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1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6/136

返回书籍页面

  我耸了耸肩,回头向诸女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吧。”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花蓉撅起小嘴,嘀咕了一声,“走就走,我们还不想留在这儿呢。”

  在女战士的注视下,我和诸女装模作样地离开渔村。

  而那群女战士也并未监视我们到哪儿去,而是匆匆忙忙地顺着那群倭寇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薛涛蹙着秀眉道:“夫君,那名女战士首领虽然神色冷漠,但她眸子里的关切之情却是瞒不过任何人,她似乎是担心我们的安危才冷然下了逐客令呢。”

  笑语惊啊了一声道:“涛姐姐是说,她们是担心我们的安危才逼我们离开的呀?那她们一定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呢,我们要想办法帮她们才好。”

  花蓉亦嗯了一声道:“那一定是刚才那伙凶神恶煞的坏蛋了,刚刚还在欺负那位姐姐呢,真是坏死了,夫君啊,你可一定要帮助她们呀。”

  “可大家也看见了,她们根本不欢迎我们,更不可能要我们的帮助。”我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道,“除非我们能够找到她们拒不欢迎我们的原因。”

  “不如我们悄悄跟上去看看吧?”薛涛眸子一转,接着说道,“或许能发现其中的秘密也说不定。”

  “涛姐说得对,我们偷偷跟上去看看吧。”花蓉和笑语举手赞成。

  一边的薛可儿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不用看了,这么简单的事实都看不出来吗?这里分明是遭受了侵略,那群女战士是抵抗一方,而刚刚那伙盗贼则是侵略一方!女战士由于担心我们遭受池鱼之殃,因而不得已失礼驱赶我们。”

  我心中一动,细细一想,事情果然可能如薛可儿所说。

  薛可儿见大家都已经认同她的说法,便接着说道:“而且,前面马上便会发生战争,如果奴家没有料错,那伙盗贼分明是已经设好圈套,等待女战士们进入陷阱,如果没有外人干预,那群女战士将肯定要吃亏。”

  “是呢。”薛涛亦轻声道,“刚刚那群女战士只有百余人,而那群倭寇亦同样有百人之多,双方可谓势均力敌,没理由不战即走,想来其中大有文章!”

  “哎呀,那我们还等什么?”花蓉急得直跳小脚,“夫君,我们快去帮帮她们呀,一定不能让她们吃亏啊,更不能让那群可恶的盗贼占了便宜。”

  “走。”我大手一挥,带着诸女原路返回,顺着女战士消失的方向急追而去。

  约模走了不到几里路,便看见刚刚那妇女带着小童急步而来,看见我们顿时眼前一亮,连比带划着向我们急声说着什么,我们虽然什么也听不懂,但也知道前面出了事情,他们想让我们快点跑,不要过去。

  我微微一笑,伸手在小童头上轻轻摸了摸,然后毅然举走越过了这对苦难的母子。

  再走约莫两三里路,便听见了隐隐的杀伐声音,我知道事情果然如薛可儿所料,倭寇在这里设下了埋伏,等候那群女战士进入圈套。

  跨上一道小山岗,便将战斗场面尽收眼底!

  刚刚的一百多人女战士已经然陷入了倭寇的重重包围之中,倭寇正从四面八方发起疯狂的进攻,人数足有三百人之多!女战士排成一个圆形的防御阵形,虽然英勇顽抗,但人数劣势和战斗力的劣势摆在那儿,早已经险象环生……

  不过,那些倭寇显然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攻势虽然猛烈,杀机却不盛,只是猫戏老鼠般将女战士围在战圈里,尽情戏弄,似乎有意消耗她们的力量和意志,这些倭寇果然阴险,玩的是心理战术,想凭借强大的力量和无休无止的骚扰,令这些女战士身心俱疲而束手就擒。

  我蹙紧眉头,回头向三娘道:“三娘,你留在这里保护赵妍,其余的都跟我冲下去,杀光这些该死的倭寇!”

