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5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3/140

返回书籍页面

  陆焯峰笑:“我家,去不去?”

  以前,明烛很少问陆焯峰的家事,只知道他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亲再婚后,他一直跟爷爷一起生活,至于他家在哪里,她更不知道了。

  陆焯峰这个男人,心思藏得深,家里这点儿事情他更不会主动提,所以,明烛是真的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她犹豫了一下,问:“你家里有人在吗?”

  陆焯峰低头笑笑,“没有,爷爷去世后房子一直空着,我偶尔休假回去看看,很少住人。”

  这时候,服务员把餐前甜品上了。

  明烛吃着小布丁,“那你爸爸呢?”

  “他再婚后跟我……阿姨吧,挺好的,弟弟妹妹都有了。”陆焯峰对那些事已经不太在意了,笑了一下,“行了,不是去我家,哄你玩儿的。”

  明烛低头,“哦。”

  “你要是想去的话,也可以去,不过家里很久没打扫了,空气不好。”

  “不想,谢谢。”

  话音刚落,陆焯峰的手机便响了,明烛看见他接了电话,听他说什么下午两点到那边。不过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他手机上,他手机还是几年前那个,微信和淘宝都不能上吧?

  陆焯峰嗯了声,挂断电话,见她盯着他手机看,挑眉笑:“怎么了?”

  明烛放下小勺子,想起什么,问:“你的手机能上微信吗?”

  陆焯峰:“不能,怎么了?”

  她打开微信群,她记得姜导建了个群,说里面有陆焯峰的,姜导记错了吧?

  明烛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应该换个手机了。”

  陆焯峰看了眼那块砖板似的手机,轻笑了声:“不用了,手机也不常用,换了也一样。”他顿了一下,又改口道,“今天没时间,下次休假的时候去买。”

第46章

  下午一点,烈日当空,八月的北城依旧热得如同火炉。

  明烛跟陆焯峰从餐厅出来,阳光洒在她脸上,肌肤白得透明。陆焯峰看她一眼,不动声色地走到她右侧,挡住了阳光,她好像晒不黑的,之前跟着部队跑了边境,又去了边疆,皮肤还跟之前一样白。

  他记得她大学军训的时候也一样,没晒黑。

  上车后,明烛忍不住问:“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陆焯峰启动引擎,转头看她一眼,“到了你就知道了。”

  好吧,明烛不问了。

  四十分钟后,车在北城军政文工团停下。

  明烛疑惑地看他,陆焯峰拉下手刹,倾身过来,解开她的安全带,慢慢解释,“我月中要出国一趟,你的剧本还没写完。文工团去年年底就开始在准备这个话剧了,也去采访过我们,话剧剧本已经出来了,还没正式表演,不过,他们的排练我可以带你来看,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联系话剧编剧。”

  说完,人已经靠了回去,对她笑了笑。

  话剧剧本跟电影剧本自然不一样,话剧歌颂军人思想,电影画面感更强烈一些。

  不过,陆焯峰觉得明烛对这个应该感兴趣,而且对她写剧本应该有帮助。

  明烛一愣,下意识问:“你要去哪里?”

  陆焯峰揉揉她的脑袋,“有任务。”

  明烛心底有些失落,但没表现出来,只淡淡哦了声,拉开车门,“走吧,去看话剧。”

  她知道他的任务需要保密,也知道他出任务的时候不可能联系她,这三个多月,她几乎已经习惯了跟他朝夕相处。他训兵的时候她可以去观看,他去边境野外特训她跟着,他去边疆集训演习她跟着,这段时间她几乎渗入了他生活里,忽然间从中抽离,有些不适应了。

  这次,又要去多久呢?

  回来后,两人是不是又要回归原点了?那这几个月的相处和努力磨合算什么呢?

  明烛站在阳光下,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向扶着车门,正看着她的男人,弯了下眉眼。

  那个笑,怎么说,不是职业假笑,但看得陆焯峰心忽然疼了一下。

  他快步走过去。

  “哎,小陆来了啊。”

  老艺术家常禄元走到门口,一脸慈笑地看他们。

  陆焯峰低头,在她耳边低语:“过去打个招呼?”

  明烛点头。

  两人站在常禄元跟前,笑了下:“常老师,您怎么来了?”

  常禄元今年快八十了,但以前是军人出身,腰板挺直,身体也很硬朗,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就看向他身旁的明烛,“这是……女朋友?”

  明烛在电视上见过这位老艺术家,尊敬地喊:“常老师,我跟陆队只是朋友。”

  陆焯峰侧目看她,有些无奈地笑笑:“还不算女朋友,人还没答应我。”

  明烛脸微红,刚刚升起的那点不安消散了不少。

  常禄元跟陆焯峰的爷爷以前做过战友,后来常禄元转去做文艺兵,这些年为艺术献身,老爷子没去世之前,两老头常常聚在一起喝茶下棋。

  常禄元可以说是看着陆焯峰长大的,陆老头不在了,他自然也关心陆焯峰的终身大事,“你加把劲儿,人姑娘这么漂亮温婉,追的人肯定不少。”

  “是不少。”他看向她,笑着叹息。

  明烛看了他一眼:追你的人就少了么?

