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1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9/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懒懒地平躺在白玉砌成的交欢椅上,享受着玉姬和英姬无所不至的口舌服务,双手紧紧地捧着明姬肥硕的玉臀,感受着潮水般席卷而来的蚀骨销魂,再不知今夕何夕……

~第七章刺探~

 

  “圣主,你明天就要走了吗?”明姬美目流波,深深地望着我,宝石般美丽的眸子动人心魄,但她的脸上分明露出一丝淡淡的凄怨,一如丈夫即将远征的怨妇,索取男人的怜惜……

  我嘶嘶地呻吟一声,感受到明姬密器的紧凑和湿热,难以言喻的蚀骨销魂从我的手掌心传来,明姬肥硕的玉臀带给我难以形容的剧烈刺激,我翻身坐起,将明姬架在白玉椅上,开始疯狂地动作起来,疯狂地攻击着明姬,明姬开始竭斯底里的呻吟起来,娇躯如蛇一般扭曲再扭曲,桃花般的红晕在她香腮上浮现,美丽的眸子里似欲滴出水来……

  玉姬和英姬如两条美女蛇,四肢八爪鱼一般缠绕着我的身上。

  “爱我吧,狠狠地爱我吧……”明姬开始欢快地嘶喊起来,“圣主,赐我一个英武的男孩吧,王国将会在他的统治下欣欣向荣……”

  我心中忽然泛起一丝测然。

  忽然明白了今晚的明姬为何会如此热情?原来她也已经知道了,我是不可能带着她走的!既便我愿意,她也不能够走,因为她不能卸下身上的责任!她是王国的女皇,又怎能弃下她的臣民不顾?

  想透了这一层,我开始更形疯狂地攻击起明姬来,似乎要将我所有的热情和力量都倾荡在她柔软的玉体上,让潮水般的欢乐浪潮将她一次又一次地淹没……

  ……

  都远去了,随着船队的再次开拔,都远去了。

  这一切就像是个梦,一个荒唐美丽而又不真实的梦!

  但我分明知道这是真实的,琉球王国是确确实实存在的,王国上的美丽女人也确确实实地存在的!不但我深刻地清楚这一点,便是我麾下的将士也深刻明白这一点!

  如果不是我严令不准带女人上船,只怕现在的船队里,将会有超过三万人的女人要随军出征吧?我都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的情景?离开琉球岛时,海港边欢送的琉球女人,汇聚成人山人海,向着自己的“男人”拼命挥手致意的场景,现在想起来,仍然历历在目……

  我不能忘记这样的场景,我麾下的将士也同样不能忘记。

  但我有办法让他们暂时放下对女人的想念,将精力再次投入到和南宋的战争中来。

  我只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

  “只要你们攻占了临安城,覆灭了伪南宋王朝,本大将军便将整个琉球王国的女人都赏赐给你们,只要你们够硬,想娶几个女人都随你们,哈哈……”

  这些兔崽子便一个个狼一般嚎叫起来,脸上露出竭斯底里兴奋之色,整队、上船、拔锚起航的速度竟然比平时快了一倍不止!让我很是侧目,原来在美色的激励之下,人类真的可以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力啊……

  不过我的一席话也招来了薛涛诸女温柔的“惩罚“,我腰胁两侧的软肉再度遭受蹂躏。

  “我们女人怎样了?没有我们女人,整个人类便无法延续下去!”薛涛美目盈盈地盯着我,嗔声道,“你竟然将整个王国的姐妹都当成物品来赏赐,真是不可饶恕。”

  我自然赶紧诡辩道:“说是把王国的姐妹赏赐给那些兔崽子,其实究竟是将谁赏给谁,你们还不清楚?王国的姐妹可是再三要求为夫赏一大批男人给他们的,你看,我总不能逆了她们的意吧?”

  结果弄巧成拙,越发惹来薛涛的娇嗔。

  “哟,原来只要是美女的要求,我们的夫群就会答应呢,难怪会将娇滴滴的玉姬卫队长带在身边了,敢情是怜香惜玉的心态在作祟呢……”

  最后,我只能学古人三缄其口,再次深刻地体会出一条真理:和女人讲道理,那简直就是给瞎子点灯——有病!

