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9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8/162

返回书籍页面

  石磊僵硬地,慢慢挪开脚,满脸惊恐地看着脚下的小金鱼尸体。

  一群人纷纷看过来。

  杨璟成反应过来,满脸震惊地喊:“卧槽,你把敬王的小金鱼踩死了?”

  石磊:“……”

  他心死了。

  赵靖忠提醒他:“敬王很宝贝他的小金鱼的,平时有空都要逗一逗,早上的时候我还看见他喂了鱼料。”

  石磊脚底发凉,不忍心看那条金鱼尸体,他忍不住咆哮:“这他妈哪里是金鱼,这是他小老婆啊!”

  他用力推杨璟成,骂道:“操!你他妈害死我了!!!”

  杨璟成怕得要命,忙说:“你别推,还有一条呢!”

  石磊崩溃地看着那条活蹦乱跳的金鱼,手忙脚乱地捡起来,“赶紧给我找个杯子。”杨璟成直接拿了石磊的水杯,让他把红金鱼放进去。

  过了几秒,石磊蹲下,把那条小金鱼尸体捡起来,捧着手心,欲哭无泪:“这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小金鱼:???突然死亡jpg,我竟然领饭盒了?

  石磊:死了死了,我踩死了敬王的小老婆!

  徐敬余:找打。

  石磊:……

第68章

  六月天气炎热,

即使到了傍晚,

依旧热得人心烦气躁。

  应欢和钟薇薇到旁边的奶茶店买冰柠檬水,

两人一人捧着一杯柠檬水出来的时候,

就看见石磊和杨璟成神色匆忙地走过来,石磊手上还捧着个白色布条,大概是没想到会撞上她们。

  一看见她,

立即把手藏到背后。

  “你们干嘛?”

  她看两人面色有异,

有些疑惑。

  石磊脸色涨得通红,

他本来皮肤就黑,此时是又红又黑,看起来像便秘了一个星期似的。

  杨璟成撞撞他的肩,

小声说:“要不,

跟小医生坦白了,

让她帮忙哄哄敬王?”

  石磊更小声:“这能说吗?我可是亲眼看见敬王画小金鱼表白小医生的,这特么就是小医生的化身!”

  两人在俱乐部把所有目击者全部封口了,然后带着小金鱼的尸体出门,准备买一条模样差不多的放回鱼缸,混蒙过去。

  “说。”

  “不行,小医生肯定会告诉他的。”

  “……”

  应欢越看越觉得这两人奇怪得很,她看一眼钟薇薇,钟薇薇咬着吸管,悄悄绕到他们身后,趁石磊不注意,把那块白布揭开,

然后瞬间被恶心到了,她忍不住骂:“靠!你拿着条金鱼尸体干嘛呢?”

  应欢:“……”

  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石磊忙把手掌合起来,转过身看钟薇薇,哇哇大叫:“你干嘛偷看啊!”

  应欢看向石磊,沉默了几秒,说:“给我看看,死的哪条?”

  石磊挣扎了几秒,面如死灰地把手伸出来,舔着笑脸商量:“小医生,你能不能别告诉敬王,顺便帮忙哄哄他,我真不是故意踩死小金鱼的,都怪这个死人。”他一巴掌拍在杨璟成后脑勺上,把人推出来。

  应欢看着那条金鱼尸体,心疼了一下,前几天她还说他们的金鱼养不死,没几天就死于非命了,真是……

  她低头沉默。

  石磊和杨璟成忐忑不安地看着她。

  杨璟成小声嘀咕:“我们想去买一条差不多的,你看行吗?小医生。”

  应欢一言难尽地看他们,想了想,无奈地点头:“我跟你们一起去。”

  石磊和杨璟成感激涕零:“小医生你太好了!”

  于是,四人一起去买金鱼。

  路上,应欢把小金鱼的来由跟钟薇薇说了一下,钟薇薇无语,继而同情地看向石磊:“徐敬余会打人吗?”

  应欢:“……不知道。”

  巷子口就有一家卖金鱼的店。

  一进店,石磊就揭开白布,看向老板,特别认真地说:“老板,有没有跟这条长得一样的金鱼,差不多也行,反正看不出来就行。”

  老板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冷漠道:“没有。”

  应欢无语,拉着钟薇薇去挑金鱼,她蹲在大金鱼缸里看了好一会儿,实在没发现有哪条长得差不多的,她抬头看钟薇薇:“你有看到吗?”

