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136

返回书籍页面

  老实说,我并不十分热心习武,只是这枪法的出现方式委实离奇,忍不住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虽然我不热心习武,那是因为我知道习武实在太苦,若能一踌而就成为武学高手,那自然就又另当别论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大哥西门青从外面回来。

  “二弟,你这是做什么去?”

  “大哥,小弟闲来没事,想上南山找李庄主习些兵法武艺。”

  西门青的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神色,点了点头道:“恩,男子汉大丈夫当以建功立业为重,如此甚好!只是注意路上安全,去吧。哦对了,将伯爵也叫上吧,多个人也多个照应。”

  我胡乱应了一声,顾自离了家门,纵马直趋城外。

  左右无事,纵马南山顺便习武倒也是美事一桩。

  快经过县衙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哭声震天,我不由得慢下马步,避走街边,虽然平素里以前那西门庆定是骄纵惯了,但撞上这出丧的总是晦气,还是避开些的好。

  凄凄哀哀苦的哭声自前面传来。

  “夫君啊,你死得好惨哪,你一走了之扔下我孤伶伶一个弱女子,可让我怎么活呀?”

  我心里一动,这声音怎么听着如此熟悉,定睛一看不由张大了嘴巴,那可不是李瓶儿吗?他这戴着一身重孝?莫非!莫非?

  狂喜从我心头掠过,凝神一看,果然看见李瓶儿后面的棺木上写着“亡夫花子虚”字样。

  这真可谓是飞来横喜,这花子虚想来定是身体积习已久,受不了这狱中苦楚,终于卒于狱中!幕然间,我心里念头一闪而过,全盘明了啦大哥西门青的算计,这可真是一招妙棋啊,真可谓是杀人不落痕迹,纵然将来上面追查起来花太监之死并非花子虚所为,可花子虚之死也是因为案情不明,受不了牢狱之苦而致。

  忽然间,我心里感到莫名的冷意。

  还真没看出来,西门青和宋江如此斯文之人,心思居然如此缜密恶毒!挥手之间便夺走了花子虚的性命,简直跟割到一枚草茎无疑。若是有一天,西门青知晓我已经不是他亲弟弟——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敢再往下想。

  我从寒冷中回神,正好看到李瓶儿也向我望来。

  这骚货,虽然刚死了丈夫,哭得也是有声有色,但我一看便知她是虚张声势,你看她,一边哭得如此伤心欲绝,一边居然还有心思向我暗抛媚眼,眉目传情。我笑着摇摇头,看来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得越墙一次,会会这小娘子了。

  你看她那水汪汪的眸子,幽怨的神色真是让人见了心生怜惜。

  丧队终于走过。

  “驾!”我心里畅快,双腿用力一夹马腹,胯下的良驹便甩开四蹄,如风卷残云般冲出了清河县城,广阔的原野再次在我面前展显开来,心情大好之下,我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使劲策马狂奔,一头冲进了上南山的官道。

  我正策马狂奔之间,迎面忽然驰来一快骑,看那服饰分明是飞马山庄的庄丁。

  那庄丁眼尖,老远便看见了我,大声招呼道:“二少爷,你来的正好,老爷让小的务必请上南山。老爷早年收下的大弟子,如今已经做了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正好返回山庄探望老爷,所以才命小的前来相请二少爷,前往相会。”

  “你说什么?林冲!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

  我浑身汗毛根根竖起,心情激动莫名!我虽然从小读书不多,大字不识一万,但这水浒一百单八好汉里面,却也实实在在记得不少!尤其这林冲,更是我头一号佩服的猛将!在我看来,若纯论武艺,在水浒里,怕是没有任何武将能与他匹敌!

