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5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5/140

返回书籍页面

  陆焯峰下巴点点,示意她去吧。

  明烛迅速走出房间,电话是尤欢打来的,她问:“怎么这么久才接?微信一天也没见你回。”

  明烛抬头,看见陆焯峰也走过来了,她低声说:“今天有事,没有及时回,我知道你回来了,你跟馨馨不是已经约好时间一起吃饭了吗?我明天肯定准时。”

  “那就好,我看了一下我们的店铺首页,你可真是……真舍得卖啊?”

  “有人买就卖。”说这话的时候,明烛又看了陆焯峰一眼。

  陆焯峰走到她身旁,明烛转过身,“我先挂了,回头再打给你。”

  挂断电话,她回头看他,“你还记得尤欢吗?”

  陆焯峰嗯了声,“记得。”

  当年跟她一起开淘宝店的小姑娘。

  陆焯峰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他抬手,捋捋她的头发,把一捋碎发别到她耳朵后,摸摸她的脸,“我先回去了,再不回就回不去了。”

  明烛没听出他的弦外之音,点了点头,“好。”

  陆焯峰挑眉,“我们的关系定下来了吧,别胡思乱想。”

  明烛想了想,抬头看他,“等你回来再定。”

  陆焯峰啧着眯了下眼,顺手捏她的脸,“让亲让抱让占便宜,就不做我女朋友?嗯?”

  明烛被他捏疼了,瞪他,“我也不亏。”

  陆焯峰气笑了,转念一想,随她去了。

  反正,人也跑不了。

  “走了。”他手放下。

  明烛把人送到门口,看着他离开。

  陆焯峰站在电梯门口,回头看她,“回去吧,再看我,我就不走了。”

第48章

  第二天下午三点,明烛推开工作室玻璃门,工作室装修精致个性,橱窗里全是奢华的高定礼服,这里是尤欢创立的品牌工作室。

  唐馨已经坐在沙发上喝咖啡吃下午茶了,看见她忙喊:“明小主,你好慢啊。”

  明烛走过去,“正好三点整,我没迟到。”

  唐馨翻了翻白眼,又勺了块慕斯蛋糕,“我两点就来了,现在连欢欢的面都没见上,她见客户还没回来,你又这么守时,我都无聊死了。”

  正说着,玻璃门推开,一个气质干净,高挑漂亮的姑娘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助理。

  明烛在沙发上坐下,冲她一笑,“这不是回来了吗?”

  尤欢走到茶几前,端起水杯喝了两口,倒到明烛身上,“累死我了,那个女人真的太难伺候了,说得我口干舌燥。”

  明烛摸摸她的脑袋,“辛苦了。”

  尤欢往她胸口蹭了蹭,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低声笑:“不是有男人了吗?胸也没长大啊。”

  明烛:“……”

  她胸也不小了好吧。

  唐馨耳朵尖尖,听见了,忍不住笑,“她跟陆焯峰啊,估计也就一垒。”

  尤欢笑着翻手机,打开淘宝店铺首页,举到明烛跟前晃了晃,那幅嫁妆还挂在那呢,“我能不能跟陆队长告密呢?这东西太影响店铺形象了,而且200块太廉价了,你这不是打他脸吗?”

  明烛面不改色:“反正也卖不出去。”

  之前挂淘宝也是气到了,心想反正也卖不出,挂了这么三个月,果然卖不出去。

  尤欢笑:“要是有人买了,你卖不卖?”

  明烛捏着小勺子,在咖啡里一下一下地搅着,没说话。

  唐馨跟尤欢对视一眼,哼了声:“就知道你舍不得。”

  尤欢出国几个月,三人许久未见,尤欢直接翘班,陪她们去逛街。

  晚上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明烛跟唐馨说起昨天去文工团看彩排的事,她又在主创群里说了一声,大家立即响应。

  唐馨一边翻菜单,一边注意微信消息。

  尤欢听说她们亲眼目睹前段时间轰动全国的暴乱事件,唐馨说得绘声绘色,尤欢吓到了,忙问:“那你们没事吧?”

  明烛看了眼唐馨,“没事,就是崴了一下脚,已经好了。”

  尤欢松了口气,有些埋怨,“你们怎么一个个都没跟我说过?唐馨,你点那么多菜又不吃,老盯着手机干嘛……”

  唐馨咳了声,正要收起手机,群里多了条新消息——

  唐域:很好,下周末正好我也有空,我跟大家一起去。

  她咬着筷子,呆了几秒。

  尤欢看她丢了魂似的,皱了皱眉,看向明烛。

  明烛把手机给她看,群里正刷出一排:好的,唐总。

  尤欢愣了下,有些吃惊:“你喜欢这个唐总?”

