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3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30/136

返回书籍页面

  “住手!”萧峰伸手一指我,厉声道,“如果你再敢侵犯清丽公主,萧某便是死,也要让你死得十分难受!放开公主,萧某让你死个痛快,绝不为难于你!”

  “哈哈哈……”我仰天哈哈一笑,然后以无匹的霸气瞪着萧峰,厉声道,“萧峰,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取我西门庆的性命!?哼哼,普天之下能取我性命的人,他还没有出世呢。”

  “但你马上便知道了。”面对我强大的气势,萧峰根本不为所动,缓缓地从腰际抽出了随身携带的缅刀,森然道,“两狼山便你的葬身之地!”

  我冷冷一笑,向萧峰道:“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今天虽不能擒下清秀,但能断她一臂也算是不虚此行了!萧峰,你死定了,来吧!放马过来吧……”

  “接招吧!”萧峰厉吼一声,手中缅刀以泰山压顶之势重重地劈在面前的山道上,平静的山道陡然间颤动起来,平整结实的地面突然间拱了起来,然后炸碎为漫天飞舞的碎末,以潮水般的声势,猛烈地向着我们涌来……

  我夷然不惧,镇定自若地望着无数土块石屑如潮水般涌来,根本不为所动,浑身的心神却透过呼啸的泥石碎片,牢牢地锁定深藏其后的萧峰身上,萧峰掩刀疾前的身影清晰地在我脑海里闪现,斩天夺地的一刀正在酝酿之中……

  一丝邪恶的冷笑在我脸上浮起,我大喝一声突然将怀里的清丽公主高高抛起,如殒石般直撞萧峰大江大浪般卷来的刀势,反手一招,两枝短枪已经来到了我手里,我和身跟上,冷漠的杀机已经在我胸际酝酿,但要萧峰收刀后退,便是他命丧我枪下之时。

  噗噗……

  连绵不绝的撞击声里,无数的泥石碎片撞在了清丽公主娇躯上,让这可怜的娇娇女痛苦不堪痛呼出声!我收起心头怜惜之意,硬着心肠继续任她撞向萧峰凌厉的刀势。泥石烟尘散尽,萧峰刀势陡然显现,可惜,他所要面对的首先便是清丽!

  “呔!”萧峰大喝一声,硬生生收刀落地,潮水般的刀势已经化解于无形,伸手试图去接清丽公主。

  我冷冷一笑,暗忖萧峰果然心地淳厚,可惜,他遇上了我这样不择手段的对手!

  “受死吧!”我冷喝一声,双枪如毒蛇出洞,以双钳夹击之势分刺萧峰两肋,顿时封住他左右闪避之路,逼使他采用纵身腾空闪避!如果萧峰果真腾空闪避,那么他因为怀里多了一人,行动将极为不便,功夫顿时便将大打折扣……

  不过我仍是低估了萧峰的实力。

  萧峰既没有左右闪避亦没有腾空而起,而是断喝一声搂住清丽公主闪电突前,竟是欲以肩膀硬撞我胸口,试图以此撞开一条血路逃出生天!

  我根本不曾料到萧峰会采用如此亡命的策略,措手不及之下只能弃掉双枪握手成拳狠狠地砸在萧峰的肩膀之上,一声沉闷的响声里,夹杂着清脆的骨骼碎裂声,然后萧峰带着一声闷哼,庞大的身形已经如大鸟般飞起,一闪便已经到了十丈开外……

  金莲和薛涛闪身欲追,却被我阻止。

  “算了不用追了,伤了这样一员大将颇为可惜,还是留着他吧。”

  金莲和薛涛望闻我一眼,放弃了追杀萧峰,任由萧峰抱着清丽公主落荒而逃,身影如弹丸般在晨雾里几闪便消失无形……

  “走吧,我们回雁门关。”我怅然道,“虽然这里的行动失败了,那里的大战怕是也该上演了,希望那边能有让我满意的结果。”

  ……

  我们三人踏着晨雾,如风驰电掣般返回雁门关下,迎接我们的却是平静的一幕。那里根本就没有爆发我预想中的大战,我的数十万大军威风凛凛地列阵在雁门关下,而远处的辽营虽然一片狼籍,三十万辽兵却是人影也未见一个……

  在大军阵前,我见到了以林冲为首的诸将。

  “陛下,末将奉命轰炸辽营,已然将辽营炸成一片废墟。”史文恭首先上前回报道,“只是辽营已是空营一座,并未给辽兵造成任何损伤?”

