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9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5/140

返回书籍页面

  赌一次吧。

  她睁开眼,盯着那张试纸。

  一条杠?

  没怀孕?

  她又测了一次,同样的结果。

  唐馨在门外急得拍门:“你好了没?到底怎么样了啊,你急死我了!”

  明烛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有点儿意料之中,又有点儿意料之外,她茫然地拉开门,看着唐馨,“没中。”

  唐馨拍拍胸口,猛地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当干妈了呢!”

  明烛抿抿唇,捏着那张试纸又看了看,小声嘀咕:“我还以为有了呢。”

  唐馨翻了个大白眼:“你很遗憾?”

  明烛回过神来,笑着摇头:“不是,孩子以后会有的,可能最近跟剧组跑上跑下太累了,月经不准吧,这几个月一直不怎么准时,估计我身体也不太好。”

  “谢天谢地,不然看你回去怎么跟你爸妈和外婆交代。”唐馨顿了一下,“不说你,就说陆焯峰吧,如果这时候真怀孕了,他怎么跟你爸妈和外婆说?我怕他连门都不用进了。”

  明烛:“……”

  第二天一早,明烛就来大姨妈了,彻底消除忧患。

  唐馨抱着枕头,笑眯眯地说:“既然你大姨妈都来了,我过几天就回国了啊,反正我在这里也是玩票的,帮不上多少忙,也就是陪你。”

  拍摄期还剩十几天,顺利的话,六月初完成境外拍摄。

  明烛随手扎了下头发,“我早就说你可以先回去了,是你自己不愿意走。”

  “我这不是不放心你嘛。”

  “谢谢你啊,你赶紧回去跟唐总谈恋爱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哼,谁要跟他谈恋爱!”

  明烛背上包,冲她一扬脸,“你可别打脸。”

  “……”唐馨无奈地爬下床,也背上包,赶往剧组。

  这些天境外拍摄条件太艰苦,各种仪器没办法搬来搬去,只能留守,剧组的男人还是比较体贴的,让女同志回去休息,男人留守。

  到达山脚下,明烛看见有个摄像机坏了,姜导一脸愤怒:“一过晚上12点,那些难民就想来抢东西,人多也不怕,就料定我们不敢拿他们怎么样,胆子越来越大了。”

  在境外拍摄风险大,每天都要先把拍摄录像备份一次才能安心。

  唐海程坐在旁边,拧着眉,若有所思的模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难民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这个剧组人员庞大,一般难民是不敢过来抢的。

  除非,他们人格已经扭曲,极有可能是潜在的武装分子。

  他跟姜导商量,之后的十几天,每天拍摄任务完成之后,都把摄像机和道具收一收,人员集中在一起,如果真出什么事儿,也不至于分散。

  几天后,唐馨回国。

  剧组拍摄进程加快,拍摄期最后三天,在所有人都准备松口气的时候,那群难民似乎按捺不住了,开始捣乱,每天拿着棍棒到拍摄地一边跺着地面,一边大声喊:“为什么政府支持你们中国人拍电影,却不肯救济难民?”

  “难民越来越多,政府却不管,反而支持中国人拍电影,中国人给钱了吗?有什么好处吗?”

  “我们抢他们一点东西怎么了?这是我们的地盘!”

  “对,这是我们的地盘!”

  “我们的地盘!”

  一开始,政府军和大使馆出面,还能维持秩序。

  拍摄期最后一天,明烛跟服装组让两个小演员换上旗袍,两个小演员很喜欢明烛,拉着她的手晃:“姐姐,你也穿啊,你穿旗袍最好看了!”

  明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牛仔裤,笑着摇头:“我不拍戏,你们穿就行。”

  这两个小丫头不依不饶,一人拉她一只手,“穿吧穿吧,特别好看!”

  两个小丫头年纪都还小,父母跟在身边照顾,看见女儿这么缠人,也有些无措。

  服装师看着她,有些无奈:“要不你穿吧?不然这两个小祖宗不知道闹到什么时候,反正今天没什么事了,就补一些镜头,你等会儿在车上等着就行。”

  明烛无奈,只好去换上。

  服装组的旗袍不如外婆绣的精致,但她身段好,穿起来依旧玲珑有致,明烛刚换好旗袍出来,两个小丫头就围着她转。

  “好了,去化妆吧。”明烛拍拍她们的小脸蛋。

  那天拍摄不是很顺利,一直到傍晚才结束。

  两个小演员被父母带走了,其他工作人员留下善后,摄影机和各种仪器,装甲车和坦克还停放在山脚下,明烛坐在车上,看向站在边上指导的姜导。

  忍不住笑了下,终于拍完了。

  唐海程正要走过来,忽然觉得不对劲儿,往边上一看,一大群难民又出现了,忽然一涌而上,扑向那几辆装甲车和坦克,“砰砰砰”几声,有人开枪了。

  他们的子弹打穿了当地军人的脑袋,把人扔下车,跳上装甲车和坦克。

  “啊啊啊啊有人开枪了!他们想干嘛?”

