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0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8/136

返回书籍页面

  薛涛轻轻地打了我一下,嗔声道:“有你这样的奖赏吗?”

  “怎么?”我假装愕然问道,“难道还有比为夫的爱更让宝贝心动的奖赏吗?”

  薛涛又娇又媚地啐了我一口,一抹潮红涌上了粉脸,按着我大手的小手却是轻轻地松了开来,笼上了我的脖颈……

  我嘿一声,让薛涛翻身趴在一旁的小桌上,正好将肥硕丰美的玉臀正对着我,我轻轻掀起薛涛的罗裙,里面是一件粉色的内衣,屏住呼吸掀开薛涛身上最后的一丝屏障,一方绝美的景象顿时跃入我的眼帘。

  薛涛糜糜的呻吟声不断地传入我的耳际,我的欲火霎时高攀至顶点,再也按捺不住,双手用力攥紧薛涛的纤腰,然后腹肌发力狠狠地往前撞入美女体内,一股难以言喻的蚀骨销魂霎时潮水般袭来,我忍不住肉紧地抑起了脑袋,感到呼吸再不是那么顺畅……

  ……

  云收雨竭,我衣衫不整地端坐在大师椅上,下身赤裸的薛涛便面对坐在我的腿上,美丽丰满的玉腿劈开盘着我的腰间,两人仍然保持着欢好的亲密姿势,高潮的余韵仍然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我们,并未立即退去。

  薛涛细细的媚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计策虽然可以收到奇效,但要真正付诸实施却也困难重重!首先,海上不比河里,风高浪急,如果没有大海船,只怕还没有进入钱塘湾大军便已经葬身海底了。可要筹集能装载至少五万人的大海船,短时间如何能够?”

  “是啊,那该怎么办呢?”让薛涛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这个严重的问题,大海上毕竟要比内河内湖凶险得多,没有平稳抗风浪的大船是不可能跨海攻击的。

  孽涛细细地娇喘着,思索了片刻,说道:“奴家已经计算过了,如果以装载五万大军计算,除去水军将士不算,一条海船搭载二百人,那么五万人便需要二百五十艘大海船,而要想在短时间里制造二百五十艘大海船却不太现实,况且我大宋朝立国以来,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能否设计出大海船尚且是个未知数。”

  我亦苦苦地思索着对策,突然间脑子里掠过了三国时曹操大军南下时采用的连环战船!如果能够将五艘或者十艘战船连成一体,形成一个结实的整体,不仅能够腾出足够的空间安置军队,还可以极大地提高战船的抗风抗浪等级,大海船难题岂非迎刃而解了?

  想通这一层,我再没有迟疑,问薛涛道:“宝贝,你看是否可以在现有的战舰基础之上,通过巨木或者铁柱将若干艘战船按着一定的间距固定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体形巨大的整体,这样一来,可载人的甲板面积可以大大增加,甲板下各战船之间也可以任风浪穿行而过,定可以极大地增强整体式战船群的抗风浪强度啊!”

  薛涛的美目一亮,露出深思的神色来,显然是在认真思考我说的是否可行。

  半晌之后,薛涛才赞叹着捧住了我的脑袋,戏说道:“有时候奴家真不明白,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有时候吧笨得像什么似的,什么当你都可能上,可有时候吧,却又会时不时冒出些可怕至极的点子来,让人防不胜防,唉……要做你的敌人,其实真的是件很幸苦的。”

  我嘿嘿一笑,搂着薛涛细腻柔滑的肥臀用力往里一收,再度感受着美女玉体的湿软灼热,淫笑道:“所以宝贝你做了我的女人,嘿嘿。”

  薛涛呻吟一声,又嗔了我一眼,忽然说道:“夫君,姐姐的事,奴家总觉得有些牵强,她似乎不太可能这么轻易地放弃她一贯的权力野心啊?而且她的转变也太突然了,奴家觉得,这次登州之行,你一定要将她和赵妍带在身边,以防患于未然。”

  “宝贝提醒的是。”我一面肆意攻击着薛涛的腹地,一面喘息着说道,“这么容易便被擒住,似乎不太像是你姐姐的风格,其中有文章是一定的!但我懒得费心去猜想那么多,你姐姐纵然心计再深,可她也犯了个大错误,嘿嘿,宝贝你信不信,我定可以弄假成真,让你姐姐最终真正地成为你们姐妹中的一员?”

