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6/136

返回书籍页面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无缘无故与我们过不去?”

  应伯爵停止哼哼,忽然伸手过来摸我的额头,被我一手打开。

  “老大你不会是被刘唐打失忆了罢?赤发鬼刘唐你都不记得了?在以前,这厮便专爱跟我们作对,后来被希大带人狠揍了一番,从此老实多了,只是,唉,现在三十年风水流轮转,现在轮到他来欺侮我们了。”

~第三章发愤习武~

 

  “唉,要是希大在就好了,便烧光了所有家产,也还有人保护我们。”应伯爵叹息一声,掸了掸衣裳,仰头怅然,“也不知道希大过得怎样?想来军营里定是艰苦得紧。”

  我也苦苦一笑,叹道:“是啊,要是希大在就好了。”

  应伯爵又叹息一声,倚着城墙爬起身来,苦着脸说道:“还是别想希大了,先想想咱们的活路吧,这清河县是没法呆了,有刘唐那伙泼皮在,哪还会有我们兄弟俩的活路?不如咱们就去京城吧?”

  “去京城?”我轻轻地念了一句,脑海里蓦然浮起一道倩影,心下便有几分烦闷,闷声道,“这便要逃走吗?区区一个刘唐便能够让我西门庆落荒而逃,那我西门庆又算得了什么?活着又还有啥意思?”

  应伯爵一呆,干咳一声道:“老大,所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去。”我越发烦躁,翻身爬起身来,肋骨传来一阵剧痛差点又一头栽倒,幸好一只大手托住了我的肩膀,才让我免于摔倒。

  我抬起头来,正好迎上一双威严的虎目,虎目里透着浅浅的关切之色。

  却是武松。

  “武都头?”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武松,让我很是汗颜。

  “西门你没事吧?”武松关切地看了我一眼,“刚才瞧见刘唐那伙人围在这儿,我便知道必有事端,过来看看,不想竟是西门你。”

  我干咳一声,强笑道:“没事,不过一点小小误会而已。”

  武松也不疑有他,只是点了点头后松开手道:“没事就好,如果有什么事,你尽可以来衙门找我,那我先走了。”

  我心里忽然有些后悔,如果将刘唐欺侮人的事告诉武松,或者他能够替我们摆平刘唐一伙亦说不定!但我马上便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脸红,曾几何时,我西门庆居然堕落到要靠人来保护了?

  望着武松昂首阔步的背影,我的目光倏然停落在他腰际的跨刀上,心里忽然一动。

  “都头请留步。”

  武松应声留步,回头略显惊疑地望着我。

  我吸了口气,真诚地迎上武松的虎目,凝声道:“如果都头不嫌弃,在下想追随都头做一名捕快,不知是否可以?”

  应伯爵立时惊疑地望着我道:“什么!老大你要做捕快?你没发烧吧你?”

  我不耐烦地推开应伯爵欲摸我额头的手掌,坚定地望着武松,显示我不是说着玩的,而是真心想做一名捕快。

  武松眸子里掠过一丝凝色,沉声道:“西门兄弟你想做一名捕快,在下自然欢迎之极,只是这捕快可是极危险的职业,在这山贼横行的地界尤其如此!真可谓提着脑袋讨生活,动则便有性命之忧,在下以为兄弟你仍须慎重考虑。”

  “都头所说正是。”应伯爵嘻嘻笑着挡在我面前,连摇双手道,“西门只是说着玩,呵呵,当不得真,当不得真的。”

  “伯爵!”我向着应伯爵的背影深深地唤了一声。

  应伯爵闻声回过头来,似是受了我凝重神情的影响,他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我是认真的!青峰山贼杀害了我的家人,劫掠了我应有的一切。”我直直地望着应伯爵,脑海里却已经开始幻起昨晚那血腥的一幕,声音里已经多了丝铿锵之音,“所谓血债当以血偿,唯有做一名捕快,以手里的钢刀向山贼讨回公道,才对得起死难的亲人!唯有向山贼讨回我应有的一切,我才可配得上男人的称谓!”

  “说得好!”武松向我投来激赏的一瞥,抚掌朗声道,“就冲着西门兄弟这番热血豪言,你这个捕快,我要定了!”

  “谢谢。”我向武松点了点头,心里的激荡之情仍未平息,“我定不会令你失望!”

  转头望着应伯爵,我凝声问道:“伯爵,我意已决,你呢?”

  应伯爵叹息一声,苦笑道:“从小你便是老大,你说怎样便怎样吧。”

  我忍不住在心里涌起一股暖意,这小子,明明心里极重兄弟情谊,表面上却非得装作漫不在乎的样子!

  武松不失时机地点出我的缺陷。

  “西门兄弟的决心可嘉,只是武力仍有欠缺!若是两位不嫌弃,在下将亲自指点你们的武艺如何?”

  我顿时大喜过望,简直想拜倒在武松的脚下连称师尊了!

  不过心里却是泛起怪异绝伦的感觉,此前拜在李纲门下我半丝没有习武之念,时过境迁,现在闻听武松答应传授武艺,居然欣喜若狂,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也!