  我将目光投入林冲,林冲沉声道:“清秀似乎预知了我军的行动,竟在夜里连夜遁去,只余下空营一座,三十万辽兵不知所向!”

  “什么!跑了?”我失声道,“三十万人都跑了?”

  “陛下,我们被清秀蒙骗了,她以障眼法迷惑了我们,让我们以为她的三十万大军仍在营中,以致疏忽了侦察!嘿,也是我等从未有过这等经验,三十万大军不战便从战场撤退,古往今来从未有过也……”吴用轻叹一声,命人扛来一面战鼓,战鼓上赫然驾着一头肥羊,肥羊一挣扎蹄子便扎在战鼓上发出响声。

  “清秀便是以这几千只肥羊迷惑了我们的视线。”

  我耸了耸肩,问吴用道:“这么说来,清秀的三十万人到哪去了,我们是一点也不知道了?他们就像空气般蒸发了?消失了?”

  “确实如此!”吴用颇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情势于我军十分不利,因为我在明,敌在暗,我军不知道敌军的下一步行动,敌军却对我军的动向了若指掌,这无疑是十分被动的。”

  “这么说便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局面了?”我皱眉望着吴用,颇为不满地问道,“无论如何都要改变这种局面,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给我把清秀和她的三十万人给找出来!三十万人,那可是三十万人啊,而不是三个人,这么大的一支军队,我就不信他们能飞上天去!”

  就在此时,追随金莲而来的一名女侍卫突然急匆匆地从雁门关上而来,对着金莲一阵低声细语,金莲娇靥微微色变,走到我跟前轻声道:“刚刚灵鹫传来急报,灵河渡口发现大批契丹精骑,数量不详,正试图跨渡黄河,动向不明!”

  “什么!?灵河渡口!”吴用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慌忙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铺在地上仔细观察起来,自言自语道,“灵河渡口距离雁门关足有五六百里,莫非清秀的三十万大军当真会飞不成?竟能在一夜之间从雁门关下赶到灵河渡口?”

  “坏了!”吴用对着地图比划了一阵,突然脸色一变道,“灵河渡口距离汴梁不足两千里,一旦契丹精骑渡河灵河渡口,三日之内兵锋便可直抵汴梁,其间尽是平原不利于我地方卫戍军阻截狙击呀。”

  我心头一跳,莫非清秀当真想来一招直捣黄龙,试图端了我的老窝!?虽然震惊,但我并没有多少慌乱,冷静地问道:“灵河渡口有多少军队驻守?以最悲观的估计能够撑住多少时间?附近可有援军可派?”

  吴用脸色越发难堪:“整个北部战区的精锐军队都已经集结在雁门关,灵河渡口仅有一个团的地方卫戍军把守,战斗力参差不齐,以最悲观估计被契丹人偷渡得手的话,也许一个冲锋他们便会跨掉了!距灵河渡口最近的河间府城,驻有一师地方卫戍军,但都是步兵,急行军亦需一天一夜才能赶到,灵河渡口的一团地方军是无论如何也撑不住一天的。”

  我冷漠地盯着地图,突然问吴用道:“那么雁门关距离辽国的上京有多少距离?我军如果直扑上京多久可以抵达?”

  吴用神色一动,急忙低头比划计量起来,很快便抬头欣然道:“同样不足八百里,快马一昼夜即至!”

  林冲神色一振,奋然道:“陛以之意可是意欲直捣契丹人老巢——上京!?那么汴梁呢?如果清秀的三十万铁骑长驱直进,汴梁必然不保。”

  “哼哼。”我冷冷一笑道,“契丹人毁我一个汴梁,我天朝尚有百余座新的汴梁,可我毁掉契丹人的上京,他们却再不会有新的上京!更何况,汴梁的守备军可不是吃素的,清秀虽然人多势众急切间要想攻克却也没那么容易。”

  “那我们还等什么,直杀到契丹人的老巢去,杀他娘的一个痛快!”已经升任师长的李逵在马背上挥舞着双析斧,嘿声道,“大伙说是不是?”