  鱼智深固然勇猛,但他仍差林冲一大截。

  单从鲁智深打不过陆谦,而林冲虽身受重伤却仍能轻松搞定陆谦便高低立判。

  杨志虽然出身将门世家,也曾与林冲打得难舍难分,但当时林冲受王伦排挤心里十分不痛快,估计还饿着肚皮,十分武艺使不出八分来,自然不能算数。

  不过,林冲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坎坷的命运。

  纵观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再没有谁的命运能比林冲更凄惨,下场更让人抑郁得想发疯。

  宋江在聚义厅接受朝迁招安,与朝廷水火不容的林冲便被活活气死,可怜灿烂将星竟然骤尔凋零,实在可悲可叹。

  这些想法如电光石火般在我脑海里闪过,心里已经如浊浪蹈天,想见识见识这一生都与悲惨结缘,从不曾真正发挥他灿烂光辉的林冲的念头,如巨雷般响彻了我的脑际。

  “二少爷?”家丁诧异地向我望为,“你——认识林大爷?”

  “啊!?”我愣了一下,缓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朗声道,“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威名,试问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少爷我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也是恩师的弟子,竟然还是少爷的大师兄,哈哈,真是痛快,痛快呀。”

  庄丁嘿嘿一笑,也是脸有喜色,欣然道:“那么,二少爷,我们这便返回吧。”

~第二十三章将魂林冲~

 

  淡淡的乌云遮住了耀眼的烈日,幽幽的清风荡起丝丝凉意,萧瑟的气息充塞天宇。

  一条雄壮的大汉跨骑雄骏的黑马之上,虽然只是普通的青色劲壮,但配以大汉宛如小山般强壮的雄躯,立时显得不同凡响起来,山风吹荡之下,猎猎作响,微微鼓起的衣衫里似隐藏着惊心动魄的强悍力量。

  大汉徐徐举起粗壮的铁枪,枪尖直指演武场另一侧的李纲,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便随着大汉的铁枪,狂猛地涌向李纲,将李纲花白的长须吹得如钢针般向两侧刺起,形神狰狞厉然。

  我不由得收缩心神,目光再难从大汉的身上移开。

  如此雄壮、如此气势,真堪称将魂也。

  如此英雄人物,除了林冲又还有谁来?

  “恩师小心。”林冲冷冷地瞅李纲一眼,手里的铁枪微微下倾,便是我这一谙武技之人亦清晰地感受到,林冲大铁枪这看似随意的一收,实则却是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杀机,随着铁枪的斜下,林冲整个人都已经进入了一种神异的状态,便是他的呼吸亦仿佛融入了演武场上呼啸的空气,变得不可捉摸起来——

  “好!”李纲的脸上流露出兴奋的神色来,老脸越发红润,望着林冲的眼神却如烈火般燃烧起来,灼灼的热意霎时冲散了演武场上淡淡的凉意,“林冲,你的武艺又长进了,放马过来吧!”

  我从两人强悍的气机对撞里霍然惊醒,掉头他顾。

  几乎每一名围观的人都如痴如醉地望着两人遥遥相对,浑然物外!无论是飞马山庄初识武艺的庄丁,还是别院凶神恶煞般的那些草莽英豪,还是那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李惜柔,都无一例外地被演武场上两人空前绝后的对峙所深深吸引,再不记得今夕何夕?

  “叮!”

  一声轻脆的声音轻越地响起,却清晰地传遍了演武场的每一个角落,既便是远在山庄大门处的我,亦清晰地听到了这声来自林冲大铁枪上发出的声音。

  仿佛通了灵般的黑马长啸一声,奋蹄前冲,呼息之间,速度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林冲手里的大铁枪便如一团乌黑的毒蛇,幻化为一道炫目的光影,直直地刺向李纲!这一枪仿佛刺裂了空气般,带起呜呜的锐啸,极速将战马的马鬃如利箭般扬起,仿佛来自天宇的天马,踏着虚空瞬息疾驰而至——

  李纲一动不动,宛如一尊石化了的雕像般一动不动!

  燃烧着灼灼火焰的双眸却牢牢地盯着林冲大铁枪的枪尖,仿佛要用双眸的热力去熔化林冲的铁枪般,李纲竟视林冲呼啸而至的铁枪如无物!