  花蓉和笑语首先响应,薛可儿向我投来亦可亦无不可的一瞥,不过并没有逆我之意。

  我当先冲下山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一名倭寇的手中刀,然后趁势一招夜斩八方,顿时将数名倭寇腰斩当场!

  刺耳的嚎叫声霎时惊动了仍在戏弄女战士的倭寇大队人马,纷纷向我们围了过来。

  “大家跟紧我身后,不要走远了!”我低喝一声,又是一刀竖斩,将一名倭寇劈成两半,这些该死的倭人,个个死有余辜,在二十一世纪我便想杀上十个百个解恨,但那毕竟是法制社会,这个心愿一直未能如愿,不想回到古代终于得偿心愿,真是大快人心啊……

  “哇啦哇啦!”似乎是见识到了我的厉害,越来越多的倭寇扔下了那群女战士,开始疯狂地向我们围了过来,甚至还有狡猾的倭寇居然舍了我们,向着山上的三娘和赵妍扑去!看来还真不能低估这些倭寇的智慧啊,居然也懂得投机取巧?

  “丁!”我手中倭刀一式横斩,却重重地斩在另一柄倭刀之上,仿佛撞上了坚硬的石壁,巨大的反震之力从倭刀上传了回来,我知道我终于遇上了倭寇中的高手了!

  众多倭人的嘴脸在我面前消失,我终于看清了那名倭人高手的嘴脸,赫然便是刚刚渔村所见的那名倭寇,凶悍的脸上肌肉正不停地抽搐着,从他的眸子里我更看到了一丝疯狂的杀意!这些该死的倭奴,虽然生性贪婪残暴,却个个拥有顽强的意志,这一点,不能不令人佩服,更令人不敢有丝毫大意!

  因为在这些倭人的眼中,进攻始终是至高无上的,如果能够一刀奏功,即便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那亦是在所不惜的。

  “当当当……”我一连接下倭寇首领疯狂进攻的十九刀,才奋力挥出一刀硬生生将对手逼退!倭奴亡命发起的攻势果然惨烈,虽然我的武艺明显高出他一截,但硬是被他不要命的打法逼得好一阵手忙脚忙!

  “呼!”我挥手直斩倭寇首领颈项,然后冷笑地看着倭寇首领果然浑然不顾一切地同样挥刀横斩我的腰际!

  又是毫无新意的以命搏命!但除了刚刚交手时,因为不习惯才被他逼得手忙脚乱,眼下我已经缓过气来,如何还会如他所愿?

  一阵碜人的利器磨擦声响起,我的倭刀突然贴上了倭寇首领的倭刀,凭借强大的内力我轻易地阻住了倭寇首领的斩势,然后倭刀顺着倭寇首领的刀身滑斩而去……

  尽管倭寇首领及时发现不对,狂嚎一声抛刀后退,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的倭刀闪电似地从他的手腕开始,疾如闪电地划过他的小臂、上臂,然后是肩胛、胸膛……在极短的时间里,我的倭刀挥动了至少有一百余式!将倭寇首领的浑身上下挥舞一遍……

  倭寇首领疯狂地嚎叫起来,鲜血开始从他身上的每个地方狂喷而起,霎时间他便成了血人一个!然后他的豪叫声嘎然而止,仿佛被人突然拧断了脖子!再下一刻,他完整的身躯陡然间开始碎裂,化成了满地的肉块……

  但倭寇仍然表现出了足够的亡命之徒心理,令我震撼不已!