  众将纷纷叫好,都嚷着要直杀上京。

  “陛下万不可轻举妄动,尤其是在不知道清秀的虚实之前更加危险。”

  一声幽幽的轻音自我身边传来,回头却是薛涛蹙紧秀眉正闭目沉思,一面却示意我不能轻举妄动……

  吴用亦附和道:“臣亦觉得薛贵妃说得有理,事情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也许灵河渡口的不过是清秀公主虚张声势之计,诱使我军弃关北上进攻上京才是她的真实目的,果真如此,我军的行动岂非正中她的下怀?也许她早已经在半路张网以待了。”

  我冷哼道:“莫非清秀是天仙下凡,竟能猜中我的心思不成?”

  薛涛终于展开秀目,轻叹一声道:“清秀并非天仙下凡,但她要猜中陛下心思却也不难!只要是人,思考的方式总有特定的规律可循,只需要仔细观察、严谨地分析总结,总不难发现别人的习惯,并将别人的习惯变成他的弱点,想来这清秀自从上次汴梁之行后,便已经开始对陛下的言行生平进行分析了,所以能猜中陛下的反应亦不足为奇。”

  我有些吃惊地望着薛涛,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我的行动岂非再无秘密可言?做什么事都将逃不脱别人的猜测了……

  既然清秀可以做到,那么薛涛自然也可以办得到!

  “是了。”薛涛幽幽说道,“此事十有八九便如首相所言,清秀的三十万大军定然埋伏在北往上京的途中,张网静待我军落网了。既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打她一个反击?”

  “薛贵妃所言极是!”吴用亦出言附和道,“我军正愁契丹人不和我们正面交锋,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跟契丹人堂堂正正地打个大会战,一举毁灭对方的三十万精骑,给契丹人以毁灭性的打击。”

  “恩。”薛涛点头道,“清秀定是已经知晓了我军神炮的威力,故此避而不战,设下如此迷局诱使我军十万重骑主力北上攻打上京!如此一来,神炮营因为行动不便必然被滞留在雁门关,也就免去了契丹人的心头之患。”

  我心头一惊,失声道:“好恶毒的算计!一旦我的禁卫重骑全军覆灭,所余数十万大军尽是步兵、行动远不如契丹铁骑迅速灵敏,我军也就失去了和契丹人一战之力了!”

  “正是如此,此乃清秀诱敌分兵、各个击破之计!”薛涛的粉脸上重新浮起自信的微笑,说道,“我军如何将计就计却需要好好策划一番,首先需要确定的便是此去上京,途中何处最适合大军埋伏?尤其是大群的骑兵埋伏。”

  林冲插上话来说道:“契丹人尤擅长于密林中埋伏骑兵,利用风吹树林的涛声掩盖马嘶声,错非近前十分难以察觉!上次出兵,末将屡次吃亏,便是不曾察觉契丹人事先在密林中埋有伏兵,以致大败。”

  “那便是这里了!”吴用双手用力一指地图上某处,沉声道,“此处森林延绵千里,林密草茂十分利用骑兵埋伏,纵然埋伏百万骑兵也如苍海一栗难以察觉。不过如何将计就计,打契丹人一个反击战,却颇费思量,毕竟契丹人有三十万铁骑,行动迅速训练有素,而我军只有十万重骑,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我军步兵虽然众多,但等赶到之时只怕黄花菜都已经凉了……”

  林冲亦点头道:“确实如此,威力强大的神炮又不能在短时间里拉到战场,否则一通炮轰只怕也可以让契丹人灰头土脸,落荒而逃。”

  我心头突然一动,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脑海。

  还记得在未来世界,看过一部草原的电视剧,剧名叫做《疙瘩梅林》其中的男主角率领草原人民起义,一把火点燃了大草原,将征剿的官军付之一矩!

