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2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29/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抬头遥望着辽国层层叠叠的军营,在心下冷然一笑道:清秀,这次你输定了!纵然你的铁骑移动再怎么迅速,也需要安营扎塞!而只要你安营扎塞,我便可以令你灰飞烟灭!

  “史文恭何在?”

  “末将在!”

  史文恭暴诺一声,跨步上前,挺胸凸肚像柱子一样挺在我面前。

  我冷森森地盯着史文恭,厉声道:“准备肥羊美酒令神炮营将士饱餐一顿,今夜子时出关门,距辽营五百米列阵,炮轰辽营!”

  “是!”史文恭暴诺一声,领命而去。

  “武松,斐如海!”

  已经升任军长的武松和裴如海挺而上前,如两尊铁塔杵在我面前,冷森森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我,若我没有几分胆量,只怕便要被生生吓死。

  “命你二将率两万精锐重甲步兵,保护神炮营,虽死伤殆尽亦不准后退一步,违者斩立决!明白?”

  “明白!”武松和裴如海同时暴喝一声,亦领命而去。

  “林冲!”我最后将目光投向北部战区的最高长官林冲。

  “末将在。”林冲亦一挺虎躯,凝重地望着我,当我下令之后,这位虎将表示了一名军人的基本素质,那就是绝对的忠诚和对长官的绝对服从!

  “由你统领十万禁军,静候关中待命,一等关外辽兵乱起,便率十万禁军出关掩杀,击溃辽兵之后可一路追杀,无论有多远,只要前面有一个辽兵在跑便要一直追下去,哪怕一直追到辽国的国都去,明白吗?”

  “末将明白!”林冲森然地掠了我一眼,一正虎躯然后转身大步而去。

  直到诸将都领命而去,我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转头问身边的吴用道:“首相,你说这一仗我军能不能够收获预期的大胜?面对我神炮营百门大炮的突然轰炸,辽兵会很快崩溃吗?真想看看到时候清秀脸上的神情啊……”

  “陛下。”吴用神色肃然地回答我道,“只要辽人的间谍没有破获我火炮的巨大威力,臣以为获胜在情理之中!可如果辽人知道了我们拥的火炮,并且事先有了防备,那么结局可能就会不尽如人意了。”

  “首相所言极是,凡事应做好最坏的打算。”我点头道,“所以到时候还得靠首相亲自统率二十万北军为林冲禁军后翼,一旦战事不顺,便杀出关外接应林冲及史文恭诸将安全回返关内,确保不败。”

  “臣遵命。”吴用应诺一声,亦转身去了。

  我最后回头向薛涛和金莲微微一笑,得意地向薛涛眨了眨眼睛,说道:“两位爱妃,现在该轮到我们亲自出动了!刚才的安排虽可确保万无一失,却不能够保证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只有按照贵妃的计策,才能真成收到奇效,给契丹人以致命一击。”

  薛涛亦微微一笑道:“不过夫君也不可大意了,清秀天之骄女,智计绝世,任何轻视都将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一旦陛下身犯险境,那么无论正面战场上获得再大的胜利也就毫无意义了……”

  我微微一笑,用力搂紧薛涛和金莲的柳腰,不无得意地笑道:“清秀再厉害,只怕也及不上两位爱妃的合力,嘿嘿,这次我又赢定了。”

~第三章美女过招~

 

  夜,漆黑如墨,凭着习武之人练就的夜视眼,我们仍能看清十米之内的景物,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起决定作用的并非视觉,而是听觉!比起视力的局限,人类的听力却可以听到百米之外的细微动静。

  只是今天的天气实在不怎么样,呜呜的大风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听力。

  不过这一切都不能压制我的期待。

  薛涛没有说错,清秀公主显然也是看到了辽国和天朝国力上的巨大差距,认为在战场上直接交锋很难击败我天朝雄兵,她果然采用曲线救国之策,试图在我身上做足文章!为此,她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美色,色锈于我。

  我静静地趴在一块巨大的岩石后,左面趴伏着金莲,右面叭伏着薛涛,美女幽幽的体香不时随着山风荡入我的鼻际,挑动着我的心弦,我的双手早已经不老实地伸进了两女颇有弹性的紧身夜行衣里,无所不至地侵袭着她们幽谷清溪的芳草地……

