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7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7/140

返回书籍页面

  明烛瞪大眼睛“唔”了声,心尖轻颤,手在他腰上抓了几下。

  疯了。

  疯了吧。

  等会儿外婆忽然进来怎么办?

  陆焯峰低笑,咬着她的唇,嗓音低哑含糊:“没事儿,我听着。”

  舌头探入,勾着她的唇舌横扫侵占,明烛瞬间软了下,轻轻抱住男人结实精瘦的腰,闭上眼睛,沉迷在他热烈的亲吻。

  半个多月没见,陆焯峰是真的想她,吻得格外用力,水烧开了,冒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陆焯峰腰抵着灶台,还吻着她,空出一手伸向后,把火调小。

  院子里静悄悄的,明烛满脸绯红,耳朵里听见的,全是两人亲吻时的暧昧声。

  ……

  饭菜上桌后,明烛尝了一口,承认他的厨艺是真的一般,跟以前一样。

  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外婆看向明烛,果然开口了,“丫头,你之前说有男朋友,还没说清楚呢,是真的有男朋友了?没骗我?”

  明烛咬着筷子,弯起眉眼,“外婆,真的有男朋友了,没骗你。”

  外婆看着她,笑着问:“那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多大年纪啦?”

  陆焯峰把一碗汤放到她面前,淡淡地瞥她一眼,一副“看你怎么编”的表情,她抿了抿唇,跟外婆撒娇:“外婆,我跟他关系还不稳定……你就先别问那么多了,下次我带他回来你自己问他好不好?”

  关系还不稳定?

  陆焯峰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翘了翘嘴角。

  明烛:“……”

  外婆看了看明烛,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好吧,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主要是看人品好不好,工作稳定就行,能照顾你,我就放心了。”

  明烛笑:“好。”

  徐奶奶看向陆焯峰,也问了句:“小陆,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陆焯峰笑笑,“有了。”

  明烛给徐奶奶和外婆夹了菜,不等她们问,就自顾自在地说:“我见过他女朋友,很漂亮的。”

  徐奶奶愣了下:“真的?你在哪里见的?”

  “偶尔看见的,好啦,你们就别操心啦。”明烛心情很好,饭都多吃了半碗。

  徐奶奶和外婆互看一眼,总觉得怪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幸好,她们没有再追问。

  饭后,陆焯峰收拾碗筷,明烛陪两个老人聊天。

  九点,徐奶奶睡下后,明烛也陪外婆回去了。

  陆焯峰回到房间,靠在房间的小阳台抽烟,低头看着对面的院子,烟抽到一半,对面的房间灯亮了,窗帘只拉开了一点点,隐约看见一道纤细的人影晃动。

  他脚踩着护栏,看着对面,给她打了个电话。

  明烛刚抱着衣服进浴室,正在调水温,听见手机响,又跑回来接听,“喂。”

  “今天怎么回去那么早?嗯?”男人嗓音含笑。

  以前,她哪次不是赖到晚上十一点之后,被他赶着才肯回去。

  明烛走到窗前,拉开一点儿窗帘,就看见他了,陆焯峰手垂在护栏上,弓着腰,正盯着她,夜色昏暗,透过窗口洒出的柔光,隐隐看清他深邃的眼睛。

  她低下头,“我刚准备洗澡,等会儿……再去找你。”

  陆焯峰看着她把窗帘拉上,低笑出声:“好,去洗澡吧。”

  挂断电话,陆焯峰掐灭烟头,也去洗了个澡。

  这次来得匆忙,他基本什么都没带,只一个人。

  明烛肩上有伤,又是女人,洗澡洗得很慢,等她洗完,已经快十点了,丢在床上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擦了擦湿润的发尾,把皮筋扯下,弯腰去拿手机。

  “把窗户打开。”

  陆焯峰发了条信息过来。

  她愣了一下,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对面的房间灯刚刚暗下,她有些茫然,不懂陆焯峰要做什么。

  很快,对面空荡荡的院子里多了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下一秒,明烛就明白陆焯峰要做什么了。

  男人身姿矫健地爬上围墙,单手一撑,就从上面跳了下来,走到她这栋楼的墙边,起身一跃,攀住一楼窗台边沿,迅速地爬到了二楼……

  明烛看得心惊肉跳,紧紧盯着那道迅猛的身影,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去。

  不过十秒的时间,她还来不及担心,男人修长好看的手已经抓住她的窗沿,一个引体向上,那张英俊的脸便出现在她眼前,对她勾了勾嘴角,“把窗户打开,往后退一步。”

  明烛张了张嘴,忙把玻璃窗打开,往后退了一步。

  陆焯峰撑着窗沿,翻身跳了进来。

  还顺手把窗帘拉严实了,背靠在窗边,低头睨她,眼底含笑。

  明烛抬头看他,兴奋又紧张,有种……偷情的感觉。半响,她忍不住笑了,在他胸口捶了一下,“你……吓死我了,这是三楼啊,万一摔了怎么办?”

  陆焯峰捉住她的手,把人带到怀里,低笑出声:“别担心,摔不了。”

  明烛忽然想起当初在边疆演习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爬上五楼把她救下的,想想,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有点儿多余,嘴上却不饶人,“那也别爬窗户啊,等晚一点,徐奶奶和外婆都睡了,我过去找你就好了……”

  “院子的门一打开声音都很大,你不知道?”