  如果我依葫芦画瓢一把火点燃了这片大森林,清秀的三十万铁骑岂非顿时间便要灰飞烟灭?这三十万铁骑一旦覆灭,从此契丹人将再无一战之力,就像是失去了衣袂保护的女人,只能等待被蹂躏的命运了……

  “有了!”我猛地一拍双手,兴奋地说道,“我有办法了!”

  正好薛涛亦转头向我望为,美眸里却流露出莫名的悲伤来,似乎已经是猜知了我心中的想法一般,叹息道:“陛下真的决定要如此做了?那可是三十万条人命哪!此战之后,不知道将有多少契丹女人从此沦为寡妇?多少契丹儿童从此成为孤儿……”

  我喟叹一声,脑海中浮起三国时期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之后的哀怜,说道:“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如果不毁灭这三十万契丹人,只怕要死更多的人,其中便包括更多的汉人!契丹的女人要沦为寡妇并不可怕,我天朝有的是单身的军人,定会给她们准备足够多的男人,嘿嘿,那些契丹的孤儿本皇也会收养他们,将来定会成为我们天朝勇猛无敌的战士!总之……现在的血腥杀戮那就是为了将来的不流血!”

  诸将都是听得满头雾水,不知道我和薛涛在说些什么?

  “那好吧,既然陛下已经决定了,臣妾也再无反对的理由。”薛涛表现了对自己男人绝对的顺从,柔声道,“只希望征服契丹之后,陛下能够待契丹人如汉人一般,不要厚此而薄彼将各民族分成三六九等,留下人间憾事……”

  “你就放心吧,爱妃。”我当着无数将士的面将薛涛轻轻地搂入怀里,柔声道,“我一定遵照你的意思,善待契丹人如汉人!其实你不说我也明白,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对于我来说,无论他是契丹人、蒙古人、女真人还是吐藩人甚至是波斯人,那都是我天朝的子民,他们都享有同等的权利。”

  薛涛向我嫣然一笑,美目里尽是不加掩饰的欣赏和喜意。

  “走!大军回归雁门关。”我翻身上马,振臂一呼,率领数十万大军返回雁门关不提。

  是夜,我密召林冲、吴用和史文恭至雁门关行宫密议,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火烧大森林!”吴用等人听了都是大惊失色,继而恍然大悟,目露骇然之色,倒吸着冷气道,“此计果然够狠,如果大火从四面燃起堵死契丹人的逃生之路,只怕契丹人的三十万大军将没有哪怕一人能够幸免于难!”

  林冲亦叹道:“眼下的草原正是秋高气爽之时,草枯树黄,大火一经燃起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可形成燎原之势且绝无被扑灭之可能!战马虽快但岂能快过风助火势?末将所虑者却是参与纵火的我军将士,需是悍不畏死的勇士方可,因为此行极可能有去无回……”

  “没错!”我冷冷地盯着三人,冷声道,“所以此事一定要严密布置,行动目的对参加的将士要严格保密,只有在分头行动的最后一刻才可以告诉他们此行真正的任务!但既便如此,亦需尽最大努力保全将士们的安全,最好是能够事先多穿些防火的衣物,并尽量在靠近水源的地方纵火,一旦火起之后便可躲入水源之中避火。”

  布置过任务半晌之后,吴用等人脸上仍是阴晴不定之色,仍未从大火燃起之后可能造成的可怕后果中回复过来。

  林冲更是犹豫再三向我提议道:“陛下,大火一旦燃起,便非人力所能扑灭!非但三十万契丹人埋伏的大森林会付之一矩,便是契丹人世代赖以生存的大草原亦会灰飞烟灭!届时契丹人的牲畜将会因为缺乏草料大批大批的死去,然后是契丹人亦会大群地死去,此战有可能造成一个族群的消亡,陛下是否再慎重考虑一下?”

  我重重地拍了拍林冲的肩膀,说道:“大将军有此仁慈心怀固然是好事,但身为军人却不应该顾及如此多的后果!对于军人来说,获胜才是唯一的目的!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我会让大丞相准备大批草料和粮食,以待大火过后救济契丹人,绝不会让契丹人遭受灭顶之灾便是,当然,前提是他们必须臣服于我天朝的统治之下!”