  面对首领如此惨烈的死状,余下的倭奴非但不曾心惊胆战,却一个个狂性大发,不顾一切地掉头向我样来,便是原本围在中央的那群女战士也再激不起他们的性子,现在,他们的眼中,只有我的存在……

  我霎时缩进眸子,心里自然不将这些乌合之众放在眼里!只是要挥动那么多的刀,杀那么多的人,想想却也颇不是滋味!唉,杀这些倭奴,还是嫌他们会赃了我的手啊……

  平平……

  一阵响亮而又激烈的枪声突然从四面响起。

  然后,那群疯狂地向我冲来的倭寇便成片地倒下,几乎是呼息之间,原本汹涌而来的倭寇便再没有站着之人,每个人都已经倒伏在血泊之中,或者当场死亡,或者哀嚎不已……但只要能够行动的,他们都开始义无反顾地爬起身来,一个接一个地将自己的刀刃狠狠地刺进自己的腹部……

  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心神从这些倭寇身上收回来,抬起头,正好看到岳飞气定神闲地站在前面的山梁上,他手里的火枪仍然冒着袅袅的青烟,在岳飞身后的山岗上,整齐地排列着红衣红袍的御林军士兵……

  想来刚刚便是岳飞的御林军及时赶到,将这些倭寇击毙当场了。

  我回过头来,望着战场中央正不知所措的女战士,然后轻轻一笑,和声道:“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想帮助你们。”

  女战士首领仍然有些难以置信,仔细地看了看倒毙了一地的倭寇,这才有些回过神来,看了看岳飞以及他身后的御林军,然后望着我,小嘴轻启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发问……

  我微笑道:“他们是我的部下,我们不幸遇上了飓风,被吹到了这儿,正好遇上你们,所以……”

  女战士首领突然间跪了下来,以极其虔诚的身姿几乎将整个娇躯都贴在地面上,嘴里更是呢喃有声,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女战士首领身后的士兵也纷纷跟着跪伏下来,神态虔诚一如她们的首领,似乎正在举行一项虔诚的仪式?

  我有些愕然地望着同样满头雾水的诸女,问道:“她们这是在做什么?”

  还是薛可儿嫣然一笑,说道:“她们这是在感谢你吧,或者你是她们传说中的圣人亦未可知。”

  薛可儿话音未落,那群女战士已经呼喇一声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将我抬了起来,坐在诸多女战士柔软的玉臂搭起的软轿上,倒也别有一番滋味,便是诸女也向我投来似笑非笑的一瞥,不知是否在心下吃醋?

  我挣扎着试图从女战士们玉臂搭成的软轿上下来,女战士首领却美目一红向我说道:“传说中的尊贵的圣主,你莫非嫌弃我们凡人的双手触碰你圣洁的尊躯?”

  我愕然道:“圣主?只怕姑娘是误会了,在下不过是大宋的一个将军而已,并非你们族人传说中的圣主。”

  “不,你是的,你就是我们琉球王国世世代代期待的圣主!”女战士首领以无比虔诚地眼神望着我,柔声道,“大灾难过后,丑陋残暴的海盗将从阴暗的北方蜂拥而来,给我们美丽的岛国带来巨大的灾难,在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伟大的圣主将率领他麾下衣甲鲜红的天兵从西天而降,拯救众生,人民得以安居乐业,世界将恢复清明和太平……”

  “伟大英明的圣主啊。”女战士首领再次在我面前跪了下来,“请赐给玉姬力量和勇气吧,我们的臣民需要你的庇护,将丑陋残暴的海盗赶回大海里去……”

  我有些无助地耸了耸肩,看来这子乌虚有的圣主是当定了。

  “那好吧,要救你的族人也得让我先下来说话吧?”我只好无奈地承认这劳什子圣主的身份,向女战士首领道,“你们这样子把我架起来,怎么去救你们的族人?”