  当!

  清越的金铁交鸣之声伴随着激昂的马嘶声响彻云霄。

  李纲的铁枪在刻不容缓之际横亘胸前,竟以圆滑的枪柄硬生生架住林冲疾刺而至的大铁枪!竟然如此胆色!

  强大的冲击力令林冲胯下的黑马和李纲胯下的战马同时人立而起,再落地时两人已经错身而过。

  山崩海啸般的喝彩声在演武场的四周响起,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博得了几乎所有人的喝彩。

  我亦心胸激荡,似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滋味在回荡!

  这就是传说中的古代武将的单挑吗?

  忽然间,我在脑海里幻想自己身穿铁铠、头戴钢盔,跃马疆场的雄姿!迷乱间,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呼啸声在我身潮水般涌来,我幕然回头,万千上万的士兵呼啸着追随我身后,在广阔的原野上无尽冲锋——

  又是一阵声如裂帛的喝彩声将我自幻觉中惊醒,惊抬头,场中两人厮杀正激。

  李纲已经舍了战马,腾身空中,大喝一声挥手间镔铁长枪如长虹贯日带着一抹银虹疾刺战马上如渊立庭峙的林冲,李纲的那声大喝仿佛要震碎了所有人的耳膜,震碎了寂静的虚空,在演武场上空久久回荡。

  尘埃落定,演武场上两人的激斗却已经告一段落。

  “痛快!痛快哉!”

  李纲随手扔弃镔铁长枪,抚髯长笑声如洪钟。

  “恩师这招踏碎虚空已然练成,真是可喜可贺!”林冲翻身落马,神色恭敬地拜倒尘埃。

  李纲上前抚起林冲,朗声长笑道:“冲儿的这招壮怀激烈已有十二分火候,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呀,哈哈。”

  林冲赶紧谦让道:“那是恩师让着弟子。”

  李纲哈哈一笑,抱拳向周围围观的人众道:“各位,今日老夫与弟子较技,多年手痒一旦解除,心里委实欢喜,不如晏开流水,大家痛饮一番如何?”

  那些粗莽的江湖好汉哪有不满口应承的道理。

  我这才有机会上前叩见李纲,也学林冲的样子,头一回恭恭敬敬地跪在李纲跟前叩了三个响头,嘴里高呼:“弟子西门庆,叩见恩师。”

  “哈哈哈,起来。”李纲满心欢喜扶我起来,将我介绍给旁边的林冲道,“冲儿,这是为师刚收的关门弟子,复姓西门单名一个庆字,你们师兄弟好好亲热亲热。”

  我终于有机会近距离细细打量起林冲,心里不由激动莫名,奋然道:“小弟西门庆,拜见大师兄!”

  说着我便欲拜落下去,早被林冲伸手轻轻扶住,我用力一挣,竟如磐石般纹丝不动。

  我惊诧地抬起头来,林冲正灼灼地上下打量着我,忽然间目露激赏之色,赞叹道:“小师弟真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

  我听了心下得意莫名,偏有不识趣的人插进来捣乱。

  一把冷淡的娇音不适时机地在我们身边响起:“不过是一纨绔子弟,又何足为奇!?”

  我心头暗怒,回过头来果然是那李惜柔,暗忖我从未曾得罪于她,却不知为何屡次三番与我过不去?只是表面上却是神色不变,淡然自笑道:“师姐所言极是,小弟生性顽劣不习上进,实在当得这纨绔子弟四个字。”

  林冲爽朗一笑,把住我手臂笑道:“小师弟快人快语,真乃性情中人,师兄与你真可谓一见如故,来,我们且去喝酒。”

  我大喜过望,临去仍不忘向李惜柔挤挤眼,这冷妞屡次捣乱,不想最后都反倒帮了我的忙,心里定然已经气极了,果然,李惜柔闷哼了一声,一方娇靥已经气得铁青,我却是心越发畅快,亦不避形迹地把着林冲的臂膀,海阔天空侃起大山来。

  “大师兄,你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所教习士卒数量当真有八十万之巨?”

