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9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7/162

返回书籍页面

  走出咖啡厅,站在耀阳的阳光下,少年忽然有些迷茫。

  ……

  回到俱乐部,应欢问起这件事,应驰就说是找错人了。

  跟当年一样,什么也没告诉应欢。

  ……

  晚上,应欢收拾好东西,准备去休息室找徐敬余的时候,在走道拐角跟陈森然直面碰上了。陈然森愣了一下,低下头,快步从她身旁走过。

  应欢没想太多,回头喊住他:“等一下。”

  陈森然脚步顿住,僵硬地回头看她,没说话。

  应欢抿抿唇,问:“你……昨晚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她想了又想,直觉他昨晚应该是有话要跟她说的,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那样。

  陈森然愣住,没想到应欢会主动找他说话,他喉结滚动,艰难道:“没什么……”

  应欢问:“真的没有?那你昨晚找我做什么?”

  陈森然垂下眼,“我……”

  应欢耐心地等。

  陈森然唇抿成一条线,一抬头就看见拐角的人影,他神色一冷,烦躁地说一句“没什么。”,转身就走了。

  应欢皱眉,这家伙怎么回事啊?她都主动找他说话,有那么难以启齿吗?

  过了几秒,徐敬余走到她身旁,勾住她的肩,淡淡地说:“走。”

  周一下午,将近半个月没来学校的姜萌回来了,应欢是在班上上课的时候看见她的,姜萌眼神冷冰冰地看她和钟薇薇林思羽。

  应欢面无表情地跟她对视,心想上次的事还没解决。

  随后,应欢就听说了一件事——

  姜萌被警告处分了。

  处分通知就挂在校园网上,回寝室后,姜萌还没回来。林思羽不太相信,打开电脑打开校园网,还真的看见姜萌的名字了,原因是曝光同事私人信息和照片,引导网络暴力。

  应欢和钟薇薇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钟薇薇眨眼:“所以,她最近请假是因为这个?”

  林思羽把处分名单翻了一遍,嘀咕道:“好像她是第一个因为这种事情被处分的,论坛这种地方,本来就是真真假假,娱乐八卦的地方,学校平时不太管。你说,姜萌怎么会被处分了呢?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主要是她家庭条件很好,如果真的出事,家里拿点儿钱出来,应该能解决?”

  钟薇薇看向应欢:“没人来找你和解什么吗?”

  应欢思索片刻,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她会被处分。”

  警告处分说严重不严重,但会扣学分,履历上会有记录。普通学生都怕处分,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姜萌,估计现在她恨死她了。

  林思羽指指姜萌的床和桌子,“她东西还在这里,她是打算不回宿舍住了吗?”

  话音刚落,门便被推开了。

  姜萌推着行李箱走进来,她把她们当空气,什么话也没说,一进门就开始整理行李。

  三人面面相觑。

  直到晚上,应欢把洗好的队服挂到阳台上,她们住六楼,风有些大,把姜萌下午晒的裙子吹过来,直接贴在还在滴水的队服上。

  姜萌到阳台拿东西的时候,看见那刺目的红色队服,想到前些天,在校领导办公室里,徐敬余面无表情的脸,毫不留情的话,心底的压抑和嫉妒疯狂侵蚀她的心。

  她忍不住直接发作了,抢过应欢手里的晾衣杆,怒道:“应欢,你是不是故意的?”

  应欢也没想到她会为这种小事跟她翻脸,她面无表情道:“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吗?阳台就这么大,夏天风大,以前这种事情也不少,大家都没说什么,你才是故意的?”

  钟薇薇和林思羽忙走过来。

  姜萌气得脸红,语气尖锐:“你别以为自己有多能耐,谁知道你怎么勾搭上徐敬余的。”

  应欢很少跟人闹矛盾,也很少吵架,但不代表她没脾气。她这个性格的人,即使是吵架,语气也是淡淡的,她看着姜萌,有些气笑了,“姜萌,我觉得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反倒是你,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至于我怎么勾搭上徐敬余的,我告诉过你,是他追的我。”

  “我知道你不信,你是不是觉得我倒贴他?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如何,这都是我跟他的事情了,现在他是我男朋友,你是嫉妒吗?所以才会故意曝光我的信息和丑照?”

  姜萌脸色一青一白,牙齿咬得咯咯响,气得不轻,又无法反驳。

  钟薇薇和林思羽觉得头大,同一个寝室,还有两年呢,就算不能好好相处,也不想弄得这么难看。

  钟薇薇说:“这件事本来就是你有错在先。”

  姜萌转头看她,冷笑:“你跟她关系好,当然帮她。”

  钟薇薇忍了又忍,直接说:“对,我当然帮她。因为这件事确实是你错在先,你一开始喜欢徐敬余,你没拉下脸去追,错过了时机怪谁?应欢长得好,性格好,徐敬余喜欢她有什么错?而且是徐敬余先追的她,她不能喜欢徐敬余吗?喜欢这种事情能控制吗?他们俩是互相喜欢才在一起的,不是你看不惯在背后搞点小动作他们就会分手。”

  林思羽靠着窗,淡淡地说:“也不是我们要排挤你,是你自己疏远的。”

