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6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3/140

返回书籍页面

  而且,嫁妆被他牢牢钉在墙上,这几天她又试过几次,除非请装修工,否则根本弄不下来。

  唐馨走在后面,竖着耳朵听,听见什么嫁妆,等在办公室坐下时,凑到明烛耳边问:“陆焯峰知道你把嫁妆卖了的事了?”

  “嗯,知道了。”明烛还没跟唐馨说起这件事,主要是觉得自己被吃得太死了,说出来有些丢人。

  唐馨瞪大眼睛,刚要盘问,就被明烛拉拉衣角。

  王国洋从门口进来,坐在主桌上,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明烛身上,笑笑:“都来了啊,剧本我看过了,其实你们写得很好,剧本已经很还原这场救援行动了。我知道你们拍电影的,有时候讲究商业价值,要考虑方方面面的事,但从我们军人的角度来说,个人英雄主义显然不如团结群像更感触。”

  明烛看了眼陆焯峰,对王国洋说:“对不起,后面这部分是我据理力争的,杜宏被我说服了,是我个人英雄主义比较重。”

  那段日子,她反复听陆焯峰的采访录音,画面一帧帧链接成影像,在脑子里自动播放一般,他语气平淡,她却听得心疼,一遍遍地听,如自虐般。

  自从知道陆焯峰在追明烛之后,王国洋对明烛的态度和蔼许多,他笑笑:“不怪你,你还年轻,某些方面有些小姑娘想法很正常,而且剧本已经写得很不错了。”

  明烛知道这部电影非同一般,是有国家和军队支持的电影,她压力也特别大,也怕写不好这个剧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年龄和阅历是硬伤,她说:“谢谢您的肯定。”

  姜导笑着圆场,“除了这一点,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王国洋又说了几个意见,最后,看看身旁的陆焯峰,“你来说说?”

  陆焯峰坐得很端正,手搭在桌上,先看了一眼明烛,“剧本写得很好,但确实有缺陷,我们不单单是一个团队,还是一个军队,在这场救援行动中,空军陆军都有参与。我知道你们想表达国家和平来之不易,无论在哪里,只要是中国公民,都有中国军人的守护,但一个军人是做不到的。”

  他一针见血地说出了所有问题。

  明烛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对他还是了解的不够,陆焯峰远比她想象中的要热血。

  ……

  会议结束,已经是中午饭点了。

  明烛站在走廊上,冷风吹在脸上,她不觉得冷,反而清醒了许多。

  这个剧本沉重,热血,大爱,枪战画面激烈,战士受伤牺牲惨烈,她写得很艰难,受陆焯峰的影响太大,下意识地想把他写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也想让更多人了解他们,敬佩他们,让大家珍惜这个和平的国家。

  肩上忽然一沉,她愣愣地回头,陆焯峰把军大衣披在她身上,手搂着她的肩,低头睨她,“站在这里吹冷风?”

  明烛摇摇头:“想事情。”

  陆焯峰在她后脑勺轻柔,目视前方,“不用想着我,我也只是最普通的军人,做自己该做的事而已,没那么伟大,也不需要多少人来敬仰我。”

  明烛眼眶忽然一热,她低下头,风一吹,那点泪意便散了。

  “饿了吗?”他问。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饭点,大家都去吃饭了,整个办公楼估计就剩他们两个。

  “嗯。”她点头。

  陆焯峰拉着她往楼下走,“走了,先去吃饭,有什么问题下午再说。”

  明烛跟在他后面,扯扯身上厚重的军大衣,“衣服……”

  “穿好了,别感冒。”

  “那我回去的时候还给你。”她踩下台阶。

  “不用还。”

  陆焯峰走到二楼楼梯平台,忽然回过身,明烛站在比他高一级的台阶上,身高几乎与之齐平,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心跳莫名快了起来,“你……”

  他看着她,“你是不是很害怕我跟徐睿一样?”

  她藏得很好,一直小心翼翼不让他知道,陆焯峰知道这样的关系会让她很累,每次出任务都得担惊受怕,就连写个剧本都不忍心,想把他往超人去塑造,打不死的那种。

  那是不可能的,他什么都可以对她许诺,唯独生死,不行。

  明烛愣了一下,低下头,没有说话。

  陆焯峰把人捋进怀里,侧头,在她耳边亲了亲,“回答你一个问题。”

  “什么?”她小声问。

  “我不怕死,我只怕你哭,没人哄。”陆焯峰叹了口气,又想起第一次见面,她坐在院门槛上安静哭泣的模样,徐奶奶说如果他真跟明烛在一起,对明烛来说过于残忍自私了。

  那时候他还躺在病床上,受了很重的伤,鬼门关走几趟,又回到了人间。当时他什么也不想,他就想见她,怎么都好,只想看看她。

  明明她每天都来医院,每天都经过他病房门口,他就是看不到她。

  那种感觉,比身上的任何一个伤口都疼。

  徐奶奶跟外婆坐在他病床前,两个年近八十的老太婆,外婆说:“明烛因为家庭原因,性格极其内向,特别不爱说话,我刚把她接到镇上的时候,她连外婆都不叫的。徐睿那孩子天生乐天派,特别会逗人,明烛因为他的关系,慢慢开口说话了,我很喜欢徐睿,也以为这两个孩子会在一起,可惜啊……”

  徐奶奶抹着眼泪说:“是我福薄,睿睿这孩子是真好,明烛也是真的好,你也是真的好……重情重义,徐睿有你这样的战友,我很感激,但你知道他遗书里是怎么写的吗?”

