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1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5/136

返回书籍页面

  李俊虽然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言下之意,那就是船毁人亡!

  我毫不犹豫地对李俊道:“一切就拜托李将军处理了,在海上,你就是最高长官,一切唯你之命是从!”

  “是!”李俊郎喝一声,转身大步而去。

  我呼了口气,转身,正好看到诸女也莺莺燕燕地回到了舱室,她们似乎也感到了天气的反常,纷纷围着我问道:“夫君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目光凝重地从诸女脸上扫过,然后凝声道:“大家都到我的卧舱去!”

  似乎是感受到我神色的凝重,诸女都没有任何疑问便聚集到了我的卧舱,便是一向叽叽喳喳的笑语和花蓉也再没有心情说笑,只是睁着明媚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我,芳心惴惴的样子,当真是我见犹怜。

  我将门窗都紧紧关好,然后在舱室中央坐了下来,向诸女笑道:“来,你们都过来,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抱成一团,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松开!”

  诸女顺从地围了过来,以我为中心紧紧地抱成一团。

  舱室里逐渐昏暗下来,一些可怕的呜呜声开始悄然响起,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从我们头顶掠过,发声凄惨的叫声……缩在我怀里的笑语,她的娇躯轻轻地颤了颤,我便将她搂得更紧些……

  原本平静的甲板也逐渐开始摇晃起来,并且越来越剧烈,当外面的尖啸声成为惊天动地的巨啸时,我们身下的甲板已经摇晃得地动山摇一般了!若非我死死地和武艺最高的薛涛、薛可儿姐妹还有三娘紧紧拉在一起,护住其余诸女,只怕我们早已经在这巨大的震动下被震得东倒西歪……

  我使尽一切解数,牢牢地粘在甲板上,使自己能护着诸女并不随着甲板的晃动而滚来滚去,但甲板的晃动仍在越来越剧烈,忽然间我感到极担心,如此强度的晃动和震颤,将战船连成一体的木柱和铁链承受得了吗?一旦承受不了而从中断裂,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这真是一场炼狱似的煎熬!

  轰!

  一声巨响,我们顶上的木板突然间旋转着飞了开去,瞬时便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如利箭般的士点透过洞开的顶蓬落了下来,无情地刺在我们身上,打在我们脸上,啪啪作响……

  四周的木板隔出的木壁也在咯咯作响,似乎随时都可能四散飞去……

  我奋力高喊,让诸女抱着我千万不要撒手,但喊出来的声音在风暴之中是如此地轻远,便是我自己都难以听到自己的叫喊声,尽管……我已经扯开嗓子用尽了全力!

  轰!又是一声巨响,摇摇欲坠的木板终于四散飞去,也直接将我们暴露在急风骤雨之下。

  原本紧紧贴着甲板的我,因为阻力陡然一变而令我的身躯居然飘离了甲板,吓我骤然大吃一惊,奋力一爪,狠狠地抓入甲板之中,才堪堪止住飘浮的身躯,却已经将我惊出一声冷汗!

  虽然暂时止住了滑移的趋势,但我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

  越来越强烈的骤风让我感到难以为继,巨大的拉扯力量让我担心身下的甲板将再承受不住我的抓力,而被扯得粉碎……

  随着时间的推移,飓风仍在持续增强!

  令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道巨浪陡然打来,狠狠地撞在我们身上,在如此巨大力量的撞击下,我身下的甲板正承受不住如此巨大力量的拉扯,碎裂了开来,然后在诸女的惊叫之间,我们七人的身影牢牢地抱成一团,轻轻地飘浮了起来……

  身后的黑暗中,似乎隐隐传来一声高呼“大将军!”

  然后,我们很快便沉入了冰冷的海水里,刺骨的冰寒刺激得我一阵机灵,越发使劲地抱住了笑语,也紧紧拉住不会武艺的赵妍还有武艺偏弱的花蓉!

  急风卷着海浪,迅速将我们冲了开去。

  这时候,我已经顾不上我的御林大军,对于我来说,能够保住自己以及自己心爱女人的性命,已经成了头等大事!如果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能保住,那还用得着再说其它吗?

