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2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23/136

返回书籍页面

  “护法右使?”薛涛吃惊地望着薛可儿,感到难以置信,“这……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薛可儿神色狰狞地向薛涛说道,“不过,从今天起,姑奶奶便是灵鹫宫的宫主了,格格格……”

  我定了定神,双手抱拳为礼,向薛可儿道:“如此,贺喜可儿小姐恭任灵鹫宫新任宫主了,希望你我两家今后能够化敌为友,如何?”

  “西门庆!”薛可儿突然转身对着我,眸子里腾起浓烈的杀机,但马上便消散而去,脸上再度浮起柔媚已极的笑容,说道,“你是个十分有意思的男人,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不定,还有机会再续旧情呢,格格……”

  薛可儿的身形突然间淡了下去,然后像空气般消失在卧室里!

  我有些霍然地望着薛可儿消失,心中感到震惊莫名,这薛可儿似乎是在一念之间,功夫便又长进了不知多少倍!给人的感觉居然和童姥相差无几了!这真是……前门驱虎,后门进狼啊!都中哪跟哪啊?

  金莲幽幽的叹息声从交欢椅上传来:“二郎,她定是去天山灵鹫宫了!她刚刚得到玲珑净玉,并未完全领悟其中的法力,所以需要急急赶回天山灵鹫宫,在灵鹫洞天玲珑玉乳的帮助下,才能完全悟透玲珑净玉的妙用,假以时日,又将是另一个灵鹫宫主……”

  薛涛的娇靥显得有些木然,痴痴地望着我,幽声道:“奴家正奇怪呢,姐姐为何会一改脾性,替夫君出谋划策,定下以烈阳气破敌之策,而且居然如此奏效,一击便将童姥击毙!敢情她是在替自己考虑啊,唉,此番杀了个老童姥,却又多了个新童姥,也不知是福是祸……”

  我耸了耸肩,说道:“既然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不如由她去罢!再说,薛可儿新任灵鹫宫主,别人未必就肯服她!方腊便第一个不肯服她,到时候有她们窝里斗的,我们正好袖手旁观,一边风凉快活,嘿嘿。”

  “二郎说得也是。”金莲接着我的话说道,“方腊乃是护法左使,地位原本就在薛可儿之上,只在童姥一人之下!眼下童姥身死,这宫主之位只怕还有得争呢!”

  我拍手道:“对啊,正好可以让方腊首尾难以相顾,顾了江南便要丢了灵鹫宫主宝座!顾了灵鹫宫主宝座,便再顾不上江南局势,倒要看看方腊该如何取舍?嘿嘿,这真可谓意外之喜!意外之喜啊……”

  我上前解开金莲的束缚,这淫妇恢复自由第一件事,便是向着童姥的尸体跪了下来,撅着屁股拜了几拜。我心头恼起,在她玉臀上击了一巴掌,闷声道:“这老妖婆,差点害了你男人性命,你还拜她做甚?”

  金莲幽幽叹息一声道:“毕竟师徒一场,虽然今日为敌,往日情分却也不能忘记,如果没有她,岂会有今日之金莲?”

  我闷哼一声,感到哑口无言!想想倒也是,如果不是童姥调教,我果然不可能获得这么好的一个情报高手!更难得的是,跟随金莲而来的,还有一张庞大的情报网络!几乎在天底下的每一座城市,都有灵鹫宫的眼线,而身为灵鹫宫消息总监的金莲便是这些眼线单线联络的顶头上司。

  所以,这老妖婆虽然差点要了我老命,却也给我留下了意想不到的臂助。

  “那好吧,我让人替她收尸,就将她葬在清凉山上吧,那里山好水好,也不算辱没了她了。”我想了想说道,“不过,金莲,对灵鹫宫情报系统的改组你可得抓紧,可不要等薛可儿控制了天山灵鹫宫,将目光投向下面的眼线时,你又将那些情报系统拱手相让。”

  “放心吧,二郎。”金莲媚媚地掠了我一眼,“无论怎样我都是你的女人,一直以来金莲从不曾有过他想!既便师傅以方天定太子妃高位相诱,奴家也从未曾心动!身为你的女人,奴家一定会尽心竭力替你服务的。”

  “这就对了。”我一把搂住金莲赤裸的娇躯,在她脸上香了一下,柔声道,“太子妃算个屁,待老子一统天下,让你做皇后!哼!”

