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2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24/136

返回书籍页面

  庞万春和石宝刚刚意识到不对还没来得及下达撤退命令,震天地动的大爆炸已经将他们送上了天……

  ……

  完美的一战!

  临安城一役,岳飞将火器的威力演绎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以区区两万兵力歼灭了方腊军将近二十万人,其中阵亡十八万余人,俘获一万余人!自身伤一千余人,亡八百余人!

  敌我伤亡比例接近一百比一!

  此战之后,岳飞在御林军将士心中的地位得到了明显的提升!如果说以前将士们尊敬岳飞是因为我的缘故的话,那么现在,御林军将士对岳飞的尊敬则是由衷的发自内心的……

  我甚至有些妒忌起岳飞来,居然能够取得如此完美的胜利!

  ……

  在得知庞万春和石宝全部被歼,庞万春和石宝亦粉身碎骨之后,厉天闰当机立断率军渡过曹娥江撤回了歙州城!

  我亦没有趁胜追击。

  现在,残留在江南地区的方腊势力几乎已经在临安一役中死伤殆尽,方腊除了厉天闰狼狈逃回的不到五万残兵再无兵力可供调谴!只要前线的李纲大军再覆灭,那么平定江南便已经是指日可待,风云一生的李纲,也该黯然走上谢幕台了罢……

  ……

  这天午后,我袒胸露腹地坐在断桥上,志得意满地欣赏着正在西湖里畅游的女人。

  现在的西湖,仍未解禁,却正好成了我西门庆的私家园林,正好供给我和诸位女人淫乐之用。一声令下,一百名琉球女战士牢牢地守住了四处入口,再外面则以一整团的御林军严密把守,绝不让任何危险因素漏进来。

  我眯着眼望着幕色下的苏堤,欣赏着苏堤上杨柳依依。据说这苏堤还是苏轼当年在临安任通判的时候筑的,转眼间物是人非,苏轼在江南的割据已经成为临日烟云,便是他本人也在兵败镇江之后,郁郁而终……

  缅怀古人之余,我不禁感到有些惆怅。

  如此征战来征战去,却为的是哪般?当年的我,年少气盛冲冠一怒为红颜,因为金莲一怒之下走上篡夺天下的不归路,可是现在,当天下触手可及的时候,我却忽然开始莫名的惆怅……这是否因为金莲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是否因为我在女色和美酒的消蚀下,丧失了当年的坚定信念?

  顺手接过玉姬递来的冰镇酸梅汤,我一饮而尽,然后纵身跃入西湖,开始追逐湖中的鱼美人。

  如一群美人鱼般欢快嬉戏的女人们顿时一哄而散,四散逃窜,银铃般的笑声在西湖上空飘荡,我知道,这些女人们不过是在刻意地勾引我追逐她们罢了!但我不想抵御这样的诱惑,或者说我很享受她们的诱惑……

  我一低头深深地泅入湖底。

  湖底的湖水冰凉而提神,但却清澈无比!在湖底仰望,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六具各具美态的赤裸女体正在湖面上游荡,玉腿曲张之间,妙处纤毫毕呈,诱人无比……

  我伸手用力一划,身躯已经如鱼一般滑动起来,找准了目标,突然冒出了湖面。

  正在四处寻找我下落的诸女顿时被我吓了一大跳,莺声燕语里再度四散而逃,但有人却是再逃不走了,她是金莲,已经被我紧紧地搂住了纤腰,滑腻的肌肤透过指尖清晰地传来,我霎时便情动起来,用力地将金莲的娇躯搂在胸前,轻咬着她粉嫩的耳垂,淫笑道:“莲儿,我来了……”

  调整好角度,我毫无阻碍地刺入了金莲的体内,金莲的娇躯起了一阵轻轻的痉挛,然后玉臂反转过来,用力地搂紧了我的脖颈,喷着幽兰气息的樱唇已经紧紧地吻上了我的双唇……

  谁也不知道明天的世界将会怎样?就让美女来麻醉迷茫的心灵,这一刻,我只想和我的女人们海枯石烂,做爱做到地老天荒……

~第十章谢幕~

 

  南宋大将厉天佐龙行虎步地走进了李纲的帅帐,人未至声先到:“大帅,军营中现在都在风传,临安城已经陷落,我军后路已绝,是不是真的?”