  ……

  大军深入大洋之后,玉姬和她带来的一百名女战士的作用便开始显现出来。

  这些自幼在海岛上长大的女人对海上的一切似乎都了如指掌,比如我们南下时遭遇的阴风暴,在她们看来那是再稀松平常不过了,途中便安然无恙地避过了至少三次风暴,很是让我们见识了一番。

  这天午后,终于又看到了陆地,看着远处海平面上出现的黑乎乎的陆地轮廓,有种久违了的激动,想一想,离开大陆到海上漂流差不多也有半个月了,不知道中原的战事进行得如何了?不知是否有按着预想中那般进行?

  不过我对林冲和关胜有足够的信心!

  比起我亲自坐在汴梁指手划脚束缚两人,我离开了让他们自主行事反而更好些!而这也是我敢于亲自率御林军销声匿迹从海路掩袭临安的最大原因!没有我的瞎指挥,林冲和关胜他们反而能够更好地发挥。

  这一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说到底,我并非一个军事家,对军事简直跟白痴无疑,所以军事上的布置,还是不要多过问的好。

  岳飞率领一个团的御林军,发动了一次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进攻,便将整个小岛给占领了。岛上仅有几百人的南宋地方军驻守,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便彻底缴械了。我虽然不太懂知识,小时候地理也没有念好,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这里应该是在舟山的某个小岛上,就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海岛?

  岳飞占领小岛后,第一时间封锁了整个小岛,任何人只许进不许出!

  同时,岳飞也派出了数十艘快船,四处寻找先期南下骚扰的阮氏兄弟和张氏兄弟,以期获得整个南宋东南沿海以及临安城的兵力布置。

  两天后,派出去的十艘快船都陆续返回,还带回来了阮小七所率领的海盗船队。

  看到阮小七的时候,这厮已经完全成了一副海盗模样,再没有原来的半点渔夫味道!黑黝黝的皮肤散发出古铜般的色泽,似乎隐藏着爆炸性的力量,深沉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般顽劣不化之色,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冷冽的暗藏的杀机,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狼,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参见大将军,参见各位将军!”阮小二恭敬地向聚集在大帐中的诸人见过礼,然后接过玉姬递过的美酒也不避让,一仰脖子咕冬地喝了个底朝天,这才满意地一擦嘴角,回复了几丝草莽豪雄的味道,赞道,“好酒!”

  我满意地点头,凝声问道:“小七,其余三位将军率领的分队情况如何?”

  阮小二一正脸色,沉声道:“回大将军,我们一切安好!南宋将几乎所有的军队都集结在长江一线布防,正和关将军的数十万大军对峙,国内的防御极其空虚,我们屡次骚扰沿海州县,当地卫戍军都只龟缩不出,我们甚至还攻掠了好几座州府,县城更是不在话下。”

  “很好!”我满意地点头道,“如此说来,当地百姓都已经将你们当成了海匪了?”

  阮小七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属下还曾乔装打扮混入临海县城,在二哥率众袭来的时候,当地的百姓纷纷高喊海寇来啦,然后拖家带口逃到内地避难。便是当地的官员也多半跟随逃亡,临安城伪南宋王朝并无一兵一卒前来增援。”

  “如此甚好,那小七可曾探得临安城的虚实?”

  阮小七竭了口气,凝声说道:“属下曾三进三入临安城,已然将临安城的驻防探得七七八八了!眼下的临安城,保留军力最多不会超过三万人,这还是按军士分三批轮流休息计算的,如果临安军士只分两批轮流警戒的话,那么临安城的驻军便只有区区两万人。”

  “三万人?”一边的薛涛蹙紧秀眉,问道,“似乎少了点吧?有没有遗漏的或者是可疑的地方?”

  阮小七仔细地思索了一下,才眉宇一动,说道:“若说可疑的地方却也有,那便是临安城里的清凉山和西湖,原本是对百姓开放的,可是据说在半年前便已经戒严了,再不准任何人进出!属下也曾数次试图混入其中,却总是功亏一篑,有一次还差点露了馅落了贼手。”

  薛涛顿时释然道:“如此说来,这清凉山和西湖定有古怪。”

  我有些凝重地看着薛涛,问道:“夫人是说,方腊和李纲有可能在西湖和清凉山暗藏甲兵,但他们又不知道我会率御林军从海路掩袭,怎可能料敌于机先事先做好布置?”