  唐馨恼羞成怒地把手机锁了,哼了声:“谁喜欢他啊,我喜欢的是他的钱。”

  尤欢:“……”

  明烛笑出声:“我以为你喜欢的是他的脸。”

  唐馨:“……”

  尤欢沉默了一会儿,手支着脸看她们,非常怀疑地说:“要是我再晚几个月回来,你们两个会不会连婚都已经了?”事情发展太快,她有些跟不上她们的节奏了。

  唐馨夹了块鸡翅膀,慢悠悠地啃着,“我肯定不会,但明烛就说不准了,军嫂哦。”

  尤欢忍不住笑,她是知道明烛绣嫁妆的事的,两人住一个镇上,她见过陆焯峰一次,也知道她喜欢陆焯峰,更知道那幅嫁妆的来历。

  那年刚高考结束没几天,尤欢想开个淘宝店,补贴家用,明烛听说后,怕她没钱没货源,主动说要跟她一起开。

  其实她知道明烛兴趣不大,那么说纯粹是为了她。

  两人行动力很快,很快就把淘宝店弄好了,打着刘汉君的招牌,明烛又悄悄花钱做了软广,淘宝店生意来得很快。

  陆焯峰来的时候,她们正好在院子里打包一幅苏绣,明烛看见他的那一瞬,眼睛都亮了,她喊:“陆哥哥。”

  “寄东西?”他含笑看她。

  “嗯。”明烛拿着透明胶,傻傻站着,眼里藏不住喜悦。

  尤欢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看见一个人,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我来。”陆焯峰走过来,随手把背包扔地上,十分自然地接过她手上的透明胶,半蹲着,利落地打包好。

  打包结束,陆焯峰走进厨房,去看正忙着做饭的徐奶奶。

  等快递员把纸箱拉走,尤欢拉着明烛追问:“刚才那个就是徐睿哥的战友吗?”

  明烛点头,又小声说:“别在徐奶奶面前提,我怕她又要难过……”

  “我知道。”

  明烛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问:“他帅吗?”

  尤欢忍不住笑,想起学校里追她的男生,少不了长得帅的,但那种少年感跟陆焯峰这种磨砺成钢的铁骨铮铮不一样,明烛喜欢这种类型吗?但不可否认,陆焯峰确实长得很帅,那张脸不糙不黑,轮廓分明,英俊又好看,不太像当兵的,她点头:“帅啊,很帅。”

  明烛偷着乐,正要说话,陆焯峰不知何时走到她们身后,“说谁帅?”

  两人:“……”

  明烛直接脸红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看他。

  院子里摆了几张椅子,陆焯峰随意坐下,两条长腿敞着,挑眉看她,是真的有些好奇。明烛满脸通红,看看尤欢,决定让她背锅,胡扯了句:“欢欢说我们校草帅。”

  尤欢:“……校草在追你。”

  明烛:“……”

  陆焯峰愣住,若有所思地看她,“谈恋爱了?”

  被坑了一把的明烛都快急死了,面红耳赤地喊:“没有,没有谈恋爱……真的,我也不喜欢校草。”

  那模样,就差举手发誓:我不是,我没有。

  陆焯峰松了口气,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随手扯下墙角边的一根野草,塞嘴里叼着,下巴点几下,嘴角挂着笑,存了心逗她,“那你喜欢什么草?”

  明烛:“……”

  半响,她憋红了脸,说:“我喜欢野草。”

  陆焯峰:“……”

  尤欢转过脸,忍不住笑出了声。

  两天后,陆焯峰走了,明烛失魂落魄了几天,开始闭门不出,尤欢去了汉君秀坊几次,有一次终于撞见她在绣那幅“野草”。

  大学快开学的时候,明烛承认自己在绣嫁妆,为陆焯峰绣的。

  尤欢现在记得明烛当年在陆焯峰面前藏不住欢喜的模样。

  “说不定,毕竟有人十八岁就想嫁人了。”

  明烛脸倏地红了,又没办法否认,半响,低声说:“是啊,我就想嫁给他,除了他,谁也不行。”

  ……

  军分区。

  陆焯峰跟韩靖刚结束训练,穿着战训服跑进王国洋办公室,站定,敬了个军礼,“首长。”

  王国洋示意他们坐下,“说说过些天去莫斯科参加重大联合军演的事,你们两个作为首支作战队伍,最先抵达那边。陈誉老婆快生了,这次他驻守部队,工作你们跟他交接好。”

  这次军演非同小可,王国洋先跟他们交代了一阵,接下来几天,陆焯峰忙得昏天暗地,开不完的会,商量不同的作战部署等等。

  临行前两个晚上。

  陆焯峰跟领导拿了手机,在走廊上给明烛打了个电话,明烛接到他的电话有些意外,更多的是难以掩饰的高兴:“我以为你走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