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3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34/136

返回书籍页面

  虽然有薛涛和金莲等诸位美女相伴,但每天只能靠钓鱼和做爱打发时光,还是无趣得紧,我早已经巴不得早点抵达高丽,目睹一番高丽女人的秀色。

  一支还算颇具规模的船队忽然自前面迎了上来,不用想我都知道是先期前去会见高丽国王李政道的首相吴用以及高丽的迎接船队前来迎接来了。

  李政道会这样隆重地欢迎我前来,一点也不让人惊奇。现在无论怎么说,天朝都是高丽国的宗主国,他还需要我的保护,来抗击北方的女真人!一旦没有我天朝的庇护,高丽人肯定顶不住来自北方强邻的征服……

  我走上甲板,对着潮湿的海风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又用力舒展了一下身躯,长声道:“终于又看到陆地了,真他妈的爽啊。”

  薛涛和金莲躲在一边嘻嘻地笑,指着我的背影指指点点,我知道她们又在笑话我说粗话了。这从青峰山起便沾上的恶习,无论如何都改不过来了……

  “陛下,随行的只有一个军,兵力上会不会少了些?”陆登满脸忧色地走到了我跟前,凝声道,“末将以为,陛下下在船上召见李政道,而不应该登陆进入汉城。”

  “为什么?”我微笑着回头望着刚刚上升的皇家卫队卫队长,然后将目光投向了他的儿子陆文龙,亲切地问道,“文龙,你说说,李政道和高丽人敢对我不利吗?”

  陆文龙冷冷一笑,森然道:“林冲大将军说得好,一万精兵足以横扫整个高丽半岛,更何况我们还有整整一个军五万人,还有强大的水师护卫以及陛下御驾亲临,便是北进击破女真人也是绰绰有余了,高丽人又何足为惧?”

  “小孩子家懂什么?不要乱说!”陆登脸色大变,回头喝斥陆文龙。

  我却是笑道:“陆将军无需忧心,我不过是以皇帝陛下的身分访问自己的一个属国而已,并非率大军进行征服之战!不过陆将军身为亲卫队长,这样的担心还是必要的,也罢,此次汉城之行,就由你亲率亲卫军随行护驾。”

  “那末将呢?”陆文龙脸色一变,急声道,“陛下可不能丢下末将不管?”

  “你?”我若有所思地望着陆文龙道,“这样吧,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末将一定不负陛下所托。”陆文龙大喜过望,不等我说完便朗声应答。

  我转头望着秦亮,笑道:“是这样,在高丽半岛的东南面,还有倭人四岛,上面世代生活着倭人,这些倭人是女娲娘娘不小心创造出来的垃圾,我勉为其难替女娲娘娘弥补这个缺憾,你协同秦亮将军,率北线水师的精锐陆战队荡平倭人四岛,男人吗……无论老的还是少的,都扔进大海里喂鱼吧,女人嘛,年轻的漂亮的,能生孩子的,都抓起来,我们天朝帝国疆域那么大,一定有很多很多服役的军队,这些将士常年累月在边关服役,时刻冒着丧命的风险很是辛苦哪……我看这样吧,这些倭人女子正好充边,供我天朝将士闲暇之时放松之用,也算是人废物利用一举两得吧。”

  陆文龙有些愕然地望着我,显然对我的这番话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他还是很好地表现了一个军人的素质,虽然满脸疑惑,却是毫不犹豫地就应了声是!

  “陛下,你……”

  旁边的薛涛和金莲两女却是娇躯一颤,目透惊忧之色,向我望来,便是旁边一干高级将领也是目透凝重之色。

  我目光灼灼地从两女和一干高级将领脸上扫过,沉声道:“你们是觉得我杀机过重了,是吗?不,其实一点也不重!对于倭人这样的民族,只能采取这种措施,否则,倒霉的只能是高丽人,还有我天朝将来的子子孙孙……为了今后我天朝后世子孙的幸福计,既便是冒着钉人狂的骂名,我也要将倭人屠尽,绝不留下任何隐患。”

  “可是……”金莲蹙紧秀眉向我道,“倭人现在已经被秦将军的水师扫荡得东奔西逃,狼狈不堪,如此弱小的民族怎可能对我天朝构成威胁?”

  “此一时彼一时也!”我摇头叹息,却苦于不能跟金莲她们说,我是未来人,在未来的二十世纪,正是这些倭人的子孙给我天朝子孙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如果不是别的民族帮忙,只怕我大汉民族就要亡于倭人之手!