  趁着从海水中浮起的间隙,我不停地以声音激励着最外面的薛涛和薛可儿还有三娘,让她们尽量拉住我的手臂,幸好三女的武艺相对高强,虽然风暴汹涌可怕,但她们仍能从容应付,牢牢地抓着我的手臂或者大腿,并不曾丝毫放松……

  阴风暴来得凶猛,去得也突然。

  似乎是刹那之间,原本咆哮可怖的大海便突然间静止下来,天上密布的乌云也很快碎裂了开来,似乎再承受不住阳光的照耀,逐渐裂开了缝隙,然后缝隙越来越大,将漫天的乌云分割成无数的小块,直至最终漫天乌云的烟消云散……

  天空骤然明亮起来,一轮红日孤悬高空。

  我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终于可以放松片刻了,可是入眼茫茫,除了碧蓝的大海还是碧蓝的大海,满目之内已经再看不到我的船队了……

  是船队沉了?还是我们和大队失散了?

  我宁愿相信是后一种后果。

  “我们被冲散了!”怀里的笑语抬起头来,掠了一眼碧蓝如洗的大洋,有些愁苦地说道,“我们被遗弃在大海中了。”

  “笑语莫要担心。”我将笑语轻轻地搂入怀里,柔声宽慰道,“有我在,不会让你们有半点危险的。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块陆地,先竭竭脚再说。”

  “夫君你看!”我话音刚落,薛涛便伸手指着前面说道,“前面好像有陆地?”

  我顺着薛涛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隐隐约约地一线轮廓,似乎真有陆地!顿时心下一喜,鼓励诸女道:“大家加把劲,游到那里去!”

  真可谓天无绝人之路,那果然是一片陆地,而且不只是一个小岛,而是一大片连绵无尽的大岛屿!至少以我们的肉眼是看不到岛屿的边际的。

  而且,更让人激动的是,岛上显然有人活动!

  远远望去,海岛上渔村港湾,青山绿水,还有炊烟袅袅,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

  笑语早已经忘记了之前的凶险和惊惧,忍不住拍手欢叫道:“好美丽的景色也,如果能在这里生活那该有多好?”

  但细心的薛涛却是蹙着娥眉说道:“看起来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呢?大家看那股黑烟,不像是正常人家生的烟火,那里似乎正在发生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呢……”

  顺着薛涛所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了一处更大的渔村,也清晰地看到了一股黑烟从渔村的上空腾起,然后在海风的吹袭下歪斜……然后更多的黑烟腾了起来……

  我吸了口气,凝声道:“我们加快速度游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随着距离的接近,我们逐渐看清了这处渔村发生的真相,这里霍然正在经受着一场灾难!远处看到的一股股的黑烟,分明是有人在纵火焚烧渔村里的村舍,在熊熊的大火中,原本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已经狼籍一片……

  “唉呀,是强盗打劫!”几乎是一眼便爱上了这小岛渔村的笑语禁不住杏眼圆睁,愤然道,“真是太可恶了,不可饶恕!夫君,我们快去制止他们,绝不能让他们毁了这么美丽的渔村!好吗?”

  我点头,心里也腾起一股怒意。

  这果然是一股强盗,正在对这渔村进行烧杀动掠!

  但等我们上岸的时候,那里早已经只剩下满地废墟,还有坐在废墟上变得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们!对于刚刚到来的奇装异服的我们,刚刚遭受大难的岛民们没有任何兴趣来搭理我们,只是守着他们燃烧的家园,死难的亲人痛哭流涕……

  笑语早已经气得将小手紧紧地捏成粉拳,编贝似的玉齿也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一阵杂乱的哭喊声陡然从前面传来,然后是一阵少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笑语立即冲了过去,我和诸女怕笑语有失也急忙追了过去!

  转过一条小巷,终于看清了眼前令人发指的一幕!

