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6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6/140

返回书籍页面

  明烛像是没听见,她的生日……正好是徐睿的忌日,她已经很多年没过生日了。走到病床前,看向精神还算可以的明成军,“爸爸,你好点儿了吗?”

  明成军笑着拍拍床板,明烛在上面坐下,他说:“好多了,怎么会在医院门口?”

  明烛说:“跟唐馨来看朋友。”

  她拿过桌上的苹果和水果刀,低头细细地削皮,“是哥又气你了吗?”

  “没有,那混小子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出任务去了。”

  “哦。”

  唐馨在旁边陪沈曼如说话,顺便被拉进几个军官的谈话中,尴尬又窘迫,特别是沈曼如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又旁敲侧击地问起明烛有没有男朋友……

  明烛也听见了,她回头看了眼,“妈妈,你别问了,有男朋友我会说的。”

  反正,她还没来得及跟外婆说她跟陆焯峰的事,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她知道外婆和徐奶奶都不希望她跟陆焯峰在一起,不然这么多年,依她们喜欢陆焯峰的劲儿,应该早就撮合他们了。

  明烛跟外婆亲,她跟陆焯峰的事,还是想先跟外婆说。

  沈曼如叹了口气,“你们俩年纪也不小了,有合适的就谈吧,馨馨啊,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男朋友?”

  正在吃葡萄的唐馨咳了声,“不用了不用了,谢谢阿姨。”

  明烛把苹果递给明成军,明成军接了,看着她说:“你妈说的是,年纪不小了,回头我跟你妈妈帮你看看。”其实心里早就有人选了,从政从商的都有,不说别的,就说屋子里他这几个战友里,就有儿子单身的,长得不错,人品端正,就看明烛喜不喜欢了。

  旁边几个叔叔也跟着掺和,“对,我儿子还单着呢,丫头,来我们家做儿媳妇算了。”

  “去去去,要来也是来我家。”

  几个老爷们就这么吵起来了,明烛哭笑不得。

  半小时后,明烛跟唐馨离开病房。

  唐馨拉着她直摇头,“你妈妈是想给你介绍男朋友,都说到我头上来了。”

  明烛笑了笑,“他们也不是没给我介绍过。”

  唐馨想起什么,笑了声,“好吧,差点儿忘记了,不过你干嘛不说你跟陆焯峰的事?陆焯峰不是马上升校了吗?你爸爸应该很喜欢他才是。”

  “以后再说吧。”

  上车后,明烛看了看唐馨,“唐总会去了?”

  唐馨焉了吧唧地靠在座椅上,“嗯,真是……女追男不是人干的活,你当初怎么追的陆焯峰啊。”

  “我……绣了个嫁妆。”

  “我现在学还来得及吗?”

  “可以,我让外婆收你做关门弟子,不收学费,去不去?”明烛说着就要拿手机打电话。

  “不要不要,我可没那个耐心。”唐馨忙拉住她。

  明烛低头笑笑,把手机放回去。

  其实,她没怎么追陆焯峰,以前懵懵懂懂的,觉得陆焯峰也是喜欢她的,因为他对她是真的好,好到骨子里的那种,如果那都不是喜欢,那还能是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明烛又昏天暗地地开始修剧本。

  陆焯峰电话在手上,不训练不出任务的时候就可以用,偶尔会跟她打个电话,那时候北城还没供暖,明烛敲键盘的时候,手指头冻得都快僵硬了,她跟他抱怨:“天气太冷了”

  陆焯峰知道她特别怕冷,他哄她:“家里有小桌子吗?搬到床上去。”

  以前在镇上的时候,南方是没有暖气的,冬天湿冷湿冷的,比北方的冷更刺骨。

  明烛一到冬天就没办法好好坐在桌前写作业了,把小桌子放床上,钻进被窝里写作业,有一次她没关房门,陆焯峰过来的时候,倚着门敲敲门板,笑着看她:“有那么冷?”