  我再不想解释,拉下脸来沉声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谁敢反抗我砍谁的脑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众将眸子里顿时露出森然的神色。

  金莲和薛涛亦是轻轻地叹息一声,再不言语。

  为了缓和气氛,我笑道:“走吧,李政道派来的使节已经到了,我们该去见见高丽人的迎接使者了。”

  出乎我的预料,李政道派来的迎接使居然是一位美女!一位地地道道的高丽美女,只一眼便看到了她身上的那种气质,那种高丽女人才有的特质,所以我很确信,她一定是高丽女人,而不是其它民族的女人。

  这女人身穿的服饰和以前电视剧中看到的那些古代韩国人的服饰倒也一致,记得有个挺火的电视剧叫什么《大长今》,虽然剧情和演技实在不怎么样,从头到尾尽是韩国人唯唯诺诺的奴才像,看了一集就再看不下去,但那演员实在是漂亮,对了,这女人分明就跟那演大长今的女演员长得挺相似……

  “奴婢李娜姬,恭迎天朝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丽女人登上旗舰甲板便跪倒在甲板上,膝行上前,手里高举着什么玩意,低头向我而来,在她身后跪倒了一大片高丽官员和使者,场面倒也壮观!但我一看便是皱起了眉头,虽然我是天朝皇帝,天朝又是高丽的宗主国,但在天朝,君臣之间早已经废除了跪拜之礼,高丽人的奴才像实在是让人心烦……

  “起来吧。”我淡淡地挥了挥手。

  自称李娜姬的高丽女人便施施然地站了起来,含羞带笑地瞥了我一眼便羞涩地低垂了下了脑袋,白嫩的粉脸上已经浮起了两片红云,妩媚不可方物……

  “你叫李娜姬?”我的目光自李娜姬的粉脸上滑落,停在李娜姬鼓腾腾的酥胸上。

  “是的,陛下。”

  “你怎么会讲天朝语?”我的目光再往下移,停在李娜姬细腰下那突然撑开的盆骨之间,幻想着那里美妙的风光,再次问道,“而且还讲得如此之好?”

  “奴婢自幼便仰慕天朝文化,自七岁起便跟随宫廷老师学习天朝文字和文化,对天朝的官方语也略知一二。”

  “岂止是略知一二。”我哈哈大笑起来,笑毕才说道,“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精通了,来人,赏赐李娜姬小姐我御用的文房四宝,以表彰她的勤勉好学。”

  玉姬高挑的娇躯自我身后出现,手里捧着文房四宝走到了李娜姬面前。

  李娜姬望着玉姬高挑暴露的身材,忍不住呆了一下,对玉姬如此暴露的装束和妩媚的风情感到吃惊不小。

  在汉城,我和随行的文官武将受到了高丽国王李政道以及汉城百姓的热烈欢迎。

  一直以来,天朝文化的灿烂辉煌,在高丽人心目中都是至高无上的,而现在,天朝的皇帝陛下居然亲临汉城进行访问,自然令这些从未见过天朝皇帝真面目的高丽人兴奋得彻夜难眠!望着大街两侧夹道欢迎的高丽人,我简直只能用目瞪口呆四个字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李政道脸上满是奴颜嬉笑,故意让他的女儿李娜姬走在我的右边,造成随行的态势,在我的默许之下,看到我和李娜姬并排而行的高丽人越发疯狂地欢呼起来!真是不敢想象,高丽最美的女人跟我走在一起,值得他们这样高兴吗?

  到了李政道的皇宫,我才知道高丽人这般欢呼雀跃是有理由的。

  李政道的皇宫据说建造耗时五十年,先后经过三位国王的修膳才有了今天这般规模,但比起我在汴梁的皇宫来,仍然只能用草窝来形容!我都怀疑,这低矮的房屋,甚至给我天朝的一个县吏用来办公,都会招来埋怨声不断。

  李政道洋洋得意地给我们介绍他的皇宫,却惹来随行官员的窃笑声,我也是刻意压制也没有笑出声来,不然实在是太失礼了。

  参观罢了皇宫,李政道在最大的宫殿摆开酒席,晏请我和随行的文武官员。

  李政道还特意让他的妃嫔出来替我们陪酒。

  我和随行官员对李政道的皇宫一笑置之,对这厮的女人却实在是眼红得紧,简直一个赛似一个美丽,那细皮嫩肉,肥臀大胸的女人,想来骑在身下时那滋味定然美妙得紧!不单是我看花了眼,便是我麾下的那些个武将也是一个个看得凸出了双眼,丑态百出……

