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0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4/136

返回书籍页面

  林冲身后的诸将虽然有些人目露不服之色,但见林冲跪倒,也纷纷跟着跪倒,一时间,大帐里只剩下那些太监和侍卫还站着,一站一跪,显得分外突兀阵营分明。

  “西门!?是你?”赵妍终于回过神来,神色恢复了镇定。

  “不错,真是我。”我微笑点头,柔声道,“皇陵一别,公主殿下一向安好?”

  赵妍默然不语,娇躯突然间往后一闪已经隐入太监侍卫的护卫圈里。

  “来人,与本宫将这胆敢假冒大将军的逆贼擒下!”

  还是童贯见机得快,冷眼一转便已经反应过来,手一挥便指挥那些侍卫向我扑来。尤其是童贯,身形一闪便已经欺近了我的跟前,张开的五指尖锋利的指甲露出森森的冷意,逼人的杀气竟是袭面而至……

  我心下陡然一跳,还真没想到童贯居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猝不及防之间,我本能地一侧身……

  “嘶!”的一声,我只觉右肩一凉,坚实的铠甲居然在童贯利爪的撕扯下成为碎片,其指甲之利竟不输于精钢!

  我心下越发震惊,但一时不备已经完全落于下风,在童贯阴狠犀利的攻击下显得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危急间,一支利剑横空伸了过来,叮的一声脆响已经稳稳地挡住了童贯闪电般袭击我咽喉的利爪,顿时冒起一串耀眼的火花……

  林冲威猛的身形在间不容发之际稳稳地横在我身前,令我所面临的压力陡然一轻,再感受不到童贯狠毒的爪子。

  童贯和林冲一触即分,身躯在空中诡秘地飘飞十步开外,落地冷冷地盯着林冲,凝神戒备,再不敢轻易发动攻击!同一时间,大帐中的诸将早已经将赵妍一伙团团围在中间,紧张的气息一触即发。

  “大力阴爪功!?”林冲冷冷地盯着童贯,沉声道,“童公公原来竟是阴爪门徒,当真是失敬了!”

  林冲此语一出,帐中所有人都霍然色变,便是赵妍身边的那些太监和侍卫也纷纷色变。

  阴爪门在大宋朝可谓家喻户晓,因为这是来自契丹的邪派,数百年来给大宋造下的血债可谓数不服数!当年威震北疆的杨家将便是在阴爪门的刺客袭击之下,男丁死伤殆尽直至最终凋零……

  数百年来,至少有上百位大宋名将,亡于阴爪门的刺客之下。

  便是林冲的先父林贤,亦是驻守北疆之一代名将,可惜最终也亡于阴爪门的刺客之手,真所谓国仇家恨系于一身,便是一向沉稳如林冲,亦在眸子里露出灼灼杀机,像雄鹰一样冷森地盯着童贯……

  童贯脸色陡然一变,显然不曾料到居然会有人识破他的武功。

  赵妍娇靥微微色变,有些惊疑地掠了童贯一眼,又将美目望向林冲,娇声道:“林将军,其中似有误会……”

  “误会!?”林冲苍然一笑,厉声道,“长公主且看,但凡阴爪门下,其指甲必然色泽暗青、隐有森冷光泽,尤其爪功越深,其指甲之色泽越深,这童贯指甲已经呈乌青之色,足见其功力深厚,在阴爪门中既便不是门主也是长老无疑,嘿嘿……”

  “林将军果然好眼力!”童贯神色一正,嘿嘿笑道,“竟能识破咱家功夫!”

  说罢,童贯神色陡然一冷,阴声道:“但知道了咱家功夫的底细,对林冲军以及诸位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

  森冷地掠了帐中所有人一眼,童贯已经阴声道:“因为凡是知道阴爪门功夫底细的人,都得——死!”

