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3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7/140

返回书籍页面

  唐馨点头,“跟着你们深山野林里训了几天,累的。”

  别说明烛了,回头她跟林子瑜来大姨妈了,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陆焯峰舔了下嘴角,闷着声说:“确实难为她了,这几天跟着大家训练,没日没夜的。”他又往门口看了眼,“你把她叫出来,我带她去给韩军医看看。”

  唐馨本来想说不用了,话到嘴边,忽然改变主意,笑眯眯地说:“好。”

  “你等一下。”

  唐馨转身回宿舍。

  明烛想起有个邮件要发,又爬起来,打开电脑,刚连上热点,唐馨把水壶一放,扒着她的床,冲她挑眉:“陆焯峰在外面等你。”

  明烛愣了下,“他找我?”

  “嗯,快去吧。”

  明烛把电脑一搁,爬下床,穿着拖鞋就出去了。

  月色沉静,微风习习。

  她穿着过膝棉裙,走出宿舍门口,就看见陆焯峰倚着栏杆站在楼梯口,他转头看她,微微直起身,等她走到跟前,仔细打量她,微微蹙眉:“脸色这么差,不舒服怎么不早说?”

  明烛点了点脚尖,“没事儿。”

  陆焯峰站直了,手抄进裤兜,“走吧,带你去韩军医那边看看。”

  明烛:“……”

  她只是痛经,不用看军医。

  “不用了,我休息一晚上就好。”

  陆焯峰脸色微冷:“你怎么跟以前一样,生病都喜欢扛着,不肯看医生。”

  以前明烛确实不喜欢去医院,也不喜欢吃药,外婆和徐奶奶总念叨她,次数多了,陆焯峰也就知道了。

  其实,陆焯峰知道得更早,因为徐睿跟他说过。

  他比想象中的,更了解她的喜好,有时候或许他表现得太好了,小姑娘会特别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或者,“你怎么又知道?”

  陆焯峰也不会说是徐睿告诉他,说一次便记住,他笑着逗她:“猜的。”

  因为两人见面的时候不多,这还是他第一次遇上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

  所以,态度有些强硬。

  拽着她的手,就往楼下走。

  这会儿韩梁还在军医室,跟边防部队的军医一起,给这次训练受伤的战士检查包扎,都是些小伤,不过人也多,在那边排着队呢。

  明烛被他拉到楼梯口,脸色有些急:“我说了不用了,我不是生病。”

  陆焯峰回头,“逞强?”

  明烛看着他,神情特别幽怨:“我是痛经,不用麻烦军医了。”

  “……”

  陆焯峰愣了,他从来没见过她痛经,可能两人见面的时候正好避开那几天,也不知道她痛起来脸色这么难看,至于别的女人,就更没注意过了。所以,傍晚回来的时候,看见她脸色差,第一反应就是跟着训练的时候训坏了,毕竟那几天真的没怎么睡,条件艰苦,运动量又大,还遇上过下雨,别说小姑娘了,就连他们那群新兵都有些吃不消。

  他松开她,摸摸鼻尖,“真不用看军医?”

  明烛憋了口气:“你流鼻血,也看军医吗?”

  陆焯峰:“……”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说话,空气中漂浮着几分尴尬,明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时口快就说出来了,有些后悔,转身就要走。

  下一秒,手又被人握住。

  他力气有些大,她脚跟没站稳,拖鞋卡到台阶上,一下就从脚上脱落,滚下去了。

  那人在身后低笑:“你怎么知道我流鼻血?”

  明烛脸色微红,又转回去,“小班长说的。”

  陆焯峰站在台阶下,视线微抬,对上她的眼睛,低笑出声:“他怎么说的?”

  明烛别过脸,脚尖点地,往台阶下看了眼。

  那只拖鞋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陆焯峰扶着她,弯腰把那只拖鞋捡回来,在她面前半蹲下,握住她纤细的脚踝,明烛心口一跳,脚往后缩,有些紧张:“……我自己来就好!”

  陆焯峰把拖鞋套上她的脚,目光扫过她光洁细瘦的脚丫,脚趾白皙圆润,微微蜷缩,他翘了翘嘴角。刚要松手,忽然发现她脚后跟贴着两个粉色的创可贴,两只脚都有。

  男人手指在创可贴上摩挲,微微蹙眉:“脚磨伤了?”

  明烛红着脸把脚收回,往后缩了一步,前两天就磨坏了,起了水泡,挑破了贴上创可贴,忍着疼,也没跟人说,只有唐馨知道,创可贴也是唐馨给她的。

  陆焯峰直起身,低头睨她,叹了口气,“下次伤哪儿了提前跟我说。”

  他把人带下楼。

  明烛踩着拖鞋跟在他身后,“去哪儿?”

  “去找韩军医。”

  “不是说了不用了吗?”