  明烛有些害羞,看了看他身上的羽绒服,小声说:“冷啊,就你不怕冷……”

  “一到冬天就缩床上写作业?”

  “也不是……特别冷的时候才这样。”明烛爬下床,脚套进拖鞋里,有些窘迫地站在他面前,急着解释,她才没有像老太太那样怕冷呢。

  “走了,去街上逛逛。”陆焯峰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转身走了。

  “去哪儿?”

  明烛追在他身后问。

  那天下午,陆焯峰就带她去买了个取暖器,外婆觉得这东西不安全,万一忘记关了着火了怎么办?所以一直不让她买,还说冬天冷是正常的。

  陆焯峰把取暖器放她桌子底下,很小巧的一个,拧开开关后暖烘烘的。他拍拍她的脑袋,“以后写作业的时候偷偷开,不告诉外婆,嗯?”

  明烛忍不住笑,“好。”

  11月中旬,北城终于开始供暖了。

  晚上,她窝在书房改剧本的时候,陆焯峰给她打来电话,明烛高兴地接通,他那边风很大,明烛问他:“你还在训练场吗?”

  “不是,回宿舍了。”

陆焯峰走进宿舍楼,风声一下子没了,“还在改剧本?”

  明烛嗯了声,站起来,“差不多改完了,改完拿去给首长看,也给你看。”

  陆焯峰走上楼,脚步顿了顿,低声笑笑:“过两天去看你好不好?”

第58章

  明烛去商场买了个手机,华为最新的智能机,黑色的,用起来手感还不错,想了想又去楼上男装买了两件羽绒服。以前在镇上的时候她就知道,陆焯峰常年呆在部队,便服就那么几套,也不挑款式,好在脸长得好看,身材好,穿什么都驾得住。

  晚上约唐馨和尤欢一起吃饭,等上菜的时候,唐馨才想起之前在部队没问完的话,兴致勃勃地问:“你那天说陆焯峰知道了,那他什么反应啊?”

  明烛正在试用新买的华为手机,感觉还挺好用的,她抬眸,“他很平静。”

  确实很平静,类似于冷暴力。

  尤欢盯着她,不信,“没干点别的?”

  唐馨也不信,用手肘捅捅她,兴奋地问:“陆焯峰看见自己只值200块的时候,没把你按倒收拾一顿?我不信。上次他逼供的时候,你嘴都肿了,这次知道自己只值200块,我不信他能轻易放过你。”

  明烛想到那天的事,算擦枪走火了吧,如果外卖小哥没来,说不定他们就上床了。不过也不一定,陆焯峰……说不定到最后也能刹住车。

  她一本正经地说:“没有,他舍不得。”

  唐馨:“……”

  尤欢看了看明烛,毫不留情地戳穿她,“这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吧?这种事情不是你情我愿的?”

  明烛脸一红,“能止住这话题了吗?”

  唐馨支着下巴,笑眯眯地说:“我就是想知道,当兵的身体素质是不是特别好。”

  服务员过来上菜,明烛还在试用那个手机,她在想要不要她也换一个,感觉还可以。等服务员走后,唐馨在她腰上挠痒痒,明烛腰上最怕痒了,忙往沙发角落里躲,一边用手挡,一边忍不住咯咯笑:“别动别动,我……我以后告诉你,行不行?”

  唐馨这才满意地收手。

  ……

  第二天上午十点,明烛一下楼,就看见陆焯峰的车停在楼下,她手里拎着两个袋子,拉开后座车门放进去,才绕进副驾驶,陆焯峰倾身过来,给她系上安全带,在她耳边低笑:“又给我买衣服了?”

  明烛嗯了声,扯着安全带,“你衣服少,估计也没时间去买。”她转头看他,“我不可以买吗?”