  “臭美!”薛涛妩媚一笑,开始热烈地逢迎起我的攻击来。

  ……

  和薛涛计议已定,我便秘密叫来岳飞,让他的御林军随时准备开拔。

  听到我让御林军作好出征的准备,岳飞的神情很是振奋,冲我沉声问道:“大将军,御林军也有作战行动吗?这真是太好了,末将刚刚还在懊恼别人都有行动,就我的御林军却要窝在汴梁里看热闹呢。”

  我笑着指了指岳飞,说道:“小鬼,仗还怕没得打?”

  岳飞嘿嘿笑道:“末将这便去准备,只需大将军一声令下,我的三万御林军便可连夜开拔。”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声道:“还有注意保密,不要跟任何人提及御林军即将出征的事,军营也要严加看守,任何人没有你的命令都不准随意出入军营。御林军出兵的消息,一定要严密封锁。”

  岳飞的眸子霎时亮了一下,意识到这是一场极其重要的行动,顿时凛然点头,凝声道:“大将军放心,末将一定不会走漏任何风声。”

  “很好,你去吧。”我拍了拍岳飞的肩膀,这少年将军的沉稳令我很是满意,岳飞是越来越像一员独当一面的大将了。

  送走岳飞,我又让人找来伯爵,此番讨逆军和御林军一起出动,禁卫军也随时可能调走,汴梁城的驻守和保安工作顿时便落到了伯爵的卫戍部队身上,伯爵的卫戍军才刚刚成立不久,人数也只有区区两万人,才刚刚成军便要肩负如此重大的任务,实在是难为伯爵了。

  伯爵却是自信满满地拍胸脯向我保证道:“只要你给我留下两千支火枪和五千颗地雷,汴梁城既便是遭受十万大军的围攻,也足以支撑半年以上!而且整个汴梁城目前已经牢牢地控制在我手里,时迁的捕快队伍也已经肃清了几乎所有隐藏的敌对势力,敌人也绝无可能从内部攻破汴梁。”

  我深深地掠了伯爵一眼,沉声道:“那好,我给你留下三千支枪,八千颗地雷!另外也让凌振加紧时间多制造些火枪和地雷出来,以备不时之需!武器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武器却是断然不行的,明白吗?”

  “你放心吧,老大。”伯爵自信满满地说道,“现在汴梁的兵造作坊已经形成规模,枪支地雷正在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既便前线损毁再大,也足以补充回来!再给我半年时间,足可以再造出一万支火枪来。”

  “那就拜托兄弟了。”我抚住伯爵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道,“另外,找一个身材和我相仿的人,让他妆扮成我陪伴玲儿不时地上大街走动走动,鼓动安抚一下民众的情绪,让老百姓不要慌乱,让城里的将士们也心里有底。”

  “怎么?老大你……”伯爵眸子一转,深深地望着我,不语。

  我森然一笑,说道:“我将在今晚离开汴梁,岳飞的御林军我也要一并带走!你别问我的去向,但你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绝不可向任何人透露我已经离开汴梁的消息,明白吗?”

  伯爵吸了口气,森然道:“小弟明白,这点小事绝没问题。”

  送走了伯爵,我才开始伤脑筋。

  自己不在汴梁,要瞒住属下将士做好保密工作自然就可以了,可要想瞒过自己的女人便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直以来,我和女人们都是夜夜笙歌,一旦某日不曾骚拢她们,只怕她们立时便要觉察了!

  还有瓶儿和春梅,才刚刚相聚没几天便又要分开,心下委实有些不忍。

  一双玉臂自身后环住了我的熊腰,然后是一具滚烫的娇躯贴了上来,薛涛媚媚的声音自我身后传来:“夫君,你趁着这会去安慰安慰她们吧,马上就要出征了,她们又不能跟着你去,这一守空房少说也要几个月吧,这分相思之苦也真够她们熬的……”

  “我明白。”我轻轻地喟叹一声道,“真想将她们都带在身边啊。”

  “夫群万不可意气用事。”薛涛脆声道,“三娘妹子,笑语妹子还有花蓉妹子身具武功也还罢了,但如是姐姐和玲妹妹却是手无缚鸡之力,还有瓶儿姐姐和春梅妹妹也一样是柔弱女子,如果带在军中,只怕有所不便吧。”

  我双手后探轻轻地反抱住薛涛的柳腰,说道:“为夫不是傻瓜,这点道理还是知道的。况且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所难者是不知道该如何向她们解释呢?玲儿和如是定然会反对我离开汴梁前去登州的。”