  好在我知晓武松武艺高强,在水浒之中也是数一数二,论马战自然以林冲最为强悍,但若是论及步战,若武松自认第二,放眼天下怕是再没人敢认第一了罢!能追随武松这样的好汉习艺,倒也不枉了。

  “多谢都头青睐,请受小弟一拜!”

  我装模作样地欲要当面拜倒,武松自然不会令我如愿,伸手轻轻托住我下拜之势,我便顺势放弃下拜的念头。

  “西门兄弟何须如此?大家都是为国为家效力,理当相互帮助才是!”武松真诚地望着我们,凝声道,“武松只怕武艺浅薄,教不好两位呢。”

  草草将亲人挖个坑埋了,其实也就是将这些尸推进现成的坑里埋了,也算是打点了后事,便跟着武松来到捕快营房,我们出乎预料地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这些刀尖舔血的汉子对我俩的加入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忱,后来我才知道,当时的捕快队伍正是最困难的时候,刚刚与青峰山贼血拼了一场,死了十几名兄弟,普通百姓每每视捕快为危途,非但没人再加入,反而有人畏惧退出,于是我和伯爵的加入自然让这些热血汉子感激涕零了!

  武松在欢迎酒席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辞,宣布我和伯爵从此正式成为清河县捕快中的一员。

  当热血逐渐冷却,激荡逐渐平息的时候,我才发现,捕快实在是最艰苦的职业。

  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天早晨的晨练。

  天还没有亮,我便被人从被窝里揪了出来,武松已经冷眉横眼地矗立在营房门口,此时的武都头,再没有昨夜喝酒时的半丝和气,眸子里尽是冷酷的杀气,瞪着我们就像是瞪着他的仇人,似乎随时都会拔刀相向。

  冷冽的目光有如实质的利箭般刺入我的眸子,我凝聚心神,勉强不让自己避开眼神。

  一丝不可察觉的色彩自武松的眸子里掠过,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突然朗声道:“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早将你喊起来吗?”

  “知道!”我用力挺直腰杆,想也不想便答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武松愕然张大了嘴巴,眸子里却是不可遏止地流露出激赏之色!其余集结起来的捕快也纷纷回头向我望来,眸子里尽是深思之色。

  我大是得意,旋即又觉有些汗颜,这可不是我原创的话,只是盗用了别人的智慧而已。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说得好,说得真是好啊!”武松猛地一击双掌,“真可谓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平时训练的必要性哪!走,目标五虎山!如果早饭前不能返回,自动放弃吃早饭的权利。”

  在薄薄的晨曦里,三十余名捕快组成一条不长的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城外疾跑而去,我心里的震惊自然可想而知,对武松的敬佩又加深了一分,要知道现在可是十二世纪的北宋王朝,武松居然便知道了武装越野这样先进的训练方式。

  但这武装越野对于我和应伯爵来说,实在是一道难以企及的鸿沟,结果那一天,我们饿着肚子度过了整个上午。

~第四章武道~

 

  “武道,简言之就是击倒敌人保全自己的手段!”武松背负双手傲立挺立在演武场中央,鹰隼一般的目光冷冷地从面前的捕快身上逐一掠过,初升的朝阳自他身后冉冉升起,在他身上洒下一片金辉,仿佛来自天上的神将般威武不群。

  “武道,首重气势!若在气势上不如敌人,未战便已先输三分!势者,虽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虽刀斧加身而不惧也!”

  “西门庆!”

  武松突然将目光停在我身上,狠狠地喝了一声,如一记闷钟敲在我耳际。

  我骤然吃了一惊,条件反射般跨前一步,用尽全身的力气应了一声:“哎。”

  两道杀人般的目光从武松的眸子里射了出来,狠狠地瞪着我,厉声道:“长官点到,下属要应到!而不是什么哎!还有,你的声音太小,没吃早餐吗?立即给我绕演武场跑十圈,跑不完取消午餐的资格。”

  我眼前发黑几乎晕倒在地!

  我现在浑身没有半丝力气,如果再绕场跑十圈,不死怕也得脱层皮!一边的应伯爵向我投来幸灾乐祸的目光,等着瞧我的洋相,直将我恨得牙痒痒。

  好在伯爵也没有比我得意太久。

  当我绕着演武场有气无力地开跑后,武松开始无情地训练伯爵。

  武松一声令下,早有两名粗壮的捕快上前像捉小鸡一样按住伯爵,将他牢牢地缚在场地一侧的一根木桩上,从伯爵一动不动的痛苦脸色上我能肯定,缚得肯定极紧!然后的训练科目却不禁令我咋舌。

  一排捕快以一字阵形在距伯爵十步开外立定,每人手里拿着一把弓,然后张弓搭箭瞄准了伯爵,只待武松一声令下便将伯爵射成刺猬!

  伯爵的脸色霎时变得煞白,杀猪般喊叫起来:“不玩了,不玩了!杀人了,救命啊。”

  “喊什么?”

  武松冷冷地一声断喝,让伯爵硬生生咽回了后面的喊叫,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却愣是不敢再吭半声,武松一喝之威,竟至如斯境地!