  这里,便是两狼山。

  在雁门关上听到清秀邀请我到两狼山相会之时,薛涛便料定这三天之内,清秀必然会前来两狼山有所安排。

  至少薛涛已经算准了一半。

  既便是清秀也不曾想到我会如此爽快地应约,所以在两狼山她并没有事先的安排,不过薛涛料定她定会亲自前来两狼山,做好万全的安排,以便能够一击奏效,斩除我这个“罪魁祸首”,呵呵,可惜的是,我身边的美女却能料到她的一举一动……

  “夫君,别……”薛涛轻轻地扭动着腰肢,试图躲避我的骚扰,“清秀马上便要来了,莫要误了正事。如果你要,完事了你想怎样都随你,好么?”

  望着黑夜里薛涛糊涂的娇靥,我感到格外的诱惑,非但不曾听话停下“恶行”,反而变本加厉直起腰来,一翻身便已经移到了薛涛的身后,用力搂住她的柳腰将她的娇躯提了起来,以自己的胸腹紧紧地抵着她的背臀,薛涛霎时便感受到了我的欲望,低低地呻吟了一声……

  薛涛仍然试图挣扎:“不要,夫君,别……”

  我却再顾不了许多,伸手便扒下了薛涛的紧身夜行裤,顿时间两瓣丰美的玉臀便清晰地展现在我面前,腾腾的热气霎时便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我屏住呼吸以最快的速度撩起自己的夜行衣……

  薛涛低低地从喉咙深处呻吟了一声,似是不堪承受我的冲击。

  漆黑的夜里,寒冷的山风里,山顶的岩石上却上演着香艳之极的一幕,在这样夜黑风高的夜晚进行性爱,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

  我剧烈地持续动作,感觉身体仿佛要爆炸了开来一般,蚀骨的销魂将我彻底淹没,看来这次两狼山还真是来对了。

  突然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边的金莲便小声地提醒我们有人来了!撅着香臀趴伏在地上的薛涛顿时便欲直起腰,逃脱我的征伐,却被我一把紧搂在怀里,兀自不间断地进攻着,喘息着说道:“一会,一会就好……”

  直到我在薛涛体内一泄如注,传来的声音已经距离我们只有百米左右。

  远处的山路上依稀走来了一行人,打着火把,大约有五十人左右。

  我心满意足地从薛涛背上退了下来,薛涛急忙提起紧身夜行裤,回眸向我投来似嗔似喜的一瞥,伏在岩石上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我得意地笑笑,趴在两位美女柔软的玉体上,静待清秀的到来。

  薛涛果然算无遗策,清秀真的来了。

  只是看到她身边那铁塔似的大汉时,我的心便顿时咯顿了一下。萧峰!不想萧峰还是护驾来了,有了这厮和他率领的亲卫队,要对付清秀只怕便没有那么容易了……

  我很确信,薛涛和金莲合力,应该可以轻而易举地擒下清秀,只是让我单独面对萧峰,只怕难有胜算!况且还有那几十人的亲卫队,肯定个个都是好手,一旦他们拼死护卫清秀,我们今晚很可能只能空手而返……

  我拉过薛涛的小手,在她手心轻轻地写道:“宝贝,不对啊,萧峰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你不是说清秀定会料到我军偷营,萧峰这样的猛将一定会留在营中镇定军心的吗?”

  黑暗中,薛涛的娇靥上亦露出深思的神色,凝重地掠了我一眼,亦在我手心写道:“是啊,确实有些奇怪,莫非清秀获知了我军神炮营的秘密,对辽兵有了周全的安排,从而不惧我军的偷营,所以才敢放心让萧峰护卫她前来两狼山?”

  “那怎么办?撤还是按计划行动?”