  随着童贯阴冷的话声,一股冰寒的冷意已经在大帐里弥漫。

  林冲朗朗一笑,苍然说道:“只怕阁下有那心没那能耐!且吃在下一剑……”

  林冲暴喝一声,一扬手中利剑,整个人的身影突然一淡,仿佛成了一股朦胧的青烟,变得不再真实起来,变幻莫测地向着童贯迅速地罩了过去……

  霎时间,林冲和童贯两人的身形已经变成了两道光晕,在大帐里上下翻滚缠斗不休,没有激烈的金铁交鸣声,只有冷凛的杀机在营帐里如巨浪似地一浪高过一浪,再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两人的身形,我也不能够……

  功力低一些的已经痛苦地闭上了双目,再不能正视两人的迷乱的身影。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目光从两人的身影上移开,直直地望着赵妍,似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赵妍这妖女亦转首向我望来,面临如此绝境,这妖女居然还有心情向我露颜一笑,眉目间仍是那股柔媚之色……

  我心中哑然,不想赵妍居然镇定如斯。

  但这并不能挽回她的命运!

  我淡淡一笑,身形已经如电般欺了过去,两名侍卫第一时间靠了过来试图阻挡我的前进,但他们的修为实在差我太远,我只是轻轻地一伸手,双掌便已经越过两人的防护圈,重重地印在两人的眉心,两人连吭都没有吭一声,便已经七窍流血软瘫在地。

  我刚刚的雷霆一击,已经震碎了两人的颅腔!

  又是两名侍卫前来阻截,但他们甚至还来不及摆开架势,我的身躯便已经直直地撞入了两人中间,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起,我的双肩重重地挤过他们的胸膛,硬生生地将两人的胸骨撞入凹陷一大块……

  眼前霍然一空,赵妍已经直接暴露在我面前。

  我探手轻轻一捞,已经轻而易举地捞住了赵妍的纤腰,将她的娇躯紧紧搂入怀里,赵妍终于再次落入了我的手心!

  连绵不绝的刀剑撞击声从四周传来,林冲麾下的诸将终于发动了进攻,在极短的时间里将赵妍麾下的侍卫和太监屠杀殆尽!这些战阵杀伐的武将,杀戮之念十分沉重,但凡交手,当真刀刀夺命,绝不手下留情……

  “当!”

  一声清越的金铁交鸣声里,林冲和童贯的身影终于再度分开。

  两人隔开十步之遥,相对而立,脸容都是一般平静不波,仿佛两人刚刚只不过进行了一场微不足道的游戏,而并非生死相赴的格杀……

  一滴殷红的鲜血从林冲的眉心缓缓沁起,然后顺着他的鼻梁滑落。

  我心中一震,顿时掠过一片阴云!便是林冲麾下诸将也顿时脸色大变。

  “好功夫!”童贯冲着林冲举起了右手拇指,尖声说道,“不愧是烈风枪的传人。”

  “过奖!”林冲冷冷一笑,伸手拭去眉心的鲜血。

  童贯露出灼灼精芒的眸子顷刻之间黯淡下去,一股污黑的污血自他的眉心溢出,紧接着自他的鼻梁正中,唇间……颈项之间……下一刻,原本紧紧贴在一起的身躯陡然从中裂成两片,颓然倒地,五脏内腑淌了一地,逼人的腥味中人欲呕……

  林冲这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手臂一软,当啷一声手里的长剑已经落地。

  “大将军!”董平和另一名武将抢前欲扶林冲。

  林冲一摆手,挣脱两人扶持,这才转头向我勉强一笑说道:“大将军,末将幸不辱命,业已斩杀阴爪门邪徒童贯于剑下,请大将军定压大军下一步动向。”

  “林将军幸苦了。”我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上前紧紧握住林冲双手,欣然道,“大军就地驻扎,待林冲军伤好再拔营回京。”

  “末将遵命。”

  林冲应诺一声,勉力向我一辑,令我感动莫名!林冲很显然是在刻意塑造我在这支大军之中的无上权威,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征求我的应允!如此良苦用心,我如何不知?林冲斯人,诚可谓深明大义之义将也……

  虽然有了童贯的小小插曲,但在林冲的强悍武技之下,纵然是阴爪门的高手亦同样授首!

  我也顺理成章地控制了这二十万大宋朝最精锐的禁军,所拥有的实力顿时得以爆炸性地增长。可以说,天下兵马,我已经有了十之六七!除开汴梁的几十万精锐禁军和戎边的边防大军,地方的那些守备部队根本就不值一提。

  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次茂林之行,居然能够如此顺利!