  林冲神色一正,恭敬地向我敬了一个军礼,沉声道:“陛下英明,末将多虑了。”

~第四章契丹绝唱~

 

  天色逐渐夜了下来,茂密的大森林内,清秀公主正轻蹙娥眉站在枯树下休息。

  一骑快马如飞而至,却是萧峰怀抱清丽公主而来。

  “公主,两狼山设伏一事失败了。”萧峰翻身落马,将清丽放在地上,嘿声道,“不想西门庆竟大胆如此,孤身设伏,属下一时不察折损了好些兄弟,还请公主责罚。”

  清秀轻轻地摇了摇手,轻声道:“这是本宫预料不及,不怪萧将军。唉,便是本宫也没有想到,这西门庆行事竟这般不拘一格,竟敢孤身涉险,本宫倒真是小瞧了他了!不过本宫也并没有指望能够在两狼山控制他,毕竟,两国交兵,战场决胜才是王道。”

  萧峰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密林里静坐休息的契丹战士,低声道:“公主,您看西门庆和他的十万精骑会上当吗?”

  “会的,一定会的。”清秀公主脸上浮起一丝微笑,轻声道,“西门庆,赌徒性格,想法和常人迥异!只要灵河渡口那边的文章做足,他便一定会上当奔袭我上京的,我料定了他会这么做的。”

  萧峰默然半晌,始才轻声道:“但属下一路返来,并未见宋兵有一兵一卒从雁门关上出来!情况似乎有些蹊跷。”

  清秀嫣然一笑,说道:“越是平静越是酝酿着风暴,这不过是西门庆掩人耳目的障眼法!他手下能人不少,这点小把戏想必不难想到。”

  萧峰不再言语,一回头正好看见一名士兵正掏出旱烟袋想抽一袋烟缓解一下紧张的神紧,顿时便心下一紧,上前劈手夺过那士兵的火石,喝叱道:“混蛋,现在是金秋时节,树枯草黄一但有丁点儿火星便会形成燎原之势,你想干什么!?”

  士兵苦着脸望着萧峰,一脸无辜的模样。

  一边的清秀公主却是听得心下一颤,萧峰的话如钢针般插进了她的芳心!一旦有丁点火星,便可形成燎原之势!燎原之势!!!

  “地图!”清秀的娇躯忽然轻轻地颤栗起来,颤声道,“拿地图来。”

  “公主,你怎么了?”萧峰回头,看见清秀已然脸色大变,仿佛大病了一场般苍白无比,直惊得一旁的清丽公主上前搀扶,萧峰却是急忙从亲兵手中接过地图,在清秀面前展了开来,却不知道清秀为何突然要地图?

  清秀对着地图只看了一眼,顿时便感到眼前发黑娇躯发软。

  “姐姐,你怎么了?”清丽公主突然感到清秀的娇躯一软,似欲栽倒在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急得几乎哭出声来。

  “我没事,没事儿……”清秀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挥了挥手制止清丽的大呼小叫,然后向清丽道,“萧峰,你陪丽儿去玩吧,还有把左右贤王、左右将军、左右明王给本宫找来,本宫有急事跟他们商议。”

  “是!”萧峰恭应一声,带着清丽公主去了。

  清秀公主目送两人远去,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抬起头来,芳心仍然颤栗不停!但愿只是自己杞人忧天,汉人不可能想得到如此恶毒的诡计罢……

  ……

  雁门关。

  林冲跑步前来,到我面前猛地一挺虎躯,朗声道:“陛下,三千精兵已经准备妥当,请陛下检阅!”

  我点了点头,举步上前走到点将台上。

  惨淡的月光下,三千名精心挑选的士兵神情气昂地挺立在校场上,冷森森的目光齐齐地盯着点将台上的我,他们的皇帝!

  这些士兵的气质不由得令我点头赞赏!他们就像是一头头待人而噬的猛虎,只要长官一声令下便会奋勇争先,冲上前去将面前面的敌人撕成粉碎!他们又似一堆堆的干柴,只需要一丁点儿火星,便可燃起熊熊烈火……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