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1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4/136

返回书籍页面

  “大帅!”武将吃惊地望着李纲,问道,“那我们的骑兵队呢?只要我们的骑兵队及时出现,便完全可能击溃林冲的讨逆军团!事犹可为啊!”

  “完了!”李纲冷冷地瞪了将领一眼,森然道,“骑兵队已经完了!”

  李纲冷然说罢,不顾武将愕然的神色,掠了一眼大军重重包围中的吴用所率五百余人,眸子里掠过一丝骇人的杀机,森然道:“还有这数百人,定要杀个鸡犬不留!林冲……既不能为我南宋所用,也断不能留他在北宋为祸天下!”

~第四章琉球女皇~

 

  我困座登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麾下的讨逆、禁卫两个军团和李纲的近百万大军厮杀,除了能够派出花荣和史文恭的一万御林,我竟是再帮不上任何忙!

  但消息传来,却是让我又惊又喜,又怒又忧!

  惊喜者,林冲和关胜竟然一举击破了李纲近八十万大军,在曹州和林州两处主战场上爆发的大规模会战中,全线击败了李纲的大军,李纲损兵折将,仅余不足三十万人败退回江南,隔着长江布防,在此一战,江南的主力几乎被歼灭殆尽,从此之后将再不可能有余力主动进攻北伐了!

  忧怒者,却是北方的梁师成!

  这贼坯竟和契丹人狼狈为奸,主动引领契丹铁骑入关,三昼夜之间陷我城池一百余座,黄河以北几乎全境沦陷!驻守河内之燕青所部,寡不敌众之下几乎全军覆没!残兵退过黄河仓皇逃入汴梁城。

  ……

  薛涛望着面前巨幅的军用地图,久久才呼出一口幽兰气息,柔声道:“纵观曹州会战,决胜的关键当是李纲隐藏的那支骑兵队!但李纲的这支骑兵队却在沂临道上莫名其妙地遭受到了灭顶之灾,致使李纲苦心经营的战略功亏一篑!委实好生令人困惑啊!”

  “是啊?据凌振所说这沂临道上的地雷乃是吴用命令他所埋,可吴用却矢口否认曾有此事!这似乎已经成了一桩悬案,莫非当真有仙人相助,事先察觉了李纲的伏兵,派人下凡假冒军师模样命令凌振将一万颗地雷事先埋在李纲骑兵队必经的大路上?”

  薛涛美目流波,轻盈地瞟了我一眼,笑道:“夫君相信这等虚无缥缈的仙人传说?”

  我摇了摇头道:“不信,但怎么解释李纲骑兵队的覆灭呢?”

  “这事将来自然知晓!”薛涛嫣然一笑,伸手指了指地图向我道,“眼下风云突变,李纲的百万大军在弹手间便灰飞烟灭,只剩三十万残兵逃回江南,合上柴进的左翼大军也不过五十万人,再不能给我汴梁构成威胁,但北方的契丹人在梁师成的引领下,十万铁骑叩关南下,却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不能不慎重以待。”

  我点头应了一声道:“嗯,看来我们的战略有必要做一番调整!”

  薛涛嫣然一笑,说道:“夫君何不说说自己的想法?”

  我挠了挠头,挖空心思想了想,才说道:“以为夫看来,北方的契丹人虽然来势汹汹,但却对我汴梁构不成致命威胁,江南的伪南宋却是不能久拖不决,理应趁着得胜的时机一举扫平江南,平定我东南边陲,然后才回过头来,专心对付北方的列强,如何?”