  “这个只怕不尽然。”薛涛美目盈盈地掠了我一眼,淡然分析道,“纵然夫君的假象做的再象,但你的替身一直呆在汴梁城里,没有任何动静!这与夫君你的性格太不符了,如果李纲和方腊略加猜测,便不难猜到其中必有问题,虽猜不中夫君你究然会亲率两万御林偷袭临安,却也可能预留一支精兵,暗防夫君的猝然行动。”

  “那为何要将精兵藏在临安?”我惑然问道,“暗藏于前线李纲大军之中岂非更好?还可以助李纲一臂之力,共抗关胜大军。”

  薛涛轻叹一声,摇头道:“夫君太小看李纲和方腊了!其实夫君能想出偷袭临安之策,他们也一样能够想到并且有可能预做布置!不过依奴家看来,他们的布置多半停留在陆路上,重点必然停留在西面的王辅身上,西湖和清凉山的布置或者是用来对付王辅的精兵亦未可知。”

  薛涛想了想,接着说道:“况且,我们不能忽略了另一个事实。”

  我心中一动,忽然泛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问道:“什么事实?”

  薛涛一蹙秀眉,接着说道:“在投诚赵构之前,方腊乃是一方匪首,无论他对赵构如何忠诚,但他麾下的将士却不一定跟他一条心!所以,方腊系和李纲系的摩擦在所难免,我们绝不能排除仍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并不愿意接受李纲的统帅而仍然驻留临安!方腊出处隐蔽实力的考虑才将之隐藏在西湖和清凉山。”

  我有些不悦地看了薛涛一眼,闷声道:“让夫人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这样说起来,我率两万御林偷袭临安岂非毫无胜算?干脆坐船回登州得了。”

  薛涛微微一笑道:“话不是这么说,在行动之前自然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次偷袭行动既然已经付之行动,又怎能半途而废?况且到现在为止,我军的行动都处在绝密的暗处,纵然李纲和方腊预留有防御措施,我们也占了出其不意的先机,胜负之数还未可知也。”

  “嘿。”我重重地一拍手掌,恨道,“可恨没有情报组织,如果能够精确地掌握临安城里敌军的动向,打起仗来岂非得心应手?”

  阮小七便适时插言道:“大将军,我二哥和三百名好手已经以各种身分混进了临安城,如果大将军决定偷城,二哥和三百名好手可以里应外合夺取城门。”

  “嗯!”我点头,赞赏地看了阮小七一眼,欣然道,“如此甚好,小七你可速返临安城,等候本将军通知,到时候一鼓作气攻占临安城,覆灭伪南宋王朝。”

  “是!”阮小七厉声答应一声,转身昂然而去。

  等阮小七走远,我才吸一口气,向薛涛道:“夫人,为夫要亲自刺探临安,以为大军决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你要亲自前往临安?”薛涛有些失神地看着我,惊道,“那可不行,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只怕整个北宋的军心便要发生动摇,到时候波及整场战役,影响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存亡,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夫人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问道,“现在又摸不清临安城的底细,又不能贸然发动进攻,而刺探临安城的人选,既要武艺高强,又要头脑精明,除了我亲往还会有更好的人选吗?”

  “你去还不如我去!”薛涛美目微微一红,细声道,“北宋可以没有薛涛,却不能没有夫君你!再说奴家的武艺不见得比夫君低到哪去?”

  “你?”我好没气地瞪了薛涛一眼,说道,“得了吧,你一进临安城,只怕立时要引发万人空巷前来观看!还谈什么隐于暗中刺探军情,不被赵构抢进皇宫就要求神拜佛了。”

  “那……”薛涛眸子一转,忽然说道,“那奴家可以易容前往。”

  “易容!”我苦笑道,“你可知道在临安城里,有个易容的绝顶高手?纵然你的易容术再高明,到了他眼里也一样破绽百出!”

  “再高明也只有他一人,奴家就不相信会那么巧遇上她!”

  我呼了口气,拗不过薛涛,只好妥协道:“那要不我们两人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及时商量一下。”

  薛涛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还是摇头道:“奴家还是觉得太冒险了!临行前,奴家答应过如是姐和玲妹她们的,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夫君,不让夫君有任何闪失。奴家岂能失信于汴梁城里的姐妹们呢?”

  “但我绝不放心你去。”我有些不悦地瞪着薛涛,“你一个大美女,去了多危险啊?”

  一边的岳飞终于踏前一步道:“大将军,不如由末将前往罢?末将面生,所认识的人也不多,此去必然不会有危险!”