  徐睿的遗书不长。

  关于明烛的,有一半。

  徐奶奶说:“徐睿说,如果明烛喜欢他,以后他退伍了或者专业,就回来跟她结婚。如果不喜欢,那也挺好的,毕竟他那个职业很危险,他也很担心自己哪天残了死了,委屈了她,还是别找个军人做男朋友吧,整天也见不着。他只要守着那寸国土,护她一世安宁,那就够了。”

  陆焯峰躺在病床上,看完了那份遗书。

  最后一行——

  如果我不在了,希望我的姑娘有人守护。

  那段时间,他的病房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他伤得重,没有一年左右是恢复不了的,有人劝他退役或者转业,那时候刚立了功,有很多优待。

  但陆焯峰没有选择。

  明烛抬头看他,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我以后不哭了。”

  所以,不需要你哄。

  你安心做你的事,有任务就出任务,不用担心我哭。

  陆焯峰愣了下,心口忽然被胀满了,他按着她的后脑勺,重重地吻下去,他走上台阶,将人抵在护栏上,吻得很用力。

  明烛整个人都有些晕乎,试着回吻他,忽然听见楼下有人经过的声音,蓦地清醒了半分,推了推他。

  她怕有人上来……

  挣扎几下,军大衣从她肩上滑落。

第55章

  “你怎么来了?”

  这声音是佟佳的。

  韩靖笑出一声,听得出来心情很愉悦,“给你送吃的,不是没看见你去吃饭么?怎么,减肥啊?”

  佟佳声音娇嗔,“没有,我又不胖!刚才跟导师打电话,有事情要说,所以来不及……正准备去吃的。”

  “嗯,你一点儿也不胖,别乱减。”

  “我没减……”

  楼下声音越来越近。

  陆焯峰像是没听见,身体半个重量都压在她身上,手护着她后脑勺,在她唇上撕磨,舌尖深入,吻得又深又狠。最后,在明烛唇上咬了一口,又在嘴角亲一下,才帮她把军大衣重新披好,捋捋她的头发,手顺着下来摸摸她发烫的耳根,勾了勾嘴角。

  明烛脸很红,趴在他怀里轻轻喘气,刚才他吻得太狠了,她差点儿喘不过气来了。

  陆焯峰听着楼下的动静,侧过身,揽着她走下台阶,“走吧。”

  刚踏下台阶,就看见韩靖领着佟佳走上楼梯,四个人面对面,碰了个正着。

  韩靖挑眉,“你们也没去吃饭?赶紧去,不然要没饭吃了。”他瞥了眼陆焯峰,“你也是,女朋友追到手了,连饭都没给人顾着。”

  佟佳捧着手里的饭:“……”

  莫名有些尴尬,脸微微发热,她瞪了韩靖一眼,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陆焯峰对韩靖这种损人利己的追求方式十分不屑,淡淡地瞥他一眼,手还搂在明烛腰上,正要开口,就被明烛抢了先,她说:“他没有不顾我,我们现在就去吃。”

  陆焯峰低笑出一声,“对。”

  两人往下走,韩靖看着明烛,这两人,一个个都护短得不行,倒是般配,他笑了声:“开个玩笑,你们快去吧。”

  陆焯峰全程没有去看佟佳,避嫌得很,直接带着明烛走了。明烛走到楼下,回头看了一眼,他抬手罩着她的脸颊,“看什么?”

  明烛摇摇头,“没有,我觉得韩靖跟佟佳挺合适的,他们会在一起的吧?”

  “会吧。”

  陆焯峰只喜欢过明烛,除了她,也没关注过别的姑娘,队里几个军官就他跟韩靖还是单身,但韩靖感情经历比他多不少,这么些年谈过两三个女朋友,不是家里就是领导介绍的。

  韩靖谈女朋友的时间都不长,最长一年,他说人姑娘挺不错的,怕耽误了。

  两年前,有一次出任务回来,那次任务非常惊险,两人都受了伤,差点儿没回来,韩靖抽着烟,感叹道:“幸亏上次分手了。”他踢踢陆焯峰,“你呢?这么多年就没个喜欢的姑娘?”

  陆焯峰不爱说这些,因为一说起来就会特别想明烛,想得心都疼了。

  他一根根地抽烟,韩靖奇怪了,“你烟瘾什么时候大了?”

  陆焯峰掐掉烟头,低头看着地面,嗓音都有些哑了,“就刚刚,忽然想抽了。”

  前几天国外演习回来,陆焯峰因为发现嫁妆被挂淘宝的事,心情一直有些暴,韩靖都看出来了,晚上特意拿着烟盒到他宿舍门口抽,“你不是跟明姑娘吵架了吧?”

  陆焯峰冷着脸,他要是能跟她吵架就不至于这几天憋在部队里了,也不敢给她打电话,怕控住不住脾气,对她说话语气太硬。

  他抢过韩靖刚抖出的那根烟,自个儿点燃了,“没有。”

  韩靖一屁股坐门槛上,抬头看他,“现在可以说说了吧,明烛到底是不是你前女友?”

  其实,答应很明显了。

  徐睿的事韩靖也知道,自从知道明烛跟徐睿的关系后,他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陆焯峰感情这么内敛,藏了那么多年,他更好奇的是,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会分手?

  陆焯峰低头吸了口,吐出烟圈,半眯着眼看他,“说了不是前女友,我们没分手。”

  “啧,行吧。”韩靖笑笑,“不过也没哄好,是吧?”

  陆焯峰想起那200块,气得笑出一声,这种事情也就她干得出来。手垂在膝盖上,手指弹了弹烟灰,“不哄了,得治治。”

  “怎么治?”韩靖哈哈大笑。

  陆焯峰踹他一脚,警告道:“收起你那点儿心思,别特么瞎想。”

  “……开个玩笑。”韩靖举手投降。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