  薛涛的美目亮了一下,赞赏地说道:“夫君眼光之独到,奴家深感佩服!夫君所见与军师简直不谋而合,且应对策略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啊!刚刚军师命人送来急件,在信件里,军师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安排,夫君请看。”

  薛涛说着递给我一方书函,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蝇头小楷,果然是吴用笔迹。

  针对目前的战略态势,吴用提出了“积极防御、主动进攻”的策略!所谓积极防御指的是北线针对契丹人的战场,吴用判断,梁师成之所以态度骤然转变,定是受了李纲的影响,梁师成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以为朝廷的四十万大军必然不敌李纲的近百万大军,因而贸然引领契丹人叩关南下,以图在乱局之中分得一杯羹。

  吴用认为,应该利用熟悉地形,老百姓拥护大宋统治的有利条件,模仿晁盖的游击策略,将有限的正规军分散隐藏于黄河以北的广阔大山之中,不断地骚扰契丹人的后继补给线,给他们的前线造成极大的压力!

  同时黄河以北,所有原住民一律南迁,施行坚壁清野之策,让南下的契丹铁骑得不到一丝给养!

  在黄河沿海应该布设重兵严防死守,决不让契丹铁骑寸进!

  吴用认为,契丹铁骑的消耗是惊人的,一旦不能从战场就地补充,后方补给线又受到骚扰,必然支撑不了多久,届时只有黯然撤退一途!但同时也要做好汴梁的城防工作,以防契丹人奋力一搏,不顾一切急行军掩袭汴梁。

  而在南线战场,吴用提出应该趁着得胜之机主动进攻。

  曹州、林州一战,空前惨烈,讨逆、禁卫两军团虽然损失惨重,但李纲大军损伤更是惨重!而且李纲大军中的许多大将都在这次大会战中阵亡,整支南宋大军已经是伤筋动骨了!双方兵力的对比已经变化为三十万对五十万,凭借质量的优势,吴用以为朝迁已经完全有实力主动发起进攻了。

  粗略地看完吴用的信函,我抬头望着薛涛,问道:“以夫人之见,南征该以谁为主将?北线防御又该让谁领军?”

  薛涛美目盈盈地望着,嘴角忽然浮起一丝笑意,脆声道:“想来夫君心中已有腹案,何不说来奴家听听?”

  我叹息一声,再度被薛涛猜中心事,只得承认道:“不错,为夫果然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林冲曾率大军和晁盖在太行、吕梁山中交战,对晁盖的战术相当熟悉,这积极防御契丹人的重担,还是由他来挑比较合适!至于关胜,虽然论资历经验只怕远非李纲敌手,但有吴用和朱武鼎力相助,应该不可能让李纲钻了空子,凭借火力优势,采取功势不在话下,并且眼下江南防线吃紧,李纲必然设法再从后方征兵,临安的防御只能更加空虚,那么我御林军趁虚斩首的行动,成功率也就极大地增加了。”

  “夫君如此安排甚妥。”薛涛赞叹地瞥了我一眼,媚声道,“夫君行事处世较之梁山之时,已然大不一样,如若此时与夫君相持,奴家真是没有半分信心呢?”

  我嘿嘿一笑,上前搂住薛涛的娇躯,邪笑道:“现在么,夫人自然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为夫的对手喽。”

  薛涛轻轻地啐了我一口,美目一转忽然说道:“不过夫君可莫要遗忘了一个人。”

  “一个人?”我从薛涛的玉颈抬起头来,望着薛涛美丽无可方物的眸子,问道,“什么人?”

  “湖南王辅!”薛涛柔媚地望着我,脆声道,“原来明助暗防的燕青军已经然在契丹人的打击下迹近全军覆灭,眼下再没有一支可用之师来提防王辅了,王辅麾下兵员虽然不多,但他的十余万人可都是能征善战的精锐之师,三湘楚地也颇多豪杰男儿,绝不可轻视!”

  我心中一震,脑子里陡然掠过后世的一句名言:无湘不成军!

  说的便是一支军队里如果没有湖南人,便不成其为真正的军队,足见这湖南军的骠悍!心中一沉,便问薛涛道:“那该如何是好?”

  薛涛美目忽闪,轻声道:“长沙城下,湘军曾和柴进的大军小有交锋,但一触即走双方并未有太大伤亡!眼下柴进的大军被李纲抽调到九江一线布防,防御讨逆、禁卫军团趁机南下,王辅大军顿时没有了敌手,所以王辅军的动向格外引人注目!想来李纲也定然会在王辅身上做文章了……”

  我心中一沉,凝声道:“这王辅留着终究是个祸害,平定江南之后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他了!”

