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之西门庆第10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0/136

返回书籍页面

  吴用略一沉思,忽然神色一动道:“王爷或者可以前往秦将军府一趟,有意外收获亦未可知。”

  “秦将军府?”我茫然看了吴用一眼,心下一动忽然道,“军师是说让本王去找李惜柔?”

  “正是!”吴用点头道,“以属下看来,李纲虽然是董平诸将之恩帅,但他们所效忠的却并非李纲个人,而是整个大宋江山!只要王爷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以及确保他们家人的安全,以表进对他们的信任,相信他们还是很容易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嗯!”我点头,忽然道,“秦将军府以及董将军及呼延将军府可曾派人看守?”

  吴用想也不想便答道:“董平将军及呼延将军乃孤身入军旅并未娶妻,老小皆在原藉,唯有秦明将军乃是李纲女婿,在汴梁置有府弟,武将府弟一般都有家将镇守,是以属下并未派人看守。”

  我脸色一变,向朱武道:“立即让时迁查清董平及呼延灼的原藉,将他们的老小悉数接来汴梁,绝不能给别人以可趁之机!还有秦将军府,也要多派禁军严密把守……啊呀不好!”

  我这一失声惊呼顿时将吴用和朱武惊得面色如土,凝声问:“王爷怎么了?”

  “快走!”我霍然长身而起,凛然道,“立即带人前往秦将军府。”

  我此话一出,吴用和朱武同时会过意来,朱武更是失声道:“糟了,如果薛可儿我们一步对秦府下手,只怕……”

  “走!”我冷然一挥手,大步出了议事厅,肃立门口的裴如海和武松转身相随。

  当我和裴如海、武松带领百余名神机军士兵赶到秦将军府时,等待我的却是一座空城似的府弟,从大门开始,家将兵丁一路倒毙于地,血河成河惨不忍睹!我看得心头直冒冷气,脑海里不由自计地掠过李惜柔的音容,心头开始一阵阵地抽紧,李惜柔可千万不可有事才好,不然我怎么向秦明交待?

  但无论如何,残害秦明家人的黑锅我却是背定了!因为傻瓜也会相信,在汴梁城里,要想尽屠一座将军府,也许只有我才做得到了……

  我很希望能够发现一个活口,那样好歹还可能残存一丝向秦明解释的机会,但遗憾的是找遍了整座将军府,也再没有发现一个活口。

  “大将军,找遍整座将军府,也没有发现一个活口!不过并未发现秦将军老母和妻女的尸体。”时迁冷森森的话将我的心拖进九幽谷底,我真不敢想象,一旦秦明得悉了家中变故,将会做出什么样的不可预期之事?

  不幸中的万幸,秦明的老母和妻女并未发现尸首,也就是说仍有存活于世上的可能。

  “裴如海!”我回头冷森森地盯着裴如海,沉声道,“立即传我令谕,封锁八门!任何人只许进不许出,巡城士兵加派人手,严密把守绝不许任何可疑人物逸出城外!”

  裴如海领命而去。

  但我知道这根本就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且不说薛可儿此时是否已经将秦明家小运出城外,既便没有,要想在偌大的汴梁里搜出这区区三人,也无疑于大海捞针!而林冲却会在三天之内便率大军回返汴梁,到时候我该如何向从前线凯旋归来的将士交待?

  将士们在前线奋勇杀敌,我却连他们的家小都保护不了?这样的话说出去岂非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事到如今,还是赶紧设法想个对策,绝不可将希望寄托于区区三天之内能够救回秦明家小!

  命令被接连不断地传达下去,我的御林军几乎全军出动,五千余人分成了十队,在汴梁城外四处巡逻游荡,发现任何可疑之人都立即擒拿!为了免除百姓的担忧,美其名曰日常训练!同时小温侯吕方也率领四万禁军进驻汴梁,加强汴梁的警戒力度,时迁所率领的衙役捕快更是蜂群般四处出动,铺天盖地般搜索秦明家小下落……

  虽然我反应及时,但我并不认为能够挽回局势从薛可儿手里救回秦明家小。

  朱武有些疑惑地望着我和吴用道:“王爷和军师便如此肯定,血洗秦府绑架秦明家小的幕后凶后会是薛可儿?若是真正凶手并非薛可儿,我们岂非正好中了别人栽赃嫁祸之计?”

  “这个,副军师可告诉我,在汴梁城里,拥有血洗秦府能力而又对眼下局势把握得如此之准之狠毒的人,除了薛可儿又还有谁?”