  陆焯峰靠回椅子上,捋捋她的头发,“你喜欢就买,我休假的时候穿。”

  他衣服确实少,也没什么时间去买,反正也穿不上几次,这会儿车上打着暖气,他身上只穿了件黑色毛衣,羽绒服丢在后座。

  明烛弯起眉眼,把围巾扯下来,从包里拿出一个手机盒,“我给你买手机了,你旧手机给我,我帮你换。”

  陆焯峰从兜里摸出手机给她,看了眼手机盒,低头笑笑,“给我买这么多东西,回头我把工资卡给你?”

  明烛愣了一下,没太听清,有些茫然地看他,“啊?”

  “工资卡。”陆焯峰重复一遍,左手搭在方向盘上,转头看她,“不要?”

  明烛低头说:“也没花多少钱,而且我有钱。”

  她写剧本能赚不少,以前大学的时候跟唐馨闲着没事在网站上写过小说,各类版权费也有不少,那个网店这几年她跟尤欢虽然不怎么管理,但毕竟是老店,每个月还是有利润的。

  “你的是你的,我给你的,不一样。”

  陆焯峰启动车子,往后视镜看一眼,把车掉了个头,回头发现明烛还看着他,他下巴抬抬,“钱包在外套口袋里,自己拿?”

  明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低下头把手机盒打开,拿出那个新手机,小声嘀咕:“还是结婚了再给吧,比较正式。”

  陆焯峰忍不住乐了,车子开往小区门口,“这个也需要仪式感?”

  “嗯。”

  要的。

  明烛按亮他的旧手机,这个手机真的快成老古董了,她琢磨了一下,才把后盖掰开,“咔”一声,她都以为手机被她掰坏了,一看,还好好的,顿时松了口气。

  后盖一打开,就看见SIM卡了,还是以前那种,现在的都是那种小卡,这个得剪,“有剪刀吗?”

  陆焯峰瞥头看了眼,“没有,不用急,等会儿到了再换。”

  哦。

  她又把手机装回去,把新手机放到他面前,“喜欢吗?”

  陆焯峰瞥了眼,低头舔了下嘴角,单手扶着方向盘,把手机拿到手上试了下手感,黑色的,屏幕大小跟韩靖那个差不多,却比他之前那个大了不少,但手感还不错。他把手机放回她手上,说:“嗯,很合适。”

  明烛弯起眉眼,解锁手机,她已经把微信和其他常用的APP下载好了,“我们去哪里?”

  “去徐敬余那里。”

  徐敬余,挺有名的拳击手,明烛知道那个俱乐部,上次卖出的嫁妆地址就是那里,她平常开车也经常经过,但没进去过。上次陆焯峰扛着嫁妆上门,一看就知道压着脾气,明烛都忘了问他跟徐敬余怎么会认识了。

  “你跟徐敬余……很熟吗?”

  明烛问得小心翼翼,那徐敬余知道嫁妆的事吗?她有些窘了,这件事说出去有些丢人,她不太想让陆焯峰的朋友知道,转念一想,陆焯峰是让安晴帮忙下的订单,安晴和贺程肯定知道……

  陆焯峰打转方向盘,左转,在路口等红灯,漫不经心地说:“一条裤子长大的。”

  “那他知道我吗?”

  “知道。”

  陆焯峰感情实在内敛,把明烛藏在心尖上,平时在部队里韩靖怎么问他都不说,徐敬余是极少数知道明烛的人。

  几年前他重伤,一时半会没办法恢复,需要休养,队里给他放了将近一年的假。那段时间,他在家和徐敬余的俱乐部呆的时间最多,挺颓的。

  整个人情绪很低,连徐敬余都看出来了,问了几次,陆焯峰不肯说。有一次他没忍住,去明烛学校守了半天,总算看见明烛从校门口出来了,但她不是一个人,跟她一起出来的还有那个军科院的男人,两人一起上了旁边的一辆奔驰。

  那天晚上徐敬余赢了比赛,一伙人跟着庆祝,陆焯峰当时在养伤,不碰烟酒,那晚没控制住,喝了很多酒。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