  正凝神仔细观察军用地图的李纲霍然从地图上抬起目光,森然地掠了厉天佐一眼,厉声道:“厉天佐,你身为朝廷大将,不思平息谣言,竟然推波助澜,该当何罪?来人,给我将这妖言惑众的家伙推出去砍了!”

  “大帅!?”厉天佐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李纲,感到满头雾水。

  “大帅,万万不可啊!”正和李纲一同商讨军情的军师孔言顿时大惊失鬼道,“阵前斩杀大将,于我军士气不利!”

  李纲心中哀叹一声,脸上却是冰冷似铁,冷声道:“推出去——斩!”

  厉天佐的脸上顿时露出狰狞的神色,惨声道:“大帅,末将追随你出生入死,刀斧加身也从不皱一下眉头,要杀末将也可以,但你得给末将个理由先!若是凭一句话就杀了末将,末将不服,不服!不服!!!”

  用力挣脱士兵的束缚,厉天佐挺着身躯杵在帐中,愤然抗挣,连说了三个不服!

  “不服是吗?”李纲阴森一笑,沉声道,“出征之前,本帅曾约法三章!临阵脱逃者——斩!惑乱军心者——斩!为将贪生者——斩!你虽为朝廷大将,触犯了军令同样按律处斩,士兵,推出去,斩了!将厉天佐人头高悬营门之外示众三日,再有敢惑者军心者,这便是下场!”

  “是!”两名士兵再度虎狼般扑了上来,死死地将厉天佐按住,用力地推出了帅帐。

  帐外尚且传来厉天佐愤怒的不服叫声,久久始竭……

  孔言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从帐门外收回目光,落到李纲身上,正欲说话,入目之下却是陡然一呆,望着李纲久久说不出话来……

  李纲已经颓然跌坐在椅子上,脸上神情疲惫至极,似乎是一息之间苍老了十岁,原本意气风发的老帅骤然间显出风烛残年的疲态来……

  孔言感到自己的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动了几下,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已经笼上了他的心头!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李纲对整个南宋大军的重要性!南宋军不比北宋兵都是久经战场的精锐之师,而都是李纲凭借个人崇高的威望才凝聚起来的。

  如果李纲一旦倒下,这些来自各州各府的军队顿时便被打回原形,成为毫无凝聚力可言的乌合之众……

  “大帅……”孔言试图说些什么来宽慰心力樵悴的李纲,但原本口若悬河的他却痛苦地发现,居然找不到一句哪怕一句话来宽慰李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李纲挑在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军营里的一切大小事务,都得由他来操办,他孔言很想替李纲分担一些职责,可是,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史文俊和柴进已经是南宋队季李纲之外最富统率能力的大将了,可是,他们还是被关胜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放眼整个南宋大军,除了李纲,竟再没有一员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

  而来自北面的敌人——北宋呢?

  却是英雄辈出,大将云集!

  林冲,关胜已经成为隐然齐名李纲的名将,吴用和朱武运筹帷幄之中却决胜千里之外,麾下董平、张清、呼延灼、秦明、裴如海、武松、花荣、史文恭等人莫不都是能征擅战兼且智谋绝断的大将之才!尤其是那花荣,率一万孤师越过长江天险,一举攻克九江城,然后便如钉子般死死地锲在那里,任由柴进发起再猛烈的进攻,都岿然不动……

