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6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8/140

返回书籍页面

  徐敬余笑,看向陆焯峰,“下午或者晚上,比一场?”

  陆焯峰低头看明烛,问她:“想看吗?”

  想看他就打。

  安晴在旁边喊:“我想看!”

  贺程按下她高举的手,斜眼看她:“关你屁事啊,又不是问你。”

  “我就不能表达一下热情吗?我想看不行吗?”安晴一下就炸毛了,“不然你上去比比?我也想看,我还能给你当拉拉队。”

  贺程对拳击和当兵都没兴趣,而且陆焯峰和徐敬余一个特种兵一个职业拳手,他打不过,抬手拍拍她的脑袋:“不去。”

  安晴哼了声,小声嘀咕:“反正你也打不过。”

  贺程脸一瞬间就黑了,“再说一次试试?晚上可别后悔。”

  安晴:“……不说了。”

  两人就这么吵起来了,明烛看得目瞪口呆,听得脸红,这两人真是旁若无人啊,这哪里是吵架,调情还差不多,她瞬间想起那个502事件,安晴真的挺生猛的,也亏得贺程能制得住。

  明烛有些犹豫,徐敬余是职业拳击手,下手利落狠厉,她刚才也看到了,倒不是怕陆焯峰吃亏,只是觉得他好不容易休假,还要打拳……太累了。

  安晴看过他们的比赛,是真的精彩,比刚刚那场精彩多了,她笑眯眯地看明烛:“嫂子你放心吧,他们两谁打谁都不吃亏,而且……”

  陆焯峰到底是特种兵,打法和技巧跟徐敬余不一样,要说吃亏,可能徐敬余亏一点,毕竟他上午已经打了一场了。

  明烛抬头看陆焯峰:“我想看。”

  陆焯峰看向徐敬余,笑了下,“行,那就打吧。”

  “等会儿,我换个衣服,一起吃饭,”徐敬余站起身,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又问了句,“在这儿吃还是出去吃?出去的话我订个包厢。”

  陆焯峰拉着明烛坐下,又起身给她倒了杯热水,“就在这儿吧,晚上再出去吃,下午我跟明烛还要出去一趟。”

  明烛问:“去哪儿?”

第60章

  茶几上放着几个盘子,一盘水果,三盘糖果零食之类的,陆焯峰没有回答明烛的问题,从果盘里拿了个橘子,从中间整齐利落地把皮剥开,整个果肉放回去递给她,她喜欢吃橘子。

  明烛看他一眼,接过橘子,掰了一瓣放嘴里,“很甜,你试试。”

  她很自然地掰了一瓣,递到他嘴边,陆焯峰愣了下,笑着低头咬住,还点了点头:“是挺甜的。”

  徐敬徐刚订完餐,瞥了眼陆焯峰,挑眉道:“嫂子,我跟你说,你就是给他喂毒药他都说是甜的。”

  陆焯峰在盘子里拿个橘子,直接扔向对面,徐敬余稳稳当当地接住,笑了一声,慢条斯理地剥开,“真的,不信你试试?陆哥这人对谁都硬脾气得很,唯独说起你的时候,才像找着一根软肋,整个人都柔情万丈,差点儿不认识。”

  明烛抬头看陆焯峰,男人正低头在果盘里挑了个橘子,看她吃了一半了,又继续剥,这种小橘子,以前她一次能吃好几个。他抬头瞥了眼徐敬余,不冷不热地说:“你不需要去洗个澡?一身臭汗,熏谁呢?”

  徐敬余啧了声,站直了,转身往浴室走。

  那边安晴和贺程闹完,一屁股坐在明烛旁边,冲贺程喊:“哥,我要吃苹果。”

  贺程拍拍她的脑袋,沉下脸说:“说了几万次了,别叫我哥,跟乱伦似的。”

  安晴哼了声,小声嘀咕:“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男人啊……”

  她声音太小,贺程起身去找水果刀没听见,明烛坐在旁边又听了一次他们俩若无其事的调情,嘴里的橘子水分很多,她差点儿被呛到,咳了一声。

  陆焯峰低头看她,发现她耳根都有些红了,喉结上下滚了滚,在她背上轻拍几下,斜了眼安晴:“安晴,你坐对面去。”

  安晴不明所以,“为什么啊?我想挨着嫂子坐,我还有话跟她聊呢。”

  安晴口无遮拦惯了,陆焯峰有些头疼,沉声:“让你过去就过去。”

  贺程拿着水果刀回来,挑了个最大的红苹果,在对面坐下,看了眼安晴:“过来,哥给你吃苹果。”

  安晴屁颠颠地跑过去了。

  明烛再一次目瞪口呆:“……”

  打脸来得真快。

  陆焯峰低笑出声,把剥好的橘子给她,“他们俩就这样,习惯就好。”

  明烛有些不好意思,相比之下,她是不是太没情趣了?她掰开橘子放嘴里,点点头:“我知道,他们挺好玩的,斗斗嘴打个脸挺开心,而且……”她声音压低了,“安晴跟我想象的不一样,挺生猛挺可爱的。”

  陆焯峰哼笑出一声:“生猛我同意,可爱,算了吧。”

  对他来说,还是明烛这样的更可爱,以前的明烛比现在直白,也更勇敢,她敢先表白,也敢在十八岁就想嫁给一个军人,也敢在小树林偷亲他就想逃跑……

  明烛弯起眉眼,往他嘴里塞了半个橘子。

  陆焯峰给她剥了好几个橘子,两人一人吃一半,过了会儿,陆焯峰抽了张纸巾擦手,“别吃太多,等会儿吃饭了。”

  明烛点头,想起包里的手机SIM卡还没换,又把两个手机拿出来,安晴一看,“啊,陆哥终于要换手机了吗?”

