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2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27/136

返回书籍页面

  “事在人为。”清秀淡淡地掠了耶律阿海一眼,脆声说道,“女真和蒙古人素来与我大辽交恶,不消再提!但东边的高丽却也一样承受着女真人的欺凌,耶律大人可以前往高丽使节的院落拜访一番,高丽虽然不算强大,但有总胜于无罢。”

  “下官遵命。”耶律阿海恭应一声,转身去了。

  清秀公主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艳丽无双的粉脸上忽然浮起一抹奇异的笑意,脆声道:“萧峰,你可敢随本宫前往天朝国务府?”

  萧峰浓眉一耸,冷声道:“纵刀山火海,萧峰亦视若等闲。”

  清秀公主嫣然一笑,美目流波掠了萧峰一眼,说道:“那好罢,我们走,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天朝皇帝西门庆。”

  ……

  国务府国宴大厅。

  我一手把住也速该的胳膊,一手举起手里的青铜酒樽,朗声道:“来,为了我的也速该安答,干了!”

  “干了!”众文武百官亦纷纷起身,一举手中酒樽,然后仰脖子喝干杯中酒。

  我一抹脖子,突然向也速该道:“也速该安答,素闻蒙古人擅长骑射,小兄麾下亦有擅骑射之武将,安答何不一起比试比试,也好助兴?”

  众百官纷纷喝好。

  喝得兴起的也速该一撩蒙古袍,袒胸露腹,大声道:“拿弓来!”

  早有两名蒙古族的随行武士将一柄巨大的铁胎弓递到了也速该的手里。也速该一弓在手,浑身气势顿时一变,骤然间成了一匹危险的饿狼一般,伸手一指国宴大厅正门外足有五百步之外的一盏气死风灯,厉声道:“诸位可曾看见那盏气死风灯?”

  众文武百官侧目外看,皆纷纷失色。

  便是擅射的花荣和史文恭眸子里亦露出凝重的神色,这距离足有二百余米,委实有些吓人!

  “待某射它下来!”也速该厉吼一声,张弓搭箭,唆的一声,箭支已如闪电般射出,直飞五百步之外的气死风灯……

  “谁敢伤我家公主!”一声厉喝陡然从气死风灯悬挂的大门外传来,然后一尊铁塔似的大汉突兀地出现在门内,只轻巧地一纵身便轻松之极地抓下了疾射而至的铁箭,令也速该的射术表演功亏一篑!

  也速该脸色一变,低嘿一声,翻身从随行武士手里抽了三支铁箭,一齐搭上铁胎弓,张手便射,三箭如流星赶月,形成一条直线,竟是直取门内的大汉!射至半途,最后的一枝利箭陡然加速,越过前面两支,竟是后发先至!

  “雕虫小技,也配现丑!”大汉冷哼一声,身形未动,双手却陡然间一阵挥动,也速该射出的三支铁箭便已经尽入他掌心!大汉再伸手轻轻一折,便将四支铁箭折成八截弃于地下,脸上露出冷漠的神色,沉声道,“蒙古射术,不过如此!闻名不如一见。”

  也速该脸色一变,露出森然杀机,饿狼一般盯着大汉,凝声道:“你亵渎了蒙古武士的荣誉,我以长生天的名义要和你决斗,不死不休!”

  面对这突然的变故我有些反应不及,眼看就要上演一场惨烈的生死决斗,我自然要设法阻止!这突然出现的大汉身手如此高明,顿时令我起了延揽之意,如果能够据为已用,自然是美事一桩。

  “且慢!”

  几乎是和我的喝声同时传来的,还有一声清脆至极的女音。

  然后我有些不明所以转头望着大门外,然后看到了一名女人从门外冉冉走了进来,我感到自己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呼吸也不争气地急促起来!

  美女!绝对是极品美女,比我后宫里的女人们也毫不逊色。

  很快,我便从这美女的衣着里判断出了她的身分,想来她便是来自辽国的清秀公主了!只是我好像没有邀请她出席这次国宴吧?她竟然不请自来?有意思的女人!

  清秀公主喝阻了萧峰后,才向我投来盈盈一瞥,落落大方地走进了大厅,脆声道:“本宫在关外久闻汉人文化博大精深、包罗万象!天朝臣民热情好客、待人公允,但耳闻不如亲见,不曾想天朝皇帝竟也是厚此而薄彼,毫无公正可言。彼蒙古人和我契丹人同为天朝贵宾,奈何只宴请蒙古人却冷落我契丹人乃至其余国家的使节?如此,只怕有失泱泱天朝之风范罢?”