  高丽人对贞节也似乎看得很淡,和后世高丽人的严谨截然相反。李政道的妃子都是身穿极少的近乎透明的纱缕便上来陪酒,对我麾下武将的毛手毛脚也是半推半拒,分明是欲拒还迎,十分欢喜……

  我还有些担心李政道会受不了,哪想到这老小子面不改色,竟然饶有兴致地望着自己的妃子和我麾下的武将调笑,打情骂俏,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刚开始我还担心他是装出来的,别冷不丁报复我给我来一下狠的,可后来怎么看都不像是装的……

  我摇了摇头,有些惑然地想:莫非李政道还有这等爱好?

  一边陪酒的李娜姬似乎看见了我的疑惑,凑上来轻轻地跟我说了一句,令我恍然大悟,也更感到不可理喻,但一股莫名的刺激却已经开始在我体内升腾……

  “陛下,父王他经常在宫中召开家宴,让诸位大臣都带上自己的妻妾赴宴,在宴会上,他们便经常这样做,在宴会上只要是男人和女人,无论是谁都可以肆意胡为,没有任何禁忌,她们一向野惯了,和天朝礼数不同,倒让陛下见笑了。”

  “无妨!嘿嘿……”我听得眼都绿了,还真看出来李政道还有这等爱好,有机会一定要凑凑热闹,不过金莲她们是绝对不能参加的,我和李政道可不一样,自己的女人可不想拿出来供别人淫乐,只是李政道的女人有机会一定得骑一骑。

  解开了心头困惑,我用天朝语向正饮酒作乐,心痒难耐的文官武将道:“你们都听好了,李国王为了表示对我们的欢迎,特意让他的妃子来陪大家喝酒,为了能使大家尽兴,席间大家想怎么样都可以,国王他绝不会生气……”

  李逵这粗人便嘿嘿一笑,大声问道:“那俺想骑他婆娘,他给不给啊?”

  李逵的问话立时招来一伙粗莽武将的嘿嘿大笑,李逵见有人呼应便越发得意,长满黑毛的大手已经伸进了身边高丽女人的衣襟里,肆意地揉捏起来,直捏得那高丽女人雪雪地呻吟起来,眸子里已经快要滴出水来……

  “当然可以!”我哈哈大笑道,“国王他找来这么多女人陪你们喝酒,可不就是让你们骑的吗?哇哈哈……”

  李逵嘿了一声,眸子里顿时淫光大盛,翻身将身边的高丽女人压在了身下,毛手用力一撕,已经撕破了女人身上仅有的衣衫,一具白羊似的胴体顿时便暴露了出来。李逵直勾勾地望着眼前这具动人的女体,伸出舌头用力一舔嘴唇,以最快的速度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便挺起乌黑的屁股,重重地压上了高丽女人的玉体……

  随着高丽女人雪雪地一声呻吟,李逵的屁股已经打桩般急剧地起伏起来,直看到其它的武将和文官目瞪口呆,然后纷纷仿效……

  我巨大的男根顿时便直直地挺起,仿佛高傲的帝皇般雄伟不可一世。迷醉的眼神自玉姬和两名女护卫的眸子里流露出来,玉姬膝行爬到我两腿之间,一双柔荑轻轻探出握紧了我的巨物,竟是一握有余,玉姬雪雪地呻吟了一声,低低地唤了一声:“爷……”

  却是酥麻到了骨子里,我顿时感到心脏咚地一跳,便是胯下的巨物也是陡地弹了一下,重重地弹在玉姬的粉脸上,玉姬嘤咛一声,脸上的狐媚之色越甚,艳红的樱唇却是极力地张了开来,费力地将我的巨物缓缓地吞噬进去……

  一道湿热的体腔霎时将我紧紧包裹,我忍不住放松浑身的肌肉,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感到莫名的享受,玉姬的口技真是越来越出色了,这些琉球女人似乎天生便是吹萧的高手……

  两名身材同样丰满高挑的女护卫也靠了上来,将她们丰满散发着幽幽乳香的玉乳不停地在我身上磨蹭,我探出双手,滑过她们光洁的玉背,双手最后停留在她们挺翘丰肥的玉臀上,用力揉捏起来,对于女人的玉臀,我似乎有着异乎寻常的偏爱,总是乐此不疲地把玩女人的这个部位……

  我的目光却是不停地掠过不远处下棋的薛涛和金莲,两朵红云已经自她们的粉脸上浮起,我知道她们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镇定,面对她们心爱的男人,这样的荒淫显然也是她们难以抵抗的!