  “……”

  这倒是,两家的院门都是木的,有些年头了,每次打开都有一声“咯吱”响,如果没睡熟,肯定能听见。

  陆焯峰扫了一眼她的房间,比高中的时候多了一张小沙发,其他的没怎么变,整个房间的风格依旧很少女,连床单都是粉白的,看起来很温馨。

  电暖器开着,屋子里比外面暖和许多。

  陆焯峰把外套脱了,扔到小沙发上,垂眸看她,“伤哪儿了,我看看。”

  明烛刚洗完澡,脸还红着,转身坐到床上,背对着他,手摸上睡衣扣子,解开第一颗扣子,小声说:“在肩膀上往下一点儿,其实快好了……”

  她解开两颗扣子,把衣服往后拽,发现还是看不到,耳根慢慢红了,她刚洗完澡,没穿内衣……再解就什么都看见了。

  陆焯峰站在她身后,撩开她的长发,拨到一边,目光落在她细嫩白皙的颈脖上,以及滑落到一半的肩。感觉到她的动作顿了一下,几秒后,睡衣从她肩头滑落,卡在手臂两侧。

  圆润的肩头,半个背部都暴露在空气里。

  漂亮的蝴蝶骨右侧,还有两个贴着纱布的地方。

  他在她身后坐下,轻轻摸了摸那两处伤口,手环住她的腰,低声问:“会留疤吗?”

  明烛耳根红透,揪着胸口的衣襟,摇摇头:“不知道,没缝针,医生说看个人体质,有些人会留疤,有些人不会。”

  她转头问:“你介意吗?留疤的话。”

  陆焯峰看了一会儿,低头在伤口上亲了亲,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不介意,但我会心疼。”

  伤疤这种东西,如果是落在他身上,他完全不在意,但她不一样,看见了就能想起留疤的过程和经历,到底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而且,哪个女孩子愿意自己身上留疤?

  “你不介意我就不怕,反正只有你看。”

  陆焯峰心头一热,搂着她的手紧了紧,低头在她肩上咬了一口,明烛轻颤,听见他低声问:“没穿内衣?”

  明烛低声:“嗯,刚洗完澡,没来得及穿……”

  “别穿了。”他低笑了声,在她肩上又啃又咬,几下之后,才慢慢吻上她细白的脖子,感觉到她的身体一下子僵直了,有些紧绷。

  两人虽然没做过,但亲密的次数也有几次,陆焯峰清楚明烛哪里敏感,顺着颈脖往上,含住她的耳垂轻咬,怀里的姑娘身体轻颤,瞬间就软了。

  明烛整个人靠进他怀里。

  陆焯峰握住她胸前的手,把她的手指一根跟掰开,没了禁锢的宽大睡衣瞬间滑到腰上。

  她真的很白,很软,像水似的,滑不溜秋地在他怀里扭,像寻求一点儿遮蔽,但毫无作用,陆焯峰已经覆住柔软的某处,低声:“躲什么?”

  明烛没回答,因为灯光太亮了,感觉一切都无所遁形。

  有点儿害羞。

  但她不想拒绝,甚至有些期待。

  她转身,抱住他。

  用行动告诉他,她没躲。

  陆焯峰看清她的身体,喉咙瞬间干涩,宽大的手掌护着她的肩,把人压进床上,低头看她,“你身上有伤,这么欺负你,会显得我很没风度。”

  明烛脸色红润,小声说:“不疼了。”

  他手指绕着她的长发,低笑:“真的?现在是不疼,等会儿动起来就不一定了。”

  明烛:“……”

  “那轻点儿不就好了……”她说。

  陆焯峰定定地看着她,明烛双手抱在胸前,挡住自己,羞得没边了,也不懂他在想什么,但她肯定,他绝对是想的,这么多年……她不信他不想。

  她松开手,抱住他的脖子,柔软的身体贴上他,小猫似的去舔他的喉结。

  陆焯峰一下就受不了了,血气全往一处涌,什么风度,什么君子,都这样还能忍就不是男人了。他低头重重吻住她,手垫在她背上,亲了一会儿,起身,把身上的衣服脱了,露出结实有力的身躯,平时看着高高瘦瘦的,比平常人健壮挺拔一些,衣服一脱,胸肌宽厚,腹肌整齐排列,线条极为分明。

  以前明烛问过陆焯峰,如果卧底的时候被抓了,敌方能看出来吗?

  他说:“看对方是什么人了,一般当兵的身体素质都很好,肌肉是肯定都有的,被抓的时候你可以说是健身爱好者,也可以说是常年干活。但是,真正当了多年兵的人,训练方式是不一样的,肌肉分布也有区别,握枪的人手上的茧也是不一样的。”

  明烛一直很想知道,哪里不一样?

  不都是肌肉吗?

  她指尖在他身上滑来滑去,脑袋晕乎乎地想,等会儿要让他指给她看,哪里不一样。

  意乱情迷之际,陆焯峰脑子炸了炸,忽然清醒过来,他又没准备东西,真是——余光瞥了眼她桌上的闹钟,十点,还来得及。

  他摸摸她的脑袋,“等我十分钟?”

  明烛眨了下眼睛,抱着他不放,小声问:“你要去买东西吗?”

  他点头,想拉下她的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