  “并不尽然!”朱武蹙紧眉头道,“以属下看来,李纲似乎也有这分能力!毕竟他为官数十年,隐于汴梁的暗地势力又有谁能够说得清?也许禁军之中仍有他留守之人亦未可知。”

  “不可能!”我断然道,“李纲虽然老谋深算,但绝不会做这种算计别人家小之事!”

  “王爷如此肯定?”朱武有些疑惑地望着我。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如果李纲是这等算计别人家小之卑鄙小人,那他也就不可能有今天这般成就了!就我来说,只怕月娘、瓶儿她们也就凶多吉少了!但我非常确信,月娘和瓶儿她们定然还活着,虽然……我到现在还没有找着她们,但我感觉得到她们的存在,而且就在汴梁城里。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直觉,虽然没办法解释,但我对些却深信不疑。

  吴用呵呵一笑,替我解释道:“副军师可能不知道,王爷其实尚有三房妾室在李纲之手,王爷之前曾和李纲数度敌对,但李纲却并未对王爷妾室下手,足见李纲并非这等以人质要挟的小人,故而可以肯定,血洗秦府的凶手绝非李纲。”

  “原来如此。”朱武恍然道,“属下愚昧,呵呵。”

  我轻叹一声道:“两位军师还是合计合计,如何能够尽快找回秦明家小!时间已然不多了,留给两位军师的时间最多只有三天,三天之后,本王便将和林冲诸将返回汴梁,届时本王希望能够看到有个好的结果。”

  “王爷,三天难度太大!”吴用蹙眉沉声道,“薛可儿并非易与之辈,要想三天之内找出她的窝点并非易事!王爷是否可以设法令林冲大军暂缓回京?比如在路上暂且休整什么的……”

  我点头应允:“这个本王尽量,但并不能给军师以确切的延缓日期,一切都拜托两位军师了。”

  吴用和朱武两人神色凝重,望着我凛然道:“属下当然尽心竭力替王爷办好此事!”

  我点头,又忍不住嘱咐道:“还有董平和呼延灼的家小,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接来汴梁或者设法保护起来,绝不能再给薛可儿以可趁之机!这几员大将可都是名将,既便不为我所用,也绝不能让他们加入他人的阵营。”

  其实我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再不济,也要让董平和呼延灼投鼠忌器,既便加入了李纲阵营,也不敢在和我交战时尽全力!

  当然这样的话过于令手下人寒心,自然是绝不能说出来的。

  但我的一句话却是提醒了朱武,这厮霎时眸子一亮,欣然道:“王爷,属下或者可以在短时间里找到薛可儿的窝点,救回秦明家小!”

  “哦!是吗?”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致,灼灼地望着朱武,问道,“副军师快说说看,有何妙计?”

  便是吴用也向朱武投来激赏的一瞥,显然心下对朱武能在如此困难的时候想到解决办法佩服不已!

  我不禁点头,心下因为自己麾下两名头号谋士的合作无间而得意莫名!

  有吴用和朱武亲密无间地合作,替我出谋划策,纵然和李纲交战,我也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李纲他再能,所胜者也不过是在士兵心中的人格魅力而已,说起阴谋诡计,我麾下的两大军师绝不会输于他半分半毫……

  “刚才王爷吩咐要尽快将董平将军和呼延将军的家小接来汴梁,令属下茅塞顿开,想到了一个办法!”朱武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如果秦府血洗一案果然是薛可儿所指使,那么以薛可儿之行事作风,断不会满足于只对秦明将军一人!必然还要设法对付董平将军、呼延灼将军甚至是林冲将军的府邸,但薛可儿只动了秦府却没有动林府,这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薛可儿认为林冲没有秦明重要么?显然不是,以属下看来,定是因为薛可儿手里的实力已经不足以撼动林府的守卫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血洗秦府!经这样一分析,足见薛可儿手中所掌握的实力已经捉襟见肘、极为窘困了。”

~第六章男儿本色~

 

  我听得眼前一亮,欣然道:“经副军师这么一分析,事实果然如此!”

  吴用也兴奋地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薛可儿断不敢贸然将人质转移到汴梁城外,因为汴梁城外兵锋四伏,一不小心便有可能撞上我们的巡逻队!以薛可儿之能,绝不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人质定然还在汴梁城内。”

  我听得兴奋不已,虽然汴梁城大无匹,人口凡数百万之巨,要找出想找的人无疑于大海捞针,但至少已经有了初步的进展,事情已经不是刚开始那般不可捉摸了!相信以吴用和朱武的机智加上时迁麾下大批老练的捕快密探,找出人质下落那是迟早之事。

  现在,该是看我表演的时候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林冲大军在汴梁城外拖上几天,让吴用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将秦明的家小救回来。

  正当我踌躇满志的时候,一份密报却将我的心情顿时由巅峰扔进了谷底。

  密报是由伯爵送来的,伯爵刚刚任命的一任渭南相急于表功,将他掌握的林冲大军的最新异常情报第一时间快马加急送进了汴梁!