  我双手再度下移,中指已经探进了两名女护卫的幽谷,湿漉漉的感觉自指尖传来,我的手指亦触及了一片格外细腻的肌肤……

  两名女护卫不堪我如此挑逗,高昂的呻吟起来。

  薛涛和金莲似嗔似怒地同时抬起头来,美目流波向我望来,看到的自然是荒淫至极的一幕,虽然这几日来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但她们还是如此不堪,玉颜潮红,呼吸急促,鼓腾腾的酥胸已经开始急剧地起伏起来……

  我重新将目光落在玉姬身上,向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得到首肯的玉姬顿时迫不及待地吐出我越发雄伟的巨物,扭动娇躯跨骑上了我的熊腰,纤纤玉手扶直了我的巨物,然后劈开玉腿缓缓地坐了下来,我和两名女护卫同时瞪大了眼睛,望着我的雄伟大胜利巨物轻易地刺开了玉姬粉嫩的花蕾,然后毫无阻碍地刺进了玉姬的体内……

  刺入一半时,似是遇到了阻碍,玉姬用力扭了扭腰肢,花蕾便旋转着将我巨物剩余的半支亦吞噬掉,直到我们的下体紧紧地贴在一起,玉姬才满足地呻吟了一声,一直绷紧的娇躯也酥软下来,而紧紧地吴噬着我的巨物的秘壶却是越发地紧凑起来……

  玉手撑住我的胸膛,玉姬开始搬动玉臀上下起伏起来,淫糜的滋滋声开始在休息室里不停地响起,蚀骨的销魂滋味也从我的巨物上不断地传来,不断地冲击着我的神经,如此地刺激着我的魂魄……

  在我巨物的穿刺下,玉姬的体力很快告尽。

  我示意两名女护卫将玉姬的玉体轻轻搬起,悬空到一定高度,但我的巨物仍有相当一截穿刺在她体内,然后让玉姬的娇躯以我的巨物为轴,旋转了半圈,背对着我重新跌坐下来,我的巨物再次深深地贯入玉姬的体腔内……

  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我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巨物在女人臀缝里穿刺时的美妙景象,只是看着这景象,我便已经心满意足……

  我翻身坐起,双手用力捏紧了玉姬的细腰,腰腹发力开始急促地做起活塞运动来,我的腹肌密集地撞在玉姬洁白丰满的玉臀上,发出急促的啪啪声,夹杂着淫糜入骨的滋滋声,共同奏成了一曲欢好进行曲……

  薛涛和金莲再也经受不住我的诱惑,终于从棋盘前站了起来,宽衣解带,加入荒淫的行列……

  对李政道的“孝敬”,我自然是来者不拒,这真是个荒唐的夜晚,我和我麾下的猛将大臣们在同一个大殿里彻夜狂欢,相互比赛玩女人的功夫,当真是古往今来前所未有,而又别开生面了。

  我一次又一次地进入李政道最美丽妩媚的两名妃子体内,把她们弄得浪声四起,软瘫如棉,最后又克制不住而将李政道的女儿李娜姬也开苞……

  我总算领略了高丽女人的风韵,确实称得上人间极品!

  不过此地虽好,却非我久留之地,眼下天朝军队正狂风一样席卷周边民族和小国,帝国的疆域在一天天的扩大,有许多事情正等着我返回汴梁处理,最迫切的问题无疑便是对征服地域的接管。我决定,待北方战事一结束便立即返回汴梁,而现在,北方唯一不曾征服的民族便只有女真人了……

  “陛下,林冲大将军所部在完成休整之后已经在山海关集结,而谢希大将军的张掖军团也已经顺利地接管了契丹领地的防务,也速该汗率领蒙古族举族南迁至河套地区,并派其子铁木真率五万铁骑屯兵锡林郭勒,和林冲大将军的北方军团对辽东地区的女真人形成夹击之势。”

  吴用将一分军报摊在我面前,又拿起另一分军报,接着念道:“史文恭将军两万精兵屯兵大连港,已经休整补充弹药完毕,只需陛下一声令下便可对北面的女真人发起毁灭性的进攻,陛下,对女真人的三面合围已经顺利完成了,秦亮将军的水师也已经在库页岛附近集结,随时可以从女真人的北面进行合围。”

  “嗯。”我点了点头,望着吴用道,“首相,以你看我们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动手?毕竟在名义上女真人是我们的盟友,向盟友开刀终是不义之举,要将这负面效应降到最低限度才好。”

  吴用嘿嘿一笑,说道:“高丽不就是个现成的导火索吗?陛下还可以利用女真人急于扩大地盘,加强战略纵深的心态,驱使女真人和高丽人相残,然后我们天朝大兵出来收拾残局,便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我望着吴用道:“女真人会上当吗?在我大兵压境的情况下,他只怕不会上当吧?”