  金莲嫣然一笑,掠了我一眼,便将螓首埋进了我的怀里,小手只是圈着我的熊腰,如羔羊般柔顺缠绵……

  ……

  次日,我大张旗鼓地升殿坐到了临安城的“伪皇宫”。

  没有了童姥时刻威胁我的小命,我顿时感到浑身一轻,自攻入临安城以来第一次有了心情升帐理事,好生评估目前的战场形势,以确定下一步的行止。

  有了金莲的帮助,各方的情报如流水般送到了我的案前,而前速度快得让人难以想象,几乎是昨日发生的事情,今天便已经呈到了我案前!细问金莲,才知道,灵鹫宫的通讯使用了一种天山特别训练的灵鹫,故而如此消息灵通。

  我最关心的自然是河北和江南的战局,迫切地想知道林冲和关胜现在都打得怎么样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过不是糟糕得无法想象,而是局势好得令我不敢相信!

  先说河北林冲,我总共也才给了他五万人马,加上原本驻守河间的燕青一两万残兵败卒,总兵力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七万人,可是按金莲呈上来的情报,林冲不但成功地将契丹人的十万铁骑给击退,而且还在渡马河一役,巧布地雷阵,给契丹人的十万铁骑以毁灭性的打击!打得契丹人是魂飞魄散,狼狈逃回塞外。

  现在,林冲甚至已经趁势攻进了大名府境内,梁师成面对林冲凌厉的攻势,龟缩大名府!大名府城已经成为孤城一座,内外交困,被攻破只是迟早之事!

  得到了梁山地区义军补充的林冲,坐拥十万大军,甚至上书汴梁,请伯爵和赵玲评估,趁势和蒙古人以及女真人夹击进攻契丹人的可能性!

  ……

  割据湖南的王辅,在朱武的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动之下,果然调谴一支精兵,出萍乡、转战鹰潭、丽州,试图从南路长线奔袭临安,结果被伪南宋征西大将军柴进在丽江一举围歼,可怜王辅枭雄一世,竟死在乱箭之下!

  王辅之子王士诚守成有余而进取不足,在王辅战死之后,采取了龟绽政微,既不得罪江南小朝廷,也不得罪汴梁大朝廷,不过这也正中我的下怀,朱武之行可谓圆满完成了任务,彻底消灭了来自西南面的隐患,接下来要做的就变得极其简单,待时局平稳之后,派一员大将引一支精兵前往长沙,便可以一举削平为患多年的藩镇之乱了!

  ……

  而最牵动我心的,自然是关胜和李纲的大战。

  关胜的二十五万大军和李纲的近五十万人马,隔着长江对峙,可以说是整次战役的主战场!任何一方,只要在这里败了,那么其余次要战场获得再大的胜利都将是白搭,毫无用处!

  原本我还有些担心,关胜和吴用可能不是老谋深算的李纲对手,不过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吴用和关胜的能力,经过之前的曹州、定州恶战,两人的实战经验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与李纲相持,非但没有吃亏空,居然还小有斩获。

  关胜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趁着柴进南下伏击王辅返回之后,未能与李纲达成一致之际,亲率一支精兵渡江南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了九江!如一枚锲子牢牢地打入了柴进集团和李纲集团之间,令他们首尾难以相顾。并试图以此为契机,诱使李纲再承受一次大规模的会战……

  不过遗憾的是,经过上次的曹州会战,李纲对南宋军和北宋军的战斗力有了深刻的认识,忍气吞声挥师后退了一百余里下寨,放弃了长江天险,至黄山、徽州一线布防!从而结成了更厚实的防线,令关胜和吴用的大会战构想付诸东流……

  不过这样一来,虽然缩短了南宋军的战略补给线,也拉长了北宋军的补给线,但相应的坏处就是,南宋军的战略迂回空间相应地小了!一旦黄山、徽州一线再被击破,那么北宋大军便可以兵锋直指临安,一路南下南宋军将再无险可守……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临安城牢牢地占据在南宋军手里的先决条件之上!

  而眼下,临安城却已经被我一举攻下,埋伏临安城里试图扮猪吃虎的方天定和邓元觉,十余万大军在我的凌厉攻势下灰飞烟灭!屯职临安城的如山物资顿时据为我有,也立时将前线的李纲大军打进了绝境!

  一旦后继粮草补给中断,李纲便只有困兽一搏之途了!

  如果李纲足够聪明,那么他现在唯一的选择便是行险,试图和关胜一搏了!如果险胜,则南宋仍有再战之力,无论是挥师南下反攻临安,还是挥师北上进攻汴梁,主动权都将牢牢地控制在李纲手里。

  除此之外,李纲别无选择!

  撤退!?先不说退到哪里去?便是如泰山般压上来的关胜军团便足够令他粉身碎骨!

  顽抗!?没有了后方,没有了补给,他能顽抗到几时?