  “去看看,就当散步吧。”

  现在还不到九点,刚结束七天训练的战士不用训练,人来人往的,一到楼下,陆焯峰就松了手,手抄回裤兜里,回头看了眼,见她乖乖跟上,低头笑笑。

  流鼻血那回,是去年的事儿。

  他带队野外生存训练,不知道是不是吃的东西不太对,回来的那天晚上,王国洋有个饭局,把他和韩靖也叫上了,喝了几杯酒。

  等回到宿舍的时候,躺在床上,感觉整个人都在发热,气血上涌,其实这种情况并不陌生,血气方刚的年纪,偶尔有冲动很正常。

  但到底是当兵的,自制力比一般人强很多,平时真有冲动,做几百个俯卧撑,冲个冷水澡,也就压过去了,连自我解决的次数都很少。

  韩靖那会儿家里给介绍了个女朋友,趁着那晚饭局结束,跟那姑娘见了一面,回来的时候,拉着他聊天儿,想方设法地挖他情感史:“哎,你谈过女朋友吧?”

  陆焯峰拿过他的烟盒,抖出一根,点燃。靠着门框,低头沉默地吸了口,没说话。

  谈过吧,就那一回。

  也是唯一的一个。

  韩靖坐在门槛上,一边抽烟一边叹息:“你看,像咱们这种当兵的,整天游走在生死边缘,也不知道哪天出个意外就没了,那姑娘条件不错,我是真怕耽误人家,本来想提分手来着。没想到那姑娘临下车前,忽然亲了我一口,吓我一跳。”

  陆焯峰手里夹着根烟,正烦躁地抽了口,忽然愣住,轻易就想起明烛。

  也想起两人唯一的一次接吻。

第31章

  当时陆焯峰也没想到明烛会主动亲他,两人藏在黑暗中亲吻,小姑娘的手在他腰腹上不断地撩,也不知道在摸什么,腹肌?她自以为不动声色,但他怎么可能没感觉?

  后来每次回想,总觉得她胆子挺大。

  外表温婉娴静,骨子里柔软又热情。

  想她啊。

  想她的一颦一笑,想起她穿着旗袍在他跟前晃的模样,想到她说嫁妆是为他绣时红透的脸。陆焯峰闷闷地抽着烟,韩靖在他头顶说自己的感情事儿,他也没仔细听,满脑子的回忆,除了想她,就是想她。

  想得口干舌燥,喉尖轻轻滚动,烟燃到头也没察觉,跟丢了魂似的。

  韩靖踢了踢他,语气不满:“哎,跟你说话呢,半天没吭声。”

  手上烟一抖,掉地上。

  陆焯峰终于回过神来,只觉得鼻子一热,低头看地面,几滴血滴答滴答地往下掉。他愣了一下,一摸鼻子,一手的血,忍不住低骂了声。

  韩靖踢他:“骂谁呢你。”低头一看,才发现他手上一抹的血,“操!你干嘛了?”

  陆焯峰皱眉,有些无奈,他也不知道他干嘛了。

  刚站起来,准备去洗洗。

  张武林匆匆跑过来,本来有事要报告的,一看他这样子,整个人都呆了,连话都忘记怎么说了,“队、队……队长,你怎么了?”

  陆焯峰随意抹了把脸,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上火。”

  张武林:“……”

  韩靖低头闷笑。

  张武林问:“那、那要不要叫军医来看看?”

  陆焯峰懒得理他们,转身去洗脸,掬了几捧水往脸上扑,冷冰冰的,鼻血倒是不再流了,也清醒了。

  回到宿舍门口,张武林已经被韩靖打发走了,韩靖看着他领口还有几滴血,忍不住笑:“上火?真的假的,我看你这副样子,怎么有点像欲求不满呢,内火呢。”

  陆焯峰行云流水地脱掉脏衣服,换了件。

  韩靖摇摇头,“真是,每次说起女人,你比我还能闷,不过人活一世,总要有点念想,我先跟那姑娘试试吧,回头要是打结婚报告了,你也别羡慕。”

  后来,韩靖结婚报告也没打成,那姑娘跟他分手了。

  ……

  从宿舍楼到军医室有一段路,明烛走在他旁边,她穿着拖鞋,身体有些不舒服,脚也有些疼,走得很慢。

  陆焯峰手抄在裤兜里,走得慢悠悠的,侧头看她,“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

  明烛低着头,“没有。”

  “以前也这么疼?”

  明烛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地面,“不是,就这次比较难受。”

  不时有战士经过,喊他陆队。

  陆焯峰随意点头,两人走到军医室,那边还有七八个战士在排队等包扎检查,韩梁随意抬头,看见他跟明烛,招呼了声:“怎么了?”

  陆焯峰站在门廊外,往里看了眼,“快忙完了?”

  “差不多了。”

  韩梁正在给一个战士消毒伤口,又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的明烛,有些明白过来,笑了几声,“十几分就好,你们先坐坐,正好我有事跟你说。”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