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3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35/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忍俊不禁,印象中日本女人的牙齿好像确实很差劲,没想到古来如此。

  跟着吴用来得一处军营,刚一进入巨大的营房,我便顿时感到一阵新鲜,莫名的刺激已经从我心底激起。

  其实换了谁都一样,当你看到几百个女人都只穿着少得可怜的衣服或躺或卧或站在一间屋子里,而她们的目光又齐刷刷地身你望来的时候,那种感觉绝对刺激,既便是太监见了当真会喷血而死……

  一眼望去,尽是女人白花花的大腿还有一张张如花似玉的娇靥,不能不惊叹吴用这家伙的眼光,被他截留的女人还真的个个美艳非凡,那丰腴的身材,媚人的花颜,还有那洁白如玉的肌肤,比起二十一世纪里那些颠倒众生的日本AV女优尤要美艳啊……

  吴用回头向我望来,脸上带着暧昧的笑意,向我道:“怎么样,陛下,臣的眼光还算不错吧?臣就知道陛下一定会喜欢的?”

  我闷哼了一声道:“首相,你老实交待在这里已经鬼混了多少天了?有多少女人已经被你上过了?不老实交待我砍了你的头,嘿嘿,下面的小头!”

  吴用脸色一变,装模作样捂着自己下体,说道:“陛下,臣纵有天大的胆没有陛下允许也绝不敢动这些女人哪,苍天可鉴哪。”

  再忍俊不禁,我和吴用同时放声大笑,只是这些倭人女子向我们望为的眼神里却尽仇恨,那冷冰冰的眼神,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相信我们两人早已经粉身碎骨了。

  “首相,这些女人似乎很是恨你呢?”我淡淡地回视着这些冰冷的女人,向吴用道,“看来他们对你杀了她们的丈夫亲人耿耿于怀啊,呵呵……”

  “啊……”一声尖叫突然响起,却是一名倭人女子突然翻身向吴用扑了过来,将猝不及防的吴用顿时骑在了身下,张开小嘴用森森的牙齿试图去咬吴用的喉管,被吴用死死地架住,只是吴用本来就瘦,那女人又高大丰腴,吴用挣了挣竟是难以挣脱,一时间便僵在了那里,只能慌不迭地向我求助。

  “陛下救我,陛下快救救臣吧,臣快撑不住了。”

  我得意地大笑着,看够了吴用的笑话才命令两名亲卫兵将那倭人女子架开,吴用长长地喘过一口气,顿时软瘫在地,额上已经冷汗直流……

  “你们不服是不是?”我目光森森地向这些倭人女子脸上掠过,森然道,“不服也没有用!你们的男人保护不了你们,你们便要受别的男人的骑跨,世事就这么简单!你!”

  我回头狠狠地掂起两名士兵挟持下的那名试图偷袭吴用的倭人女子,嘶的一声用力撕掉她身上仅有一片遮羞布,顿时将她丰腴绝伦的胴体暴露在空气里,果然是玲珑浮凸,娇美绝伦。伸手狠狠地在那倭人女子的酥胸上摸了一把,我命令身后的卫兵连长道:“你,去叫一个连的士兵进来,当着这些东倭女人的面轮奸她。”

  “是,陛下。”卫兵连长虎吼一声,转身而去。

  很快便有整整一连的虎背熊腰的士兵进了营房,两名士兵手脚麻利地将东倭女子架起,丰满的玉腿被用力劈开缚紧,下体形成前凸之势,以利于士兵奸淫,卫兵连长最先上马,淫笑着解开裤头,胯下之物早已经昂首挺起……

  屈辱的神色在其余东倭女人的脸上浮起,她们纷纷避开头不肯看眼前既淫糜又令她们感到耻辱的一幕!想起二十世纪时,汉人所遭受的屈辱,我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快意,手一挥,一百名士兵已经饿虎一般涌了过去,强行架住每一名东倭女人,强迫她们的目光望着那名胆敢反抗的东倭女人被我的亲卫兵轮奸……