  “清秀也许知道了我军神炮营的秘密,但她不可能知道我们会孤身犯险在两狼山埋伏偷袭她,虽然多了萧峰这个扎手的障碍,我们仍有成功的可能,先等等再说。”

  ……

  清秀一行人到了距离我们百米左右时,停了下来。

  就着通红的火光,我看到清秀正在不停地打量附近的地势,忽然间望着身前不远处一方平整的巨石道:“恩,就是这里了,你们将那块石头附近整理一下。”

  除了萧峰神色警惕地护在清秀身边,其余的亲卫人员纷纷拿起随身携带的锹镐开动起来,有人劈砍灌木,有人填土,还有一群人开始在巨石旁边挖起陷坑来……

  “她要干什么?”我拉过薛涛的小手,在上面写着问道。

  “如果奴家没有看错,清秀定是想挖个坑把萧峰藏在里面,然后等夫君你和她饮宴时暴起袭击,一举害你性命,从此我天朝群龙无首只怕立时便有分裂的危险,她的大辽也就高枕无忧了。”

  “靠,真他妈的阴险!逮住了她定要狠狠地打她屁屁!”

  薛涛回眸妩媚地瞪了我一眼,在我手心划道:“只怕不是打她屁屁,而是抽她屁屁罢?”

  我心中嘿嘿一笑,暗忖真是知我者薛涛也……

  ……

  薛涛说的果然没错,清秀的亲卫队很快便在那块巨石旁边挖出一个大坑,萧峰跃身便藏了进去,亲卫队开始在上面架设木枝枯叶,最后才在上面覆上新土,恰好跟巨石旁边平整出的地面一般无二,纵然再有心的人只怕也看不出其中有文章!

  我心中暗吃一惊,如果当真孤身赴险,只怕很难想到会在地下藏有萧峰这样的可怕杀手,措手不及之下还当真有遭了毒手的可能!

  薛涛向妩媚一瞥拉着我的手写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答应陌生女人的邀约?小心枉送了性命。”

  我向薛涛无声地笑笑,在她手心写道:“我有宝贝相助,自然化险为夷。”

  金莲忽然凑过来,压低声音道:“好了,你们俩刚才还没弄够么?现在该行动了,我们快去清秀的返回路上埋伏,一会他们便要返回了。”

  我搂着金莲的纤腰,在她丰满的酥胸上捏了一把,低笑道:“怎么?吃醋了?待会抓了清秀我也好好地弄你一回,怎样?”

  “弄你个头。”金莲揪住我的耳朵将我拉起身来,我顺势起身,搂着二女的纤腰,风驰电掣般掠下了隐藏的山头,拦在清秀下山的必经之路上隐藏起来,静候清秀一行返回。

  真是天助我也,原先还顾忌萧峰护驾,此行可能空手而返,而现在萧峰被“埋”在了山上,清秀失去了萧峰的随行保护,那还不是任我欺凌?想到美处,我仍不住再度对金莲上下其手起来……

  “你呀……”金莲以春葱也似的玉指戮了戮我的额头,嗔声道,“死不正经,待会动手时,我和涛妹负责对付那些亲卫队,你只管对付清秀,动作一定要快,可不要只顾着怜香惜玉而惊动了山上的萧峰。”

  “知道。”我伸手拍了拍金莲肥硕挺翘的玉臀,邪笑道,“一定把清秀手到擒来,她的武艺或者不错,但比起我来肯定差远了,嘿嘿,谁让她是女人呢……”

  “嘘……”薛涛回头示意我和金莲噤声,“他们来了。”

  我和金莲赶紧跟着薛涛伏下了身躯,前面果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微弱的火光也从山道上逐渐近来,从这些亲卫队的脚步声判断,他们显然没有萧峰那样的警惕,显得很是随意懒散,全然不曾想到,危险已经降临……

  ……

  “动手!”

