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8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86/140

返回书籍页面

  陆焯峰哼笑出声,直起身体,居高临下地睨她,“逗你的,我没那么禽兽。”

  “昨晚就挺禽兽的。”她小声嘀咕。

  陆焯峰听见了,没接她的话,抬头看向那幅被他钉在床头的嫁妆。明烛爬起来,坐在床上,也转头看了眼,跪坐起来,抱住他的腰,脑袋在他胸膛蹭了蹭,“你回去吧,我会想你的。”

  “嗯。”他揉揉她的脑袋,低头看她,“抱歉,婚礼要等我回来才能办了,时间有点长。”

  “没关系,我等你。”她摇头。

  “你喜欢中式婚礼?”

  陆焯峰一直知道她喜欢中式的,外婆连嫁衣都帮她绣好了,必定是中式婚礼才能配得起,但他还是想问一下。

  “嗯。”她点头,“外婆也喜欢中式婚礼。”

  他嘴角微翘,“那好,我先去了解一下,做做功课。”

  明烛心里有了打算,但没告诉他,仰着脸,笑着看他,“好啊,等你回来再说,八个月也很快的,我下个月底也要过去,拍摄期大概三个多月,一百多天。”

  还剩下三个多月,只要忙碌一点儿,会过得很快的。

  陆焯峰看她算着日子,努力把日子缩短,心头一软,也有些心疼,俯身咬住她的唇,重重地吻,舌尖毫不犹豫地钻进去,明烛身体一软,顺势躺倒在床上。

  吻得有些过火了,陆焯峰很快起了反应,明烛感觉到了,修长的双腿主动勾住他的腰,含糊呢喃:“要不,做吧。”

  陆焯峰没忍心再折腾她,在她唇上咬了一下,又轻轻一吮,才松开她,撑着身体,半笑不笑地看她:“我不在的时候,多去锻炼,嗯?”

  明烛一窘,“好。”

  他平息了一会儿,直起身,摸摸她的脸,“你车钥匙我放玄关柜子上了。”

  “你什么时候把车开回来的?”她惊讶。

  “今天上午,你还在睡觉的时候。”

  ……

  陆焯峰走后,明烛还躺在床上,手机震动了几次,她拿过来看了眼,唐馨和尤欢从昨晚到上午,一共给她发了二十多条信息,都在关心她说错话的后果如何。

  后果很严重啊。

  明烛回了几句,然后把今天拍的照片发到群里。

  瞬间,三人小群被刷屏了,唐馨刷了一整排的表情包,表示自己的震惊之情,然后问:“你方便接电话吗?”

  明烛说方便。

  很快,唐馨的电话就杀过来了,“你昨晚被修理得答应第二天就去民政局领证吗?陆焯峰厉害啊,逼供有手段,逼婚的手段也这么给力吗?”

  明烛:“……”

  她是被修理得很惨烈,但跟逼婚沾不上任何关系好吗?

  唐馨还处于震惊中,没想到就一天没见,明小主就嫁人了,“你们不是还没见父母吗?这么冲动,不怕后果难承担吗?”想了想,又忍不住自责,“都怪我昨天乱说话,给他听见了。”

  哪个男人受得了这种话。

  明烛坐在床上,怀里抱着抱枕,笑弯了眉眼,“我不是冲动,结婚也不是惩罚,我本来就想嫁给他,十八岁就想了。”

  唐馨一拍脑袋,“看我,都忘记了,那他求婚了吗?”

  明烛笑:“求了。”

  唐馨翻了个白眼,“别跟我说是在床上求的。”

  明烛:“……”

  就是在床上求的,有什么问题吗?

  她一沉默,唐馨就明白了,笑眯眯地问:“来,分享一下逼婚过程吧。”

  明烛懒得跟她解释,直接说:“说了不是逼婚!”

  唐馨一阵乐,又感慨了起来:“我跟你一样都是25岁,昨晚还一起吃饭,今天你就领证变军嫂了,我既没变成富婆,也没男朋友,这么一对比,怎么这么可怜呢?”

  “唐总呢?”

  唐馨顿了顿,哼声:“不想搭理他了。”

  明烛笑:“我不信。”

  唐馨装耳聋,转移话题:“我一直都很想问你,十八岁就想嫁人是什么感觉?”

  “就是……”明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几秒,每次他去镇上的时候,我都特别高兴,每年最高兴的日子就是那几天,他走的时候,心情就特别失落和难过,很想跟他一起走,或者让他留下来,就是想跟他在一起。”

  她以前每次送陆焯峰离开,都有种想冲过去,从身后抱住他的冲动。

  唐馨想起唐域,觉得自己很危险,她现在的感觉,大概跟十八岁的明烛差不多。

  想到这,有些郁闷,瞬间又把烦恼抛到脑后,“啊,明小主嫁人了,是不是要庆祝一下?”