  不解恨的吴用也撩开长袍插队轮奸了那东倭女子,不过我的首相虽然智计一流,胯下的功夫却实在差劲,连一盏茶的功夫都不到便清洁溜溜了,只好悻悻然地退了下来。

  到后来,自然又是一番胡天胡地,也算是与兵同乐,大大地体现了我皇帝跟士兵们同玩一群女人的交情吧,呵呵……

  心满意足地从军妓营房出来,我向吴用道:“首相,挑起高丽人和女真人内斗的事就麻烦你了,我让陆文化的水师陆战军驻留汉城,协助你支持高丽人对女真人用兵,至于铁木真和林冲那边,就由我来安排,一旦女真人和高丽人陷入混战,我们便可以四路齐进,五面夹击女真人,然后趁势南下灭了高丽。”

  “陛下放心,臣一定不负你所托圆满完成任务。”吴用似乎有些体虚,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估计是刚才玩多了。

  “那好,那我就先回汴梁了,我在汴梁多备美酒美女等着首相顺利剿灭女真人和高丽人凯旋归来。”

  “臣多谢陛下龙恩,敢不效死以报!”

  “行了。”我拍拍吴用的肩膀说道,“李政道那儿我就不去辞行了,首相替我传个话,他女儿我就带走了,至于他的那两名妃子,就替我谢谢他的好意了,留着自己享受吧,呵呵……”

  由于删掉了一千多字的H章节,本章字数少了一千,还忘读者大大不要见怪。

~第七章鼎定四海(终章)~

 

  我志得意满地斜靠在绣褟之上,饮着天山雪莲子酿成的雪莲酒,冰冽的清爽顷刻间荡尽了我胸间的浊气,随着肩背上柔荑的轻柔按抚,我体内的欲火却是迅速升腾了起来——

  金莲的按摩技巧总能令我情欲勃动,这个荡妇,似乎天生下来就是来勾起男人的情欲的。

  我回过头来,一丝不挂的金莲向我抛来妩媚的一瞥,捧着一对丰美的乳房向我搔首弄姿,举止间极尽挑逗之能事。

  不止金莲,还有如是,这淮南名妓正背对着我,款款摇动她丰满的肥臀,薄薄的透明罗衣勾勒出惊心动魄的诱人曲线,让人兴起寻幽探胜的强烈念头。

  三娘仍是那般矜持,虽已无数次与我胡天胡地,也很多次与众女大被同眠,但总是显得有些放不开。只是穿上了透明性感肚兜的三娘越发让我心动神驰,回想起三日前,她仍自随我跃马驰骋沙场之上,那正替我捶腿的柔荑几乎是每一个敌人的噩梦!将这样强悍的女人骑在胯下,怕是普天下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吧?

  清秀和薛涛正在一边下棋,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但从她们微微泛红的粉脸上,我清楚,她们一样已经情动,这对智计绝世、曾是生死敌手的绝色佳丽,此刻却将要一起在我胯下宛转承欢,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还有娜姬和梅丽雅。

  她们来自遥远的西域和蛮荒的高丽——

  还有春梅、玉姬、瓶儿、清丽、赵妍、赵玲、苏小小……

  她们的出生地,就如我宽阔无边的帝国疆域,几乎遍及已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饮下最后一口雪莲酒,我决定召来我的宫廷画师,将眼前的一幕永远铭刻下来,我还要让我的史官,将我的光辉事迹记录下来,永远地流传下去——我要让后世的臣民们永远缅怀,在历史上,曾经有一位伟大的黑龙大帝,统治着辽阔无垠的疆域,他的威名遍及已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普天之下,莫非皇臣!

  率土之滨,莫非皇土!