  想来,此时,李纲应在千方百计诱使关胜决战了,却不知关胜和吴用是否能够识破李纲的险恶用心,拒不交战而静观其变!待李纲粮尽之时再一鼓而前将之击溃……

  ……

  再来看歙州城的方腊,在我军顺利攻占临安之后,困兽犹斗的方腊几乎尽谴麾下猛将精兵,开始了不顾一切的反扑,这十余日来,临安城大战不断,小战连绵!临安城下几乎已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便是东面水门,李俊的水师亦和方腊不成规模的小股水军发生了连番的激斗!

  庞万春,石宝,厉天闰!

  方腊起家的三大元帅悉数登场,率领大军轮番进攻临安城,却被岳飞冷静自如地指挥御林军从容击退!面对火枪的巨大威力,方腊军一筹莫展,除了不断地增加伤亡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不过,我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情势并非表面上看起来这般顺利和乐观。

  方腊这厮毕竟不是简单易与之辈!在进行了惨烈的十天攻城战之后,在付出了超过十万人的伤亡之后,方腊终于找到了消极应付我军火枪威力的策略。

  这厮开始以散兵冲锋,再不以大军蜂拥而来进行攻城战。

  面对方腊军的突然改变,御林军有些应变不及,仍然以猛烈的火力覆盖方腊军的散兵,在岳飞意识到不妙之前,我军库存的弹药已经所剩不多了!不过幸运的是,还有几千颗地雷一直不曾动用。

  但我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如果一味固守,很可能会在李纲崩溃之前弹尽粮绝,沦为方腊军屠杀的对象!一旦失去了火枪的武装,我的御林军较之普通的南宋军,除了体能强悍一些只怕好不到哪里去……

  但我不想贸然剥夺岳飞的指挥权,只是责令他想出应对之策。

  岳飞立即召集了麾下的两位师长和十九位团长举行扩大军事会议,我、秦亮、李俊和薛涛被邀请列席。

  “从各种迹象判断,方腊的援军已于昨日开到,这令他日见单薄的兵力顿时成倍增长,再次达到了十五万人之多!这十五万人被分成了三个集团,每个集团约有五万人,分别屯扎在临安城的东门、南门和西门!分由方腊麾下三大元帅的庞万春、厉天闰和石宝统率。”

  岳飞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城外敌人的虚实,然后语气一转,沉声道:“敌军现在采取散兵游击,重兵突然集群冲击的战术,极大地消耗了我军的弹药,却不能给敌军以巨大的杀伤,局势于我十分不利!长此以往,不出十日,我军必然弹药告尽,届时只有束手待毙或者从海路遁逃两条路可以走。你们愿意做敌军的刀下亡魂?还是做一个临阵脱离的懦夫?”

  “宁可战死沙场,也绝不做临阵脱逃的懦夫!”杨再兴霍然起立,厉声道,“末将愿意率本师人马死守临安城!”

  “对,宁可战死沙场,也绝不做懦夫!”

  杨再兴一表态,他麾下的十位团长纷纷跟着起立,誓与长官同进退!气势惨烈,颇为令人动容。

  我望着岳飞,突然很想知道岳飞会如何应付这般场面?

  岳飞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和他年龄不相符的冷静,闷哼一声道:“错!临阵脱逃的懦夫当然为人所不齿,但一味死守却也同样不是我辈军人所当为!真正的军人,我们的职责就是消灭敌人,但这绝不是让我们蛮干,乱干!打仗要靠脑子!”

  岳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目光威严地从站起的师长团长们身上掠过,冷然道:“既不能逃跑,又不能死守,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激赏地看着岳飞,心里对岳飞是越来越赞赏了。

  现在的岳飞,已经不是将来的名将,而是实实在在的名将了!在他的身上,名将的气质正在逐步展现出来,其中很重要的一点素养便是——调动麾下将士的思考积极性,群策群力!这显然远远胜过,传说中那些仅靠一人之力便可以料敌机先的战神、军神……

  张邦昌神色一动,霍然站起,朗声道:“末将明白了,我军可以主动出击!杀敌一个措手不及,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令敌军的围困不战自消亡!”

  “对!”岳飞重重一击桌案,厉声道,“唯一的办法便是主动出击!眼下敌军定然认为我军兵力不足,处于绝对劣势,绝不可能料到我军会主动出击!是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有些两条,我军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现在所要讨论的,却是怎样攻击敌军?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杀伤敌军?”

  在岳飞的刻意引导下,军官们纷纷热烈地发表起自己的见解,一时间会议厅里吵成一团,嚷成一片,耳鼓里只闻这些大汉们宏亮的嗓子,再无其它声音……

  经过讨论,一致通过的结论却大胆到了令我吃惊的程度!

