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第2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7/140

返回书籍页面

  “都做好准备,一个个来,不准犹豫。”

  “张武林,下。”

  空中,穿着战训服的张武林双手抓着绳索,一滑溜就从半空中落地。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稍有怠慢,男人的怒喝就格外清晰:“下去!”

  明烛抬头看去。

  等所有人都下来了,穿着战训服的陆焯峰干脆利落地从机舱门口跳下,仅2秒,人就已经沉稳挺直地站在地面,迎着狂风,一步步走向众人。

  明烛怔怔地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唐馨看得心惊肉跳,又激动万分,不得不承认,陆焯峰确实很有魄力,有魅力,身材好,长得帅。

  就刚刚那一幕“自杀式降落”的毫无畏惧,就能轻易打动女人。

  她拉拉明烛,靠近她耳边说:“其实我有点理解你为什么喜欢陆焯峰了。”

  明烛回头:“嗯?”

  她没怎么听清。

  唐馨看大家站得都比较远,声音大了几分:“我说,陆焯峰身材好,看起来耐力也绝对不错,我有点理解你为什么喜欢他了,这样的男人……活应该很好吧?”

  明烛:“……”

  这次她听清了,红脸低头。

  她又没睡过,怎么知道好不好……

  唐馨咳了声,一抬头,就对上唐域的眼睛。唐域正漫不经心地看她,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冷笑。

  唐馨:“……”

  完蛋,唐总好像听见了。

第22章

  唐域一直站在风向口,给明烛挡风,陆焯峰从直升机跃下后,直升机转了个方向降落,风向也跟着转,从唐馨那边吹往右边,唐馨的话也随风隐隐约约飘入他耳中。

  活好?

  他冷笑。

  唐馨胆战心惊地看他,觉得他非常不高兴,脸上就差点儿写着几个大字:我活也不错!

  她低下头,不敢再跟他对视,脑子里全是:完了完了……被老板听见这种不知羞耻的话,简直想死,还要不要混了。

  明烛被她抓得很紧,回过头,看她一脸惊慌,疑惑问:“怎么了?”

  唐馨忙摇头:“没事没事。”

  她就是在犹豫,要不要找个没人的机会,去跟老板解释解释?或者夸两句?

  旁边,姜导大声喊:“陆队,刚才那一幕真刺激啊。”

  陆焯峰笑着点了个头,漫不经心地看向明烛,她把头发扎成了马尾,跟高中那会儿一样。明烛看向陆焯峰,想起刚才唐馨的话,脸越来越红。

  陆焯峰对上她的目光,挑眉问:“想体验?”

  她脑子懵懵懂懂,呆呆地问:“体验……什么?”

  “直升机降。”

  明烛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些羞愧,抬头看了眼直升机,忽然有些跃跃欲试,她看他的眼神里有些期待:“可以吗?”

  陆焯峰对此并不意外,外表温软如水,其实胆子大得很,他勾着嘴角,“不可以。”

  明烛:“……”

  陆焯峰逗完她,咳了声,看向众人,“这个训练项目比较危险,没办法让你们体验。”

  众人摇头,就算让他们体验,他们也不敢啊!想也能想得到,那感觉跟跳楼应该差不了多少,杜宏问:“陆队,你第一次跳这个,怕吗?”

  陆焯峰入伍十年,第一次跳直升机那年二十岁,说没有一点儿害怕也不可能,但他心理素质好,说跳就跳,没带犹豫,当时唐海程还被吓到了,骂他:“你小子,赶着去死啊!第一次跳没严格要求你必须2秒完成。”

  那一次,他愣是2秒就抵达地面了。

  他撇头笑笑:“凡事都有第一次。”

  林子瑜眼睛发亮地盯着他,问:“陆队,等会儿你还跳吗?”

  陆焯峰点了下头,训练的时候他是要跟上盯着,目光又转到明烛身上,发现她脸颊泛红,瞥向天边刚升起不久的太阳,这个时候阳光还很温和。

  “很热?”他目光又回到她脸上。

  明烛摇头。

  “那你脸红什么?”