  “抢东西吗?你们要抢什么?好好商量,别开枪啊!这不是杀人吗?”

  “快跑啊!愣着干嘛呢!”

  “我的摄像机!”

  一瞬间,整个剧组都混乱了。

  难民中混着的暴恐分子趁机抢了装甲车和坦克,轰隆隆地开起来,尘土飞扬,根本不管前面有没有人,就这么碾压过去。

  唐海程大吼:“全部退开!全部退开!”

  一时间,灯光,摄影小哥,演员,群演等,全部四处窜开。

  明烛坐在车上,惊愕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好像只在一瞬间。

  她脑子有一瞬间的混乱,她不知道这群人是想做什么,抢东西?还是制造暴乱?很显然,不单单是抢东西的目的那么简单了,一般难民怎么可能会抢装甲车和坦克呢?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暴乱。

  一时间,哭喊声不断,她指尖微颤,看见唐海程撞了义肢的腿快步走向中心,指着前面破旧的建筑物,“都往里面撤,先进去!别出来!”

  大家听从他的指挥,躲开那几辆乱窜的装甲车,迅速跑向建筑楼。

  很快,人员便疏散了。

  明烛下车,正要混乱逃走之时,被一个男人抓住手腕,一个甩手又扔回车上,回头怒瞪着她:“别动。”

  陆陆续续有人质被扔上车,男人女人都有。

  当地人,中国人都有。

  最后一个,是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唐海程。

  人质一共六个。

  ……

  先行躲起来的人员立即试图联系外界,请求增援。

  第一时间联系到的是大使馆,姜导手都在抖:“我们整个剧组遇袭,群演包括中国人和哥利亚人,我们上百号工作人员……请你们一定要保住我们。”

  有人中了枪,躺在地上呻吟,血流不断。

  剧组的医生立即蹲在地上,检查他的伤口,“不行啊,得动手术把子弹取出来才行。”

  有人害怕起来,怕自己会命丧与此,急着跟家人联系。

  一时间,《反恐》剧组在境外拍摄遭遇暴恐事件的事上了热搜,网友们看着发出来的照片和视频,胆战心惊。

  “我是刘放的妻子,他是《反恐》剧组的摄影小哥,请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我是王远的妹妹,他只是个灯光师,哥哥,请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为什么拍个电影会遇上这种事情?大使馆呢?维和军呢?”

  “东哥和宜宁不会有事吧?别啊,请保佑他们!千万别出事!保佑所有人平安无事!”

  ……

  在此之前。

  陆焯峰第一时间就接到了增援的指令。

  “《反恐》整个剧组在索马镇遭遇暴恐,那边靠近贫民窟,那些难民估计是受到暴恐分子的蛊惑,让他们混入其中,现在不知道哪个是暴恐分子,哪个是难民,最重要的是,整个剧组以及群演都被困在那里,我需要你们去把他们救出来。”

  陆焯峰一听《反恐》剧组,整个人懵了一下。

  韩靖看着他,也愣了。

  整个剧组。

  那就说明,明烛也在其中。

  但陆焯峰比他想象中的要冷静,他抿紧唇:“是,我想知道他们手上有几个人质?”

  “六个,两男三女,还有个十多岁的男孩,一男一女是中国人,一个装了义肢,还有一个穿着旗袍。”

  陆焯峰脑袋嗡地,空白了。

  人生第一次出任务脑子是空白的,坐上直升机后,韩靖拍拍他的肩,“没事儿的,已经跟当地政府联系了,那些难民有不少是从南边逃过去的,集中在那几个贫民窟里,长久以来,压抑和愤怒,觉得政府不公,只保北边,不保南边,让他们家破人亡,早就对政府心存怨恨了。这种情况下,确实很容易受到暴恐分子的蛊惑,但我相信人心还没那么坏,你别太担心了。”

  而且,穿旗袍的女人,不一定是明烛。

  想了想,韩靖始终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这种情况下,任由谁都没办法冷静。

  他理解陆焯峰。

  陆焯峰没心思搭理他,张武林和彭戈等人更是一声不吭,谁也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什么,这时候指挥中心也来了消息,“他们还僵持在原地,坦克炮弹对着建筑物里的上百号人,人质也被困在车上,估计是要跟当地政府谈判。”

  陆焯峰冷声:“那如果谈判不下来呢?人质怎么办?”

  “人质肯定要救,时间一到或者有异动,你们就马上行动。”

  众人松了口气。

  陆焯峰:“好。”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