  薛涛轻轻一笑,转过我身前,嫣然一笑道:“那就要靠夫君的功夫了,兴许你弄得姐姐妹妹们舒坦了,她们便应允了也说不定呢。”

  “你说什么?”我故意气恼地拍了薛涛玉臀一巴掌,恼道,“弄得她们舒坦了!这话怎么说的,莫非我竟然是你们姐妹的取乐工具么?哼哼……”

  薛涛雪雪地呻吟一声,揉着自己的雪臀,娇媚无限地瞪了我一眼,脆声道:“奴家知错了,下次再不敢了,嘻嘻……”

  装模作样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薛涛便噗哧一声笑出声来,然后像穿花蝴蝶一样飞着跑了,远远地传来她的一声娇笑:“格格,夫君,奴家会将三娘妹妹,笑语妹妹还有花蓉妹妹叫走的,其余的姐姐妹妹不能跟随夫君一起出征,就要夫君好好怜惜她们,弥补她们的损失了,嘻嘻……”

  我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薛涛这话说的,我似乎真成了个供女人淫乐的工具了……

  走进众香阁,如是、赵玲、瓶儿还有春梅正在摸骨牌,薛涛果然已经把其余诸女给叫走了。

  我嬉皮笑脸地走到如是身后搂住她的纤腰,向其余诸女笑道:“嘿嘿,打牌呢?”

  如是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嗔怪地看了我一眼道:“少来贫我,姐妹们正打牌呢。”

  “哦,瓶儿你这牌出错了。”我将头探到上家的瓶儿酥胸前,笑道,“被如是吃胡了。”

  对家的赵玲便嫣然一笑,说道:“姐妹们,这冤家一来我们再打不成牌了,索性随他顽吧。”

  如是便轻轻地一掂我的额头,嗔道:“你呀,害人精。”

  我探手抱住如是的娇躯,站起身来在原地旋转了三圈,淫笑道:“我就害你,害得你死去活来,欲仙欲死,要了还想要……”

  “呸呸呸……”如是娇靥通红,接连啐了我好几口,一张粉脸早已经红如晚霞。一直以来,我没有少过和诸女大被同眠一起淫乐,如是她们也早习惯了我的荒淫无度,可怎么说和瓶儿、春梅才相处不久,眼下我当着瓶儿二女之面如此夹缠不清,如是自然要娇羞不堪了。

  一边的瓶儿和春梅又羡又喜地望着我和如是厮闹,美丽的眸子里却是流露出盈盈的水意来。

  我放下如是,将瓶儿和春梅使劲地搂入怀里,鼻际嗅着两女幽幽的青丝芬芳,柔声道:“瓶儿,春梅!在你们不在我身边的日子里,我真的好想你们啊。现在你们可回来了,这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似乎是被自己刻意渲染的气氛所感动,我忽然感到心中一酸,居然挤下几滴泪来,顺着脸颊滑落,凉凉的……

  “二郎。”瓶儿和春梅同时抬起头来,痴痴地望着我,美目迷离……

  一边的如是拉着赵玲围了上来,从外面紧紧地拥着我和瓶儿两女,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道:“二郎定是又要出征了,对吗?”

  我神色黯然地点了点头,叹道:“只怕又要和诸位娘子分开一段时间了。”

  赵玲的小嘴马上便撅了起来,扭着腰肢不依道:“我也要跟着去,留在宫里闷也闷死了。”

  我搂过赵玲吻了一下,柔声道:“玲儿别闹,为夫离京是绝密的,这消息不能让任何人知晓,你们也不要和下人们提及我的去向!应丞相会派出一个人假冒我的样子,还望玲儿要配合他一下,不时上街巡视一番,以安民心。”

  赵玲扭着小腰肢不依不挠,如是却是搂住赵玲的香肩,幽幽地叹息一声道:“二郎尽管放心地去出征吧,奴家只恨不会武功,不能像三娘妹妹她们一样,在战场上帮助你了。不过这秘密,奴家一定会替你守牢的,绝不会外泄给任何人的。”

  赵玲幽幽地看了我一会,忽然说道:“那二郎你需答应奴家一个条件。”

  我心中涌起万分怜爱,柔声道:“休说一个条件,便是千条万条,为夫也莫不答应。”

  赵玲美目一转,脆声道:“这些出征归来,二郎你要教姐妹们武艺,那日后再出征时便可以带上我们一起了。”

  “好,为夫答应你。”我用力抱起赵玲的娇躯,嘿声道,“春宵苦短,为夫马上便要出征了,不如趁着这有限的时刻和诸位美人好生亲热一番,嘿嘿……”