  薛涛有些无奈地叹息道:“夫君如此想法,想来王辅不可能猜不到,李纲也不可能不提醒王辅!依此看来,只怕王辅不会眼看着我们扫平江南呢,他定会设法阻挠我军的南下……”

  我神色一冷,森然道:“莫非王辅竟敢跟朝廷作对不成?”

  “这个只怕难说得紧啊。”薛涛幽幽地说道,“这王辅自来便颇有野心,自出任湖南经略使之后,早已经成为事实上的西南经略使,云贵诸路早已尽入他掌控之中,十数年来还不遗余力地南征六诏、夜郎等地,极力拓展疆域,其野心昭然若揭。”

  “那该怎么办?”我深深地望着薛涛,凝声道,“如果王辅趁契丹铁骑南下之际挥师北上,汴梁城顿时便遭受腹背夹击,眼下汴梁防御空虚如此抵挡?曹定一战,御林军在曹州出没的消息定然已经传到了王辅的耳朵里,他不可能猜不到,眼下的汴梁城几乎已经成了空城一座?”

  薛涛的柳眉轻轻蹙起,分析道:“王辅应该不会如此!毕竟对于他来说,既不想看到朝廷扫平江南,也同样不愿意看到李纲倾覆朝廷!因为无论是谁平定了对方,下一个首先要对付便是他王辅,所以,王辅最愿意看到的便是让眼前的局势维持下去,直到他聚集了足够的力量,足以和朝迁、江南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这个王辅,还真是阴险狡诈啊!”我恨恨地互击双掌,懊恼地说道,“莫非便奈何他不得了?”

  “办法也不是没有!”薛涛美目一转,脆声道,“大凡有野心的人,都喜欢冒险!只要夫君能够给他足够的诱惑,而他也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把握一击成功,他便会乖乖地钻进夫君给他设下的圈套。”

  我一听顿时精神一振,望着薛涛道:“什么办法?”

  薛涛微微一笑,说道:“让关胜率大军将南宋的主力牢牢地牵制在长江一线,然后密令王辅率精兵偷袭临安,端了南宋的老巢!王辅想来不可能拒绝得了这个诱惑!”

  我听得心下一动,叹道:“妙极!这样一来,既给了王辅一次同样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机会,又可以让他有机会一举控制江南,从而全面控制长江以南地区,真正做到与朝廷划江而治!这诱惑不可谓不大呀……”

  薛涛美目一转,接着说道:“为了表示夫君的诚意,以及击败李纲的迫切心情,夫君还可以派副军师朱武秘密出使长沙,以为这支精兵的智囊替王辅出谋划策,如此一来,王辅必然再无疑虑!”

  我嘿嘿一笑,说道:“更重要的是,王辅会认为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届时既便朝廷想背信弃义讨伐他,关胜的大军也定在和李纲的大战中消耗殒尽了!到时候,他王辅完全可以凭借手中的力量牢牢地控制长江以南地区!所以,这个圈套,他非钻不可!”

  薛涛嫣然一笑,美目流波地望着我,笑道:“真想看看,当王辅率领精兵抵达临安城下,却看到城头上飘扬的北宋大旗时,他脸上神情,嘻嘻……”

  我呵呵一笑,朗声道:“那还等什么呢?立即传令任命林冲为河北镇守大将军,负责抵御契丹人的侵犯,凡黄河以北一切大小事务皆由林冲说了算!任命关胜为征南大将军,吴用为军师,负责对李纲大军的作战,朱武为特使秘密出访长沙,商讨协同进攻临安事宜!”

  薛涛轻轻地抚住我的脸庞,抬起头来,笑道:“至于大将军,将亲率两万御林,乘船南下,直捣南宋老巢临安,一举摧毁南宋顽抗的支柱!”

  ……

  命令很快便被快马送出!