  女战士首领站起身向我无比虔的一礼,然后挺起胸膛,格外饱满的玉乳无拘无束地绽放在她的胸前,诱人的腥红两点霎时吸引了我的注意,令我有了不该有的反应!由于海难,我浑身的衣衫早已经被刮擦得凌乱稀有,便是胯下也只有可怜的几片布条来遮羞,这一变化顿时令我丑态百出、尴尬不已……

  女战士首领明显地看到了我生理上的变化,腮边浮起一片红云。

  但她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羞意,虔诚地向我说道:“伟大的圣主,我们的女皇城正在遭受海盗的疯狂攻击,玉姬正是奉了女皇陛下命令,率众杀出重围,号召岛上的族人进行殊死的抵抗,绝不能屈服于海盗的残暴统治之下……”

  我伸手阻止玉姬继续往下说,望着她的眸子说道:“玉姬小姐,你的意思是让我率领手下前往你们的女皇城,解救你们的女皇陛下还有族人,对吗?”

  玉姬再次虔诚地跪了下来,柔声道:“还请圣主殿下垂怜,救我女皇和族人于危难之间。”

  我岂能拒绝美女的邀请?便笑道:“好吧,玉姬小姐请前面带路,我和我的士兵这就出发。”

  玉姬欣喜地起身,美目深情地掠了我一眼,柔声道:“圣主殿下,我们琉球王国的每一位子民都会衷心感谢你的恩惠的。”

  我再次无助地耸了耸肩,仍然试图解释:“玉姬小姐,我真的不是你们族人传说中的圣主,这只是一场误会,或者说一次巧合……”

  但玉姬却全然不曾将我的辨说之辞听进耳里,已经指挥着她麾下的女战士开始进发。

  我终于摆脱了女战士玉臂的纠缠,再次回到诸女之间,薛涛这妖女向我投来媚意荡然的一瞥,笑道:“圣主殿下啊,如果你解救了我们的族人,我们琉球王国的美女将供你为所欲为,便是我们尊贵的女皇陛下也任君予取予求……”

  我没好气地伸手在薛涛挺翘的美臀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薛涛雪雪地呻吟一声,以委屈地媚眼望着我,幽声道:“奴家只是将玉姬不曾说完的话说出来罢了,圣主殿下却居然如此狠心,呜呜,真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我不依呢……”

  我有些苦恼地望着薛涛的撒娇使泼,看来女人的天赋并不因为她们智力的高低而稍有改变,只要是女人,便都拥有撒娇的天分,所区别者只看那男人是否她撒娇的对象而已……

  很不幸,我几乎是天下所有女人撒娇的对象。

  这分风流罪过也就只好自己品尝了……

  ……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一行来到了另一个小渔村。

  一路上,岳飞向我回报了遭受暴风袭击后的详细情况,在李俊的得力指挥下,船队并未失散,除了旗舰和一艘战舰遭受较大的损伤之外,其余战舰均完好无损!

  现在大军驻扎在其中的一个小岛之上,岳飞和李俊、秦亮各率一支偏师上四处搜寻我的下落,终于在岳飞的三百搜救队恰巧撞上。

  在前进的路上,我们陆续遭遇了倭寇的三股零星小分队,都被岳飞毫不费力地全歼,只是沿途的渔村却已经被倭寇破坏无遗,到伏倒毙着无辜渔民的尸体,有的已经腐烂发臭,引来无数的苍蝇和蚊子,看起来格外凄凉……

  玉姬和她麾下的女战士几乎咬碎了满嘴银牙,对倭寇的残暴已经限到了骨子里。

  从玉姬的嘴里,我也大概地知道了琉球王国是个女权至上的国度,王国的统治者便是至高无上的女皇,然后所有的官员以及家族的长都无一例外地由女性担任,既便是维护国家威信的军队成员,也是由女人组建!