  “陛下,五大省的大将军和各位首相都已经返回汴梁了,正等候您的召见呢。”宫廷礼仪官微启樱唇,向我秉报,那艳红的两片樱唇不由得让我浮想联翩,想起片刻前,我的巨物尚在这两瓣柔软的樱唇之间进出,不由得畅快莫名。

  我重重地拍了拍如是的香臀,长身而起,将如是娇媚的呻吟声以及诸女媚媚的荡笑抛在脑后,朗声道:“有请诸位大将军,光明殿议事。”

  来到光明大殿,各大战区的大将军都已经齐聚一堂,大殿上铺着金黄色的锦帛,上面绣的不是别的,就是我天朝帝国庞大的疆域,自我即位以来短短的三年里,在麾下将士的南征北战之下,帝国的疆域已经扩大了十倍有余!

  东至倭人四岛,西到里海之滨,北到遥远寒冷的北极荒漠,南到酷热潮湿的马六甲海峡,都已经尽被绣于大殿的地毯之上,而我,此时此刻正站在地图的中央,汴梁的标识之上……

  我将整个帝国疆域分成了五大行省。

  中央省,远东省,漠北省,南疆省和西陲省,每个省都设有议会,由当地民众选举出来的一百名议员组成省议会,地方事务由省议会和省首相共同处理,当双方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才上奏中央议会裁决。而军事便由行省大将军全权处置,遇有特大战事才奏请中央政府裁决。

  省首相和省议会议长皆由中央政府委派,省驻军大将军由中央政府任命,名义上帝国皇帝是帝国最高长官,可实际上在刚刚颁布的法律里面,帝国皇帝的实权已经被一分为三,行政权力归属中央议会,军事权力归属军事联席会议,而司法权力则归属帝国司法总理衙门。

  中央议会由五大行省的地方议员中产生,每个省都可以选出一百人,共同组成中央议会。

  军事联席会议由五大战区的军事指挥官组成,中央战区的指挥官任当然的议长。

  司法总理衙门是最民主的权利部门,衙门总长由汴梁市全体市民透明公平投票选举产生。司法总理衙门拥有超乎行政和军事的权力,负有监督行政部门和军事部门的职责。

  在我的影响和坚持下,权利被彻底分散,并以法律的形式得以确定下来,杜绝帝国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落入个人或者单一集体的控制,以确保帝国的长治久安!不过我仍然保留了帝国皇室名誉上的统治权,但未来的帝国皇帝,再没有能力调动帝国的一兵一卒,也没有能力任命任何行政官员,不过皇室的贵族身份被法律所永久保护……

  不过,我还是在帝国的法律上另加了一条,将帝国的官阶分为九级,没有官职的平民百姓只能娶一房妻室,不可纳妾!九阶官员可娶一妻一妾,八阶官员可娶一妻两妾,依此类推,一品大员比如行省议长以上官员,便可以纳妾256人,而帝国皇帝则没有数量限制,可以想要多少便可以娶多少女人……

  我环顾左右,五大战区的军事联席会议议长,帝国大将军分列五大行省的位置。他们分别是中央战区大将军林冲,远东战区大将军秦亮,漠北战区大将军铁木真,南疆战区大将军岳飞,西陲战区大将军关胜。

  目前,四海鼎定,帝国繁荣,只有南疆战区和西陲战区仍在继续对外用兵。

  其中岳飞的南疆战区正和南亚次大陆的孔雀王朝交兵,也就是后来的印度阿三,虽然我帝国军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但南亚次大陆实在气候酷热恶劣,运输补给线又极其漫长,而孔雀王朝的抵抗又十分顽强,故而战事进展的十分缓慢。

  在关胜的西陲战区,却是遭遇了强大的法兰西帝国,法兰西帝国同样拥有先进的火药武器,他们的军队同样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法兰西大帝拿破仑已经统一了欧洲全境以及北非北部,正从高加索向东推进,在里海之畔和我天朝大军对峙。

  两军对峙经年,互有死伤,战线上暂壕密布,寸步难行,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过在其它三大战区,却是局势稳定,百姓安乐,经济正取得蓬勃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水涨船高,一派欣欣向荣的可喜境像。