  我同时也给汴梁的伯爵送去了一分绝密的信函,里面说好了一旦我不幸战死之后,该如何收拾残局,又该由谁来接任大将军一职云云……

  这并非我故意矫情,毕竟战场无眼,谁也不能肯定我不会在战仗上战死!更何况此去钱塘湾,海路茫茫,大洋之上天气变幻莫测,一旦遭遇了风暴全国葬身海底也是不无可能的,我不能不做好万全的打算……

  特意挑了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率师从登州出征。

  临行前我把秦亮唤到了我的大营,秦氏一族在登州一带乃是名门望族,许多地方官都由秦族中人担任,其影响力早已经根深蒂固!所以,杀了秦亮并非最好的选择,既便是他知道我的御林军已经从登州誓师的绝密内幕。

  经过和薛涛的仔细权衡,我还是同意了薛涛的提议——让秦亮随同大军一起出征!

  除了这,我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毕竟御林军秘密从登州出海的消息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个人知晓,一旦秦亮泄漏了这消息,而消息又最终传进李纲耳朵里的话,我的这支御林将死无葬身之地!

  “秦将军,你已经准备好了吗?”我淡然地望着秦亮。

  秦亮的脸色惨然一变,长长地叹息一声道:“这死之后,还望大将军能够善待亮之家小,则九泉之下感激莫尽。”

  我心中一愕,不想秦亮竟误会了我的意思,忙解释道:“秦将军想来是误会了!本将军并无加害秦将军之意,只是御林军中将领乏人,急需秦将军这样的可用之才充实武将阵营,所以,秦将军也需随军一同出征。”

  秦亮的脸色明显一愣,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我说道:“大将军竟不杀亮?可亮知悉了大将军绝密内幕,知道了本不该知道的真相呀!”

  我长身而起,上前扶起秦亮道:“本将军素知秦将军为人,与令族弟秦明号称族中双雄!这样的将才,本将军又怎会怀疑?秦将军今后再休提此事。”

  秦亮神色再变,继而浮起激动之色,微微颤抖地说道:“如此说来,倒是亮矫情了!既然大将军如此信任,亮心中也有一事相告,不吐不快!”

  我欣然道:“秦将军但讲无妨。”

  秦亮点头,凝声道:“此去东海八百余里,有一群岛,土著自称琉球!上有琉球王国。早年亮曾随先父打渔遭遇风暴,飘泊到琉球,故得知此地!琉球王国因深处大洋之中,自古便与汪洋大海打交道,故此造船业极为发达!尤为难得的是,琉球王国的祖先曾经远来我天朝,对我天朝文化极为仰慕,当时的女皇便曾极力款待亮和家父,经年才以大船送回。”

  我听得心中一动,凝声道:“秦将军言下之意,本将军可以向琉球王国借船运兵?然后奇袭临安?”

  “正是此意!”秦亮毫不犹豫地点头道,“琉球王国之大海船,劈波斩浪疾驰如飞,每艘大船足可装载五百人之多!遭遇再大之风暴亦可夷然无险!且有了琉球王国相助,大将军定可创立一支强大的水师,待将来北伐契丹女真之时,亦可奇兵进击辽东,断敌后路!”

  我有些凝然地望着秦亮,心中顿感复杂至极。

  断没有想到秦亮在平实的外表下竟隐藏如此独到的眼光,对将来的天下大势也了然于胸,颇有股不出茅屋却知天下事的挥洒之气……

  “秦将军真乃神人也!”我忍不住叹息道,“得将军之助,鼎定天下必矣!”

  意外地获得秦明的帮助,让我知道海外的琉球此时居然拥有了比大宋更为先进的造般极术,不禁令我喜出望外!如果能将琉球的造船技术引为己用,顿时可以大大提高我大宋水师的载人能力和作战能力,从此之后,整个大洋都将是我大宋水师的天下也……

  深夜,当一夜归于平静之后,我终于率领两万人的御林军开拔,目标直指东南,向着秦明所说的琉球群岛前进!