  我想起的头一个问题便是禁军的数量,以前每次看到大宋王朝兵败求和,心里便会抑郁莫名,试想当时大宋朝地广人稠,要招募兵刀那还不是轻而易举!?如果当时当真有八十万训练有素的禁军,又何至于败于区区辽国之手?

  便是靠人海战术压也压死那些辽人了。

  林冲摇了摇头道:“所谓八十万禁军,并非真正有八十万之数。此乃是因为这禁军来自全国八十州,每州号称一万,故而有八十万之说。实际上,有些穷小州府,所谴壮丁不足千人,累加起来,禁军实足数量仅有二十余万而已。”

  我失望地叹息一声,看林冲脸上亦有落寞之色,急忙随口转移话题道:“不过虽只二十余万,大师兄能够指挥他们东征西讨、驰骋沙场,却也不枉一身武艺了。”

  不想我话才出口,林冲的脸色立时便冷落了下来,虎目里流露出了浓浓的惆怅之色来,竟然长吁短叹起来。我愕然之余不由懊悔欲死,这林冲只是禁军教头,又不是统帅,自然不可能率领他们征战的权力了。

~第二十四章惺惺相惜~

 

  但惆怅之色自林冲眸子里一闪即逝,转颜笑道:“小师弟真会开玩笑,小兄只是禁军教头哪来如此大权力,但若要调动这数十万禁军,却非得京畿都指挥使才行。”

  我心中一叹,林冲如此将才大宋朝却竟然不予重用,委实可惜!

  转念间,忍不住安慰林冲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大师兄,小弟相信你总有一天能够统百万兵,鏖战三万里!”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林冲的眸子忽然亮了一下,再望着我的眼神里已经多了些异样的色彩,“这岂是纨绔子弟所能说出的缜言?”

  林冲说罢斜了一眼一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俩看的李惜柔一眼,叹息道:“小师妹一向慧眼识珠,只是对小师弟你的看法怕是大有偏颇呀,哈哈,也不知是何原因?”

  李惜柔显然意识到了我和林冲正在谈论她,倏然间向我投来冷森森的一瞥,顿时令我头皮发麻,这等母老虎一样的女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便转移话题道:“大师兄,东京繁华胜地,好玩物事必定良多,几时能够一游东京,倒也是美事一桩呀。”

  林冲呵呵一笑道:“这还不简单,小师弟要游东京,小兄甘当向导,只是须得恩师准许方可。眼下你才刚刚入门,基础欠缺,最要紧的还是练好扎实的基本功。”

  我耸了耸肩,生平最怕就是练功,尤其是一听这基本功三字更是头大!因为那往往意味着最最艰苦的锻炼!我非不欲凌云技,我实畏惧苦中苦也!

  林冲似是窥破了我心思,微笑道:“小师弟莫是怕练功艰苦?堂堂男子汉怎可怕了区区艰苦?忍一忍也就熬过去了!你看师兄我,刚入门时怕是比你还要不济,眼下不也练得好好的?大丈夫须练得千般本事,方能立足于天地之间。”

  我连连点头道:“小弟知道,所谓吃得苦中苦,主为人上人!还有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对不对?道理我都懂,都懂!”

  林冲的眸子里再次掠过惊异的神色。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小师弟的话真是句句发人深省!还有这句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真可谓一语道明禁军训练的必要性呀!小师弟,你这些至理哲言都是从哪里获得?想必能说出这等富含哲理话语之人,必是前辈贤人无疑!”

  我顿时语塞,哪里还记得这些话的出处?更不可能清楚出自何人之口!只得支支吾吾地掩饰过去。

  “来,小师弟,且满上此杯!”林冲亲自替我满上一杯酒,望着我热烈地说道,“今天与小师弟一番言语,小兄大有茅舍顿开之感,来!师兄敬你一杯!干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