  便是名不见经传的岳飞,居然率领仅仅两万余人的御林军便一举攻克了由十余万大军驻守的临安城,还击退了大丞相方腊数十万大军的围攻,经临安城经营得如铁桶般稳固。

  眼下,前线军中虽然严密封销了临安沦陷,北宋御林军为祸后方的消息,但孔言深知,这根本就不是办法!纵然杀鸡儆猴斩了厉天佐这员大将,也只能在短时间里起到禁言的用处,一旦让士兵们知道了真相,后果只怕尤要严重……

  望着李纲尽显苍桑的老脸,孔言黯然地摇了摇头。

  遥想半年前,百万雄师从临安挥师北伐,那是何等风光和雄壮!那时候,军中诸将莫不满怀信心,都深信可在短时间里平定北方,恢复赵宋山河……哪曾想,进过境迁,仅仅半年之后,百万雄师便只余眼前这些残兵败卒,枯守黄山——徽州一眼……

  ……

  北宋军营,帅帐。

  关胜和吴用面带微笑商讨向李纲发起最后的进攻。

  “军师,从种种迹象来判断,南宋军都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李纲所期望的,不过是困兽犹斗,临死一击!只要我军能够扛住他最后的一击,南宋军最终的覆灭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吴用捋了捋山羊胡,喟然道:“论战机,眼下并非发起进攻的最恰当时候!我军只需固守不出,粮草不继的南宋军便会军心离散,崩溃败退,那时候再追击将可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

  “是啊。”关胜亦长叹一声道,“只是中原局势瞬息万变,眼看北边和西边大战在即,我军再不能在这里耗时间了!纵然付出一些代价,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掉李纲,也是划算的!毕竟,若是最终打成了击溃战,李纲的几十万残部逃散回到江南,会给我军的扫尾工作带来极大的压力,届时不留下足够的兵力,很可能控制不了局势。”

  “嗯!”吴用凝重地点了点头,伸手用力一指地图上某处,沉声道,“无论是否愿意,李纲都必然会在近期主动发起进攻,试图困兽犹斗,从正面击破我军从而达到他一战扭转乾坤的梦想!”

  关胜点头道:“正面会战不比遭遇战,也不是埋伏战,决胜的关键是为将者对麾下兵力调度的准确性、及时性和有效性,以及各自所拥有兵力的数量、素质的优劣对比以及装备的优劣!两军正面交锋,一切阴谋诡计都将失去用武之地。”

  吴用接着说道:“现在的南宋军除了兵力略占优势之外,装备和士气都远逊于我军,如果两军堂堂正正交锋,李纲的胜算为零!李纲百战老将,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他会以什么样的手段来改变这现状呢?”

  ……

  南宋军营。

  李纲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用手重重一拍案上的军用地图,昂声道:“打!为今之计只有行险一搏,再不能坐以待毙了!”

  孔言苦笑道:“眼下北军占尽先进,只怕不会如愿跟我军决战啊……”

  “不会的。”李纲森然一笑,“本帅料定北军会选择跟我军决战的!毕竟,他们也是内忧外患,日子也不好过啊。”

  孔言望着李纲,面有苦色,摊开双手道:“大帅,眼下我军士气低落,装备不足,虽然略占人数优势,却多半都是些怨战的新兵!江南人生活安逸,本就不喜武事,现在屡遭挫折,更是思乡情切,唉……这仗不打也罢……”

  “孔言!”李纲神色一冷,望着孔言,森然道,“你这话是何意?你认为我军便输定了吗?”

  孔言赫了一跳,想起刚刚被斩的厉天佐,顿时心中一紧,凝声道:“不是,在下只是心中有感而发罢了,只要大帅才,我军便有取胜的希望!在下唯一希望的是大帅能够好好保重身体,凡事不要操劳过度才是。”

  “你放心。”李纲呵呵一笑,神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本帅可不是书生孔明,积劳成疾,最终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沾襟的凄凉下场!本帅乃是武将,习练烈阳心法,深懂养生之道……咳咳……”

  正滔滔说话之际,李纲陡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便是挺拔的虎躯也摇摇欲倒。

  孔言神色一变,急欲上前扶持,却被李纲一把推开。

  “本帅没事。”李纲一把推开孔言,衣袖却是轻轻地从嘴角拭过,竟有一抹暗红!李纲的眸子顿时一冷,心中亦是一紧,看来那日和林冲一战留下的后遗症,终于要开始发作了!

