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9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3/140

返回书籍页面

  明烛抿嘴笑,还是拿出手机给彭戈拍了照片,张武林站在旁边,忍了半天,才小声问:“嫂子,子瑜……她没来这边,对吧?”

  “没有。”林子瑜后期的时候,已经退出主创团了。

  “哦。”张武林有些失落。

  明烛看着他,“你有什么话或者东西要我带?”

  张武林犹豫了一下,摇头:“没有。”

  晚上吃完饭,张武林还是没忍住跑来找她,塞给她一个小盒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嫂子,你帮我带给她吧。”

  明烛没问什么,点头答应了。

  晚上洗完澡,明烛简单收拾好了行李,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几套衣服。陆焯峰靠在床头,支起一条腿,姿态慵懒地看着她把衣服叠好放进包里,最后,把张武林的小盒子放进背包最里层。

  明烛把包放在桌上,转身对他笑了一下,爬上床,坐在他身上,“我收拾好了。”

  他抱住她,“聊聊?”

  “剧组拍摄期还有一个多月,顺利的话,五月中旬我就要回去了……”她眼巴巴地看他,“我回去之前,能不能再过来一次?”

  陆焯峰静静地看着她,半响,有些无奈地捋捋她的发丝,“我九月份回去,忍忍?”

  明烛撇撇嘴:“好吧。”

  她趴到他胸膛上,手不安分地摸他腰背上的肌肉,反正没有套了,今晚就纯聊天,她安心地摸摸蹭蹭,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我回去后就跟外婆说我们领证的事,外婆把户口本给了我,就算我们提前领证了,她不会说我们的。哦对了,外婆一直想办我的婚礼,你说在镇上办还是北城办?”

  陆焯峰被她摸出了火,按住她的手,“办两场吧,还是问问外婆和你爸妈的意思。”

  “我还没见过你爸……”她抬头看他。

  “回去带你见见。”

  “好。”

  她又趴回去,手继续在他硬邦邦的肌肉上摸,陆焯峰按住她的手,眼底染着欲,“这么好摸?”

  明烛有恃无恐地笑笑,“嗯,挺好的。”

  陆焯峰抱着人翻了个身,明烛只觉天旋地转,人已经被压在身下了,她咬着唇看他。陆焯峰看着她,直起身,拽掉身上的迷彩服,裤腰松了扣子,卡在劲瘦的腰上。

  明烛一愣:“你脱衣服干嘛?”

  不是说好纯聊天的吗?

  陆焯峰牵起一边嘴角,笑得有些坏,“你还真以为我们能纯聊天?”

  “那不是没有……”

  “谁说没有?”他把她的手拉到裤兜里,“拿出来。”

  明烛摸到几个小正方形的包装,抓了一下,抓了三个出来,一看清手上的东西,顿时有种傻掉的感觉,她呆呆地看他:“哪里来的?”

  陆焯峰把剩余的一并掏出来,随意扫了眼,估计有八九个。

  明烛一看,吓得半死,“这、这么多?”

  他低笑一声,覆在她身上,一本正经地说:“骚军医提供的,计生用品。”

  计生用品?

  明烛反应了一会儿,瞪大了眼:“你们这里还提供这些啊?为什么?”

  陆焯峰低头,亲亲她的耳朵,引起她的轻颤,“哪有为什么,有男人有女人的地方就会用到,这里不方便买,他顺道带的吧,给需要的人……比如我们。”

  她身上总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陆焯峰沿着那味道,一路从脖子往下吻……

  明烛还处于震惊当中,被他咬住才反应过来,叫了一声,他直起身,咬住她的唇,低声道:“专心点儿。”

  她颤声:“好……”

  酣畅淋漓的结束,明烛嗓子都哑了,脑子混沌,还觉得有些绕不过来,为什么军医还提供这些!

  她真的以为今晚可以纯聊天的!

  陆焯峰撩开她汗湿的头发,垂眼看她,“想什么?嗯?”

  明烛眼眸迷离,身体可怕的颤粟感还没散去,在他身下软成了水,嗓子干哑得说不出话,她摇摇头。

  什么也不想。

  陆焯峰嘴角翘了一下,退出来,起身把套撸下来的时候,忽然发现不对劲儿,他低头看了眼,整个人愣住。

  明烛拉过被子盖住自己,一双湿漉漉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他。

  陆焯峰扔掉垃圾,坐回床上,连人带被一起抱过来,下巴在她脑袋上蹭了蹭,有些无奈:“明烛,跟你说一件事儿。”

  明烛昏昏欲睡,自己挪了下位置,靠得更舒服,半眯着眼,“嗯?什么。”

  “计生用品,破了。”

  “哦。”她点了下脑袋,还没习惯计生用品这个词,一下没反应过来。

  几秒后,她转过身,呆呆地看他,“啊?”

