河县,准备剿贼事宜。

  等待了近一年之久的官军终于到来,但我对此却不抱半点希望!高求纯粹是个草包,陆谦虽然还有几分本事,领兵打仗的本领却也一般,想要剿灭贼势浩大的青峰山希望委实不大。

  不过从内心里,我还是希望高求能够剿灭青峰山贼众的,毕竟我对失踪的春梅和瓶儿还有大哥仍抱着一线希望,如果他们还活着,能够被官军救出来,也算是造化一桩了。

  武松既走,整个捕快营里便数我的武艺最高,我理所当然地被唐知县任命为新一任的都头,唐知县少不了对我进行一番勉励,让我好好配合官军剿灭青峰山贼,既可以立功又可以报仇云云,最后又诌媚地对我说,山东路提刑司的宋押司近期也将再度前来清河县清查积案,让我准备招待。

  我一笑置之,这世道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再说宋江是我大哥的好朋友又不是我西门庆的好朋友!他会买我什么账?

  刚刚离了县衙,伯爵便气急败坏地跑来向我报告。

  “老大,大事不好了,大嫂她——她被官军抓起来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蹙眉道:“什么大嫂?莫名其妙,慢慢说。”

  伯爵吸了口气,这才吐出令我魂胆俱丧的话来:“嘿,就是潘金莲!她被官军爬起来了。”

  “什么!?”我闻言大吃一惊,疾手抓住伯爵的衣领,厉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伯爵苦苦一笑,挣脱我的掌握,摊手道:“老大,又不是我把潘金莲抓起来的,你冲我发什么火啊?”

  我深吸一口冷气,强迫自己迅速镇定下来,与伯爵来到一处幽静的街角,我沉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慢慢道来。”

  伯爵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刚在街上看见一群官军绑着她喽,走在前面的好像是个年轻的公子哥儿,眼生得紧从来不曾见过,大概是跟着官军一起来的罢。”

  “年轻的公子哥?后面跟着官军!”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莫不是高衙内?”

  “高衙内!?”伯爵眸子里掠过一丝异样的色彩,“莫不是高求指挥使的公子?”

  糟了!我恨恨地一击双掌,不想到竟撞上了高衙内这个不学无术的垃圾!这白痴别的本事没有,贪花好色的本领却一点也不输与西门庆,不对,西门庆可不就是我么!高求那老混蛋又极护短,金莲落进了这厮手里,那可真是肉包子进了狗嘴,再无吐出之理了!

  怎么办?

  杀了高衙内,带着金莲跑?我还没有大师兄林冲的本领呢,只怕惹不起陆谦!

  眼睁睁地看着金莲落入高衙内的魔掌?断断不行,我已经答应过武松也对天发过毒誓,一定要让金莲过上好日子的,如何能让她再受高衙内这公子哥的欺凌?

  “老大,你快说怎么办啊?”伯爵见我迟迟不说话,忍不住催了一句。

  “走,我们先回营再说。”我吸了口冷气,考验我的时候已经到了,金莲她是否能够逃过此劫,关键全在我的随机应变了!为了金莲,我绝不能意气用事,定要好好谋划,以期想出万全之策来。

  黑夜逐渐降临,我的心也开始一点点地下沉。

  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每过一分钟,金莲遭受侮辱的可能性就增加一分!

  伯爵腾地站起身来,厉声道:“老大别犹豫了,不如劫人吧!我们假装提供青峰山贼的情报混入军营,然后见机行事!定要设法救出大嫂!再犹豫下去,嫂子只怕便要遭受侮辱了。”

  我凝重地点头,事已至此再无更好的办法。

  和伯爵装束停当,我们火速前往官军大营。

  果然是宋军,既便是官军的大营,戒备也是稀松得紧,除了营门口站着两个正打呵欠的兵丁之外,偌大的军营里空荡荡的,居然再不见一队巡逻兵!我不禁看得摇头,这样的警戒,若是青峰山贼来袭,只消解决了这两个昏昏欲睡的懒卒,便可以长驱直入杀至高求的帅帐了!

  “站住,干什么的?”看到有人前来,原本昏昏欲睡的兵卒立时精神起来,耀武扬威的向我们大喝,也就在这时候,他们还有一点军人的气势。

  我嘿嘿一笑,早已经伸手握住哟喝军卒的手,将一锭银两渡了过去,笑道:“在下是清河县的都头,特来向指挥使大人禀报青峰山贼的情况,还请军门放行。”

  受了贿赂的军卒立时眉开眼笑,连连招手道:“进去吧。”

  我和伯爵相视一笑,真没想到混进官军大营居然如此轻松!竟然连最起码的令牌都不查验,路上真是白担了半天心。

  进了官军大营,我和伯爵立即掩到最靠近角落的一座军帐边,探头一看,真是巧了,里面正好有两名军卒倒头呼呼大睡。

  没有任何迟疑,我和伯爵像幽灵般闪进军帐,将两名军卒在睡梦中击昏,确保他们不会在三个时辰之内醒来!毕竟是朝庭的官军,我们还不想痛下杀手。

  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军卒的军服,然后和伯爵大摇大摆地开始在军营里行走。

  越朝后走,戒备便渐渐地森严起来,有好几次若不是我和伯爵见机得早,便要和巡逻队迎头相撞,幸好,白色方角的帅帐已经遥遥在望了,不知不觉,我和伯爵竟然便混进了官军大营的核心地带。

  伯爵指了指白色的帅营,凝声道:“那是帅帐,高衙内的寝帐定然便在附近!而且,高衙内既然掳了大嫂,必不欲别人打扰他的好事,因此他的寝帐附近必是无人敢靠近,我们只需找到那座最安静的营帐那便是了。”

  我点头应是。

  巡逻队的身影正好走进一个死角,机会难得,我向伯爵使了个眼色,身子已经轻如狸猫般腾空而起,轻飘飘地越过了一片空旷的地带,隐入另一处营帐之后,然后是伯爵紧跟而至!一丝惊叫忽然从我们隐藏的营帐里传出来,隐隐竟是女人的惊叫声。

  竟是如此凑巧,我和伯爵误打误撞的营帐居然便是高衙内的寝帐!

  以钢刀轻轻地在牛皮营帐上划开一道缝,我终于看见了里面的一切,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金莲虽然发横衩乱,衣衫不整,但显然还没有遭受侮辱!只是她娇靥上的忧急之色当真令我怜惜万分,心里便将高衙内恨得入骨!

  这不知死活的混蛋,竟然敢碰我西门庆的女人。

  “美人儿,别跑呀,来呀,嘿嘿。”高衙内淫笑着,不停地追逐着金莲,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这厮身手轻捷,动作轻盈,分明还有武技在身,倒也不容小觑。

  笑吧,尽情地笑吧!

  我冷冷地在心里泛起一丝狞笑,等会就让你下地狱!

  因为金莲的缘故,我已绝无可能再在清河呆下去,今天救了金莲之后,以后也只能远走他乡过隐姓埋名的生活了!我又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不如索性放纵一回,杀了高衙内这混蛋也算是为民除害。

~第二十二章屋漏夜雨~

 

  “不要!”金莲用力一挣,存心戏耍的高衙内便淫笑着借势往后便倒,装出十分被推到的模样,双手一伸之际也将金莲顺势拖倒,朝着寝帐的边缘倒来。

  机会难得,我在心里冷冷一笑,高衙内真是自寻死路!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