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7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5/140

返回书籍页面

  “挺好的,他今年都30了,领导都催着呢。”唐海程笑了声,“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明烛有些不好意思,笑了一下,“好。”

  中午吃得很随便,下午继续工作。

  傍晚来临,姜导站在山坡上,踩着一块岩石大声喊:“行了,今天先回去吧,天黑了不安全。”

  回到山脚下,那群男人和孩子还在那里。

  明烛问司机:“他们没离开过?”

  司机说:“走过了,下午闹了一阵,男人和小孩围着车子使劲儿拍窗户,幸好他们没用石头砸玻璃,你们快上车。”

  大家上车后,那群人也站了起来。

  司机连忙把车开了出去。

  明烛这辆车开在最前面,她靠着窗户,看着后视镜里的男人和小孩,总有些不好的预感,忽然,后视镜里的两辆车忽然猛地晃动了几下,停了下来。

  像是爆胎了。

  她张了张嘴,大声喊:“司机,停车。”

  车子正在上坡,准备拐上正道,四周全是岩石黄土,前些天下过雨,深凹的地方泥泞难行,岩石错乱分布,司机显然也看见后面的情况了,刚一打转方向盘,正要一脚油门上坡,突然“砰、砰”两声,右侧两个车轮同时爆胎了。

  车身连晃动都来不及,两个车轮迅速扁下去。

  明烛跟唐馨控制不住尖叫了声,车往右方侧翻的时候,唐海程大喊了声:“抱住脑袋!”

  明烛立即抱住脑袋,车子猛地翻下去的时候,她在最后一秒,奋力转了个身,背对着玻璃。

  车身狠狠往下砸,玻璃撞上岩石破裂,玻璃渣飞溅,明烛感觉自己背上一阵阵尖锐的疼,脸都白了,车身晃动了几下,不动了。

  唐域扶着脑袋,晃了晃,忙喊:“你们怎么样?”

  唐馨哭了声:“我没事,但明烛好像……”她还趴在明烛身上,忙撑起来,看见明烛脸色苍白,疼得直抽气,她闻到了一丝血腥味儿,忙喊,“明烛你伤哪儿了?

  明烛眼睛都红了,嗓音发颤,“玻璃扎进肩上了……”

  “怎么办啊……”唐馨急得直掉眼泪。

  唐域想拉开车门,拉不动,他沉下来:“司机,开锁。”

  司机还没缓过来,他磕到了脑袋和手,整个手臂都是麻的,按了开锁键。

  此时,一直等待机会的男人和小孩迅速围过来,他们说话带口音,也不会英语,司机听得懂,他们要钱,所有的钱。

  除了明烛这辆车,其他车都没翻,一群人下了车,围在这辆车前。

  那群男人有人拿出了刀,“我们只要钱和食物。”

  姜导和杜宏忙把车门打开,唐域唐海程出来后,又把唐馨弄出来。最后,才小心翼翼地把明烛抱出来,明烛背上和肩膀上扎进了两块玻璃,正流着血,背上一大片白色毛衣都被染红了。

  看着有些吓人。

  姜导皱眉,“唐总,现在怎么办?”

  现在的情况不好处理,除了明烛,司机也受伤了,五辆车三辆车都爆胎,尤其是他们这辆,现在根本开不走,不可能跟他们在这里纠缠,必须快点赶回去。唐域刚才磕了下脑袋,但没受伤,已经缓了过来,他走到前面,跟司机交涉:“跟他们说,给钱可以,但不可能全部给,只给现金。”

  司机把唐域的话传达给他们。

  那群人一直盯着他们,显然有些不满意,呱啦呱啦地又说了一串,司机转达:“他们要所有的食物。”

  车上有医药箱,明烛靠着车,唐海程正在给她看伤口,皱了下眉,如果受伤的是个战士,这点儿玻璃渣就直接给拔了,再把血给止住,回去再处理就行。

  但明烛是个姑娘,处理不好留疤就不太好了。

  唐馨眼睛还红着,问明烛:“你怎么样?”

  明烛疼得话都不想说了,摇头,“没事儿,就是疼。”

  唐域一边交涉,一边交代司机,把轮胎换了。

  没有车,他们回不去。

第67章

  他们把大部分现金和所有食物留下,那群人抱着东西走了。

  明烛肩背上的伤简单处理了一下,血暂时止住了,她坐在一辆没爆胎的车上,身上疼得有些麻木了。

  司机正在换轮胎,大家都有些沉默,姜导叹了口气:“没想到还真让我们遇上这种事情了。”

  当地司机刚才说,平常贫民不对团队下手,可能真是被逼急了,或者是看见他们扛着摄像机,人多,钱也多,一时起了贪念,才会出手。

  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

  唐域看了眼脸色苍白的明烛,又看向红着眼的唐馨,目光掠过她的手,她手上也沾了血,他刚才还以为是明烛的血,细看,才发现破了个口子。

  他皱了下眉,走过去,“你手也被割了?”