  “这个……”

  被清秀公主一顿抢白,我顿时哑然,抓耳挠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怎也没想到这清秀公主竟会不请自来,还如此奚落于我,更让人难受的是,明明我受了奚落却偏偏发作不得,如果硬要发作,那自然是更加有失风范了!

  我有些惊异地打量着清秀公主,看来这女人不单长得漂亮,智慧也很是惊人啊!若是和薛涛站在一起,只怕是一双绝世的智色双绝的美女!嘿嘿,不知不觉间,我竟魂游物外,做起花花美梦来了……

  眼看我半天回答不上来,还是吴用急中生智,干咳一声道:“公主有所不知,今日乃是陛下宴请他的也速该安答,并非宴请蒙古国的使节!若是宴请各国使来来宾,自然绝无可能厚此而薄彼,届时定然邀请各国使节一同列席。”

  我听了心下一动,顿时搂着也速该肩膀傻笑道:“啊对对,我们是安答,今天是我宴请也速该安答,呵呵,不过既然清秀公主已经来了,便请一同入席如何?来人,请清秀公主上座!列贵宾席。”

  早有下人摆出酒席,在吴用的眼色示意下将清秀公主的酒席摆在了我的右侧,这样我的左侧是蒙古族的也速该,右侧是契丹族的海清秀公主,也算是一碗水端平了!不过,鉴于清秀公主身后伺立的萧峰的不可预测的可怕战力,裴如海还是从酒席上离身而起,佩刀伺立我身后,以备不测。

  我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清秀公主身后的萧峰身上,心中泛起爱才之念,朗声道:“来人,替萧壮士酎酒!”

  一名娇美的侍女上前替萧峰倒满美酒。

  “萧壮士请!”我抱杯向萧峰示意。

  萧峰冷漠地瞪了我一眼,单手举起酒樽,一仰脖子便饮干了樽中酒水,这才冷然道:“谢了!”

  我身后的裴如海顿时脸色一变,脸上已经有了怒意!正欲发作,却被我伸手阻止。我微微一笑,向清秀公主道:“素闻公主随从之中有一高手姓萧名峰,武艺天下无双,今日一见果然人中龙凤!当真令人羡煞、妒煞。”

  “陛下谬赞了。”清秀公主浅浅一笑道,“萧峰只是略通武艺,以他这般身手如何当得天下无双?我大辽国内,比他武艺高强者不知凡几!”

  “是吗?”我听得失色道,“如此说来,大辽国内岂非高手如云、猛将无数?”

  萧峰便接上话头,闷哼一声道:“萧某,无名小卒耳,武艺超过萧某之上将,大辽国中不下千人!可笑有人竟以为我大辽无人,每思进犯,直欲以卵击石、自投死路!”

  萧峰说罢,仍不忘以挑衅的目光掠了也速该一眼,也速该脸色霍然一变,便欲发作,又被我以眼色制止。

  阶下两侧的武将之中却是有人出言嘲笑道:“辽国果然猛将如云,只是贵国鼎鼎大名的萧天佐、萧天佑,竟被我前朝武将李纲阵前斩杀,想来也不过如此。”

  萧峰冷然道:“身手如何,口说无凭,一试便知!”

  “比就比,还怕了你们契丹蛮子不成?”武将列中顿时长身而起一人,厉声道,“末将陆登!,恳请我皇准予和辽国蛮子一战!”

  陆登!?我闻言心头一跳,此人听来似乎有些耳熟啊,便回头问身后的裴如海道:“这陆登是哪里的?”

  “回陛下,陆登乃是北部战区林冲大将军麾下一员骁将,祖藉潞安州,和董平一样擅使双枪,枪法十分了得!”

  潞安州?双枪!?我脑海中的印像顿时清晰起来,那陆登可不就是陆文龙的老子吗?哇靠靠,这陆登看起来也是三四十岁年纪了,莫不成陆文龙也已经出世了?哇靠,那陆文龙可也是一员猛将啊!

  心头窃喜,我便笑着向清秀公主道:“公主殿下,何不令萧壮士和陆将军一试身手,以为助兴?”

  “有何不可。”清秀公主嫣然一笑,向萧峰道,“萧峰,你需点到为止,万莫可伤了天朝大将,可理会得?”

  “是!公主殿下!”萧峰肃容答应一声,翻身从清秀身后跃起,一个轻飘飘的鱼跃已经来到了国宴大厅的正中央,威风凛凛地向陆登一招手道,“请!”