  “这只是训练,目的就是练胆,只有胆色过人的捕快,才能做到临危不惧、处惊不变,唯其如此,才有反戈一击致敌于死敌的机会!作为捕快,你们将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局面,无论是蜂拥而来的乱战,还是防不胜防的暗战,或者是不死不休的单挑,没有一颗无畏的胆,纵然你无敌于天下照样必死无疑!”

  我闻言凛然,武松竟如此深谙格杀之要,难怪在水浒之中能够出类拔粹!若是肯随他苦下功夫勤加苦练,想必定有武艺大成的一天。

  “放!”

  武松一声令下,十名排好队列的捕快同时松手,十把强弓发起整齐的弓弦声,十支冷森森的利箭如闪电般朝着伯爵的咽喉而去!伯爵脸色霎时由白转青,闭目待死!我亦顿住脚步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切,难道武松当真要射杀伯爵不成!?

  “啪啪!”

  闷响声起,伯爵杀猪般痛哼起来,只是十支利箭却已经射中他的颈项之后又弹了起来,散落了一地,预想中的血光并没有崩现,我长出一口气,再次再始绕场跑。

  “鬼叫个屁!”武松恶狠狠地在伯爵肥大的臀部踢了一脚,厉声道,“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耳,何惧之有!?如果下回再让我听到这类声音,午饭取消!”

  伯爵赶紧闭紧嘴巴,再不敢发出半丝声音。

  然后那一排捕快开始自由射击,以伯爵为活靶子进行射击训练,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武松出任都头以来首创的训练方式,每一名新进的捕快都必须接受这样的锤炼,虽然有些残酷,却十分有用!

  那天上午的训练下来,伯爵身上再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几乎所有的地方都红肿起来!

  不过我亦比伯爵好不到哪里去,下午的时候便轮到了我。

  睁睁睁地看着那十支锋利的箭支闪电般向自己的咽喉射来,真的很难控制自己不害怕!我虽然没有像伯爵那样不济大喊大叫,但心头仍如打鼓,若不是绑得够牢,只怕我的双腿早已经筛糠抖起了。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我亦和伯爵一样,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也不知是哪个浑球捕快,妈的什么地方不好射居然往我兄弟那射了一箭,到现在我走路都得弓着背,一直起腰便钻心地疼痛!

  好不容易捱到下午,看着那些捕快也大都散去,满以为可以舒心地休息休息了,不想武松竟意犹未尽的样子,向着我俩招了招手。

  “你们两个,过来!”

  那一刻,我真想找个地洞躲起来算了,拜托,饶了我吧!还让不让人活了?

  伯爵更是哀嚎一声,翻身往地上一躺,挺起尸来,大有任你刀剑及身亦再不动弹之势。

  不想武松禁是破天荒微微一笑,转身摇头道:“唉,算了,既然你们不愿随我去喝酒,那我便一个人去休。”

  有那么三秒钟,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伯爵亦是愣愣地张大了嘴巴,那模样像极了白痴。

  “都头慢走,等等我呀!”我终于反应过来,浑身的疼痛骤然减弱,便是兄弟也不那么痛了,疾步冲出了营门,刚刚挺尸的伯爵亦不甘人后,猎狗一样追了上来。

  到了这时候,武松还算有点人情味,白天演武场上那个武松,简直就是毫无人性的机器!

  “怎么样?感觉有点吃不消吧?”武松回头望了我俩一眼,眸子里掠过一丝温和之色,“喝完酒,我让嫂嫂给你俩身上抹些跌打损伤药,明日便可复好如初了,这样训练虽然苦些累些,但却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壮胆,你们还需坚持啊。”

  我只觉心里咚的一跳,脑子里便浮起一妇人的倩影来,袅袅婷婷的、锈衣云鬓,风姿撩人!幻想着那白玉也似的小手在我身上轻轻游移,浑身倏起麻酥酥的感觉,不觉有些痴了——

  但那妇人突然变了脸,狠狠地一耳光扇在我脸上,我吃痛之下霍然惊醒,却是伯爵这厮正用力扭着我的脸庞大呼小叫:“靠,老大你又做白日梦了?咦,莫非竟然还是春梦,瞧你这般花痴模样?”

  “走开。”我一把推开伯爵,心里泛起淡淡的惆怅,眼下我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再没有如山家势,何来寻花问柳之资?况且武松在我最困难之时相助于我,潘金莲即是他亲嫂,我如何还能轻易撩拔?

  罢了,轻轻地叹息一声,顿觉啥事都有些索然无味。

  “都头,我忽然觉得有些疲累,只想早些竭息,这酒就不喝了罢?”

  武松回头,微笑道:“这酒可不是寻常酒,而是在下自酿的跌打损伤酒,喝了对身体的恢复有好处!你俩刚上训练量,若没有药物相助,明日只怕很难恢复,如何还有力气再训练?别的再也休提,只管跟着走便是。”

  伯爵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哇,跌打损伤酒!这可是好东西,一定要多喝些。”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