  两名袒胸露背的强盗正拉扯着一名披头散发的妇女往前走,妇女死死地挣扎着,想如何会是两名身强力壮的强盗的对手?一名幼小的孩童正在妇女身后死死地拖着他妈妈的衣裳,但年幼力弱的他如何能阻止大汉们的巨力?

  任由他如何努力,都只是一次次被拖倒在地,小脸小胳膊上都被擦破了皮,鲜血直流……但小童非但不曾哭泣,只是紧闭着嘴,不依不挠以尽他一切力量试图阻止他母亲的被掳……

  我不禁被这小童的顽强所深深感动!

  “住手!”笑语终于率先冲到了两名强盗跟前,双手叉腰娇喝一声,“你们住手。”

  两名强盗一愣,似乎不曾料到有人竟敢阻拦,虽然他们可能听不懂笑语在说什么,但看她的架势便知道是干预来了!但定睛一看笑语居然是一位美丽无比的黄花闺女,顿时四目一亮,目露淫光,邪笑道:“哟西,花姑娘的有……”

  我一听,心中顿时感到气不打一处来,妈妈的,居然是该死的倭寇啊!

  再看前面,两名强盗早已经抛掉了那披头散发的妇女,捋着衣袖向笑语扑来,行动间全无招式章法,显然根本不曾将笑语话在眼里!

  笑语轻轻地闪过,玉腿一分已经重重地蹬在两名强盗的背上,顿时让两人摔了个狗吃屎!我看得摇了摇头,笑语毕竟是女孩子家,杀心不够!既便是对着恶贯满盈的倭寇,也只是想教训他们一下,而没有想过要杀掉他们!

  两名倭寇爬起身来,哇呀哇呀地叫着再度扑向笑语,又被笑语轻巧之极地摔倒在地,这次却是半天爬不起来……

  “八格!”一声沉闷的厉吼陡然从小巷的另一端传来,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我定睛一看,心下陡然一沉,凝声道:“笑语回来!”

  笑语顺从地搀起那披头散发的妇女,回到了我身边,那顽强的小童也一块跟了过来,瞪着好奇的双眼直直地望着我……

  我双目平视前方,一队倭寇正气势汹汹地杀来……

~第五章女皇之难~

 

  “大家都到我后面来,薛涛,可儿,你们护住左右,三娘你护住后面,每个人都要听令行事不要贸然出击!更不要惊慌失措。”我冷漠地盯住面面汹涌而来的那群倭寇,冷然道,“只要有我西门庆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损伤。”

  大群倭寇很快便围了上来,将我们七人团团困在中间。

  我的目光霎时落在领头的那倭寇身上,这厮腰圆膀粗,浑身的气势比他身边的倭寇喽罗明显强出不止一点,显然是个极扎手的人物,也是这伙人的头目吧……

  一名军师模样,猴脸削腮的家伙忽然排开人群,冲我们叽哩呱啦地吼开,并且不停地变换着吼叫的方式,直到最后才以生硬的中土语吼道:“你们是从大宋来的?”

  我一惊,不想这里还有人会汉语,顿时便冷声反问道:“你们是谁?是否倭寇?”

  “八格!”那瘦猴脸色一变,厉声道,“太君有令,只要你乖乖地献出你的女人,就给你留个全尸,否则把你剁成肉泥扔进海里喂鱼虾!”

  我一听顿时大怒,正欲发作,耳边忽然传来薛涛轻轻的话声。

  “夫君莫要上当,此人阴险狡诈,分明是想激怒夫君,以便乱军取胜!”

  我心中一震,顿时冷静下来,冷冷地望着领头的那名倭寇,沉凝不语!任由那瘦猴喊破了嗓子也再不搭理……

  终于那领头的倭寇一挥手,制止了瘦猴的叫喊,然后手一伸,一名倭寇喽罗便将一柄弯弯狭长的长刀递到了倭寇头领手里,其形状制式与我认知的东洋刀略有差别,但基本样式一般无二,显然是后代东洋刀的鼻祖无疑!