  在而此之前,分别由阮小二、阮小七、张横、张顺四人率领的假扮海盗的小分队早已经先期出发,他们的任务将是对沿海地区进行无休无止的骚扰,自行筹集所需军粮补给……

  在李俊的坐舰上,在舰头特别以木板隔开了一处空间,这处空间便是我的专用空间,用现代语来说便是大包厢了,大包厢里有许多隔开的房间,还有大厅,还有观看日出和海上风景的阳台,设施完备豪华,足见李俊在建造这艘船时的确花了不少心思。

  我和薛涛四女,还有随同出征的薛可儿以及赵妍都住在其中!

  薛涛她们像欢快的小鸟一样聚在甲板上,指着远处仿佛燃烧起来的海面嬉笑不已。

  现在正是黎明时分,朝阳即将冲破洋面喷涌而起,却首先将通红的霞光献给世人观赏……

  “二郎,快来看哪,好漂亮的景色也。”笑语拍着小手,跳着小脚,一副欢快的模样,像百灵鸟般动听地欢叫起来,一面还不忘回头招呼我一起和她们观赏美景。

  我有些懒洋洋地躺在太师椅上,身上垫着特制的虎皮垫,躺在上面当真舒适无比!我甚至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念头都懒得有,真想一直这样躺下去,一直看着我的女人们在我眼前嬉闹、欢呼雀跃……

  一具柔软的娇躯轻轻地靠了过来,我回头望去却是薛涛正美目盼兮,深情款款地低头凝视着我,浅浅的笑意从她会说话的眸子里流露出来,如汪洋般的情意清晰地透过她的眼神传递过来,我不禁心中涌起一片柔情,轻轻地拦住薛涛的柳腰……

  “宝贝,你怎么不和她们一起去观赏日出呢?”

  “对于奴家来说,再美丽的景色也没有夫君的容颜好看,再舒适的地方也没有夫君的怀抱更诱人。”薛涛轻轻地搂住我的脖子,柔情无限,“夫君,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永远……”

  我舒服地叹息一声,几乎忍不住呻吟起来。

  薛涛这妖女,非但智计百出,聪明过人,便是说起情话来也是这般让人着迷疯狂。我探手,拦着薛涛的娇躯,将她横着放在自己膝上,大手早已经肆意地在她动人的女体上游移,这诱人的美女便开始蛇一般扭动起来,轻轻地喘息起来,腥红的樱唇轻启间,如兰的幽兰气息不停地喷在我的脸上……

  当我忍不住探手伸进薛涛的衣缕,紧紧地捏住那一团羊脂似的软肉时,前面忽然传来了诸女一连串的叹息声……

  “唉呀,好端端的怎么不见了?”

  “是呢,这是哪来的乌云呀,怎么将太阳给挡住了,都还没有升起来呢,唉……”

  ……

  我将手停在薛涛的酥胸上,忍不住抬头向前看,果然看到原本正喷涌而起的朝阳此时此刻,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团漆黑如墨的乌云,失去了朝阳的照耀,似乎天色也骤然间灰暗了不少,天空也似乎突然间压了下来,让人感到有些气闷……

  正惑然间,后面忽然传来士兵宏亮的声音:“大将军,李将军有急事求见。”

  我有些懊恼地从薛涛的酥胸上抽回手来,心犹不甘地在她挺翘的肥臀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才从虎皮交椅上长身而起,向着后面而去。

  在“大厅”,李俊已经急得团团转,看到我进来,立即凑上来急声道:“大将军,情况只怕有些不妙,一场可怕的风暴正以惊人的高速向我军船队袭卷而来,以末将判断,这风暴的强度是前所未有的,末将从未曾见过如此强度的风暴。”

  我心中一颤,忙问道:“能不能绕道避过?”

  “已经来不及了!”李俊有些无奈地叹息道,“这股风暴属于阴风暴,就是来的时候总是悄无声息,让人无从防备,等你发现的时候再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为今之计,只有令各船只做好戒备工作,以精铁索紧紧相连,否则,只怕会被这场风暴给吹散,甚至是……”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