  陆焯峰低头乐了,又跟老头子扯了几句,就带明烛进了剧场,一边走一边解释常禄元跟他爷爷的关系。

  明烛一直低头看脚下,心里感觉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陆焯峰很少主动说自己的事。

  剧场大舞台上,文工团演员正在准备,灯光和大屏幕正在调整,光一点点暗下,如果不注意,根本不知道门后进来两个人。

  他手抄进裤兜里,看了眼空荡荡的座位,手抽出来,拉着明烛,压低嗓子:“我们坐后面就好。”

  明烛有些茫然,“我们是偷偷来看的吗?”

  陆焯峰笑,逗她:“是。”

  明烛看了眼台上,有些不安,感觉这么偷看好像不太好,她想了想,小声保证:“我不录像,也不录音。”

  他低笑:“好。”

  其实,他早就打过招呼了,今天特意带她过来看的。

  明烛是真的以为陆焯峰没打过招呼就带她来了,人家还没正式表演呢,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保密之类的,像电影开拍和宣传期间,忌讳剧透太多一样。

  全程,她跟陆焯峰坐在最后排的角落,剧场很大,除了舞台之外,是越靠后越黑,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最后排还有两个人。

  话剧已经排练得很成熟了,尤其是配乐,很容易把人的情绪带动起来,明烛看得特别认真,虽然只是彩排,但已经很震撼了,她完全被代入其中。

  最后,结局的时候,她没控制住自己,眼睛红了。

  陆焯峰也看得很认真,但分了一部分注意力在她身上,听见一声小小的吸气声,他愣了下,下意识地抬手,绕过她的肩去摸她的眼睛,指腹微微湿润。

  他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问:“哭什么?”

  明烛想挥开他的手,被他反握住,攥在手心,垂在她肩上,半搂着。

  “我没哭,只是情绪被带动了。”她扭了扭手,没挣扎出来,气不过地瞪他,“入戏,我入戏了,懂不懂?”

  有时候写剧本情绪也会被影响,这是大多作者和编剧的通病。

  明烛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爱哭包,她本来也不爱哭的。

  昏暗的角落,怀里的女人生起气来生动好看,两人靠得很近,近到彼此的呼吸相融,明烛看着他漆黑的眼,心跳漏了几拍,垂下眼,忽然安静了。陆焯峰又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好闻的香气,喉尖轻轻滚了下,音乐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低头,正要吻上她——

  啪啪啪啪几声。

  灯全部打开了。

  明烛如梦初醒,一把推开他。

  台上,刚刚结束排练的文工团演员,有人眼尖地看见他们了,有个女兵喊:“陆队!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陆焯峰靠回椅子上,低头摸摸鼻尖,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冲台上点了点头。

  很快,负责这个话剧的导演苏袁走下台。

  陆焯峰把身旁的姑娘拉起来,“走,带你认识一下。”

  明烛嗯了声,跟在他身后走出去。

  苏袁笑着看他们,“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你们开场的时候。”

  “哦。”苏袁看向明烛,又是一个笑,“这是明烛姑娘吧?陆队跟我说过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我们多多交流。对了,刚才你看了觉得怎么样?”

  明烛点头,真诚道:“很好。”

  她顿了一下,又问,“我……可以让同事一起来看吗?”

  苏袁笑笑:“可以,只要是主创团的,你们有需要的话,想来的时候给我提前打个招呼就好。”

  两人聊了一会儿,交换了号码,又加了微信。

  陆焯峰垂眼,正好看见明烛的微信页面,他记忆好,很多东西扫一眼就记住了。他看见她聊天界面上多了一条新消息,尤欢发过来的:我回来了,听唐馨说你把嫁…………里了。

  中间几个字,被明烛垂下的发丝挡住了,他下意识顿住。

  明烛点开通讯录,通过好友申请,就把手机锁屏放回包里了,“谢谢,那我回去跟他们说一声。”

  苏袁:“好,其实现在排得还不够好,你们可以晚点来,估计能看到更好的东西。”

  明烛诚心说:“已经很好了,不过精益求精是好事。”

  陆焯峰一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行,合着她那两个好朋友都知道嫁妆的去处了,就他还蒙在鼓里。

  陆焯峰手抄在裤兜里,话不多,陪明烛跟着苏袁去后台走了一圈,明烛第一次来这里,兴趣很大,也很高兴,跟苏袁聊得很认真。

  苏袁看看她身旁的陆焯峰,直觉两人应该是男女朋友,便笑着打趣:“陆队亲身经历的救援行动,剧本你可以一边写一边给他看,或许还能给你意见。”

  明烛头也没抬,幽幽地说:“我跟他么?等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剧本大概都完成了。”

  苏袁呛了一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