  “……没什么。”

  明烛有些窘,他今天怎么回事?注意力都放她身上干嘛!

  其他人倒还挺习惯,平常陆焯峰就比较照顾明烛,可能是因为两人以前就认识,不然明烛怎么连陆焯峰哪年谈过恋爱都知道?

  心思敏感的人一听就知道其中不简单,比如唐域,他低头看了眼耳尖泛红的明烛,别提心里有多复杂了。

  姜导和杜宏多少也看出来了,陆焯峰跟明烛怕不止是旧识那么简单,不过这都是他们私事,几个大男人也没那么八卦。

  陆焯峰盯着她看了几秒,黝黑的眼深不见底,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明烛有些呆不下去,看向唐馨:“我们先回办公室吧。”

  唐馨也被唐域的眼神看得浑身发凉,求之不得:“好好。”

  唐域双手抄在裤兜,看向明烛,“我跟你们一起走。”

  他时间不多,等会儿还要回公司开个会。

  唐馨:“……好的。”

  唐域闲闲地走在明烛身侧,周静和另外两个编剧也一起走。

  陆焯峰有些不耐地看了几秒,微微皱眉,压了压帽檐,转身走向训练场。

  ……

  一路上,唐馨脑袋就没敢抬过。

  唐域赶着回公司,把明烛送到办公楼下就准备走了,他叫住准备上楼的明烛,“明烛,等一下。”

  明烛回头看他,“唐总有事吗?”

  唐域看了眼唐馨,唐馨连忙说:“我先上楼。”

  等人走光,唐域才微微一笑:“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明烛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不用了,部队里的伙食就很好。”

  唐域笑:“那好,你先上楼吧。”

  明烛上楼后,唐馨紧张兮兮地凑过来,小声问:“唐总跟你说什么了?”

  “问我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那就好……”

  唐馨安下心。

  “你怎么了?好像突然很怕唐总。”

  “没有啊……”

  明烛有些奇怪地看她,不过也没说什么,抽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了。

  过了一会儿,林子瑜他们也回来了。

  林子瑜说:“姜导和杜宏去采访参加救援的其他退伍军人了,晚上回来。”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那场海外救援增援的空军也要采访,明烛记得她哥哥也参加了那场增援,当时受了伤,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在军区医院。

  那时候她每天都去医院看她哥,却不知道陆焯峰也在同一场行动中受了伤,而且很严重,游走在生死边缘。

  明烛咬着笔帽,有些出神地想,他当时住哪家医院?军分院吗?

  他说过,彭佳霓给他做过手术,那应该就是军分院了。

  明烛走了一下神,摇了摇头,把杂念抛开,写剧本。

  晚上,王国洋召集大家开了个会。

  陆焯峰穿着常服坐在长桌右侧,手随意搭在桌上,目光不时看向对面穿着米白色改良旗袍的姑娘,真是一到晚上,就穿旗袍。

  王国洋说:“过两天队里要去云南参加丛林射击和野外生存训练,中泰合作。”他看了眼姜导,“你们团队如果不嫌辛苦的话,也可以跟去。”

  姜导当然求之不得:“好,我回头跟大家商量一下。”

  王国洋笑了笑,“结束之后,直接去边疆驻守,反恐演习,大概一个月多一周。”

  当然,他们也可以提前回来。

  其实他们主要是想看反恐演习,自然要跟去了。

  陆焯峰瞥了眼明烛,“这样,给他们配一套训练服吧。”

  明烛看了他一眼。

  王国洋倒没什么意见:“行,这个没问题。”

  会议结束后,留下主创团和陆焯峰以及刘指导,姜导说:“明烛和杜宏是肯定要去的,其他人如果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

  周静和另外一个编剧举手。

  陆焯峰靠在椅子上,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站起来,“明天早上你们去后勤领训练服就可以了。”

  他跟刘指导有事要谈,去了隔壁办公室。

  十一点,唐馨看了眼明烛:“回去了吗?”

  明烛还在写东西,头也没抬,“等会儿,再十分钟,我写完这段。”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