  南疆战区大将军岳飞首先发言。

  “陛下,印度人的抵抗十分顽强,我南疆行省正规军由于不适应南亚次大陆潮湿酷热的气候环境,非战斗减员相当严重,况且印度人正利用间谍渗透到南疆行省西部印缅州、孟加拉州、柬州等地,煸动当地土著居民暴动,虽然很快便被地方警备队很快扑灭,却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我将目光投向一边的燕青,问道:“燕局长,你的中央情报局似乎工作不得力啊,竟然让印度人的间谍渗透进了缅州等地,发动了暴乱!你事前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陛下有所不知。”燕青耸了耸肩,说道,“缅州、孟加拉州和柬州本来就是从印度人手里占领的,原住民都是印度人,和孔雀帝国一衣带水,虽然帝国花了极大的代价试图安抚三地民众,却总是不能抹去他们缅怀故国的心情,臣已经将中央情报局一半的特工都布置在这三州,却仍是不能有限阻制印度间谍的渗透,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人种,令人无从防范。”

  我耸了耸肩道:“这么说来,岂非毫无办法?”

  “陛下,臣倒是有个想法。”已经升任中央议会议长的吴用出列说道。

  “快说。”我返身回到皇座上,一挥手说道。

  “陛下,印度文明跟我华夏文明一样,都是源远流长的不朽文明,拥有顽强的生命力和强大的感染力,尤其是印度人,对本族文明的笃信程度不亚于华夏族对华夏文明的狂热崇拜!这已经从印度士兵顽强的战斗力得以体现。”

  “不错。”我点头道,“印度人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你接着说。”

  “要想彻底兼并印度,并让之成为我天朝帝国的一个行省,以臣之见,首先得消灭他们的文明!从文化人同化印度人,让印度人仰慕和信仰我们华夏的灿烂文化!唯其如此,才可以从根本上杜绝印度人的抵抗意志,让他们自己要求归于我帝国疆域,此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也。”

  “不错,议长所言极是。”副议长朱武附和道,“文化总理衙门在远东省、漠北省的文化教育同化政策便推得极好,现在无论是蒙古人还是女真人,或者契丹人,高丽人,吐蕃人还是回鹊人,他们现在都从心里认同自己是华夏人,是华夏民族的一员。”

  “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帝国水师南洋舰队司令官李俊一摆手,不耐烦地说道,“文化同化,只怕一百年也不见得能收效,那时候只怕我们都早已经作古了,还谈什么征服印度?陛下,以臣之见,还是四个字,烧杀劫掠,烧光他们的房子,杀得他们胆战心惊,劫走他们的粮食,掠走他们的女人孩子,末将倒要看看,他们拿什么跟我们帝国抗衡?”

  “陛下不可。”吴用失色道,“若按李将军所说,只怕会适得其反,引起印度人更激烈的反抗,必然会造成印度人和我华夏族的世仇,以后既便靠武力征服了,也难以治理呀。”

  我呼了口气,实在是没有兴趣再听两人辩论下去,没好气地说道:“那就这样吧,先治理好缅州等地的印度人,暂停对印度人的征服战争,那等酷热恶劣之地,征服了也不要!留着孔雀王朝让我们的新兵有个地方练练兵也是不错的选择。”

  “陛下英明。”林冲附和道,“臣也觉得帝国的疆域太大了除了增加治理的难度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好处,尤其是像印度这样拥有源远流长文明的种族,更是不利于长治久安!不过臣以为保持给印度人的压力,延缓印度人发展的速度,让他们永远落在华夏族后面,消除印度人对华夏族的威胁倒是必须的。”

  “恩恩,那西边的战事呢?”我将目光投向关胜,接着问道,“法兰西帝国有没有发动新的攻势?”