  明烛拿起新手机,冲她扬扬手,“嗯,好看吗?”

  安晴很捧场:“好看,我跟你说,我们跟陆哥说了好多次了,让他换个手机,他愣是不换,说换了也用不着,还是你厉害,说换就换……”

  她顿了一下,看了眼陆焯峰的脸色,“可能,他想学上淘宝吧,他之前那个手机上不了淘宝,买个破东西……就一副苏绣,绣的什么野草青山。”

  陆焯峰扫了一眼过去。

  明烛脸色变得有些微妙,她很想说,那个不是破东西。

  是她的嫁妆!

  绣了一年多才完成的!

  贺程削好苹果,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安晴喊了声疼,转头瞪他,贺程在她耳边说了句:“你是不是傻?那幅苏绣说不定就嫂子绣的。”

  安晴蓦地反应过来,迅速补救:“其实,仔细看看,还是很好看的。”

  明烛看着安晴一本正经地说假话,也一本正经地回:“是挺好看的,我也这么觉得。”

  “……”

  安晴第一次被噎住了。

  陆焯峰低头闷笑出一声,明烛转头看他,右手食指和中指比成剪刀手,还咔嚓了两下,“给我找把剪刀吧,我要剪卡。”

  “嗯,我去找找。”

  陆焯峰起身,去徐敬余办公室找剪刀,半天没找到,又去找前台小妹。

  明烛今天穿了条米色毛线裙,两个手机都放在腿上,刚要拆掉旧手机的时候,忽然想到,他旧手机里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比如相片,这个手机像素是渣,但不代表没有吧。

  她想了想,点开相册,看见相册显示只有五张照片,忍不住笑了下,好吧,几年就这几张照片,跟个老干部似的。

  应该也没什么不能看的吧?明烛点开照片,五张照片排成两行,第一行三张,第二行两张,几乎一目了然,看见某张相片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第二行第一张照片……即使是渣像素小图,依旧让人眼熟。

  明烛点开大图,照片里的不满二十岁略显青涩的姑娘,不是她是谁?

  那身衣服,那个背景,以及她手里拿着的刀叉,不用回忆就能想起,那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拍的,可她完全不知道这张照片的存在。

  五年了吧。

  陆焯峰偷拍了她,悄悄保留了她的照片五年。

  他是什么时候偷拍的呢?她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但仔细一想,还是能回忆起当初的细节,那是两人唯一的一次约会。这几年明烛总是会想起那一天,记忆太深刻了,像电影老胶片似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当时,明烛说起宿舍里有个女孩谈恋爱了,带着小心翼翼地试探:“她男朋友要请我们宿舍的人一起吃饭,说现在都这样,嗯……以后我谈恋爱了,男朋友也要请客吃饭的。”

  说完那句话,她脸有些红,悄悄抬头看他一眼。

  陆焯峰直直地盯着她,嘴角含笑:“是吗?那你想去哪里吃?”

  明烛脸更红了,握着刀叉的手抵着盘子,低头细细地切面前那块牛排,“等……有男朋友再想这个问题。”

  她知道他一直盯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好几分钟都没抬过头。

  也许,照片就是那时候拍的。

  明烛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很久,对面,安晴把苹果咬得咯嘣响,靠在沙发上晃着脚丫,看向明烛,犹豫地问:“嫂子,那个……是你绣的吧?”

  “嗯?”明烛回过神,抬眸看她。

  “就是,一幅嫁妆,是你绣的么?绣给陆哥的。”安晴好奇地问,嘴角已经快憋不住笑了,贺程也低着头,嘴角挂着笑。

  明烛抿了抿唇,看着安晴,坚定地摇摇头。

  安晴有些失望地垂下眼,小声说:“骗人,肯定是你绣的,不然……陆哥怎么会那么着急地要买回来,还生那么大的气,你不知道,我从来没见他脸色那么难看过,跟吃了屎似的。”

  明烛没忍住,笑了,“你这比喻,别让他听见了。”

  安晴也笑了,“那你说嘛,是不是你绣的?你肯定会的对不对,听说你外婆是刘汉君,特别有名的一个老绣娘,很多人求着她给绣嫁衣呢。”

  “你知道我外婆?”

  明烛有些惊讶,安晴连她底子都摸清了。

  安晴抬头,看见陆焯峰大步走过来,低头咯嘣又咬了口苹果,嘴唇红艳艳的,“知道啊,嗯……听说的。”

  其实是她自己去查的,因为徐敬余和贺程都不跟她说,那天陆焯峰用她淘宝账号买了那个嫁妆之后,她的好奇心就被勾到了极点。

  明烛是个挺有名的编剧,百度百科上有简单的介绍,顺着那个介绍摸出去,稍微查一下,就知道了,令她吃惊的是,明烛家庭背景,还挺惊人的。

  明烛余光看见男人的身影,忙把手机放下,想了想,也没什么可藏的,又拿起来,按亮屏幕。

  陆焯峰在她身旁坐下,低头瞥了眼,就看见旧手机的屏幕上那张照片,他坦然自若地看向明烛,嘴角勾了勾,“怎么了?”

  明烛小声说:“你……偷拍我照片。”

  他大方承认,颇有些可惜地叹了声:“嗯,就这一张。”

  早知道的话,应该多拍几张。

  明烛看着他,眼睛水亮清润,半响,才问:“那这个照片你还要吗?”

  这么老的手机,也不知道能不能把照片取出来。

  “当然要。”

  “怎么拿出来?你这个手机好像连Q和微信都下载不了。”她试了几下,发现这个手机真的就是块砖头,想下载个东西,能卡半天。

  陆焯峰笑了下,把手机拿过来,看向贺程,“这个手机里的相片可以拿出来吗?”

  贺程看了眼,点头:“可以,你给我。”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