  明烛笑:“好,我请你们吃饭。”

  ……

  二月,春节假期,明烛回镇上呆了十天,徐奶奶问起陆焯峰能不能回来的时候,明烛告诉她和外婆:“他去哥利亚维和了,九月底才能回来。”

  外婆感叹:“这么久啊……”

  明烛笑笑:“没事的,我也要去哥利亚几个月,能见着。”

  外婆这才觉得安心,她总觉得两小情侣总见不上面不好,念叨着:“总这么忙,什么时候才能把婚结了,婚礼办了啊……”

  “……”

  明烛本来还想坦白两人已经领证的事,看外婆的样子,还是决定先瞒着,等电影拍摄结束再说。

  回到北城,明烛便收拾行李,这次去的时间很长,中途倒是可以回来,但她想,如果有时间有机会的话,就去找陆焯峰,所以带的行李很多。

  她蹲在行李箱前,想了想,起身拉开另一边衣柜,从那一排散着柔光的旗袍里挑了几条素色的,折叠好,放进行李箱里。

  那边天气暖和,可以穿。

  第二天,明烛跟剧组方一同上了飞机,她跟唐馨的位置挨着,“不是说你不用跟组吗?你还去?”

  唐馨笑眯眯地:“跟去看看呗,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

  话音刚落,就看见机舱门口走进一个高大的男人,她笑容微僵。

  明烛抬眸看了眼,“姜导没说唐总也去啊。”

  唐域脚步微顿,朝这边看了眼。

  明烛有些明白了,她看向唐馨,靠着她耳边问:“他不是追着你来的吧?”

  唐馨笑眯眯地:“谁知道呢,不管他。”

  明烛笑:“要不,我跟他换个座位?”

  “别,你要是换了,我跟你绝交。”

  “……”

  明烛坐在靠窗的位置,唐馨坐在走道一侧,她一抬眼,就跟唐域目光撞上,那斯翘了下嘴角,大大咧咧地在走道另一边坐下,翘起二郎腿,转头看她,“唐馨,你瞪我干嘛?再瞪扣你工资。”

  唐馨:“扣你妹。”

  唐域是真有个妹妹,每次听到这话,都觉得别扭,他挑眉笑:“下回把我妹妹带给你看看,你当着她面骂。”

  唐馨:“……”

第77章

  剧组抵达哥利亚是半夜,整个剧组安排好住宿问题已经很晚了,明烛拿到钥匙,跟唐馨回房间,唐馨去洗澡的时候,她拿着手机翻看领证那天跟陆焯峰的合影。

  同在哥利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上面。

  唐馨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她抱着手机盯着陆焯峰的照片发呆,手在她面前晃晃,“想你老公啦?”

  老公……

  明烛嘴角微翘,她还没这么叫过他呢,放下手机,叹了口气:“想啊。”

  是真想他啊。

  唐馨也不懂部队的规定,她在床边坐下,看着明烛:“拍摄期很紧张,你是主编剧,估计也不好走开,陆焯峰能联系你吗?”

  明烛摇头:“我也不知道。”

  “当个军嫂真不容易……”

  “当军嫂,挺好的啊。”明烛笑笑,拿了衣服去洗澡。

  修整一晚,第二天,全组人员赶往拍摄地点,拍摄军事片需要筹备的各种事项太多了,整个剧组几百个人,前期准备了很长时间,到了拍摄地点跟军事制片人顾绍安汇合。

  顾绍安年前就过来了,各种道具进海关,卡了很久,好在目前拍摄需要的道具基本准备妥当了,可以顺利开机拍摄。

  明烛往那边看了眼,看见了主演们和两个小演员,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儿,一个四岁,一个八岁。当初她据理力争,总算把杜宏想把其中一个小孩改成男孩儿的提议否决掉了。

  人群中央最显眼的男人当属影帝季东阳了,他是《反恐》这部影片的男主角。他身旁站着个肤白貌美的女人,两人容貌出众,姿态亲昵,唐馨粉了季东阳好多年,当下激动得不行,“是东哥和宜宁啊,我还是第一次在公共场合看见他们!”

  季东阳演技好,为人低调,他妻子周宜宁也一样,两人很少在公共场合出现,确实难得,周宜宁在《反恐》里饰演的是一名无国界医生。

  明烛说:“他们要在剧组呆很长时间,你可以去要张合影。”

  唐馨连连点头:“必须去,以前东哥还是我梦中情人呢。”

  身旁的唐域一听,低头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你梦中情人还挺多的啊。”

  “关你……”唐馨本来想说关你妹的,想到他飞机上说的话,又改了口,“关你屁事!”

  话说完,转身就跑了。

  明烛看了眼唐域,想了想,说:“馨馨吃软不吃硬的,你要是想追她,就示示好,或者送礼物,她挺喜欢别人送她花的。”

  说完,也往人群中走去。

  唐域低头摸摸鼻子,脸有些臊,觉得自己真有点儿不是东西,追不到明烛,被唐馨撩了几个月,她表白的时候他没给个准话,现在弄成这副局面。

  唐海程拍拍他的肩,瞥了他一眼,调侃道:“改追唐馨了?也好,那姑娘挺可爱的,怼天怼地,适合你。”

  “小叔,你是觉得我追不上明烛,所以退而求其次,改追唐馨?”唐域想起之前助理说起公司里的八卦,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他跟明烛和唐馨的事成了公司茶后饭余的八卦素材。

  明烛和唐馨不常在公司,所以并不知道这些八卦。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