  在琉球王国的记载里,只有当圣主降世之后,男人才会从女人手里接过权力的权杖,担负起统治王国的重任!而我,便莫名其妙地被玉姬和她的女战士奉为了圣主。

  草草吃过晚餐,玉姬忽然来到我的帅帐,恭敬无比地对我说道:“圣主殿下,玉姬有要事和你商量。”

  我淡然一笑,请玉姬落座,玉姬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落座,只肯站着说话,我没办法只她由她。

  玉姬捡过一根树枝,沙沙沙地在沙滩上画了起来,不多时,在她的手下便出现了一幅粗糙的地图,玉姬指着其中一座城堡模样的图标说道:“圣主,这是我国的女皇城,地处本岛的最中央,里面有我国最精锐的一千女战士驻守,目前已经是我们琉球王国仅存的没有陷落的城市了,其余的城镇已经尽归海盗之手……”

  说到这里,玉姬语带哽咽,再无法往下说。

  我只能轻轻地拍打着玉姬光滑的玉背,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玉姬哽咽了片刻,便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娇靥上恢复了清丽的神情,以树枝指着女王城四周的四处圆圈,沉声道:“这四个地方都驻扎了大股海盗,每一处总有上千人之多!每天海盗们便从这里出发,不停地袭击本岛四周的渔村和城镇,所有的男人都被他们残忍地杀死,所有女人都会被他们带回这里,只要遭受过海盗的袭击,所有的村落将再不会有活着的生物,连一只狗都不会留下……”

  刻骨的仇恨从玉姬冰冷的声音里流露出来,我知道倭寇已经给琉球王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这些琉球王国土著住民已经对倭寇恨之入骨!

  “除了这四处要塞,海盗们在王国的北方还有一处最庞大的基地!那个地方叫做美丽湾。”玉姬的粉脸上泛起一丝明显的抽搐,涩声道,“大约十年前,一群落魄的海客从北方飘流而来,女皇陛下看他们可怜,便赐给他们美丽湾打鱼生活,再后来,便有越来越多的海盗从北面来到王国,这些卑鄙的畜生,其实从一开始便在阴谋篡夺我们美丽的家园,要让我们成为他们的奴隶。后来,美丽湾逐渐成了这些海盗们的乐园,也成了他们进犯我国的桥头堡。”

  “这些倭寇真是可恶!”我用力捏紧拳头,愤然道,“玉姬放心,本将军一定帮你们将这些该死的倭寇消灭殆尽,绝不让他们玷污了你们美丽的家园。”

  “感谢伟大的圣主。”玉姬粉脸上再度浮起虔的崇敬之色,深深地向我鞠了一躬。

  我用力一拳,重重地砸在女王城旁边的一处圆圈上,愤然道:“明天,我们就将进攻这里,消灭这里的倭寇,然后我会通知我其余的部下,他们将会从海路向美丽湾发起进攻,将他们的大本营端掉,先毁了他们的逃生之路,然后将他们困在岛上逐一消灭,绝不让他们走漏了一人。”

  “感谢伟大的圣主。”玉姬突然伏下身来,虔诚地吻了吻我的脚趾,“现在让玉姬来侍候伟大的圣主入寝。”

  我退开一步,有些尴尬地掠了一眼旁边似笑非笑的诸女,更尴尬地望着张大了双眼望着我的小破孩岳飞,连声道:“咳嗽,那个,玉姬小姐,侍寝的事还是不麻烦你了,咳嗽,那个我自己来就行了……”

  “为什么?”玉姬美目一红,突然变得眩然欲泣,“圣主可是觉得玉姬薄柳之姿,难入法眼?”

  一边的薛可儿忽然不阴不阳地提醒我道:“以奴家看大将军还是答允的好,素闻东海女子极重名节,现在玉姬小姐自荐枕席,如若遭人拒绝一旦传了开去自然惹人笑语,只怕唯有自杀以谢了呢……”

  “闭嘴。”我转头狠狠地喝了一声,再回头,果然看到玉姬已经从大腿根部抽出了一柄雪白锋利的匕首,横在了自己的玉颈上,顿时急得连摇双手道,“别,别,玉姬小姐快把这玩意放下来再说……有话好说……”

  一边的岳飞忍不住插言道:“大将军岂能违了美人如此美意?不如笑纳了吧?”

  我闷哼一声,转头喝斥岳飞道:“小破孩懂什么情爱美色?滚,有多远滚多远!一边凉边去。”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