  吴用嘿嘿一笑道:“陛下可以命令铁木真将军和林冲将军演双簧戏,如此一来,辽东西北之压力顿时消失,史文恭将军驻在大连的两万精兵虽然战力非凡,却人数不多,相信女真人不会抱太大的戒备之心,一旦周边环境稍有缓和,以完颜阿骨打的战略眼光,他不可能想不到战略纵深的重要性,他一定会抵受不住诱惑而出兵进攻高丽的。”

  我听得连连点头道:“倒也是个办法,不过万一完颜阿骨打试图联合铁木真夹击林冲呢?那又该如何应付?毕竟对女真人来说,最大的威胁来自我们天朝,而非高丽人。”

  “如果完颜阿骨打足够聪明,他就不会选择和我们天朝开战!”吴用冷冷一笑,说道,“既便如此,我天朝也可从容应付,无外乎多费些人力物力,仍走四面夹击的路子罢了!只是日后要想收拾高丽只怕就有些费力了。”

  我闻言摇头道:“不费力,高丽人致命的弱点就在于海路!首相可曾看过他的地形?曾南北狭长形状,如果大军从陆路自北而南推进,由于山势险阻,区域狭隘,大军难以展开,极利于高丽人节节顽抗,要想征服果然需付出惨重的代价,随炀帝和唐太宗之所以出征高丽失败便是因为如此。可是换一种角度,高丽国虽然南北狭长,可东西纵深极浅,如果我大军从水路进攻,自东西两面同时发起进攻,直取汉城,在汉城周围并无太多天险可坚守,只怕高丽人撑不过两天便会灭亡。”

  吴用双目一亮,朗声道:“听陛下一席话令臣茅塞顿开,臣等愚昧,但凡进攻总想着从陆路进击,未能如陛下一般想到从海上发起进攻,佩服。”

  我呵呵一笑,说道:“从海上发起进攻又算了什么?到将来,还会出现空军,那时候海陆空三位一体,才叫真正的战争。”

  “空军?”吴用听得目瞪口呆,愕然道,“那是什么东西?臣怎么从未曾听说过。”

  我呵呵一笑,说道:“所谓空军,就是能像鸟一样在天上飞的士兵了,这个跟你讲也讲不清,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想想办法,怎样让我们的士兵能够飞上天去?”

  “像鸟一样飞上天去?”吴用满脸不信地望着我,说道,“这怎么可能?”

  “话别说太满了,首相,将来一定会做到的。”我站起身来,走到墙上挂的军用地图前,指着倭人四岛,问道,“陆文龙的水师陆战队返回没有?”

  “回陛下,昨日陆文龙将军传来军报,他正在对倭人的本州岛进行扫荡,只押回来十万年轻漂亮的倭人女子,想来倭人四岛的扫荡工作仍未完成吧。”

  我点了点头,连声道:“嗯,倭人四岛上的原住民一定要消灭干净,只了这些女人,别的一个也不能留,至于这些女人,按着原先说的办,分成几批,发放各大战区,供前线的将士们享乐用吧。”

  “臣已经办妥了。”吴用恭声道,“臣特意从中挑选了一批特别美丽的,陛下是否看看?”

  我回头莫名地瞪着吴用,嘿嘿笑道:“首相,定是你心痒了,所以擅用职权扣下了一批是不是?只是怕监察署过问才将我拖下水,是不是?嘿嘿……”

  “嘿嘿,那个,陛下说笑了不是。”吴用尴尬一笑道,“臣素来知道陛下喜爱美女,是以特意替陛下留了一批,那也是臣的一点心意,你说是不是?”

  “好吧。”我转过身来,笑道,“既然是首相大人的一片心意,自然是不能不领情喽,那我们就去看看吧,据说东洋女人也是别有一番风情啊。”

  吴用老实地点了点头道:“说起来东洋女人皮肤不赖,身段挺丰满,那股子风情也不见得比高丽女人差多少,只是那口牙齿似乎差了些,那个一笑一露牙,碜人,几乎每个都那样,真是的,可能是海风给吹的。”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