  “回陛下,法兰西帝国并没有发动新的攻势,帝国和法兰西以里海为界,双方各屯兵近百万,谁也没有足够的能力突破对方的防线。”关胜恭敬地答道,“不过臣以为,法兰西帝国国力不如我天朝帝国,如果再对峙下去,最先不支的肯定是法兰西帝国,届时我军可以趁法兰西帝国后力不济时发起反攻,趁胜攻入欧洲。”

  帝国行政总长应伯爵失声道:“那要耗到什么时候?一年?十年?还是一百年?”

  “这个……”关胜皱着眉头,思忖片刻后答道,“臣也难以断言,不过以帝国的国力计算,支撑一支百万大军于里海驻防,支撑五十年应该不在话下。”

  “那法兰西帝国亦是疆域广大,国力强盛,这场战争怕是旷日持久,没有赢家啊。”应伯爵叹息道,“陛下,以臣看来,不如且罢兵休战,没有胜算的仗,不打也罢了。”

  我喟叹一声道:“要是有坦克就好了,法国人的暂壕根本不值一提,唉……”

  “坦克!那是什么?”众人惊疑地望着我。

  我耸了耸肩,知道解释不清,便随口说道:“坦克是一种十分厉害的武器,能够轻易地摧毁法国人的防线,可惜我也忘记了该怎么制造。要不然,便能将法国人打得落花流水了……”

  “陛下,你是怎么知道坦克这玩意的?”应伯爵有些惊异地望着我道,“莫非你从哪本厉害之极的古书上看到过?还是在梦里的天书上看来的?”

  “屁话。”我没好气地瞪了伯爵一眼,说道,“什么古书天书,古代的人能想出坦克?天上难道真可能有神仙?尽说屁话!”

  应伯爵向我耸了耸肩。

  我呵了一口气,说道:“就按总长大人说的办吧,跟法国人议和,这仗不要打了。好了,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没有的话我可要走了。”

  诸位大臣纷纷耸肩道:“臣等恭送陛下。”

  我潇洒地挥了挥衣袖,满身轻松地向着皇宫后院而来,皇宫后院,我的女人们正其乐融融,嬉闹成一团……

  (全书完)

  2006年4月10日

  《帝王野史之西门庆》作者:寂寞剑客

外篇 ~和武松称兄道弟~

 

  我看到武松的时候,这厮正趾高气扬地坐在虎皮交椅上,八个虎背熊腰的猎户抬着他招摇过市,笑得那才叫个贱,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厮长的真的很帅,也很有气势,看着他虬结的肱二头肌,大概给他千百斤的担子,他也能轻松挑起。

  当时我就跟自己说:武松这样的男人,要么你让他去死,要么就让他做你的兄弟。

  老实说,这真是一道难题,就像钱和女人同时摆在你面前而你偏偏又只能选一样,真的很难选择,因为这两个选择都很有吸引力。

  让武松去死……我自然知道武松是必然要死的,而且他死了还有个显而易见的好处,那就是将来跟我争潘金莲的男人里会少一个强而有力的对手。

  其实,我心底有个秘密一直不曾告诉别人。

  潘金莲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每晚睡觉之前都须看过她的裸体漫画才能睡得着,和许多女人上床或者上草坪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也尽是潘金莲白花花的大腿,性感挺翘的屁股,还有她腮边的那粒痣,真的很诱人……尽管,我从来没有真的见过她。

  但她活在我的灵魂深处。

  曾经有一天,我这样跟自己说,我想我这辈子定是为潘金莲而活着的,我的生活中她的影子无处不在,从我开始懂得男女之事起便有了对她的性幻想。没有潘金莲就不会有二十一世纪的西门十三,更不会北宋政和年间的西门庆。

  所以,为了潘金莲,我必须干掉武松,因为这家伙也跟潘金莲关系暧昧,而且他还是武大的兄弟,潘金莲的小叔子,又年轻又有的是力气,对潘金莲这样的淫娃荡妇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但让武松做我的兄弟同样吸引人。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