  虽然现在我仍然没有办法直接向秦明解释他的家小失踪原由,但至少可以借故在茂林多逗留几天,给吴用他们足够的时间,把薛可儿这妖女从地洞里揪出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她走了……

  就像我再不可能放任赵妍走一样!

  一想起赵妍,我这心里顿时一热,这赵妍贵为大宋朝的长公主,论身份较之赵玲都要珍贵一些!留着这们的一个人在外面,对于意在天下的我来说,当然是莫大的威胁!对于她处置,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她,要么彻底征服她,让她成为我的女人中的一员。

  但我知道赵妍爱苏乞儿至深!

  两人的感情可谓感天动地,赵妍为了替苏乞儿报仇,甚至不惜勾结薛可儿去颠覆赵佶的江山!这样的女人,若是单纯依靠一般的方法,是绝无可能将她征服的!不过,我是西门庆,号称天下第一风流男的西门庆,自然还有别的办法将她征服。

  那就是——让赵妍成为我的性奴!

  一个只供我淫乐交媾的性奴,她存在的唯一目的便是让我快乐,除了这个,我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处置她!

  我再不会幻想能够依靠爱情去俘虏她,那样太愚蠢!

  我也不敢冒那个险,因为冒险的代价往往是自己其它女人的牺牲!我不愿意失掉赵妍,我同样不愿意失去别的女人,所以我绝不会冒险。

  我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性奴调教训练,唯一可以借鉴的便是曾经阅读过的那些色情小说,里面有许多性奴养成的内容,我虽然从不曾知道是否管用,但事到如今也只有权且一试了!至不济,赵妍仍然死路一条,但我多少已经努力过了,也就于心无愧了……

  在我的授意下,我的大帐被绝对地隔绝了起来,周围百米之内再不会别的营帐,以确保我大帐里的一些不堪入目的景象和一些不堪入耳的声音外泄。

  关胜和董平带着两支禁卫军将我的大帐牢牢地围住,任何人进出都必须得到我的许可,任何擅闯的人都可以不由分说斩杀当场!

  我一把掀开帅帐的帘门,外面虽然阳光明媚,帐里却是阴沉暧昧。

  整座营帐里都弥漫着暧昧无比的气味,薛涛和三娘两人正穿着我特意让人订做的性服,俏然立于帐中,两女的目光第一时间向我递来,发现是我顿时眸子里露出脉脉的媚意,一左一右向我靠了上来,将惹火的娇躯紧紧地贴着我的雄躯。

  薛涛和三娘带着我特意定做的性服,昨天才刚刚抵达茂林。

  她们是我用来调教赵妍的助手,要想让赵妍彻底沦为情欲的奴隶,没有其它的女人的协助还当真是难办,幸好,我有薛涛和三娘这两位全心全意深爱着我的美女协助。

  望着二女的娇躯在性服的衬托下显得越发诱人的娇躯,我不禁狠狠地咽下一口唾沫,双手再也按捺不住摸上了她们的娇躯,开始肆意地揉捏起来,尤其是她们身上的性服,很好地将女性挺翘的曲线勾勒了出来,但却将女性最隐秘的三处暴露了出来,这暴露出来的三处私处便吸引了我更多的注意力……

  在我的上下其手之下,薛涛和三娘很快便变得娇喘吁吁起来,娇躯如蛇一般扭动起来,一节节地开始缠绕住我的雄躯,灼人的热意透过诱人的性服和我身上薄薄的衣褛传了过来,让人从心底腾起燎原的欲火。

  我长长地呼了口气,将双手从两女的魔鬼身材上收了回来,又缓缓地举起,两女会意,媚眼轻抛间开始替我宽衣解带,本就不多的单薄衣衫在两女四手的动作之下很快便离身而落,我感到浑身一轻,已经赤条条地站在大帐中央。

  薛涛和三娘轻轻地在我面前跪了下来,美目深情地望着我,就像是望着着她们尊贵的皇帝!我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们,望着她们背臀的诱人曲线,那肥硕、那沟壑,感到呼吸再不是那么顺畅……

~第八章调教性奴(下)~

 