  我一声虎吼,当先从山道一侧跃起,苍鹰搏兔般扑击走在最前面的清秀,几乎是同一时刻,金莲和薛涛亦同时纵身跃起,截击清秀身后的护卫。

  清秀以及她的护卫队显然根本不曾料到会在这里遇伏,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被我们杀了个措手不及。

  我毫不费力地便瓦解了清秀可怜的抵抗,在她试图遁逃之前便将她一举擒获!我的双腿已经死死地夹住了她的柳腰,同时双臂也用力圈住她的上身,将她的双臂紧紧卡住,令她再也难以动弹,任何反抗都属多余,既便是想咬舌自尽也不能够!因为我已经吻住了她,以强大的男性真气逼住了她的樱唇……

  短暂和急促的搏击声很快便沉寂下来,清秀的护卫队被金莲和薛涛毫不费力地解决!他们本就身手远远不如二女,又遭受突然袭击更是不济,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便被两女点倒在地,失去了反抗能力……

  “不对!”我却是突然松开了紧紧“抱”住的清秀,将她点穴制住,然后起身道,“她不是清秀公主!”

  “什么!?”薛涛和金莲都愕然地靠近前来,失声道,“她不是清秀?”

  “不是!”我斩钉截铁地盯着假清秀的眸子,沉声道,“她不是!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清秀公主?”

  假清秀冷着脸冷漠地盯着我,冷哼了一声,扭头不理会我和两女。

  “坏了,这莫非是清秀的诡计?”薛涛失声道,“如果清秀连这都能够料到,她岂非成了陆地神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金莲亦急声道:“如果当真是清秀的诡计,只怕我们已经落入她的算计了,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妙,迟恐有变。”

  “不对!”薛涛略一慌乱便即镇定下来,凝声道,“清秀不可能料到我们会三人孤身前来两狼山设伏对付她!绝无可能,只是……清秀为什么要派一个人假冒她前来两狼山呢?真让人想不明白啊……”

  “你们不用想了!”假清秀忽然启齿脆声道,“你们都已经落入我姐姐的算计了,你们跑不掉的,哼哼。”

  “你说什么?”我听得又惊又急,一把抓起假清秀的娇躯,厉声道,“再说我就把你脱光了,让山上的野狼来操你。”

  “你……”假清秀惊得脸色一变,顿时噤声不敢再言语。

  “姐姐?”薛涛眉头一动,忽然展颜笑道,“原来如此,只是一场误会!唉,可惜我们白等了清秀一晚上,结果却竟然只等来了她的妹妹。夫君,我们只怕要白跑一趟了,清秀并没有亲自前来两狼山,而只是派来了她的妹妹前来,想来这位就产清秀公主的妹妹了。”

  “妹妹?”我大失所望地望着假清秀,忽然闷哼一声,坏笑道,“妹妹也好,聊胜于无,把她带回军营,本皇要好好儿地强奸她,让她替我生一大群儿子,哈哈哈……”

  “你敢!”假清秀顿时惊得面无人色,吃声道,“你敢胡来,本宫就让皇帝哥哥砍了你的狗头,砍了你全家人的狗头……”

  “哦哟,我好怕怕。”我用力搂紧假清秀的娇躯,邪笑道,“老子现在就强奸你。”

  说罢我已经嘶的一声撕碎了假清秀的衣衫,既然今天的行动已经失败,自然要找回一点彩头,眼前这女人形容酷似清秀,索性将她当成清秀奸淫一通,也算是出一口气……

  “放开她!”一声冷冽的断喝声突然自山道上传来,冷冷地传进了我们的耳际。

  转回头,却看到萧峰战神般峙立在山道上,微微发白的天色里,山风吹荡着他的衣袍,似乎隐含着无穷的力量,仿佛和身后庞大的大山融为了一体,此时的萧峰带给我们沉重的压力,直让人难以喘息……

  “萧峰!”我冷喝一声,胸际涌起无穷的战意,冷冷地回瞪着萧峰。

  这萧峰果然厉害,如此远的距离,这点微弱的响动不想还是惊动了他,只是眼下人质在手,我又何惧之有?

  “西门庆!原来是你?”萧峰冷森森地掠了我一眼,眸子里露出一丝轻微的钦佩,但马上便被浓重的杀机所替代,“萧某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竟敢孤身犯险地!可惜,你不该如此大意,真是天助我大辽也,哈哈……”

  “萧大哥救我。”我怀里的假清秀剧烈地挣扎起来,看见萧峰似乎是见了救命稻草一般,“萧大哥快救我。”

  我闷哼一声,伸手又撕掉假清秀的一件衣衫。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