  难道真的天不从人愿么?

  李纲有些黯然地抬头望着帐顶,半年,只要再给他半年的时间,一切便还有希望!

  “大帅!”看到李纲望着帐顶发呆,迟迟不说话,孔言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将李纲从迷茫中惊醒。

  李纲哦了一声,业已花白的眉宇耸动,略显颤抖的右手重重地拍在地图上某处,凝声道:“我军胜败,可就都指望它了!”

  孔言顺着李纲的手掌方向看去,入目之下先是一愣,继而大惊……

  “大帅,这万万使不得,使不得啊!”

  李纲神色阴冷,森然道:“做非常事,当以非常手段,为今之计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

  北宋军营,帅帐。

  关胜浓眉深沉地扫视着敌我双方的军事态势图,朗声道:“眼下已经到了图穷匕显的最终时刻,敌我双方之前设下的一些后手也将陆续起作用!李纲将战场选在黄山至徽州一线,必然有他的考量,或许垂死一击之秘密便在其中亦未可知。”

  吴用亦连连点头道:“李纲用兵,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是应该推演各种可能!绝不能武断地认为他选择在黄山至徽州布防只是迫于无奈!”

  两人开始仔细地观察起军用地图来,最终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同一处,眸子里掠过一丝冰冷的色彩,然后两人相对缓缓地摇了摇头。

  “李纲应该不会如此丧心病狂!”关胜摇了摇头。

  吴用亦点头道:“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李纲应该不会做!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军仍然需做好防备工作,以防李纲狗急跳墙,孤注一掷!可使史文恭率五千御林军驻守芜湖,以策万全!关将军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关胜凝重点头。

  ……

  军营平静的外表下,难以掩盖日益紧张的气氛!南北双方都在开始密切地行动起来,准备这最终一战!

  北军一如既往地在两军阵前,找些江南歌妓喝些缠绵小曲,勾起南军士兵的思乡之情!

  南军士兵也依旧不断有人逃跑,纵然李纲严令禁言,各种流言亦仍旧顽固地在军营中流传,临安陷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官兵们所关心已经不是击败眼前的强敌,而是什么时候能够安全地返乡,和自己的亲人妻儿团聚……

  南北双方,境况相去何止千里!

  李纲不停地巡视各营,尽力安抚日渐燥动的军心,以最后到来的决战做好准备。

  最后平静的几天终于过去,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临!

  ……

  “军师,李纲派人送来了战书,看看他选择的战场,果然和军师预料的丝毫不差!”关胜将手里的书信递给吴用,脸上的神色已经一片冰冷,“可叹李纲,竟然已经沦落到了如此地步,为了求胜竟如此丧心病狂,置江南数百万百性性命于不顾,委实可叹可怜!”

  吴用一目十行地掠过战书,冷然一笑道:“好个李纲,果然背托黄山设阵,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幸好史文恭将军已经严密把守芜湖口,令他诡计不能得逞!倒要看看,李纲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还等什么!?”关胜威风凛凛地一挥手,厉声道,“李纲,也该到了谢幕的时候了!”

  激动人心的大决战终于如期而至。

  李纲首先弃营而出,背靠黄山天险,设下庞大的战阵,将剩余的三十余万大军悉数摆开,一时间漫山遍野尽是南军,密密麻麻的刀枪剑戟映亮了莽莽苍苍的群山丛林……

  李纲全装惯带,看起来格外精神。他目光深沉地望着阵前开阔的平地,那里既是天然的大战战场,也是他——此战获胜的希望所在!一抹冷笑已经自他脸颊上浮起,他的目光倏然抬高,越向远方……

  远方,似是黑压压一片云彩,远远地压了过来,伴随着一声紧似一声隆隆战鼓声……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