  破了?竟然破了?怪不得她刚才有点儿疼。

  陆焯峰拧着眉,冷静克制地问:“嗯,破了,上个月什么时候来的那个?”

  明烛自己算了一下,说不上安全不安全,咬着唇看他,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她不是害怕,是纠结,因为婚礼还没办……外婆给她绣了嫁衣的,非常漂亮,她还想婚礼的时候穿给他看的。

  如果怀孕了,等陆焯峰回去,她肚子大了起来。

  那穿不上了啊!

  要是穿不上的话,外婆就白绣了,那些衣服外婆绣了两年多,非常精致,独一无二,外婆一直盼着她能穿上的。

  想到这儿,她低头,有些难过和惋惜。

  陆焯峰看了她一阵,舔了下嘴角,又撸了两把短短的发茬,捞起迷彩裤往上套。他站在床边,裸着上身,弯腰摸摸她的脑袋,语气很无奈,带着一丝愧疚:“邵骏那边有药,抱歉,就这一次……”

  明烛回过神来,抱住他的腰,“别去了。”

  陆焯峰也不想她吃那种药,谁他妈能想到那东西还能破?

  他深吸了口气,低笑了声:“想怀孕?”

  “也不一定会……”

  就这一次,而且应该还算安全期内,是有些危险,不过她运气应该没那么差吧。

  “那如果有了呢?”陆焯峰咬着下嘴唇,嘶了声。

  明烛想了想,小声说:“这个都能破,万一药也是不好的呢……嗯,我明天回去了再去买吧,别去找邵骏了。”

  她随口胡掐,担心他过去后忍不住揍人。

  而且,做到安全套破了这种事情,说出去得多丢人啊!

  明烛抱着他不撒手了,窘得脸红:“你别去……要是被人知道,太丢人了。”

  陆焯峰看她害羞成这样,反而轻松了几分,他在床边坐下,重新把人抱进怀里:“好,我不去了。”

  她脑袋在他怀里蹭:“听说48小时内吃都有效,明天我去买。”

  陆焯峰懊恼地闭了闭眼,嗓音沉闷:“嗯,就这一次。”

第82章

  因为这个意外,明烛明明累极,却翻来覆去也没睡着,陆焯峰搂着她,在她背上轻轻地拍,在她耳边低语:“是不是害怕了?”

  他知道明烛还年轻,对生孩子大概没准备好,最重要的是婚礼还没办,一般女孩子接受不了这个。

  明烛抱住他,摇摇头,老实告诉他:“我不是害怕,外婆给我绣了嫁衣你知道的,我怕到时候穿不上她会难过,我也……有点遗憾吧。”

  但是,她又不太想吃药。

  陆焯峰笑得有些苦涩,开了句玩笑:“明天把邵骏打一顿吧。”

  明烛:“……”

  这个,怪不了邵骏吧。

  她仰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快哄我睡觉。”

  陆焯峰低笑,眉梢微挑,“不然再来一次,反正已经破了。”

  明烛立即闭上眼睛,“我睡了哦,晚安。”

  她睡着后,陆焯峰套上衣服,摸出烟盒走出房门,关上门,靠在门外点了根烟,这几天明烛在,他抽得少,这会儿有些烦躁,忍不住抽一根。

  韩靖和邵骏从浴室走出来,隔着不远的距离,看见陆焯峰姿态慵懒地靠在门外,低头抽着烟。

  邵骏瞥了眼,笑了下:“啧,陆少校这是事后烟呢。”

  韩靖哈哈大笑:“绝对是,妈的,整个维和军里就他一个能抱着老婆睡觉,羡慕不来。”

  陆焯峰听见韩靖的笑声,抬眸看过去,邵骏举手挥了挥,他目光瞬间变冷了。

  距离虽不远,但天色灰暗,看不清神色,邵骏莫名感觉身上一寒,转头问韩靖:“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杀气,我怎么觉得陆少校要拔枪崩我?”

  韩靖嗤笑:“你想多了吧?”

  邵骏又看了眼,陆焯峰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那股杀气源源不断,真不是他的错觉……

  就在邵骏想过来问问情况的时候,陆焯峰低头,掐灭烟头,转身回房了。

  第二天一早,陆焯峰把明烛送出营区,中午,抵达机场。

  机场附近有个药店,陆焯峰要去买药,明烛拉住他,弯着眉眼摇头:“等我回到酒店再去买吧,酒店附近就有个药店,你现在买我也吃不了,坐飞机前吃药我会吐的。”

  这话倒是真的。

  她很怕吞药,不管是坐飞机还是坐车前都不能吃药。

  陆焯峰看了眼时间,快登机了,有些无奈,“好吧,记得买。”

  明烛点头,拉住他到旁边坐下,有些眷恋地看他,“嗯,我在家等你。”

  “好。”

  “嗯,我知道有护士喜欢你,你离她们远一点啊,别忘了你是吸女医生体质,女护士也算医生。”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