  我看着密报上的内容,感到眼前一阵发黑,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爷,密报上什么内容?”想是发现了我脸色的异常,吴用和朱武霎时脸色也凝重起来,吴用更是小心地问了我一句,我轻轻地叹息一声,将手里的密报递给了吴用。吴用和朱武马上便凑在一起读了起来。

  “啊呀,这下糟了!”

  几乎是只掠了一眼,朱武便惊声叫了起来,吴用也脸色霍然一变,吃惊之色溢于言表。

  我有些头痛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脑子里开始仔细地分析起这分密报来。

  从这密报是由伯爵新任的渭南相送来判断,不太可能有假!毕竟,伯爵挑选的人都是经过严密的审查的,忠诚度方面绝没有任何问题!那么便是林冲大军的问题了,该死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林冲的二十万禁军突然改道向东,还在山东和江苏交界的茂林驻扎了下来?

  “王爷!”朱武倒吸了一口冷气,望着我道,“林冲大军只怕有变啊,如果让这二十多万大军加入敌方阵营,对我汴梁可当真是天大的威胁!”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吴用吸了口气,凝声道,“林冲突然率军改变方向,真正的意图不明朗之前,贸然判断他可能与汴梁作对是不明智的。而且,这份情报的来源也值得商榷,可靠性有几成也值得怀疑。”

  我亦说道:“军师所言极是,林冲的意图很难下定论,不过情报的真实性不容置疑。”

  “如此……”朱武深深地掠了我一眼,森然道,“汴梁也需做好最坏的打算,关胜、张清、花荣以及史文恭四位将军所率的平叛大军似乎可以先行返回了!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须严防林冲突然变节投敌,于我汴梁不利。”

  我心中一沉,暗感凝重无比,如果林冲真的举兵反叛,再加上南面那个难缠的李纲,我想想都觉得头大!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林冲的大军虽然出现了不稳的迹象,却也并没有表现出要背叛朝廷的迹象,一切都还在暧昧之中,没有明朗化……

  我吸口气,望着朱武道:“关胜四将的平叛进行得如何了?”

  朱武沉声答道:“叛军主力早已经被击溃,目前主要在进行肃清残余匪徒的工作,这些其实交由地方上的衙门捕快都已经能够胜任了。”

  “那好。”我点点头,说道,“立即命令关胜他们率军返回汴梁,关胜和张清毕竟和林冲等人长时间呆在一起,彼此之间心性也更为了解,我们应该多听听他们的意见,然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朱武掠了我一眼,沉声道:“属下这便去。”

  看着朱武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吴用忽然问我道:“王爷,你与林冲也算颇有交往,以王爷看来,这林冲究竟是何等人?”

  我想也不想便答道:“机断过人,武艺盖世,乃当世不可多得的大将!且忠义双全,为人赤诚,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

  吴用一捋胡子吸着冷气道:“若按王爷的话来看,这林冲是一员机断过人,忠义两全的大将,无论宣誓效忠汴梁的女皇或者效忠南面的伪南宋赵构,似乎都不应该像现在这般态度暧昧,让人难以判断他的真正意图啊?”

  我亦长叹道:“小王也在困惑,以林冲个性似乎不像是这种人,所以我想他定是遇上了什么难以决断之事!一定是这件事情让他难以选择效忠的对象,只能暂时驻扎茂林静观其变……”

  “李纲!?”吴用几乎是呻吟着说道,“莫非是李纲在从中作梗?这大宋第一名将终于要忍不住向外伸出他的手了吗?”

  我深深地瞥了吴用一眼,突然狠狠地收紧双拳,森然道:“林冲,我一定要收入帐下,绝不会让他投入李纲麾下的,绝对不会!”

  吴用凝然望着我,向我投来激赏的一瞥,似是对我展现出来的决心极感欣赏。

  在快马的传讯下,第二天傍晚,关胜和张清便已经风尘仆仆地返回了汴梁,花荣和史文恭由于路程稍远,尚未返回!关胜和张清接到朱武的快马急令后,直接命令副将领军,孤身抛下大军先行返回了汴梁。

  关胜和张清大步踏进议事厅,身上征衣未解,脸上征尘未洗,既便是闪烁着冷森森黑焰的凝重铠甲上也还沾着滴滴鲜血,森然的杀气从两人的眉宇间扑面涌来,顷刻间整个大厅里便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

  我直看得连连点头,真不愧是百战名将,只是这分气势便已经让我很是心折了!只不知在沙场上面对这两将的敌人,在遭遇他们时心里又会做何感情?定是沮丧欲死,魂飞魄散罢?