  姜萌脸色变了又变,气得胸口不断起伏,她用力推开挡在门口的钟薇薇,眼睛红彤彤地看她们:“我被处分,你们是不是很高兴?我告诉你们,我不搬宿舍。”

  应欢喊住她:“姜萌。”

  姜萌罔若未闻,拿起包包,一摸眼泪,准备出门。

  应欢走过去,淡淡地说:“你长得漂亮,家庭条件好,追你的人也不少。其实,你不了解徐敬余,你也不见得多喜欢他,你真的没必要活在我的阴影下。”

  姜萌顿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拉开门就走了。

  晚上,应欢去俱乐部等徐敬余训练,等徐敬余训练结束,她去休息室找他。

  男人背对着她换衣服,背部肌肉随他的动作牵动,看起来格外性感,应欢盯着看了一秒。徐敬余拉下衣服,转头看她,微微挑眉:“好看吗?”

  应欢走过去,不吝惜地夸赞:“好看。”

  徐敬余笑了声,把人拉到跟前,低头睨她:“给你摸摸腹肌?”

  应欢:“……”

  她脸有些红,坚定地摇头:“不要。”

  按照徐敬余这不吃亏的性子,她摸他一下,他可能要翻倍摸回来。

  她抬头看徐敬余,“姜萌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嗯。”

  徐敬余淡淡地说,他本来是不屑管这些小女生的手段,也不在意网络上那些事。但事情越演越烈,造谣者变本加厉,一查,竟然是姜萌做的。

  他这人坦率磊落习惯了,看不惯这种背后阴人的手段。

  尤其阴的还是应欢。

  应欢跟姜萌一个寝室,两年同学情,那姑娘阴起人来毫不手软,心思不正,他也没必要客气。

  徐敬余食指勾住她的下颚,把她小巧的下巴抬起,“平时在寝室没被欺负?”

  应欢摇头:“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徐敬余:“没什么必要,我那会儿处理完了就去北京了,这些都是小事。”他低头看她,“倒是你,以前跟你说过,被欺负了要告诉我,怎么没说?”

  应欢忍不住笑:“我没怎么被欺负,你真的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欺负。”

  “是么?”

  他似笑非笑地看她。

  应欢心跳忽然加快了,徐敬余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我觉得你看起来就挺好欺负的。”

  应欢:“……”

  徐敬余搂着她的腰,在她唇上磨了磨,低声问:“我就想欺负你,给不给,嗯?”

  应欢:“……”

  “给不给欺负?”

  “……”

  “不说话,小哑巴了?”

  应欢忍无可忍,踮起脚尖,扑上去,反咬住他的唇。

  徐敬余低笑出声,把人抱住,唇压着她的,很快拿回主动权。

  接下来的日子,寝室氛围有些压抑,应欢和钟薇薇林思羽都不太愿意在寝室呆了,加上临近期末考试,三人一有时间就泡在图书馆。

  有一天,她们在图书馆门口遇上应驰和颜夕了。

  颜夕说要给应驰补课,因为他快要补考了,小学渣很慌张,没办法只能利用训练之余的一切时间补课。他看见应欢和钟薇薇的时候,愣了一下,“姐,薇薇姐。”

  应欢知道他是来补课的,也知道颜夕下学期就要转专业了。她看向颜夕,笑了笑:“辛苦你帮他补课了,回头我请你吃饭。”

  颜夕笑容可爱:“不客气,我也只有最后这点用了……”

  钟薇薇不知道这件事,她呆愣了好几秒,看向娇小可爱的颜夕,勉强笑了笑。

  应驰没心没肺的笑了下,指指那边的空位:“那我们过去了啊。”

  两人背着书包走进去。

  钟薇薇低下头,慢慢回过神来,她回头看了一眼,抿紧了唇。

  应欢发现她有些不对劲,小声问:“你怎么了?”

  钟薇薇抬头,笑了一下:“没事啊,就是好奇,第一次见应驰跟女生关系这么好。”

  应欢顿了一下,说:“因为他只有一个同学,颜夕下个月学期转专业了,以后他连同学都没有了。”

  林思羽哈哈大笑:“好惨。”

  钟薇薇愣了一下,这样吗?

  ……

  6月低,WSB总决赛彻底结束了,古巴毫无疑问的夺冠。

  不知道吴起用了什么办法,终于说服了陈森然去北京训练,他走之前,俱乐部准备给他来一次践行,就是简单的聚餐。

  那天,正好是应欢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

  她考完试,跟钟薇薇在西门附近买东西,准备买完再去俱乐部集合。

  俱乐部里,石磊和杨璟成刚结束训练,在休息区休息几分钟,准备去洗澡换衣服,两人推推搡搡地玩闹。经过台的时候,杨璟成被石磊推了一把,脚跟没站稳,猛地往前扑,手臂扫过台上的金鱼缸。

  金鱼缸落地,砰一声直接碎了,玻璃碎片、水溅得到处都是。好死不死,石磊一只脚刚好迈过去,看都没看清楚,直接一脚踩在白鱼鳃小金鱼身上。

  小金鱼连蹦都没来得及蹦一下,直接被踩死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