  早已经等得一耐烦的陆登虎吼一声,双拳出击猛轰萧峰头颅两侧之太阳穴,竟是出手便是杀招,隐含沙场肃杀之意!直看得我连连点头,从战场上拼出来的武将就是和江湖上混出来的武林人士不一样,出手便是夺命的绝招,绝没有半点花招,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面对陆登犀利的攻势,萧峰顿时目露凝重之色,收起了轻视之念。

  眼看陆登双拳堪堪及身,萧峰才陡地虎吼一声,身形一晃突然和身抢前!竟是不闪不避,以双手架住陆登双拳,复以额头硬撞陆登额头!陆登显然不曾料到萧峰如此怪异的招架方式,措手不及之下也被激起了凶性,厉吼一声低头硬撞萧峰额头……

  兵!

  一声响彻大厅的撞击声里,夹杂着两声闷哼。

  萧峰脸色冰冷地峙立大厅中央,而陆登则已经额际隐渗鲜血,跌跌撞撞地退到了一侧。

  诸人都有些愕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显然都不曾料到两人会以这样的方式比拼“硬功”,更不曾想到会这般迅速决出了胜负!但毫无疑问地,萧峰在这次较量中占了上风!

  “休要伤我爹爹!”一声朗喝陡然从武将列中暴起,一员白袍小将已经如蛟龙般腾身而起,闪电般向萧峰袭来,意欲防止萧峰趁机进攻取了陆登性命!“陆文龙来也!”

  萧峰虎目中厉芒一闪,陡然吐气开声,闪电般伸出双掌正对上陆文龙借着腾空之势如泰山压顶般轰下的双掌!又是一声巨响,萧身轻轻地退下了一步,陆文龙则借势再度跃起,轻飘飘地落在陆登身前,转身不无关切地望着陆登,叫道:“爹,你没事罢?”

  “没事。”陆登用力摇了摇头,挣扎着站直了身,脸上露出冷肃的色彩,向萧峰道,“萧壮士果然高明,陆登拜服。”

  “爹,待孩儿替你出气!”陆文龙霍然转身,鹰隼一般紧盯着萧峰,只听“铮”的一声,陆文龙的手里已经多了两截烂银短枪,冷声道,“亮出你的兵器!小爷今日要取了你狗命!”

~第二章烽火~

 

  我有些心动地望着大厅,对既将上演的陆陆文龙和萧峰的对决很是期待,一位是传说中的大侠,一位是传说中举世无匹的猛将,一旦对上了将会是怎样的景象?

  面对陆文龙咄咄逼人的气势,同样年轻气盛的萧峰亦亮出了他的兵刃,竟是一柄锋利轻薄的缅刀!很难让人相信,这铁塔似的大汉竟使这般轻如柳叶的缅刀!

  两人很快杀成一团,直看得厅中所有人大呼过瘾。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却是看出了两人各有特点。

  陆文龙定是自幼跟随他父亲在军中服役,是沙场上杀出来的战将,招式间尽显肃杀之气,几乎没有任何花招,都是直取萧峰要害,所有招式但要有一式击中萧峰,萧峰性命定然不保!真没想到陆文龙小小年纪竟有这等身手。

  萧峰则明显没有经过军营的锤炼,动手之际竟常有些多余的花招,试图期骗或者诱使陆文龙上当,可惜的是陆文龙根本不为所动,对萧峰的招式置若罔闻,自顾自己使尽杀手,全然一副亡命相搏的架式,直迫得萧峰手忙脚乱。

  但是,萧峰很快便转变了打法,也像陆文龙一般摆出亡命相搏的架式,再不似刚才那般花招百出了!

  我看得暗暗心惊,看来这萧峰学习的能力超强啊!这样打下去,陆文龙毕竟年幼力弱,迟早要吃亏,这对正处于成长期的陆文龙自然是不利的!

  想到这里,我长身而起,郎声笑道:“精彩!两位将军可以住手了。”

  陆文龙虎吼一声,奋起余勇双枪齐出逼退萧峰,跳出圈外,玉白的俊脸上已经微微有了些红晕,气息也渐见散乱……

  萧峰心有不甘地瞥了陆文龙一眼,闷哼一声,颇有些怏怏地退回了清秀公主身后。

  “痛快!”我大笑三声道,“来,诸位大人,将军请共饮此杯。”

  ……

  在吴用的连消带打之下,清秀公主的“兴师问罪”总算没有得逞。我也抽了个时间,隆重地接待了各国的使节。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果然是西夏二王子拓拔宏烈。

  这拓拔宏烈性格阴沉,喜怒不形于色,一看便是枭雄!不过他却在西夏的王储之争中落了下风?足见那个拓拔宏图又是个更加厉害的人物。

  一个国家的军队很强大,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一个国家的主君太厉害!在历史上已经无数次证明了这条定律的可怕!试想当年的蒙古不过是一团散沙,在大漠上战乱不休,可是自打出了个铁木真,蒙古人居然横扫欧亚大陆,创立了亘古绝今的庞大帝国……

  西夏虽然地域狭小,人口不足千万,军队更是不足百万!只是如果有了厉害的主君领导,一样可能成为我天朝西进的绊脚石!甚至有可能令我天朝军队惨遭滑铁卢!