  “你?”我转头望着岳飞,摇了摇头道,“行军打仗或者是一把好手,化装刺探就不见得高明了,不行。”

  正争论间,帐外忽然有士兵昂声报道:“大将军,在海滩边抓获一名奸细!”

  “奸细!什么奸细?”我霍然转身望着帐外,厉声道,“快带上来。”

  和薛涛交换了一个眼神,或者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所谓的“奸细”竟然是一名清秀的少女,柔柔弱弱的样子让任何人见了都不禁心生怜惜,尤其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站在两名如狼似虎的士兵身边,更显柔弱,诱人怜惜。

  我忍不住皱起眉头,问那两名士兵道:“就她?还奸细!”

  “回大将军的话,正是她!”一名士兵朗声答道,“卑职正和弟兄们在海边例行巡逻的时候,发现此女鬼鬼祟祟从海滩中爬上来,似乎是从海上泅渡而来,形迹十分可疑,所以捉来面见大将军,请示如何发落?”

  我这才注意到这少女浑身的衣衫果然已经是湿透了。

  正不知该如何处置时,少女却猝不及防地问了我一句:“你是否便是西门庆二官人?”

  我心中陡然一跳,有些吃惊地望着这清秀的少女,一股莫名的寒意已经掠上心头!

  我秘密出京,从登州率海师南下,可为胆绝密中的绝密,眼前这少女从何得知?如果连一名普通的少女都能够知道我的绝密军情,那么李纲和方腊还有不清楚我行动计划的可能?想到这里我不禁浑身发冷,顿时冒出一声冷汗。

  如果贸然率军进攻临安,正好堕入方腊和李纲的算计,那可真是万劫不复了……

  薛涛轻轻挥手,示意帐中不相干的人都出去,然后只剩下了我们三人。

  我深深地望着眼前这清秀的少女,凝声问道:“小姐是谁?怎知我便是西门庆?而且……居然还知道来这里找在下?”

  我的话里已经带了明显的冷意。

  但清秀少女却是不慌不忙地答道:“二官人莫要官奴婢是谁,奴婢只是奉命前来传递奶奶的话儿,二官人秘密率御林军东出登州率水师南下准备进攻临安城的消息,已经被李纲和方腊所获悉,方腊已经在临安城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候二官人前入罗网。”

  “是吗?”我脸上不动声色,冷然问道,“但我怎知你说的是否真的?”

  少女嫣然一笑道:“莫非二官人还欲留奴婢在军中不成?”

  “有何不可?”我闷声道,“为了保守我军的秘密,说不得只能委屈姑娘了。”

  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少女忽然说道:“既然这样,那奴婢就再告诉二官人一个天大的秘密吧,其实走漏消息的人,便在二官人军中!有人将御林军的一举一动,通过秘密的传递渠道报告给临安城的方腊。”

  “你说什么?”我冷冷地盯着清秀少女,森然道,“你竟敢造谣生事,蛊惑军心,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清秀少女镇定自若地向我摊了摊手,颇有些委屈地说道:“奴婢早就跟奶奶说了,二官人一定不肯相信,这不,果然不相信,唉,奶奶啊奶奶,您可将奴婢给害苦喽……”

  薛涛微微一笑,走到清秀少女面前,柔声问道:“可以请问一下小姐芳名如何称呼?”

  “不敢称小姐。”清秀少女微笑道,“叫奴婢小芳便是。这位夫人国色天香、风华绝代,想必便是二官人的原配妻室薛涛薛夫人喽?”

  薛涛嫣然一笑,说道:“小芳姑娘此言差矣,奴家虽然跟了西门二官人,却断当不得原配发妻的尊荣,说起来真是惭愧,奴家在官人的妻室之中,只是名列第五房妻室罢了。”

  我有些困惑地望着薛涛,暗忖这妞是哪根筋搭错了?我几何曾给她们排个名分坐次了?哪个不是一样是我西门庆的女人,又分什么妻妾大小?真是的。

  但薛涛通过会说话的美目向我投来稍安勿躁的一瞥,也就听之任之不再发话,且看她演得哪出戏?

  小芳听到薛涛的话之后似是双目一亮,哦了一声问道:“以薛涛夫人之天生丽质,尚且只能排在第五,想来前面四位夫人更是玲珑剔透,如出水芙蓉喽?却不知都是哪些名媛佳丽?说来奴婢也好长长见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