  薛涛抬起螓首,美目柔情似水,樱唇已经张开至极限缓缓地将我的雄伟吞噬……我感到一阵湿热温软将我的分身紧紧包围,异样的蚀骨销魂从分身潮水般涌来,霎时令我浑身酥软,薛涛宝贝,你的口技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我用力地按住薛涛的螓首,直抵她的喉咙,同时双手也没有闲着,在三娘挺翘结实的娇躯上游走肆虐,美女惹火诱人的娇躯带给我难以想象的快感,做男人、当如是!再没有比和自己喜欢的美女欢好更让人愉悦的了……

  我的目光悄然前探,终于接触到了赵妍有些冷漠的眸子。

  她四肢大张横躺在一张特制的床上,那张床,也是我专门设计的“造爱床”。

  赵妍身上穿着和薛涛她们一样的性服,酥胸玉乳,胯间隐私,在我面前一览无遗,这妖女,许久未见仍是那般娇嫩欲滴、粉红诱人……

  赵妍有些冷漠地看着我和薛涛以及三娘两女的火辣场面,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除了冷漠便只有冷漠,仿佛她突然间成了再不食人间烟火的石女,再火辣的性爱场面都激不起她的热情了……

  “不要白费心思了,西门。”赵妍冷冷地说道,“无论怎样,我都不可能再爱上你的,在苏郎战死的消息传来那时候起,我的心……便已经永远地死了,永远!就像是打碎了镜子,再不可能复原一样,我的心也不可能复活了。”

  我感受着薛涛殷勤的服务,望着赵妍默然不语。

  赵妍冲我淡淡一笑,语气说不出的温柔,可说出的话却是冷得可怕。

  “杀了我吧,我知道你想登基做皇帝,玲妹也会赞成你的!留着我在这世上,对你只能是威胁!杀了我吧,这是最好的下场了,能够和我心爱的苏郎在一起,我已经心满意足、再无所憾了,真的……”

  我心下一阵恻然,突然间很想真的应允了赵妍的意,不如让她去死吧!

  可惜的是,无论我怎么想满足她的愿望,我始终有个无法逸免的事实,那就是最伟大万能的读者已经决定了她的命运,她只能成为我的性奴,而不能选择让她去死!

  赵妍啊赵妍,你的命运已经决定了,我也是奉命行事莫可奈何……

  “不,我不会让你死的。”我望着赵妍微笑起来,“像你这样的美女,如果不能留在世上让有福的男人享用,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便是上天也不会应允的。”

  赵妍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感情的变幻,望着我冷然道:“可你只能享用一具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你会感到快乐吗?你会感到享受吗?没有爱情的性爱,只能是一种痛苦,而不是享受,我说的对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邪邪地笑起来,诡声道,“也许对于你们女人来说是这样,可对我们男人来说,并非是这样!对于我们男人,能够进入美女的肉体,便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至于那美女是否爱着我,暂时可以先不考虑,当然,能够身心俱获是最理想不过的结局了。”

  “是吗?”赵妍淡淡地别开了视线,幽声道,“那你不妨试试吧,希望你能获得快乐。”

  我不禁感到一阵气馁,便是原本坚挺的分身也差点软趴下来。

  赵妍语气平淡冷漠,仿佛所说的是全无相干的人,仿佛她的躯体代表的再不是她的人,她已经成功地将自己的心灵和肉体分割了开来,相互间再无丝毫联系……

  但我绝不相信,赵妍已经有了如此之高的觉悟!

  无论她的心如何坚定,她的肉体始终会坚实地将感受到的滋味坚定不移地反馈给她的神经!只要她是女人,我便有信心让她情动!只要她情动,我便有办法让她成为性奴……

  我轻轻地拢过三娘的螓首,凑到她耳际轻轻地说道:“三娘,去,让我们的公主殿下情动起来……”

  三娘媚眼流波向我投来荡意无限的一瞥,挺翘惹火的娇躯已经离开了我的身边,迈着春风俏步施施然走到了赵妍的跟前,然后就着欢爱床缓缓地蹲了下来,霎时间三娘挺拔惹火的娇躯便形成了一具美妙的背影,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停落在三娘漆黑一团的臀沟里,望着那隐隐的妙处再难移开片刻……

  淫糜的啧啧声在营帐里连绵不绝地响起,整个大帐里顿时变成一副不堪入目的淫糜境像……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