  “首相。”我转眼望着吴用,皱着眉头道,“这个拓拔宏烈,似乎不像是省汗的灯,为何会在王储之争中落败?莫非其兄拓友宏图比他更要厉害不成?”

  吴用点头道:“拓拔宏图乃是拓拔元昊的王长老,在拓拔元昊尚是王储之时便已经跟随在其父身边,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据说智勇双全,深得西夏全军将士的爱戴!并且拓拔宏图的母亲也是西夏国中大族,拓拔宏图得到了贵族和军队的双方支持,能在王储之争中胜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若有所思地望着吴用,忽然问道:“那以首相之见,西夏由谁当政对我天朝最为有利?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我天朝将可以最小的代价征服之?”

  吴用低眉沉思片刻,摇了摇头道:“这个,无论是谁当政,西夏都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西夏地处高原,我天朝将士水土不服,未战便已丧失大半战力!在前朝古代,也曾屡次出征西夏,最终都刹羽而归。以臣之见,当挑起西夏分裂,以为内乱之势,如此最利于我天朝征服之。”

  我满意地点头道:“首相之言正合我意,但要造成西夏分裂之势,却非寻常之事,如何做到?”

  吴用嘿嘿一笑道:“就在这汴梁城里!”

  “哦?”我惊异地望着吴用,心中感到诧异至极。

  吴用捋了捋胡子,笑道:“拓拔元昊想藉我天朝之手杀了拓拔宏烈,并以此为借口与回鹊合兵夹击张郎,果然是一招妙棋!可惜的是,竟被我谍报人员截获,所以我们可以将计就计利用回鹊跟拓拔宏烈的关系造成回鹊跟西夏的对峙,拓拔兄弟的自相残杀。”

  “是吗?”我兴奋地望着吴用。

  吴用点头道:“此计的关键便是,天朝定要保证拓拔宏烈的安全,绝不能让他有任何意外。”

  “好!”我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向吴用道,“那这件事就由首相处理了!至于军需筹备、战略制定的事情,就暂时由亚相来负责好了。”

  我这才将目光投向一边的朱武,问道:“亚相,战备工作做得如何了?”

  朱武正了正神色,回答道:“回陛下,四大战区及各战区所属正规军队均已经组建完毕!除了岳飞将军的东南战区暂时只编了两个军之外,其余战区均编制了四个军二十万大军!另外,御林军和禁卫军在原先的基础上已经扩充重组完毕,遵照陛下的旨意,御林军和禁卫军分别扩编到十个师(一个师10000人),御林军装备轻骑火枪,禁卫军装备重骑以及特制的斩马刀,目前正在花荣将军和史文恭将军的率领下抓紧训练,战斗力已经小有成就。”

  “恩。”我点了点头,说道,“这御林军和禁卫军可是我天朝的王牌战力,一定要严格训练,所有将领也要从优挑选,宁缺勿滥!亚相,听说李逵和鲁达这两个家伙整天上国务府吵嚷着要捞个师长当当,你可一定要严格把住关口哪。”

  “陛下请放心。”朱武笑道,“李逵将军和鲁达将军,臣已经有了安排,此时此刻,相信两人已经和刘唐将军一道前往大名府报到了。”

  想起李逵和刘唐,我不禁心中感慨,这两个家伙可是自从青峰山开始便一直跟随着我的,自我受招安上汴京之后,一别便是数年,再相见又相聚没几日便要再度分开,不免心中戚戚!不过那两个家伙却跟我全然不是一个德性,似乎没有厮杀便会浑身淡出鸟来,在汴梁呆了没几月便已经吵着要上前线打仗去。

  “那么改良的地雷发射器也就是火炮呢?”我喟叹一声,将思绪从感慨中拉回现实,接着问道,“以后就给这玩意起他威武的名称,就叫大炮吧。”

  “大炮?”朱武神色一动,赞道,“真是好名称,陛下英明!微臣佩服。”

  我呼了口气,暗忖大约这也算是登基之后的副作用罢!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