  倭寇头领一刀在手,随意一挥,一股凝重的杀机便已经压迫而来,然后张嘴呜哩哇啦地叫喊了一阵,状甚嚣张。

  瘦猴便不失时机地上前威胁道:“我们太君说了,只要你胜过了他手里的军刀,便让你们自由离去,如果你败了,你的女人从今天起便是太君的私人财产!”

  我闷哼一声,心中再次涌起浓烈的杀机!这倭寇头领侮辱了我的女人,所以他必须死!

  似乎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杀机,薛涛轻声道:“夫君小心,奴家曾听说过东洋有倭族,善使倭刀,极富攻击招式!然其弱点也同样明显,那便是不擅长防守,夫君只需抓准时机,致命一击定可奏功。”

  我凝重点头,轻轻一束腰带,上前一步。

  倭寇头领示威似地挥舞着倭刀,嘴里嘿呀有声,像疯狗似地乱吠不停……

  我冷冷地盯着倭寇头领,心中杀机越浓,你就狂吧,等会就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虽然这厮展现出来的杀机凛人无比,而且我也是赤手空拳,但我仍有足够的信心将之击杀!无论如何这厮看起来都是蠢得像猪一样,一点也没有防御的常识……

  交手一触即发之际,突听“咻”的一声,一支弩箭疾射而来,掠过我的头顶,直射倭寇头领的咽喉!倭寇头领嘿呀一声,倭刀一挥斩断了弩箭的箭支,避过这夺命一弩,脸色已经一变,再嘿呀一声,原本将我们团团围住的一群倭寇呼啦一声散了开去,眨眼间从小巷里遁逃而去……

  其来去如风,行动之统一整齐竟是较之训练有素的军队也毫不相让!

  正又惊又疑之间,从渔村的另一面如风一般卷来又一群人,却是一群女人!这群女人足有上百人之多,每人手里都持着弩机,想来刚刚射向倭寇头领的弩箭便是出自她们中间某人之手!但这些并不是最吸引我的,最吸引我的却是这群女人的穿着打扮!

  她们身上几乎都是赤裸的,除了小腹部裹着一块小得可怜的布片之外,浑身上下再无寸缕,便是一只只坚挺丰美的玉乳也是暴露出空气里,任人观赏,直看得我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当我迷恋于这群女人纤腰冰肌,玉乳凝脂时,一阵剧痛从我的腰肋袭来,急回头却是薛涛似嗔似笑地望着我,一只小手正轻轻地“粘”在我的腰肋,我不禁无辜地举起双手,叫屈道:“这又不能怪我……”

  这时候,那群女战士已经赶走了那群倭寇,正回头又惊又疑地打量着我们,尤其是当她们注意到我身后诸女的美丽时,她们的眸子里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色彩,这颇有些令我感到气馁,莫非她们便没有留意到这里还有我这个大帅哥的存在吗?

  我注意到一名身材最高挑也最诱人白晰的女战士,傲然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正以冰冷的眼神打量着我们一行!这名女战士流露出来的战力明显高出其余女战士一截,显然应是这群女战士的首领了。

  女战士定定地打量了我们一阵,忽然注意到了我身后的那名土著女人,顿时目光一闪,以奇怪的语言说了几句什么话。

  我身后的土著女人便比划着回答几句。

  女战士们眸子里的神色很快缓和了下来,而那名女战士首领则难以置信地以纯正的汉语向我说道:“来自大宋的客人,你们最好还是离开这儿吧,这里并不欢迎你们的到来。”

  “为什么?”我惊喜地望着女战士首领,真没想到她还会说汉语,接着问道,“其实我也想离开这儿,可我不知道该怎么离开这儿。”

  “怎么来就怎么离开。”女战士首领冷然应道,“莫非你希望我将你赶进大海里吗?”

  随着女战士首领一声令下,原本神色已经明显缓和下来的女战士再度紧张起来,将手里黑洞洞的弩纲对准了我们。

  一直默不做声的小童突然张开双臂呼喊起来,一面叫喊一面上前拉着我的手,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似乎说的是对我们有利的话……

  只是女战士首领的脸色却是没有任何缓和,冰冷地望着我,冷声道:“你们最好能够立即离开这儿,否则我们就要强行逐客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