  如是呼了口气,伸出春葱似的玉指扯住了我的耳朵,嗔声道:“你这猴精转世的色鬼,总是三句离不了那……那事。”

  请继续期待《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续集

~第一章登州水师~

 

  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策马来到御林军军营。

  三娘、笑语、花蓉还有薛涛妆扮成了我的贴身亲卫兵,沉重宽大的铠甲掩去了她们绝世的身姿,便是如花娇靥也隐藏在了只露出眼睛的头盔里。

  御林军的大营已经戒严,巡逻队不时从附近走过,狼一样的眼神不停地搜视四周任何可疑之处,见到我后才在眸子里露出崇敬的神色,脚下却是没有任何停顿,昂然地从我们面前走了过去。

  看来在大宋的军队里,已经形成了一种良好的氛围,那就是士兵崇敬将军,把将军当成他们的偶像来崇拜!

  经过严密的盘查,我和四女顺利地进了大营。

  大营深处的校场上,岳飞已经将准备出征的三万御林军集结了起来,微弱的火光照耀下,校场上黑压压一片,淡淡的金属散发出黯淡的光泽,带给人异样的凝重,三万人集结在一起,居然没有发出哪怕一丝声响!

  望着眼前这支威武之师,我满意至极地点了点头,看来岳飞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已经在士兵们中间树立了绝对的权威!却不知道这小子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毕竟,他才仅仅十七岁多一点。

  岳飞急走两步,从点将台上迎了下来,目光森然地峙立我面前,沉声道:“大将军,御林军奉命集结完毕,请大将军训话。”

  这次行动是绝密的,我在军中更是别人所不能知道的!

  “不必了!”我摇了摇头,向岳飞道,“你才是他们的统帅,就由你下令全军开拔,目的地东海登州,途中最好专走山间小路,避开大道,有困难没有?”

  岳飞表现了一个军人的良好素质,闻言之后神色间没有任何异色,更没有问一句,而是坚定不移地转身而去,下达行军命令。

  三万大军开始有条不紊地运动起来,最后化成一条浩浩荡荡的长蛇,趁着夜色的掩护从汴梁城里开了出来,逐渐隐入莽莽的夜色之中……

  我们走在大军的中间,望着前后茫茫的行进队伍,我心里陡然涌起一股指点江山的豪迈,指着远处苍茫的夜色,向薛涛道:“夫人,这支精兵如何?”

  薛涛唯一露在外面的美眸向我掠来赞赏的一瞥,说道:“岳飞小小年纪却能有这般成就,委实不简单,假以时日定能成为我大宋一代将星。”

  我听得连连点头。

  眼下已经进入崎岖的山路,天色既黑脚下又不平坦,可士兵们却仍然走得急步如飞,队形也保持得十分紧凑有序,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是不可能有这般严整的军容的!

  好奇之下,我叫住一命指挥队伍前进的军官。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将军,末将杨再兴,司职御林军第一师第十团第十连连长。”

  “杨再兴!?”我听得微微一怔,这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惑然之下,便接着问道,“士兵们在山路上健步如飞,毫无阻碍,莫非你们以前曾经在这条山路上走过?”

  “报告将军,我们没有。”杨再兴一挺身躯应道,“但是岳将军每隔一天会让兄弟们进山拉练一次,既锻炼体能,又锻炼在崎岖山路上的行军能力。”

  “是吗?”我点了点头,心里越发觉得岳飞这小子不简单,便接着问道,“岳将军年纪轻轻,才十七岁而已,将士们都敬服他吗?”

  “服!当然服气!”杨再兴翘起大拇指,毫不犹豫地说道,“刚开始,有的兄弟不服气,想和他比试武艺,结果上去了十名团长,都没能将岳将军击败!模拟作战演习,岳将军更是以少胜多,轻松地击败了三位师长的挑战,从此之后,御林军内再没有人不服气。”

  “你们还模拟作战演习?”我觉得颇有些意思,接着问了一句。

  但杨再兴却突然警觉了起来,悄然退后一步,右手已经按上了腰间的刀把,沉声道:“将军是哪支军队的?似乎不是我们御林军的,否则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

  我愕然回头,薛涛诸女都向我投来戏弄的神色。

  我嘿然一笑,不想竟然露出这般一个马脚。

  看到我不回答,杨再兴越发地警觉起来,沉声道:“报出你的姓名,否则休怪本将军不客气了。”

  我耸了耸肩,只好掏出一方令牌扔给杨再兴。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