  “大将军!”关胜和张清同时抱拳行礼,发出锵然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便是说话的志音也带些金属的铿锵之音。

  “两位将军幸苦了。”我热情地上前把住关胜和张清的双臂,将两人按到椅子上坐下,“两位将军请上坐。”

  关胜和张清自然不敢真坐,连声道:“平叛剿匪,上阵杀敌,乃是末将分内之事,大将军何需挂怀?”

  我真诚一笑,便直接将话引入正题,对关胜和张清这样只追求武将荣誉的忠烈武将来说,任何心机都是多余的,如果你耍心计,反而极可能惹来他们的猜忌和不快!

  “两位将军想必也知道,林冲将军率领的二十余万北伐大军即将返回汴梁了吧?”

  “终于平定河间晁盖了吗?”关胜眸子里露出欣然之色,奋然道,“林冲平叛有功,这次大将军定要重重赏他才是!”

  我仔细地观察着关胜脸上的表情,任何细微的细节都不愿意放过,闻言微笑道:“以关将军之见,我该如何赏他?”

  关胜低嘿一声道:“林冲一不争名,二不求利,所愿者唯率兵驰骋沙场耳!大将军只需给他一支军马,让他能够有机会杀敌立功,便是对他最大的奖赏!”

  “这有何难?本将军现在便可以任命他为镇南大将军领江南路经略使!”我说罢,忽又轻叹一声,语气一转有些委婉地说道,“只呆惜,林将军似乎不愿意率军回汴梁呢,唉……”

  “什么!?”

  关胜和张清几乎是同时露出嗔目结舌的模样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我。

  “林冲不愿意率军回京?”张清将我的话重复了一遍,脸上还是那副表情,“这绝不可能。”

  我便将渭南相所呈的密报递给两人。

  关胜和张清两人逐一看过,仍是摇头表示不信,关胜蚕眉一蹙,沉声道:“大将军,此事颇为蹊跷,不如末将亲身前往茂林一趟,向林冲问明具细情况再回来向大将军覆命如何?若以末将愚见,林冲并非骑墙观风之辈,更非别有用心之人,断不会做出如此违背常理之事。”

  “关将军所言极是。”张清也附和道,“林冲定是遇上了什么碍难之事。”

  我向两人微微一笑,满脸真诚地说道:“茂林两位将军固然要去,却并非只有两位将军前往,本将军也将一同前往,届时将携带女皇圣旨前往,既然林冲将军有碍难不便回京,本将军便客随主便,在茂林对北伐大军进行嘉奖。”

  “这个……”关胜有些碍难地看了我一眼,沉声道,“末将以为,还是让末将先去一趟,然后大将军再亲自前往为妥。”

  我转眼望着张清,张清也对关胜所言表示赞同。

  我这才淡然一笑道:“茂林,两位将军去得,奈何本将军去不得?”

  “这个……大将军系天下安危于一身,有如泰山之重断不可有任何闪失!”关胜深深地望着我,朗声道,“关胜,匹夫耳,虽有闪失亦不过是大将军麾下损失一员能征善战之武将,影响有限。”

  “胡说!”我嗔目厉声道,“将无大小之分,士无轻重之别!但凡我大宋将士,都系国之柱石,缺一不可!区区一小卒,看似微不足道,但聚卒成军却可以左右一个国家民族的兴盛,如何不重?”

  关胜汗颜无地,但虎目里却是露出灼热的眼神,灼灼地望着我道:“关胜愚昧,多谢大将军教诲,日后定然珍惜每一名士卒的性命!”

  我喟叹一声,沉重地点头道:“我大宋积弱已久,屡受外敌侵辱,正是同心协力共抗外辱之时,所以要格外地珍惜士卒的生命!林冲将军所率二十余万禁军将士,本属我大宋精锐之师,喻之为大宋之脊梁也不为过,其归属走向将直接影响整个华夏民族的兴衰,如何能够不慎重?西门庆虽贵为大将军之尊,但比起整个民族的安危又算得了什么?如果本将的身死,能够换来林冲将军的迷途知返,率兵回归朝廷,西门庆又何惜一死?”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