  这些家伙居然提出了一个近乎“疯狂”的构想!

  由岳飞亲率两个团出南门,攻击厉天闰所部!与之野战,届时方腊军其余两部有三种行动可能,其一便是支援厉天闰从东西两个方向断岳飞后路,围歼岳飞所部!其二便是趁虚进攻临安城,试图一举攻城,其三便是按兵不动。

  经过仔细分析,岳飞等人一致认为,石宝和庞万春一定会选择第二种可能!第三种可能首先可以排除,至于排除第一种可能,却是因为岳飞只率两团人马出城,人数不多,肯定会影响庞万春和石宝的决策,认为没必要救援厉天闰而选择趁虚攻城。

  我和薛涛听得连连点头,这样的分析果然有理,几乎可以肯定石宝和庞万春定会这样做。

  不过,岳飞还是做好了万一打算,一旦庞万春和石宝率兵来援,那么他便率师返回临安城,逼迫方腊军在试图消灭御林军时,发动密集的攻势,从而达到大量杀伤敌人的目的。

  而如果庞万春和石宝选择趁虚攻城,则正好落入岳飞的算计。

  届时御林军将只以一个团的兵力分别扼守东门和西门,装出兵力不足的模样,做足文章之后,放弃城墙天险,任由庞万春和石宝军进入临安城,待两部大队人马进城之后,预先布置好的御林军便利用火力优势将方腊军压制在事先划定的区域之内,不让庞万春和石宝的大军展开,从而令方腊军拥挤在狭小的区域之内!

  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引爆事先埋好的地雷,给庞万春部和石宝部以毁灭性的打击!

  大爆炸过后,事先埋伏在东门和西门两侧的人马便会从地底秘道杀出,反攻城门,将庞万春和石宝的大队人马牢牢地关在临安城里,来一个关门打狗!彻底肃清庞万春和石宝的残余人马!

  我和薛涛仔细地审视过这个大胆至极的计划,却找不到任何破绽。

  如果庞万春和石宝选择趁虚攻城,在顺利杀进城里之后,当他们遇上御林军强劲的火力阻挡之后,肯定会不自然地挤到御林军事先选定的区域之内!那时候既便庞万春和石宝有天人知觉,发现不对,再想撤退时也已经来不及了……

  轰!届时十万大军顿时便将灰飞烟灭了。

  如果非要找出一处破绽,那便是岳飞所率的两团御林军,有可能会被厉天闰所吃掉!以两千人对付五万人,兵力相差太悬殊!

  不过有过经验的我知道,其实这根本就没有危险!

  因为五万人不可能排成一排在岳飞面前展开,而面对逐次逐批投入战斗的厉天闰军,只要岳飞的御林军填装弹药的速度足够快,再辅以充足的弹药,挡住厉天闰的五万人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一旦庞万春和石宝全军覆灭的消息传来,想来厉天闰也该选择黯然退兵了罢?

  最终,我同意了岳飞和他麾下部属一起策划的这个大胆至极的计划。

  为了表示我和麾下将士同生死,共进退,我和薛涛诸女率领一百女战士也准备前往武林门拒敌!武林门正是岳飞替石宝所部选择的葬身之地!届时,将会在武林门地下埋下至少一千颗地雷……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为了防止百姓泄露军事机密,在进行布置的地域,百姓都被清理了出去,安置到城中心地带!没有允许,任何人不准私自出入,违者杀无赦……

  几乎与此同时,临安城的攻防者仍在不痛不痒地继续……

  两天之后,一切安排停当,决战的一刻终于到来。

  岳飞率领两千御林军在埋满地雷的武林广场誓师出征,从南门出击,向厉天闰所部发起了猛烈的进攻!面对岳飞突如其来的打击,厉天闰果然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之下,很快便被岳飞攻入了营寨!

  在占令厉天闰营寨之后,岳飞却并不追击而是就地驻扎固守起来。

  厉天闰组织了潮水般的反扑,但始终未能抢回营寨,反而付出了惨重的伤亡……在不知道岳飞虚实的情况下,厉天闰只能暂时罢兵,向东门的石宝和西门的庞万春求援。

  庞万春和石宝果然如岳飞他们所料,放弃了救援厉天闰而选择了趁虚进攻临安城。在遭遇了并不激烈的抵抗之后,两人先后率军攻进了临安城,欣喜若狂的两人的配合程度,甚至比岳飞预其的还要良好……

  在经过一个上午的战局演变之后,庞万春所部和石宝所部已经被死死地阻在了临湖广场和武林广场!前方不得寸进,后续部队却仍在源源不断地拥来,霎时间两部大军便拥挤在了两块狭小的区域之内……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