  她怀疑自己脸盲,看金鱼都看不出模样。

  老板不搭理石磊,给应欢递了一个筛子,笑眯眯地说:“小姑娘,看中哪条就捞哪条,慢慢挑啊。”

  石磊:“……”

  应欢接过筛子:“谢谢。”

  石磊挠挠头,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被老板这么冷漠对待,他蹲到应欢旁边,指手画脚地说:“这条这条,这条像。”

  杨璟成也凑过来:“那条不像,这条才像,小医生捞这条。”

  钟薇薇听得耳朵疼,头也没回:“你们别吵了。”

  应欢抿着唇,仔细地看着那几十条金鱼,看得头昏眼花。过了一会儿,钟薇薇指指其中一条,“那条呢?”

  应欢眼睛一亮,“好像有点像。”

  金鱼游得很快,应欢好不容易才捞起那条金鱼,石磊把尸体拿过来,对比了一下,“好像确实挺像的,就是小了一点点……”

  杨璟成:“我看差不多,放进水里就看不出来。”

  应欢没搭理他们,扫了一眼店里,找到一模一样的鱼缸,把金鱼放进去。

  石磊忙抱过鱼缸:“我来我来。”

  应欢看着鱼缸里的小金鱼,叹了口气,看向石磊:“你们带回去,徐敬余应该……看不出来。”

  石磊感激不已:“好好好,我这就带回去放回原处。”

  杨璟成:“不是要聚餐吗?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我等下直接去餐厅,徐敬余过来接我。”

  “……好。”

  两人一溜烟走了。

  应欢和钟薇薇在巷子里找了一棵树,把小金鱼埋了,怎么说也是她的化身,不能随便处理了。应欢认真仔细地埋好土,叹了口气,刚站起来电话就响了,徐敬余懒声问:“在哪儿?”

  应欢看石磊和杨璟成上了一辆出租车,估计是赶时间,“我在西门,上次吃烧烤的这个巷子口。”

  “好,在那等我。”

  挂断电话,钟薇薇拿过她手里的东西,笑笑:“东西我先带回去了。”

  应欢点头:“好。”

  等了几分钟,徐敬余就到了。

  应欢上车后,转头看他的脸色,小声问:“你刚才没去俱乐部吗?”

  徐敬余打转方向盘,手臂肌肉线条流畅矫健,他看着后视镜,“没有,直接从家里过来的。”

  “哦。”

  那就好,那就好。

  应欢不敢想象,如果徐敬余知道自己养的小金鱼被踩死了,会不会发飙?

  徐敬余调转好车头,正视前方,分神看她一眼,右手在她后脑勺上捋捋,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了?”

  应欢笑:“没事啊,我就问问。”

  她看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了,“我们会不会去晚了?”

  徐敬余:“不会,七点才开始。”

  陈森然不肯去北京训练的事队里的人都知道,吴起发几次火都没用,也不知道这次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说通的。

  不管如何,大家同队一年多,一起比赛了半年,陈森然性格再不讨喜,也是队友。

  大概这就是团队和个人赛的不同。

  这群人私底下会较劲儿,会互相比较,但因为量级不同,很少有互相损害到对方利益的时候,所以就算有矛盾,那也不至于记仇。

  石磊是这群人当中最没心没肺的了,平常就算陈森然说话很不客气,有什么事都会拉他一把,就连经常跟陈森然吵架打架有竞争的应驰都没记仇,听说陈森然要去北京的时候,也懵了一下,问:“他真要去啊?”

  饭桌上,陈森然不太说话,低头吃饭,喝酒。

  吴起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起来,跟大家敬一杯。”

  陈森然沉默了一下,端着酒杯站起来,石磊喊:“不然就一人敬一杯?来这么久,你都没跟我敬过酒,怎么说哥哥们也挺照顾你的。”

  杨璟成跟着起哄:“就是,一人一杯。”

  吴起骂道:“别瞎起哄,这么多人……”

  “好。”

  陈森然忽然说。

  一人一杯,这样就可以敬应欢一杯了。

  他心底默默地想。

  陈森然端着酒杯,站起来,从左往右绕着圆桌一路敬酒,还有两个就到应欢了,他脸开始涨红,大家以为他是喝酒上脸,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紧张。

  或许……

  还有洞悉一切的徐敬余。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