  唐馨正在医药箱翻创可贴,闻言抬头,小声地:“嗯,没事儿。”

  “来,我看看。”他拿起她的手,看到她掌心里的那道伤口,不深也不浅,血已经快干了。

  唐馨愣住,呆呆地看他。

  唐域拿生理盐水给她冲洗,瞥她一眼,“看什么?难道你还想让明烛给你处理?”

  明烛靠在车座上,掀了掀眼皮,转头看向窗外。唐馨脸有些红,没吭声,唐域撕开创可贴,贴在她掌心上,指腹压了压,“好了。”

  半小时后,轮胎换好,车子重新开上路,明烛那辆车的司机受伤了,换了个摄影小哥开车。

  明烛趴在唐馨腿上,脸色依旧苍白。

  三个多小时后,赶到医院,医生给明烛处理好伤口,安排了一间病房,取景踩点的工作还没做完,主创团还要在哥利亚呆几天,但明烛现在肯定没办法去了。

  唐域看了眼明烛,说:“我后天回国,你跟我一起回去?”

  明烛靠坐在病床上,麻药过了之后,伤口又开始疼了,她脸色很苍白,连唇色都是淡淡的,她看向唐馨。

  唐域也看过去,笑了声:“唐馨也一起走吧,反正你在这里也没用。”

  唐馨:“……”

  你才没用呢!

  明烛笑了下,拉住唐馨的手,“你陪我一起回去吧。”

  唐馨本来也这么打算,“嗯,反正我在这里也没用。”

  大家笑了声,在医院病房吃了晚饭,留下唐馨陪床,其他人一起回酒店。

  两天后。

  明烛跟唐馨唐域搭上回国的班机,下了飞机,唐馨才松了口气,“还是我们国家好,一回到这片土地就觉得心都安定了。”

  “是啊。”明烛也叹了声,坐了近二十个小时的飞机,伤口隐隐作痛。

  手机开机后,她查看了一下信息,陆焯峰还没给她回过信息,大概是出任务去了,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很想他。

  唐域看向她们,“先送你们回去吧。”

  明烛点头:“麻烦唐总了。”

  回到家后,明烛小心洗了个澡,连饭都没顾得上吃,趴在床上睡着了。

  ……

  云南边境。

  陆焯峰站在山脉下,看着彭戈和张武林把人押过来,那人满眼红血丝,正是上次暴恐事件逃出边境的罪犯,他笑了声:“还跑么?”

  那人骂了句脏话。

  陆焯峰冷哼:“带回去吧。”

  他手抄进裤兜,转身走在前面,嘴里叼着根草,慢慢嚼着。

  张武林今年年底考核通过了,正式成为突击队队员,他押着人跟在身后,咧嘴笑:“队长,我算不算立功了?”

  “不算。”

  “好吧,那我继续努力。”

  彭戈拍拍他的肩,笑了声:“刚进突击队就想着立功,这么积极啊?”

  张武林嘿嘿笑了几声:“是啊,想在女朋友面前炫耀一下,看我多厉害。”

  彭戈大笑:“懂你。”

  陆焯峰翘了下嘴角,头也没回,“快点儿,今晚还要回赶回北城。”

  快两个星期了,不知道她回来了没有。

  前些天,陆焯峰接到任务,边境附近村庄被埋了炸药,有村民被炸死了,本来以为又是新的一起暴乱事件,赵远带队搜寻了几天,没搜出结果,倒是有村民说看见个不认识的男人,有些怪异。

  陆焯峰赶到的时候,问过外貌特征,基本确认是上次逃出境外的男人,那男人狡猾得很,他跟赵远费了一番力气才把人引出来。

  幸好人抓住了,这个案子可以彻底结了。

  回到北城军分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陆焯峰先去了一趟办公室,拿到手机,一开机就收到不少信息,他忙点开看,明烛最近一条微信是昨天下午三点发的。

  “我回来了,刚洗完澡,现在很困,伤口也有点疼,我先睡一会儿,晚点去医院换药。”

  陆焯峰脸色微变,连前面的信息都没来得及看,直接打电话过去。

  明烛正在看杜宏给她发来的照片和录像,放桌上的手机响了。

  是陆焯峰。

  她深吸了口气,拿起手机,接通。

  电话那头的男人嗓音低沉,很急,“伤哪儿了?”

  明烛眼眶忽然红了,轻轻吸了下鼻子,低头盯着电脑屏幕,小声说:“肩膀上,已经不怎么疼了,你回来了吗?”

  陆焯峰拧紧眉,嗓音有些哑:“不疼你哭什么?”

  明烛滑了一下鼠标,肩膀有些疼,“我给你发了很多信息,但你一直没回,我知道你出任务去了或者忙,我就是……有点想你了。”

  陆焯峰松了半口气,“怎么伤的?”

  明烛把事情说了一遍,怕他担心,又说:“没事了,已经好很多了,过几天就能好,你不用担心。我买了明天早上的票,回镇上看外婆和徐奶奶,徐奶奶前两天住院了,就是老毛病,你不用担心。”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